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毯时代结束了吗

Time’s Up 运动不仅改变了我们看待好莱坞女星的方式,还改变了我们谈论时尚的方式。

演员和积极行动者以引人注目的方式,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对 Time’s Up 活动表示支持。当天晚上,谈论时尚被认为不合时宜。


直至 2008 年逝世, 曾担任晚礼服设计师、客串过一次演员的理查德· 布莱克威尔(Richard Blackwell)每年都发布最差衣着女星名单,用尖酸的语言把衣着不佳的女星讽刺了个遍,就这样发布了近 50 年,也因此名声大噪。他称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是“科学怪人的壮硕新娘”,说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是“从大篷车里被人一脚踢下来的吉普赛女郎”。这些话唐突无礼,当时却只被认为无关痛痒。“我不过是大声说出了别人悄声议论的话。”布莱克威尔先生曾如此自辩,说本意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想“让她们别穿成那样”。


但布莱克威尔先生和他尖刻的评论,在很大程度上引导了盛行数十年的红毯八卦文化。从已故的尖刻名嘴琼·里弗斯(Joan Rivers)和她的《时尚警察》节目,到微型手指红毯镜头 Mani Cam 和后来的高科技红毯拍摄设备 Glambot的出现,颁奖季的盛况已经变成了另一种“血腥娱乐”。多年来反对和抗议以外貌衡量女性(男性之例鲜见)的性别歧视的活动不断,但收效甚微。持续至今。


爆炸性的性侵指控后不久,Time’s Up 运动应运而生,力图反抗好莱坞和整个娱乐圈的种种弊病。这场运动成效显著:短短数月内,红毯评论(尤其是电视上的红毯评论)的语调和内容都明显文明多了。这场规模盛大的运动,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被推向了戏剧化的高潮—几乎所有嘉宾都身着黑色礼服以示团结;而且至少当晚,任何媒体询问明星穿的礼服出自哪位设计师之手,都会被认为不合时宜。此次运动非常成功,让观众们不禁猜测:对于这些呼吁观众更全面了解他们、用 #AskHerMore 在社交媒体上大声疾呼的明星,大家的看法是否会彻底转变?11 月份,E! 频道播出了《时尚警察》的最后一期,以此致敬里弗斯—那个毒舌程度可谓后无来者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看起来不像是巧合。


前路漫漫。对女星穿戴的品头论足温和了许多,看似是小胜;但对 Time’s Up 的众多发起者—数百位演员、制作人和其他执行人而言,却远未达到理想效果。伊娃·朗格利亚(Eva L ongoria)表示:“这次运动不是为了改变红毯礼仪。我们追求的是各行各业中的性别平等。”但许多设计师和珠宝商对此感到五味杂陈,因为他们最喜欢的问题可能就此终结—你穿的衣服/ 戴的首饰是谁设计的?

“ 我们在寻找一条万全之策, 在不伤害设计师的前提下发展壮大这项事业。” 设计师伊丽莎白·索茨曼(Elizabeth Saltzman)如是说。她的客户包括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和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定居在伦敦的索茨曼表示,当 2 月份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典礼的组织者宣布鼓励女星穿黑色礼服出席以示支持 Time’s Up 运动时,她很高兴;她支持促进平等的任何机会。但她也指出,设计师们需要依靠颁奖典礼的宣传来证明自己设计的礼服虽然昂贵,却是合理的。观众对此的反应则是出于人类本能,无论积极还是消极。


她说:“时尚应当有发言权。时尚是个产业,时尚就是金钱,时尚能提供就业。我总说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能表达自己的内心、传递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被圈禁起来由别人告诉自己该穿什么。”


汤姆·福特(Tom Ford)在《女装日报》(WWD)的一次采访中直言不讳道:“如果我送你一条免费的裙子,别人问是谁设计的,你就得告诉他是谁设计的。不然我干嘛免费送你呢?”


过去 20 年来,世界性事件接踵发生—恐怖主义袭击、战争、2008 年经济危机等,将话题中心推离了设计师及服装,而谈论红毯时尚的方式也像钟摆一样摇摆不定。但最终,追求外表的肤浅渴望又重新浮出水面。具体表现如 2010 年《纽约时报》发表的题为“嘿,瑞安,跟裙子谈谈”的戏谑瑞安·西克莱斯特(RyanSeacrest)的文章。此外,E! 频道的红毯直播形式也一直在“与时俱进”。


“我们始终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也知道风向在变。”E!频道的市场部执行副总裁兼直播节目执行制作人詹妮弗·尼尔(Jennifer Neal)如是说。


海蒂• 克鲁姆(Heidi Klum)以一袭黑裙出席金球奖典礼


一月的金球奖颁奖典礼对主持人西克莱斯特(Seacrest)和朱丽亚娜·兰西克(Giuliana Rancic)提出了特殊要求,要他们将话题引向嘉宾的黑色礼服。尼尔表示,下一步的重点将会放在明星的成就上,突出他们的热情,展现他们的项目和事业。但是,颁奖典礼的绝大多数观众都是女性。这个群体的需求十分复杂,不会只为了一个主题收看 E ! 频道。


尼尔说:“ 时尚是我们调和观众口味的一个重要部分。”在 1 月21 日的美国演员工会奖颁奖典礼上, 礼服依然是个话题禁区;但在 1 月 28 日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 兰西克又对“时尚”话题进行了试水。


对直播人来说,恰到好处地兼顾外表和实质内容并不简单,稍有不慎就会被苛责,而其受到炮轰的猛烈程度毫不亚于明星及其行头。设计师兼红毯常客布拉德·戈雷斯基(Brad Goreski)表示:“现在人们必须表现得非常尊重他人。如果《时尚警察》还在播的话,可能会掀起很大的波澜,因为那档节目现在不合时宜。人们虽然还在继续评比最佳和最差着装明星,但他们也意识到,行业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相信这一刻一定会被载入史册。”

不过话说回来,很久以前,女星就运用时尚作为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进行抗议的武器了。1935 年,克劳黛·考尔白(Claudette Colbert) 正准备离开洛杉矶时, 突然接到通知让她去颁奖典礼领取最佳女主角奖,于是她就身穿特拉维斯·班顿(Travis Banton)设计的旅行装走上了领奖台。1936 年,贝蒂·戴维斯(Bette D avis)穿着《家庭妇女》里一套很普通的戏服出席典礼。19 86 年,奥斯卡的时尚顾问诺兰·米勒(Nolan Miller)在典礼前给被提名者和颁奖人发送了备忘录,敦促他们打扮得“像电影明星”,而雪儿(Cher)那著名的鲍勃·麦基(Bob Mackie)服饰和莫霍克造型无疑是在打他的的脸。


雪儿在舞台上说:“你看到了,我收到了那本教我如何打扮得像正经演员的小册子。”

《时尚警察》最后一期播出


《为彼此而生:时尚与奥斯卡金像奖》(Made for Each Other:Fashion and the Academy Awards) 的作者布朗温·科斯格雷夫(Bronwyn Cosgrave)表示:“好莱坞的女星一直都任由电影大亨摆布。奥斯卡颁奖典礼被视为男性俱乐部聚会。这些有钱有势的大佬欢聚一堂,抽着雪茄,庆祝他们的票房收入。被提名的女星不愿与他们虚与委蛇。路易丝·赖纳(Luise Rainer)告诉我,她获奖的时候正在和男朋友度假,所以穿着家居服就来领奖了。”


近年来,许多女演员与奢侈品牌合作,以赚取丰厚的收入,其中一些女星签的合同甚至高达数百万美元。批判者对此虽嗤之以鼻,但事实上,这些合约为女演员带来的收入远超她们拍摄电影的片酬—尤其是与男演员的片酬相比。科斯格雷夫说:“赚到足够的钱之后,她们就能更谨慎地选择角色,拍摄独立电影以提升口碑或者参演百老汇歌舞剧,而不用担心钱不够用。”但科斯格雷夫也认为,如果女演员与时尚合作的机会太少,或无法展现独特个性,时尚业将遭受重创。


她说,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没有批评的声音,是时尚界的一股清流;但没有人真的相信这种沉默会持续很久。索茨曼表示:“发生的事让你感到欢欣鼓舞,甚至兴奋激动;但是作为一名设计师,我想看到的是每个人都能表达自己,真正做自己。”


编辑/LIN JIE 设计/石晓凌 撰文by ERIC WI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