返回

海清,仍然拥有好奇心

这年头,明星都喜欢卖“人设”,海清却没有一个“人设”。耿直是她一直不变的底色。说话直接干脆,演戏卖力专业,工作尽心积极,除此之外,她没有太多的乱七八糟的新闻,更不会故意以惊人的言行吸睛。她所有的好奇心和注意力全都只放在她认为需要的地方。

海清

Bottega Veneta 铆钉装饰夹克外套,bottegaveneta.com

Bally 字母印花衬衫,bally.cn


战地记者不好演

结束了一早上的拍摄,海清换上了自己的一条更为宽松舒适的裤子,斜靠在沙发上。她拍了拍沙发,笑着说:“来,咱们好好聊一聊。”


这样的状态与她在拍摄时的状态迥异:拍摄时的她专业、干脆,效率极高;这个时候的她,整个人都更为柔和。即便如此,她依然保持了一贯快人快语的风格。


之前的贺岁档,《红海行动》成为了票房和口碑的最大赢家。海清在里面演了一名战地记者,是一位经历了生死而依旧不改初心的理想主义者,令人动容。关于接下这部戏的来龙去脉,她也叙述得颇有波澜。


“我是在飞机上碰到了这个电影的投资方于东大哥的。一起等行李的时候他说在拍一个动作戏。有一个角色是战地记者,他觉得我特别合适,但他们已经定好了女演员,合同也签了。因为我也很想演战地记者,然后我就笑说我其实后面也有档期,我也可以说英文,我也学阿拉伯语,我语言天赋又很好。我们就互相聊天,但完了以后我也没当回事。”


第二天她接到了于东的电话,说“我们这边出了点故障,要不你来演吧”。海清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她其实后面还有其他安排。“我心里想以后跟人聊天要注意一点。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她皱眉笑道,“但这个时候我问他导演是谁,他说是林超贤导演,我说哇,我很喜欢哎,我很喜欢林导的作品,然后我就说好好好,能不能先给我看一眼剧本。”


在出发前,她终于看到了自己一场戏的剧本,然后直接前往卡萨。这个过程有些像赶鸭子上架。海清坦言自己最初是有些忐忑和退却之心的。


到卡萨第二天,她儿子在国内传来了手骨折的消息,“我还没拍呢就想回家了,因为我儿子之前就刚刚骨折好——是踢球的时候骨折的,这次也是在学校玩的时候骨折了。我就想给于东大哥打电话,还没打,第二天我要见导演,我就坐在那里想,这样对剧组不太好,开机半个月都没有找到女演员,现在好不容易定下女演员来了又要回去,再说我回去也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还是得演。”


这个坚持下来的角色,最终还是打动了无数人。


在角色创作初期,海清并不理解“夏楠”,“难度真的很大。她是一个很强大又很复杂的人,对于自己要做的事情非常坚持,而且做的又是非常有专业性又危险的工作。”


理解了之后就好了,她出来的效果特别真实。


“就觉得她有时候太自我、太理想主义了,但是当你知道她的背景,知道她本身的经历,你会很同情这个内心强大、想拯救更多人的女性。”

海清

Céline 西装外套、衬衫、西裤,celine.cn

Bottega Veneta 高跟鞋,bottegaveneta.com


暂时不考虑演员以外的职业

海清一直是这样,对于角色她是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并不是盲从。她不止一次经历了一开始不理解,拧巴,之后和角色达成和解的过程。


拍《王贵与安娜》的时候她也一样不太理解安娜,“我就直接跟导演说我不喜欢安娜。我觉得她没有勇敢地去追求真爱,她自己不清楚她要找什么样的人。但拍完这个戏,我开始了解她,并且觉得安娜对于爱情的想法做法,才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角色一直让她学习到不同的东西,能帮助她成长。那时她三十岁,事业开始看到起色。和别的女演员相比,她的起飞期有些靠后。但是她一直很稳,前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厚积薄发。


她七岁就开始拍戏,进剧组,“那时候拍一部电视剧只有上下集,但上下集就要拍一个多月,拍八集电视剧就要拍半年。”习惯了好东西需要花费时间和力气打磨,每个角色要吃透,要经历和角色打仗到融合的过程,她没有一个角色是投机讨巧就完成的。


海清虽然说话快,但从来不是一个急躁的人。问她有没有想象过演员之外的职业,她特别干脆地说:“没有。”之前有人问过她,若有一天不演戏了要靠什么谋生?并让她选一个备选职业以备生活之需。“我说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重要。我现在还不考虑。”


因为演员是她人生的一个终极目标。“我还没明白演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心里还没明白,因为我还有好奇心,像小朋友一样,所以我还愿意继续去演。如果有一天当我想明白了不想演了,或者说演戏对于我来说没有吸引力了,可能那个时候应该有其他的职业是我喜欢做的吧,那个时候才会考虑。但我觉得不太可能。”

海清

Michael Kors Collection 沙色西装外套,michaelkors.cn

Max Mara 白色T 恤,cn.maxmara.com


演员之外,她的工作其实不多。她有一个身份是联合国妇女署的亲善大使,但对于这个工作,她有些拒绝用“公益”这个词来形容。


“公益是不是你们必须要问演员的一个标签呢?”她说得很直接。也许是许多明星习惯了用“公益”来包装自己,但她其实并不喜欢这样。


“其实我一直觉得公益这个词对我来说挺陌生的,我不是很了解,或者说我其实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公益这个词其实很复杂。”


她最初只想做一个义工,每年花一些时间帮助一些人。“我小的时候,听到谁生病了或者小朋友没有父母,我就想要去照顾他/ 她。我五六年级的时候,就义务接送我们小区里的几个小孩上学。每天挨家挨户的,三四个、四五个,把他们从家里带出来。我一开始以为我是因为喜欢小朋友,长大之后,觉得就是一种很自然的怕他们不安全的想法。我妈特别不理解,觉得我浪费时间什么的,然后我就偷偷地干,哈哈。”


Q&A “生活就是两条平行线”


Q:《红海行动》从接到戏到开拍,其实留给你的时间是很短的,你是怎么样理解角色的呢?

A:你说得对,时间非常短。怎么说呢,这个角色真的是难度非常高,她内心极其强大,她会坚持一个东西,坚持到最后你都会觉得是一个麻烦。


Q:拍摄的感受是怎么样的?你会觉得很过瘾吗?

A:嗯……其实每天都在轰炸,砰!砰!动不动就开枪。


Q:会觉得很痛苦吗?

A:痛苦其实还好,没有什么痛苦,因为毕竟这不是你生活的环境。困难主要是在饮食方面,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因为当地是穆斯林的国家,所以那里没有猪肉,没有猪肉我又不吃牛肉,羊肉也很膻,那儿也没有鱼,唯一能吃的就是鸡肉,可是鸡肉又是火鸡肉,我不吃火鸡肉,然后没有蔬菜,蔬菜就是青椒、胡萝卜,吃上特别痛苦。我把我前几十年没吃的胡萝卜全吃回来了。


Q: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是哪一场?是去替换人质的时候吗?

A:其实每一场我都历历在目,真的是每一场。替换人质的那一场我喊得脸上全是汗,和我演对手戏的演员几次打失手打到我下巴、打到嘴巴、打到耳朵,可是那天拍摄非常紧张,我什么都不敢说,然后因为我脚还乱踢,然后我膝盖就别住了。我一直在大喊,真是蛮辛苦的。所以这场戏拍完,简直心力交瘁。

海清

Loewe 沙色棉质华达呢流苏下摆风衣,loewe.com

Diesel 黑色破洞牛仔裤,diesel.cn

Stuart Weitzman 及踝短靴,stuartweitzman.cn


Q:实际上演这一场戏也是一个释放?

A:我从来没有这么喊过,不可以用技巧,得真的用嗓子去喊,使尽全身力气去喊。当时喊完真的就不能说话了。嗓子充血,疼得不行。你呼吸一下都刺痛。像长跑结束后嗓子的那种状态。你有过那种感受吧,嗓子会疼一天两天那种,不能用嘴呼吸的那种感觉。


Q:之后期待饰演怎样的角色?

A: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下一个遇到的剧本会是怎么样的。


Q:那你有没有特别想要成为的,或者是想要饰演的角色?

A:我觉得我运气挺好的,我说想演战地记者真的就演了。我想演的角色一个是战地记者,一个就是军人。如果一定要说我有什么期盼的话,我想演一个军人吧。


Q:看到你在俄罗斯拍戏,方便透露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吗?

A:是张大磊导演的《蓝色列车》。我只能说到这儿了。


Q:演员梦想的开始是在很小的时候吗?

A:对。我个人与职业之间的结缘是比较早的,是在特别小的时候,七八岁。当时没有想要成为演员,就觉得剧组的生活太美妙了,可以熬夜,可以喝咖啡,那个时候很少有咖啡,然后剧组的人教会我打扑克,那个时候可以和小伙伴一块玩,然后大家住在一起,一起吃饭,我觉得剧组就是我的天堂。然后也就一直拍,中间跳了六年舞,然后就考电影学院,等于是学院毕业了我就选择了当演员。


Q:你小时候的家庭教育是很严格的吗?

A:我妈妈其实还是蛮严格的,一开始也不让我去拍戏,就说要我必须考到前三名,然后我就考到第一名啊,我考到年级第一不就让我去了嘛。她后来对我还是蛮信任的,因为我后来到了剧组里面学会了自学,没有上学我就自学。很独立。


(点击这里购买《InStyle优家画报》总490期,了解更多封面故事。)


摄影 by 李贺 造型/ 王宸 撰文 / 吴虹飞 编辑 / 金莺 化妆 / 穆建明 发型 / 查理

服装统筹/Karen H 拍摄统筹/Maggie shi 服装助理/ 李达 美术 / F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