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纽约SOHO区的Phillip Lim“艺术剧场”

当Phillip 将唱机上的唱针放在Nina Simone的唱片上,一首《I Want a Little Sugar in My Bowl》缓缓奏起,音质并不完美但温馨动人。说起这套复古奢华的低保真放音设备,他表示:“ 我偏爱High-Low-Mix(将档次不一的单品进行混搭)。”


当Phillip 将唱机上的唱针放在Nina Simone的唱片上,一首《I Want a Little Sugar in My Bowl》缓缓奏起,音质并不完美但温馨动人。说起这套复古奢华的低保真放音设备,他表示:“ 我偏爱High-Low-Mix(将档次不一的单品进行混搭)。”唱机摆放于灰色绒面革书柜上,乍一看仿若一件工业风装饰品。仔细一看,可见唱机的黄铜配件连接着皮质扬声器。当他一开启唱机,美妙音乐回荡在房间里,唱机的绝妙之处便立即凸显。可谓典型的菲利普风格!这间宽敞的纽约SoHo 区套房的室内设计由菲利普亲自操刀,风格独树一帜,前卫而时尚,处处可见令人惊喜之处。倘若Phillip Lim 从时尚设计师转行为室内设计师,他也定会取得不凡成就。“我倒是有点担心自己过度沉迷其中。”他坦言道。房间里随处可见他别出心裁的设计。唱机对面摆设着一把艾琳·格雷设计的椅子,上面铺着拼接牛仔布毯子。单看这把1980 年代风格的抛光亮铬椅子,似乎再普通不过,但是摆在Phillip 设计的空间里,则让人眼前一亮。“设计讲究的是搭配。” Phillip 说道,“每一样单品本身都很美丽。”


Phillip Lim 创立的服装品牌“3.1 Phillip Lim”也巧妙运用了High/low 风格。Phillip 设计的服装精致十足,时常会加入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细节。这些细节不一定很显眼,但绝对独特,例如男式短袖衬衫采用不规则底边,刻意打造不对称效果;以及今年春季推出的黑色裙装,剪裁新颖并饰有拉链。Phillip 的室内设计更是充分体现了他勇于突破传统的精神。家中摆放着一盏线条硬朗的木质落地灯,购自一名建筑专业的学生。Phillip 还从日本纸艺中汲取灵感,为此盏灯设计了一个独具特色的灯罩。他将进门正面一个房间改造成了书房,然而书架上展示的并非书本,而是许多花瓶。这样既巧妙利用了空间,又展示了他的收藏爱好和设计品味。



“我的收藏品不一定很贵重。” Phillip 向我介绍这些陶瓷以及木质花瓶时说道。藏品中有高雅的亚洲古董,亦有诸如朋友用废木料制作的盒子,废木料来自飓风桑迪袭击过后的科尼岛。“这件作品十分特别。”他说,“是我朋友特地为我制作的,因为他们认为它很符合我所推崇的侘寂之美。”侘寂之美乃是日本美学精髓,崇尚不完美,粗糙与温润并存。

虽然套房整体设计得十分细腻,Phillip 还是在一些细节上留有余地,呈现出一种未完成的状态。一幅他的肖像画以厚重的米色亚麻布遮盖着一部分,画作送到时即包裹着这块布。这幅油画出自友人Anh Duong 之手。“我会慢慢将整幅画展示出来。”他说,“它有点《道林格雷的画像》的味道。经常有人帮我拍摄照片,我都习以为常了。然而到别人将我画出来,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画作展现的是别人眼中的我,这让我感觉有点怪怪的。”此外,前厅的一幅EllsworthKelly 作品和一个花盆都以类似的方式半遮盖着。“看到它们你会认为我正在搬家。”他说,“就时间的意义而言,一件事的过程总比结局有趣。”



Phillip 在纽约SOHO 区的这所套房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归宿。“我认为这里散发着一种‘美丽而危险’的气质。” Phillip 说道,“宽敞的空间、高耸的天花板、金属柱子还有其他工业风元素……我一直想生活在这样的场景里。电影里描绘的纽约生活即是如此。虽然有人说SOHO 区已彻底变成了购物区,但我对此不敢苟同。夜晚的SOHO 区十分静谧,尤其是在雨天,走在潮湿的鹅卵石路面上,颇具情调。我喜欢去Spring 路101 号观摩唐纳德·贾德以前的居所和工作室,也喜欢透过窗户欣赏丹·弗莱文的灯光装置艺术作品。”已故的极简主义建筑师唐纳德在SOHO 区影响力颇大,正是他引领了艺术家将SOHO 区的老房子改造成独特住所的潮流,其中一个著名设计便是将厚木板放在房间中央作为床,没有床头板。Phillip和唐纳德一样,也拥有宽敞的空间来发挥设计想法。Phillip 永远无需担心家里会放不下某个沙发。他和唐纳德一样,将居所当做一幅巨大的白色画布,在上面肆意挥洒创意。正因为套房的面积够大,Phillip才能将众多私人收藏家具摆放其中,例如一张Yves Klein 咖啡桌,透明桌面里置有国际克莱因蓝色粉末(因为他说,“蓝色让我想起大海,我曾经居住在西海岸”);以及以低价从慈善商店购得、唐纳德·贾德设计的椅子。此外,家中还可见一些赫尔穆特·朗的雕塑作品。“我喜欢这些工业风格的雕塑。”他说,“赫尔穆特设计的服装也是同样的风格。”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赫尔穆特设计的两根粉色陶瓷柱子。柱子倚靠在白墙上,仿若人工修饰过的竹子。柱子旁是一堵亚洲风格的黑色大理石隔墙,中间镂空呈正方形,摆放着一尊佛像和香炉。如果靠近观察两根柱子,你会发现其材质十分奇特。“赫尔穆特粉碎了一些早期经典的服装作品,制作成圆柱。” Phillip 边说边指着柱子上隐约可见的赫尔穆特·朗品牌标签。“粉色陶瓷则出自路易丝·布尔乔亚之手,她是赫尔穆特的好友。”



Phillip Lim 的家宁静、雅致、舒适,如同一个他的个人收藏的小型陈列馆。一些细节之处还很有意趣:饰有豹纹印花的床框(“就是钟情这种古怪感”),以及委托爱马仕制作的皮革秋千。秋千安装在起居室后部的一整面书墙旁边。从数不清的艺术藏书中挑一本,坐在秋千上慢慢品味,何其惬意!“安装一个秋千绝对明智。”他说,“这是居住在SoHo 区套房可以享受的特权之一。”


编辑/周李娜 设计/陆圣瑜 图片提供/Living Inside 摄影by Mark C. O’Flah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