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质,就有感

生活节奏快起来,我们日渐麻木粗钝,忘记了作为高级哺乳动物,我们对触觉是有本能的需求的,一旦重新认真去感受的时候,会对材质的一切感到如此惊讶:它能以各种形式去联接你的过去,再细微地进入你的内在,牵动你的情绪,甚至对生活造成影响,只是你鲜少留意过。

Njusja de Gier

Kvadrat 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

Kvadrat,是丹麦语“方块”的意思。1960年代的时候,面料设计师和工程师们爱用一种打着方格子的纸来做设计,细细密密的方块彼此间可被随意连线,绘成面料编织纹样。作为Kvadrat 重要的一员,Njusja de Gier是个不折不扣的面料控,这是她抚触这个世界的另一种方式。


最喜欢的合作项目:伦敦V & A 的“纺织品原野”。这个项目我筹备了两年, 在“纺织品原野”中,设计师用十三种不同的蓝、绿和灰色面料做了一个巨大的、略微倾斜的软雕展览台,通常人们去博物馆看展览都是站着,Bouroullec 兄弟希望让观展这件事不是这么严肃,甚至是用不同的视野来欣赏画作。当人们躺在上面看画时,整个空间、事物以及人之间的气氛变得亲密、微妙起来。


纺织品的情感趋势:这个时代,一切冰冷,因此面料之于人类似乎更具某种程度的意义。纺织品作为私人空间的内部核心变得愈发重要,因为它会带给人类与生俱来需要的温暖和触感。布料是家中最接近情绪的东西。一个家再好看,没有舒服的窗帘,也像一张没有笑容的脸。在欧洲,一张好的沙发或椅子常常会用很长时间,人们会用面料去重装椅面,以适应新的装修风格外观,而不是直接换掉家具。我自己家里的沙发是Moroso 品牌的M.A.S.S.A.S.,这个品牌沙发的饰面是有拉链可以随意更换的,我就有两套针对季节更换,夏天是浅灰色的Tonus 羊毛面料;冬天则是深绿色的Harald,一款带有绸缎效果的羊毛面料。


环保与可持续:科技和艺术,Kvadrat 举起了这两个充满力量的“武器”。 2017 年开始,Kvadrat携手Really 品牌,全力发展环保产业,利用现有的废物流——来自时装和纺织工业、洗衣店、家庭以及Kvadrat 的裁剪废料,经过特别的升级改造,制成Solid Textile Board(实心织物纤维板),这种材质的触感和独特外观使它可以成为石头、木材、石膏板和砌体装饰材料的替代品。整个制造过程不使用染料、水或有毒化学品,且生产过程产生废弃物都可再被循环利用,创造了零废物解决方案。在2018 年米兰国际家具展上,来自不同地区的7 位设计师应Kvadrat邀请,使用这种再生材料进行创作,让这种循环经济拥有了更多的现实可能性。


Roth Martin

Rothy's 品牌创始人

用于平底鞋鞋面编织的纱线是用塑料瓶制成的,听来着实不可思议。Roth Martin和他的合伙人Stephen Hawthornthwaite用与众不同的材质与工艺,带给了双脚一份轻松与自在,更带给环境一份关于可持续的承诺。Rothy's的针织鞋面原料完全来自回收利用的塑料瓶,采用3D编织科技制作而成。怀揣着对环境的热爱及带给大家更可持续的生活环境的愿望,Roth Martin 将Rothy’s带到大家身边,希望每一位女性在穿着的同时,由内而外感受到一份为环境可持续而努力的善心之美。


创造Rothy’s 女鞋的初衷: 我和Stephen Hawthornthwaite 发现女性在选择一双鞋时,总在舒适与美观两者间做出牺牲,比如,我太太会在鞋柜前为寻找一双适合练瑜伽的鞋子而苦恼。于是,我们他们开始思考为什么没有一双既舒适又时尚,从早九点到晚九点都能穿,能无缝连接一天不同场合的鞋子呢?于是我们便萌发了一个想法:我们想做一双鞋,摆在衣柜的最前面,适用于生活和工作的各种需要,它的特点是舒服、好看、用途多。


制鞋也要“内外兼修”:在我们潜心钻研和摸索制鞋工艺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传统制鞋工业,通常一双鞋是把好几块材料拼在一起,每一块材料都有不同程度的浪费,所以存在着巨大的浪费。同时,我们还发现某些废弃材料将给环境带来严重危害。于是我们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在制鞋过程中一定程度地解决这些问题,最终减少浪费造福环境。我曾任职于一家生物科技创业公司,过往的工作经验让我想到在Rothy’s 的产品设计中使用可再利用的废弃材料,即可回收塑料瓶,进行再加工,最终制成制鞋所需的环保原材料。虽然此前制鞋行业里有很多人尝试用环保材料,但是因为缺乏设计感,市场并不太买账。所以就做鞋来说,最重要的是设计。如果产品不好看,消费者不会注意到的。于是我们请来了一个鞋类产品设计师,从最受美国年轻人喜爱的平底鞋入手。能让穿上这双鞋的女性体会每时每刻的舒适,让她们出入任何场合都尽显自信,同时也为环境的可持续带来贡献,这岂不是比单做一双美丽的鞋子更好的事情?细节中的环保理念:在工艺上,我们选用了3D 立体编织,无需剪裁、缝制,可以在编织机上一次性编制完成,3D 编织可以将制鞋中的浪费最小化,也可以解决过量生产的问题。除了3D 编织和材料,Rothy’s 也会在各个细节中体现环保理念,Rothy’s 的鞋盒里没有防尘袋,鞋底采用无碳橡胶底,鞋可以在洗衣机里直接清洗。

深泽直人

产品设计师,Muji 咨询顾问

提到深泽直人,我们通常会想到 MUJI 的产品,可除了那些人们熟悉的“性冷淡”风之外,深泽直人还有一个最有名的设计理念就是“无意识设计”—Without Thought。一切都围绕着人的直觉来设计,将人们无意识的直觉体验转换为可见的设计,用最直接的方法解决问题,这就是深泽直人一直坚持的设计理念。正如他所说:“关心细节、关心情感,将我们生活中的那些无意识行为转换成最直接体贴的产品设计,而这种最直觉的设计,也最能打动用户的内心。”


“无意识设计”的内核: 走进MUJI 店,所有产品触手可及,一切都刚刚好,无意识(Without Thought)是我设计的核心,我最喜欢听到的便是“啊,这正是我需要的”。举个例子,我设计过雨天打的一把伞,有一个小心机在里面,伞柄上有一个小缺口,为什么呢?我们可以把购物袋挂在这个小缺口上,这样很省力。其实,人在生活中就是这样在无意识中跟物体进行对话,这种人与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我认为对于我们制造一件物品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让物品呈现最天然的状态:好的设计不一定具有亮丽的外观、奢华的装饰、昂贵的价格,而是在某些细节之处能够带给使用者意想不到的便利。我们通过Found MUJI,正是在寻找这样一种美好的东西,这些都是非常有魅力的物品,我们想要找的是这种原本的颜色,没有什么刻意装饰的物品,寻找这种原色、这种自然而然形成的形态、这种自然的素材、原本状态的国家……


关注内心,体现“地球的颜色”: 无印良品不仅只有米色和灰色,还将持久关注天然材料,永远保持着竞相繁盛的生命所编织出的地球的颜色。 MUJI 实验室会深入生活中去记录适合于现代人们生活的手工艺和材料,去体验那些美好的生活场景和天然有机的食物,去采撷那些来自于自然的环保的材料,去寻找能应用于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可能性。而这些都是采集的原始素材,MUJI 实验室会根据采集的资源进行深入的关乎人们生活习惯、行为、情感等多方面的研究,而获得的成果会经过复杂的创新和设计过程变成各个实验项目诞生,而这些源自人们生活的实验良品往往会成为MUJI 未来的方向,也是MUJI 不断跟随时代创新发展的源泉。


Moni Wang

“Lamazing 乐自造”创始人高定手艺创作人

从平面设计跨界成为打造手工皮具饰品的手艺人,Moni始终没有脱离设计者的角色。Moni从小就拥有艺术细胞,看到一根树枝,就能感受到整个树体的形状;看到墙面上斑驳的影子,就可以勾勒出完整画面的轮廓。同时,Moni还是一个“热爱自然,崇敬生命”的人。“Lamazing—Life is amazing!”这是Moni创办这间小工作室的初衷,她始终坚持着这样一个信念:“快乐的事情用手造。”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创造体,而且创造力不可估量,只是有些人需要一个引领的导师,她很希望也非常乐意担任这个角色。


通过“Lamazing”传递的理念:手工制作皮革和饰品这件事本身带给我无以复加的惊喜,让我在这个陌生的域,重新发现自己的创造力,并用这种创造力去创造更多充满无限可能的美好事物,这种兴奋感、成就感、开心感是无法言喻的,而这些感受恰恰凝结成了我生活的兴奋点。我享受着自己创造的惊喜,也希望帮助别人去发现它。


第一次接触皮具: 从小动手能力就比较差,但又喜欢自己折腾各种生活用品,因为经常出差想要一个能装电脑又独特的包包,市面上都是呆板的商务款,实在选不到只好自己尝试动手,才开始接触皮具制作。在皮具的整个制作过程中,我最乐在其中的便是设计。我会先从功能出发,再考虑承重力应该怎样的大底、包身、侧沿等,结合不同的人体哪个位置才是舒适的,不同身高和个性的客人也要考虑整体造型感,以及包身开关是否便捷等。把构思画成设计图后,再用卡纸打版做个一比一的模型,一般模型能成功,皮料也是可以做出来的。


皮革材质特别吸引你的地方:皮革制作是一种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工艺,通过不同的皮料可以玩出很多造型,皮料使用久了会养出包浆的光泽,就如生命力被延伸一般。任何皮革都是有生命的,一旦拥有就要好好珍惜,因为它和人一样,用久了,就会产生感情,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任何一件物品必须被需要,被使用才有意义,如果一个包包只是背一个季度就被嫌弃了,我认为那样就不必要去购买,所以功能性和被需要是我和客人沟通的第一点,必须要足够喜欢才选择定制,因为一针一线手工缝制也要投入很多精力,而包包被使用就会养出新鲜的活力,就和人是一样的。


编辑/周李娜、张慧 设计/陆圣瑜 摄影/Studio Bouroullec(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