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辛芷蕾:不想放假的女演员

但凡与辛芷蕾接触过的人,都无一例外地觉得她很“真”。不喜圆滑,不屑“做戏”,亦毫不掩饰想要实现和证明自己的“野心”——这份真,放在演艺圈里,其实有些过于大胆,有些吃亏。但她偏偏喜欢做这样的自己,乐在其中,始终如一。她坚信,只有真实,才具备光明磊落的品质;也只有真实,才拥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CHANEL蓝色印花薄纱连衣裙 chanel.cn

Stuart Weitzman 白色一字带高跟凉鞋 stuartweitzman.cn

Cartier卡地亚 Panthère de Cartier卡地亚猎豹系列 18K白金中号腕表


Dolce&Gabbana 花朵印花连身裤、披肩 dolcegabbana.com


演艺圈的双刃剑从未放过任何人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用这段话来概括、解读这半年以来和辛芷蕾有关的一切再合适不过。自从在《演员的诞生》中一战成名,辛芷蕾就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其实从节目播出至今,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剧组里拍戏,日夜奋战,浑身是伤。但流言蜚语并不因此而放过一个努力的人。网络上那些恶语带来的伤害,远远超过了肉体受到的损伤。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毫无疑问,网络在与人方便的同时,也扩大了人心里的“恶”。这份“恶”因为不受约束、无法遏制,所以火势蔓延迅疾。一开始,辛芷蕾也会气不过,在网上与人正面“对峙”,不能接受那些“颠倒是非”。但后来,工作越来越忙,拍打戏受的伤还来不及疗愈,哪里来得精力去理会无聊之人呢?“你没办法让所有人都满意。”也许是豁达,也许是无奈,总之,这是一个女演员成名路上的必修课。但她的内心并不因此而平静。“有野心怎么了?男人有野心就被说成有事业心,女人偏偏不可以?这本身就不公平。”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现在,却被毫不相干的人“妖魔化”,演艺圈的双刃剑从未放过任何一个人。


人类相当自信,乐于相信“所见即真理”。人们爱看固有模式的“真善美”,超出他们“审美范畴”的模式,统统都不欢迎。好莱坞老戏骨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曾因性别和外貌而被区别对待,打拼多年才被认可。这位备受辛芷蕾敬佩的女演员,是事业楷模,也是精神领袖。


“在我很小的时候和妈妈一起看《廊桥遗梦》,当看到她(梅姨)在丈夫的车里看到自己情人路过的时候,那动情又克制的表演一下子就打动了我。”当年,年轻的梅姨去试镜时,人们就说这种形象怎么能来当女一号呢?当人们觉得她不够漂亮、想找一个非常美艳的演员来出演《法国中尉的女人》时,她就用教科书般的演技征服了各大颁奖礼;而当她成功地塑造了一些角色后,人们又说她只会用脖子以上的部位演戏,她就去挑战了又唱又跳的《妈妈咪呀》。如今,她是奥斯卡提名最多的女演员,是好莱坞的中流砥柱,也是全球独立女性津津乐道的意见领袖,她用行动和实力堵住了悠悠众口。谈起偶像,辛芷蕾滔滔不绝,眼里放射出光芒:“我觉得她很有意思,是个有魅力、不服输的演员,也是一位特别值得尊敬和学习的优秀女性。”


不曾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然而,辛芷蕾并不喜欢忆苦思甜,那些人世间的苦难、成长中要承担的沉重,不管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都不是回头流连的理由。回想早年赚钱养家的辛苦,她觉得那是特别充实而快乐的时光。上大学时,她打了许多份工,偶尔也去电视台做礼仪小姐,穿着廉价高跟鞋一站就是几个钟头,虽然辛苦,却也有着自食其力的满足,并且那次打工也让她偶然间得到了进入演艺圈的机会。


但入行并不代表从此就一帆风顺。在演艺圈里摸爬滚打,和在其他行业的艰辛与复杂并无二致,甚至更为现实和残酷。一个女演员,没有资金,没有门路,想要出头,难上加难。每一个角色,不管有没有台词,形象是美是丑,她都接,因为没得选。资历尚浅的辛芷蕾特别害怕杀青的日子,因为那意味着,自己又要“失业”了,需要重新“找工作”。对于这种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起初她有过犹豫,想过放弃,但随着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她渐渐喜欢上了演员这个身份。


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2015 年,演了无数个小角色的辛芷蕾终于等到了大银幕女主的机会,出演电影《长江图》。但这样一部低成本文艺片,墙内开花墙外香,去了柏林影展也并不能在国内带给她足够多的机会,加上适逢与前公司解约,时运不济,原本定下来的几个角色纷纷离她而去。辛芷蕾陷入了长达一年的抑郁状态。那段时间里,她吃不下睡不着,经常莫名哭泣,感到前途无望。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病了,后来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公司的人便经常陪着她,怕她出事。一直到《绣春刀Ⅱ:修罗战场》,辛芷蕾才算见到了新的曙光。


那是一段怎样灰暗的日子呢?没有人可以真正体会。辛芷蕾也极少向外界坦露这些过往。就好像英雄不屑于炫耀那些见证自己走过战场的勋章一样,对于伤疤,她也选择藏起不说。幸运的是,一切都过去了。《绣春刀Ⅱ:修罗战场》中,丁白缨这个戏份不多的角色,她拼了命去练、去演,把内心的失落与不甘都发泄在了打戏中,受伤是家常便饭,甚至趾甲脱落都不曾察觉。


关于痛苦,每个人一定都有自己的体会和解读,经历过低谷的人,对于人生的定义和态度会大不一样。如今的辛芷蕾,有了更多的主动权,更多的好角色,更高的曝光度,更多的粉丝支持,因此她特别不希望放假,她渴望忙碌,她要把全部的能量都注入到工作中,让角色替自己说话,她要对得起上天给予的机遇,不辜负每一个良辰美景,也不辜负曾经穿越的苦难。


我问辛芷蕾你快乐吗?她顿了一下,认真地说:“当我工作的时候,我是快乐的。”那个停顿,短暂却意味深长。

CALVIN KLEIN 205W39NYC 印花一字肩连衣裙 calvinklein.com

Cartier卡地亚 Juste un Clou系列 18K白金钻石戒指、项链

Giuseppe Zanotti 透明水晶高跟凉鞋 giuseppezanotti.cn


Max Mara 驼色logo针织背心 maxmara.com

Cartier卡地亚 Panthère de Cartier 卡地亚猎豹系列 18K玫瑰金小号腕表

Juste un Clou系列 18K玫瑰金手镯


Q&A

比起做一个怎样的演员更重要的是做一个怎样的人


Q:在你的身体里,大女人和小女人的比重是怎样的?

A : 没有小女人, 都是大女人。从小就是被当成一个男孩养大的,没有那种骄纵的、被人保护的环境,所以也就没有成为小女人的机会。


Q:你身边的朋友都是什么类型的?

A : 都是“男子汉”。我喜欢和交往起来舒服的人做朋友。


Q:你最看重一个人身上的什么特质?

A : 善良,真诚。


Q:你觉得你的心理年龄是多大?

A : 我感觉我内心都没长大过!(所以你的微博上写的“就是一个小孩”说的是你自己吗?)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吧,长得再大,50岁也好,60岁也好,心里都有一个小孩。我也遇到过很多年纪大的导演,觉得他们有时候都有特别孩子气的一面。


Q:怎样理解“幸福”和“苦难”?

A : 这个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苦难,怎么知道什么是幸福?我不相信每天都过着四平八稳的日子的人生就是好的人生,痛苦或者不幸会促使人去思考、去成长,去接近一些比较终极的问题。


Q:小时候对幸福的定义是怎样的?

A : 小时候都觉得幸福。小时候你在一个环境下,没有看过更好的东西,觉得当时的一切就很幸福。而后来你越来越好了,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能力也越来越大,但却不一定能够快乐。那种单纯的幸福感,你可能回不去了。人的欲望多了,就容易不满足。


Q:你觉得好的表演的标准是怎样的?

A : 我不知道。这个没有所谓的什么固定“标准”吧。有的人表演方法比较偏学院派的,有人比较有自己的风格,但无论是怎样的表演体系或方式,只要能够让观众看进去、能够打动人,就是好的表演。


Q:你希望自己成为哪一种演员?或者你比较羡慕哪些演员?

A : 也没想太多,能够演自己喜欢的角色就可以了。像周迅张曼玉啊我都挺羡慕她们的,她们的那种状态都很自由,但是她们也是经过了一个野蛮生长的、很复杂的过程才脱胎换骨的。我挺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有时候不光是说你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更重要的是你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总之,我也是在一个摸索的过程中,一切都是未知。


Q:在曹保平导演的新片《她杀》中你饰演了一个内心很复杂的角色,能给我们简单透露一下吗?

A : 实际上有很多还不能说。这个人物的确非常复杂,她是一个比较边缘的角色,跟我之前演过的很不一样。这一次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拍戏,周围都是灯红酒绿、热热闹闹的,但我却沉浸在那个角色的灰色状态里,不能自拔。有一场戏拍我被打,真打,是我拍戏有史以来被打得最惨的一次,简直是把人逼到极限。结果拍最后一条的时候我就没忍住,哭到不能自己,结束之后我就一直很难过,走不出去。第二天导演他们想让我开心一点,就说大家出去聚聚放松放松,但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哪都不想去,也不想见当时和我演对手戏的演员,觉得自己没法面对他。之前一直说找不到这个人物的状态,这次终于感受到了“她”的内心。


Q:你怎样看待如今的网络环境以及人们在网络上的表现?

A:在网络时代人们的表达太轻易了,可以随便地去捧或者谩骂一个人。这种方式下就会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变得越来越奇怪,不像从前一样会更加平和或者有原则性。现在大部分人上网都不是实名制,我觉得挺不公平的。大家心里都知道你是演员,他们是粉丝、观众,好像就有这个权利去要求你、批判你、谩骂你,怎么样你都应该忍着。好多网友的话很偏激,说你赚那么多钱,你享受那么多东西,让我们骂一句怎么了?你就干这个的。我觉得挺逗的,我因为是演员、是公众人物,就得这么被骂吗?人权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挺无奈的。网络已经把人心里负面的东西放大了,这很可怕。人要是没有东西限制他的时候,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我之前看过一个行为艺术,那个女艺术家把自己头部以下的身体都麻醉了,对现场的人说可以对她做任何事,然后我们就看到人们对她的伤害真的是无底线的、非常残忍的,就在那样一个公共场合,人性的丑陋一览无余。你说人性的阴暗面多可怕啊!所以说必须得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


Q:如果给你一个假期,你会想要做什么?

A:最好一直忙碌,一直不要放假。我喜欢忙碌的感觉,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多机会找上来,干嘛不抓紧机会表现自己呢?以前没机会,现在有了,就要珍惜。放假闲着简直就是浪费生命,对不起给我机会的人。所以我不要放假,我想要拍戏。


Q:你会去怀念过去的时代吗?

A : 我并不太会,怀旧就证明你老了。而过去其实也没什么可怀念的,大家都在成长进步,过去有过去的快乐,现在有现在的快乐。要是按照过去那种通讯方式的话,一封信可能一个月两个月都到不了,我想看的剧本拿不到手,角色也没了(笑)。我觉得人们怀念的是一种情怀,但真的让你回去,可能你受不了。在《她杀》剧组里,黄轩比较算是这种类型的人,他说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慢下来,然后很享受那种“慢”。但这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每个人喜欢的方式不一样,那是属于他独有的方式,他能够在其中享受到自在和乐趣。我的方式和乐趣就是享受当下,做好当下。


编辑/金莺 发型/曾捷 化妆/Seven Wu 美甲/婷婷 采访、撰文/程小飞 服装助理/周周、彭彭 摄影/徐晓伟

服装协助/Karen H 拍摄统筹/Maggie Shi 场地鸣谢/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 美术/Fay 造型/ Natalia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