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塑规则的好莱坞甜心

女性在我们社会中的角色一直是个问题。如今,“好女孩”角色的存在至关重要。它以某种方式回忆起沉默的反叛者的忧郁,她既强壮又优雅,能够参加战争,争取独立或成为她所在领域的知名人士。好女孩是尊重和重塑规则的不守规矩的女孩,她们了解自己的价值并实现不可能的事。经过几十年的现代历史,我们观察到了许多“好女孩”心态的表现。

上午11 点22 分, 洛杉矶消防局接到了一名25 岁女性的医疗紧急求助电话。几个小时之后消息便传开了,被带去Cedars-Sinai 医疗中心的住院年轻女性实际上是美国甜心和迪士尼明星Demi Lovato。Lovato 以公开承认存在药物滥用问题而著称,她也一直是对抗好莱坞娱乐业压力的维权者。



痛苦的现实、有限的个人自由、紧张的行程表以及对现实的控制的缺失,这些叠加在一起约等于一条走向自我毁灭的陡坡。作为这个时代的女演员或模特有着比从前更多的意味:她们需要成为是一个角色和生活方式楷模,而这要归功于社交媒体的曝光以及随之而来的漫天评论 —— 坚持自己是一件不能再难的事。


这种趋势愈演愈烈,并影响了娱乐行业的诸多“好女孩”。想想Taylir Swift,她和Calvin Harris 分手这事儿让她变了个人,同时这位女歌手和说唱歌手Kanye West 之间又总是“争执不断”。Swift 在她的专辑《Reputation》中扮演了“一个坏女孩”,唱着《看是你逼我的》《随你怎么说》,该张专辑大获成功,但也引得人们开始思考,在这些行业里的好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女孩的形象是在不断发展的。 Reece Witherspoon有想过她在《月亮上的男人》中的首次亮相将让她成为众口相传的好女孩之一吗?她并没有这样的意图,但同时她也规避了坏女孩的形象。那么Emma Waston 呢?她暂别演艺圈去完成布朗大学的英语文学学位,也表明“坏女孩”和“坏蛋”女孩之间是有界限的。好女孩的“模样”是一种态度。做一个好女孩是一个声明,有力得就像宣称“我要做个坏女孩”一样,前者所要求的奉献与付出和后者同样多。


将一个人归入“好女孩”的行列,背后的原因常常简单明了:或许是她的头发,或许是她的演讲,又或许是她熨烫得整整齐齐并且扣子一一扣上的衬衣。时尚绝对是一种让人“成为”一个好女孩的途径,或者至少看起来像是有效的一种方式,尤其时尚和魅力是总被捆绑在一起的两个词。延续这样的衡量标准,Gucci 的AW2018 系列中空灵的“预科生”形象,浪漫而忧郁,将这种“好女孩”的氛围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层面。多年来,许多像Prada、Chanel 这样的品牌也一直在玩弄一个“所谓的女孩”的概念,并从最近开始尝试进行从“好女孩”到“叛逆”的形象革命。


Lana Del Rey 是将“娃娃脸”形象运用到无辜的色情女性形象中的一个歌手,她的做法带来了一种脆弱和危险的诱惑。她的专辑用叙事的方法讲述了欲望和限制的故事,这些故事悲惨又具有争议性。这个概念同时伴随着一些神奇的吸引力,与《爱丽丝梦游仙境》类似,“好女孩”在不忠和悲伤的现实世界中迷失了,但又进食了另一个让她变得更强壮的药丸。她寻求逃避现实,帮助她成长和克服困难时期,直到她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20 世纪90 年代以“垃圾”(grunge) 为美学和态度。女演员Drew Barrymore 在20 世纪80 年代作为童星开始活跃。她的好友,摇滚女王Courtney Love 对她的外表颇具影响:Barrymore 用皮革机车夹克、项圈和男朋友牛仔裤搭配柔和色调的蕾丝连衣裙和Mary Jane 浅口鞋。这种1990 年代的时尚回归增加了类似的忧郁感,特别是对于看着这些榜样成长的千禧一代来说。


从成人生涯开始,Barrymore 开始出演心理复杂和令人不安的电影,这与她曾散发出的“好女孩”气息形成鲜明对比;在她职业生涯的早期,她还为花花公子拍过裸照。然而,她的角色似乎总是有些委屈,就像她曾出演的许多惊悚片,如《惊声尖叫》和《燃烧的凝视》,那些角色的行为常被视为外部化问题的预测。这种矛盾的形象吸引了Miuccia Prada 的注意,Barrymore 由此在1993 年成为Miu Miu 的第一个广告面孔。


说到当时时尚广告的年轻面孔,我们不能错过的名字还有Chloë Sevigny。她雌雄同体的风格和假小子的行为使她成为独立电影导演心中的梦想女孩。在《男孩别哭》和《半熟少年》等经典实验电影中扮演角色,她如孩子般的顽皮和对奇怪的书呆子的迷恋反映了她作为“好女孩”的一个方面,这与她的个人生活相互冲突,并一直受到公众讨论。


这十年的另一个风格标志是Winona Ryder :她的荧幕女主角明确地展示了成为一个好女孩的黑暗面。例如,她在《移魂女郎》中饰演作家Susanna Keysen,这是一个患有边缘人格障碍的角色。在精神病院呆了18 个月后,Susanna 经历了一个康复过程,包括发现触发她心魔的原因以及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在现实生活中,Ryder 的个人故事与这一故事并不遥远。她一直对她与抑郁和焦虑的斗争保持开放态度,同时她因为色情事件而受到了很多公众的关注。这里有趣的是我们对于好女孩可以成为和不可以成为的样子所存在的定义。毕竟,当你年轻漂亮的时候,谁能为你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这个观点我想Lana Del Rey 一定会同意。


历史中充满了伟大女性们塑造的优秀女孩榜样,咆哮的1920 年代绝对是好莱坞充满魅力和时尚的时代。那时候女性的发型越来越短,她们的创意也以独特的方式绽放。这十年中最耀眼的人物之一是Louise Brooks,其最著名的电影《潘多拉的魔盒》已于今年重新上映。这位来自美国中西部城市威奇托的女演员,因雌雄同体而闻名,被戏称为黑色“头盔”,而她也不遗余力地利用自己的身体在好莱坞取得进步。但她被卷入了哥伦比亚的老板Harry Cohn 的性虐待事件,签约对她来说成为一件难事,她开始在B 级电影中出现。Brooks 的个人性格充满了矛盾,这激发了奥地利导演GeorgWilhelm Pabst 对她的兴趣,他邀请她在《潘多拉的魔盒》中饰演天真但情绪受到干扰的角色露露—这是一位成功的出版商的情妇,因放荡而被开膛手杰克谋杀。


在她的个人生活中,Brooks 更像是一个反叛者 :她决定通过告别演艺生涯并在萨克斯第五大道从事日常工作来告别过去。她成为了“现代20 世纪20 年代美国女孩”的化身,她激励了她的许多同时代人—年轻的摄影师Lee Miller 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合作是女性变得更有权力的结果,那时候女性开始成为全国各地工厂、办公室和百货商店中无形的劳动力。享有更多特权的中产阶级年轻女性走遍世界,推广她们的风尚,从而使其成为一种稳定的时尚。年轻的Lee Mlller与出版商Condé Nast 的一拍即合,让Brooks 于1927 年登上了《Vogue》封面。很快,模特的职业生涯让她感到无聊,她开始深入研究摄影。 她成为摄影师Man Ray 的缪斯,同时Man Ray 也帮助她成为巴黎著名的艺术家。在战争结束后,她决定与士兵一起游行,在伦敦闪电战和美国解放达豪之后,她记录了美国陆军第83 步兵团的每一步。她最具象征意义的形象之一就是她在希特勒的浴缸里赤身裸体,宣布战胜暴政和性别不平等。


撰文/Desislava Todorova 编辑/EM 黑子 设计/Er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