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年轻的代价

当Brooke Shields十四岁登上1980年2月的《Vogue》封面时,她开启了未成年模特的时尚旅途。从那以后,时尚杂志便疯狂地拍摄十几岁未成年模特,而这似乎也成为了这一行业公认的一种现状。没有人知道时尚界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滥用青少年劳动力的?行业中更没有人质疑这种行为到底是对还是错。

Gisele Fox、赵佳丽

(左)Gisele Fox为Dior 2018秋冬走秀

(右)赵佳丽为 Loewe 2018秋冬走秀


Kaia Gerber、Hannah Motler

(左)Kaia Gerber为Moschino品牌代言

(右)英国超模Hannah Motler为Zara拍摄广告


因为在商业模式的循环下,这些年轻的男孩,女孩们,正被这个行业剥夺了属于自己唯一的青春,并对此毫无察觉,而他们自身反而沉浸在这种模式所带给他们的名利中。但是是否所有年轻的模特都能像Brooke Shields 那样幸运呢?


Kaia Gerber 是如今模特界耳熟能详的名字,除了她有一位超模母亲Cindy Crawford,她个人在T 台上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当被问及到Kaia 16 岁出道是否过早的时候,Cindy 的回答似乎正是代表了这个行业的共识“在某些方便,她还是个孩子,但是作为模特,我觉得这是个正常年龄,因为我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个岁数。”作为中国新生代模特代表之一的王新宇,她在2018年的秋冬共产出了27 场秀,堪称秀霸。正如她自己在采访中提到的那样“我觉得一半是自身的条件和天赋,一半是专业技能和努力。年龄不是问题。”


15 岁就出道的王新宇如今在中国模特界如同“明星”。“我觉得成为模特对我来说是个人生机遇,在我15 岁的时候在老家山东看到龙腾精英大赛的海选报名,家里人觉得我个子高劝我去试试,结果就进到北京总决赛,还拿了冠军,一些都在自己预料之外的。我现在特别感谢当初的这个机会,我现在还很年轻,但是模特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以后有机会参与到影视、娱乐之类的我也愿意去努力尝试!”


这对无数做着模特梦的青少年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这是一个吸引人的行业,很难有女孩会拒绝。


今年秋冬的T 台,毫不意外地亦被许多年轻的脸孔霸占,除了Kaia Gerber 外,14 岁的英国小将Hannah Motler 更是成为了本季秀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鲜星,一共走了28 场秀,还有16岁的Gisele Fox 亦是走了25 场秀。这些耀眼的数字的背后正是代表了这个行业对于“未成年”的钟爱有加,许多渴望出名的年轻女孩们亦是对模特行业趋之若鹜。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未成年女孩出现在时装秀台上?研究表明这跟时尚圈偏爱骨瘦如柴的0 尺寸息息相关。“这是一场数字游戏,”Elite World Group 的联合首席执行官Chris Gay 表示。“ 品牌每次的秀场需要四五十个女孩,秀服都是特别的偏小,大都是0 尺寸, 而谁才适合这些超小尺码的服装呢吗?”Gay 沮丧地说道。“ 只有尚未完成成长的青少年女孩。”


“并不会所有孩子最后都会变成明星。”Angus Munro—服务于Rick Owens 和Isabel Marant 品牌的资深模特选秀导演总结到“正如不是所有演员和歌手都会出名一样,并不是每个模特都会成功。”


更有越来越多质疑的声开始出现“ 这些年轻的小模特们真的适合这个行业吗?”虽然年轻一直是我们所崇拜的特质,也是时尚圈永远追随的标杆,年轻所带给我们的是无限的创作热情与对华服的表现欲,但是对于让过于年轻的模特来表现这一切会不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让那些还没有步入高中校园,尚可被称作“孩子”的小模特们去展现的“女性姿态”能收到真正的积极效果吗?


“整件事就是骗局!?”

Sofia Mechetner

14岁便登上Dior T台秀场的Sofia Mechetner


Hannah Motler

Hannah Motler为LV 2019度假系列走秀


Gisele Fox

Gisele Fox为Coach拍摄广告


在时尚圈,年轻的超模仅凭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年收入数千万美元的“人肉印钞机”,但只有少数的几个幸运儿。但对大多数走上这条职业道路的人来说,成为万众瞩目的超模只是个梦想。模特是严苛、残酷和代价高昂的职业,底层小模特的现实生活可能充满饥饿、混乱甚至被剥削。


两年前,国际饮食失调杂志发表了一份广泛的报告,发现62%的模特感到有压力减肥,因为时装界长期以来一直对尺寸,体重有着超高标准,许多年轻模特被驱使饮食失调以保持就业。除了饮食失调,许多青少年更遭遇到性骚扰或是经纪公司的不公正待遇。许多普通模特声称,自己至少1/3 的收入会被经纪公司以各种理由克扣,有时甚至入不敷出。“这不是个单纯的行业,你不会拥有令人艳羡的奢侈生活。”25 岁的Emily Fox( 16 岁开始当模特),大多数时候税前年收入不到两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 万元)。“你不得不苦苦挣扎,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


据《纽约邮报》报道,模特行业的剥削并不少见,但大多数人选择保持沉默,甚至不愿意对那些莫名其妙的账目提出质疑。这些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未成年模特更像签下了卖身契的佣人,“死磕”的结果往往是死胡同,被公司列入黑名单,再也接不到工作。外表光鲜的模特行业一直在暗处剥削年轻劳动力,尤其是那些背井离乡、连英语都不会说的外国模特。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一些经纪公司的确充当了模特的保护者,但缺乏监管使它们把模特视为利润来源。


虽然我们无法改写过去,但我们可以致力于更美好的未来。今年早些时候,在#MeToo 发声之后,许多其他杂志的出版商发布了新的全球供应商行为准则。里面特别提到关于未成年模特们在工作场合所受到的性骚扰和攻击等保护措施。除外,他们更是对杂志拍摄的模特的年龄给予了一定的限制,并规定未满十八岁的模特并不适合拍摄时尚大片抑或是封面。CFDA(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更是发布了他们新修订的模特儿健康守则,何谓适当的身体线条,以防止这些年轻女孩胡乱节食。CFDA 并将新守则发布给模特儿联盟、经纪公司,希望在逐渐高涨的模特儿健康问题下,希望能够通过新守则能让模特儿们保持适当的体重,确保他们健康地成长。


编辑/LINJIE 设计/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