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远的超模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无论是为世界各地的母亲们大声疾呼,还是偶尔从事一下老本行,超模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永远走在时尚前沿。并教导她的孩子们关于名利场那些事儿。

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Marc Jacobs 连身裤、牛津鞋,marcjacobs.com


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Emanuel Ungaro 波点上衣,ungaro.com

Max Mara 黑色长裤,maxmara.com

“有Prince,有Lacroix,有Elton John,有Dolce...... 可以说精彩纷呈。”克丽斯蒂· 杜灵顿· 伯恩斯穿着夸张的Dolce & Gabbana 外套在纽约的拍摄现场摆着造型。这款外套借鉴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格,饰有镶嵌宝石的十字架。在过目了大量服装后,她依据自己的经验做出一个猜测,那就是由Emanuel Ungaro 设计的泡泡袖圆点纹时装。当然,她猜对了,不仅是因为她了解时尚,还因为她曾经穿过这种风格的服装,就在它们刚刚面世时。“这些服装可能要比我全盛时期的衣服稍短一些,而且垫肩也比之前的大,但它绝对是一次致敬,”杜灵顿· 伯恩斯笑着说道,“其中很多衣服让我回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设计师,他们的资历甚至比我还老,例如乔治·桑特安吉洛、安东尼·普里斯和阿诺德· 斯嘉锡。”


然而,我们是否能想起时尚和流行文化领域不被她和其他超模们(是的,超模的鼻祖—娜奥美· 坎贝尔、琳达· 伊万戈琳斯塔、辛迪· 克劳馥和克劳迪娅· 希弗)主宰的时代?她们的合力依然很有分量,业界人士依旧对她们直呼其名。仅去年一年,杜灵顿· 伯恩斯就出现在多个大品牌的广告中,例如Versace、Maybelline New York、Biotherm、H&M Sustainable Conscious 系列和Cole Haan。


尽管她为自己辉煌模特生涯的所有冒险经历感到自豪,但沉浸于过去并不是她的风格。“有趣的是我感觉这一切离我特别遥远,”她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一件更加舒服的运动衫和一条黑色裤子,“我平时根本不会想起这些事。”


这些往事似乎也没有引起14 岁的格蕾丝的注意。格蕾丝是她与演员兼导演艾德· 伯恩斯的女儿(他们还有一个12 岁的儿子,名叫芬恩),她几乎没有问起过母亲在时尚界的传奇地位。“许多事情她才刚刚开始意识到,” 杜灵顿· 伯恩斯说道,“以后她可能会有更多问题。就连那些通过我认识的人,她甚至不太知道他们是谁,或有着什么样的重要地位。我记得21 岁的外甥女给我抄录过一些信息,巴斯奎特的名字出现在里面。当时她不知道该如何拼写,也不知道他是谁。一年后她说道:‘哦,天啊。’”

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Dolce & Gabbana 刺绣外套,dolcegabbana.com


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Ermanno Scervino 波点斜肩连衣裙,ermannoscervino.it

Chanel 牛津鞋,chanel.cn


在某种程度上,杜灵顿· 伯恩斯一直保持着这种二元性。她是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北部的典型美人,却喜欢素颜;她是一位高端时尚宠儿,却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急流勇退,成为纽约大学的一名学生;她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名人,却喜欢低调的生活方式。她可以忍受谈论生活中星光闪耀的时刻,这也是她最常被问起的时光,前提是对话最终重新回到她最热衷的事业,即她在2010 年创建的一个名为“Every Mother Counts”(关爱每一位母亲)的非营利性机构,简称EMC。她对孕产妇保健的兴趣源于一段个人经历:女儿出生后,杜灵顿· 伯恩斯出现失血过多的症状,如果不接受妥善治疗,后果可能是致命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每年有300,000 女性因妊娠和分娩问题导致死亡,而EMC 表示,其中98% 的死亡都是可以避免的。令人震惊的是,美国是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发达国家。低收入群体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尤其是非裔美国女性,她们因分娩和妊娠综合征引发的死亡率是白人女性的四倍。


“我认为种族歧视是问题的关键,”杜灵顿·伯恩斯说道,“为什么女性会因为受教育水平的不同,以及她们是否能够享受医疗保险而走向不同的结局?”她叹了口气,“我们只是想尽可能地帮助更多的人提高生活质量。”(目前这个数字为600,000,而且还在增长,这要归功于EMC 在全球范围内捐助的400 多万美元捐款。)最近,她代表该组织四处奔走,目的是在危地马拉开设助产门诊,并为坦桑尼亚一家能源匮乏的医院提供太阳能工具包。她还是一个持续拍摄的纪录片系列《Giving Birth in America》(在美国分娩)的执行制片人,该片关注的焦点是美国各地的孕期女性及其家人面临的困境。


她积极的影响力正在感染自己最重要的受众。得知格蕾丝把孕产妇与婴儿健康作为自己八年级毕业社会正义论文的主题时,杜灵顿· 伯恩斯喜出望外。“不必告诉孩子应该做什么,不必说‘你应该这样做,应该为此心存感恩’,他们自己可以领悟到。”


杜灵顿· 伯恩斯还决心在自我形象上树立榜样。从15 岁开始,就不断有人问她是否打算接受整容手术,她说:“我想这是我们文化走向的一个前兆,但我不觉得它有吸引力。我认为这不健康。我绝不想让一个担心自己外表,或者在这方面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的人抚养我的孩子。”

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Balmain 闪片连衣裙,balmain.com


克丽斯蒂·杜灵顿·伯恩斯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闪片连衣裙,ysl.com


“或许我的母亲树立了一个不要过度挑剔的榜样,”她继续说道,“即便到今天我都不刮腿毛。[ 当我到这里时] 我心想:‘哦,天啊。’”


她回忆起格蕾丝6 岁那年,在参加Marc Jacobs 的时装秀时,她坐在光彩照人的詹妮弗· 洛佩兹对面。“她的肌肤富有光泽,毫无瑕疵。她拥有完美的脚趾,一切都很完美,”在说起洛佩兹时,杜灵顿·伯恩斯说道,“我只记得自己低下头,心想‘我不应该来这儿’。而且我确定自己开始分泌乳汁了。”


在同时期的超模中,她时常与伊万戈琳斯塔见面。她们的儿子同岁。最近,她还欣然接受了坎贝尔的临时请求,代表她接受由普拉特的年度创意精神庆祝晚会Black Alumni 授予的终身成就奖。杜灵顿· 伯恩斯说,她从来没有这样自然地穿上一件Zero + Maria Cornejo 礼服并走上舞台。Zero + Maria Cornejo 是她最喜欢的红毯服装设计师。(“当有姐妹打电话要你代表她领奖时,你只管答应,所以我就来了。”杜灵顿· 伯恩斯在领奖台上说道。)


“这有点像儿时的伙伴,对吗?”她补充说,“所以,可能我无法时常与她们见面,但只要与她们在一起,亲切温馨的感觉就会扑面而来。我为她们所有人感到骄傲。她们都是非常杰出的女性。”


在理想的世界里,有一条超模文本链将她们所有人连接在一起,但杜灵顿· 伯恩斯坚持认为不存在这样一个东西—不过她并不反对建立一个。有一点是肯定的:到一月份迈进50 岁的时候,她一定会收到大量的Instagram留言和祝福信息。


“到时不会开派对。我不是个喜欢派对的人,”她说道,“我只想和家人在一起。我的生日是新年的第二天,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新开始的绝佳时机。这个生日唯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更喜欢奇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把自己的49 岁生日当成50 岁生日。所以在我看来,就好像已经过完生日了。”


摄影/CHRIS COLLS 造型/JULIA VON BOEHM 撰文/SARAH CRISTOBAL 编辑/Natalia.W 设计/Erin.Z

发型/Ben Skervin for The Wall Group. 化妆/Romy Soleimani for The Wall Group. 美甲/RMaki Sakamoto for The Wall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