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坂茂:心灵触发是建筑的灵魂所在

在设计界、建筑界,被尊为大师者,多如繁星;但被称为“侠客”的,或许只有他。善于突破材质局限,挑战不可能的他,更是一位积极的设计探索家。纸管、竹子、木材……都是他建筑中最常用也最为普遍的非传统材料,化柔软为坚韧,变临时为永恒,创造出独属于他的设计标签。他,就是日本建筑大师坂茂。

韩国赫斯利九桥高尔夫球会所

韩国赫斯利九桥高尔夫球会所


坂茂

这一次,坂茂带着他的全新作品“竹穹”来到上海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以普遍可见的竹制地板为主材,经螺钉连接,设计制造出一个高3-3.5米,

直径10-12米的圆形穹顶装置。他希望通过这样的装置,

去探索竹板在未来建筑以及家居空间中使用的可能性。


从1994 年他为卢旺达难民设计避难帐篷开始,坂茂便频频出现在全球各大灾区重建现场,以“纸”为材料,为汶川、台湾、日本、新西兰等地的灾后地区,迅速搭建起坚固实用、易于拆卸重组、能支撑起成百上千斤重的“纸管建筑”。在他看来,建筑不应只为“权贵阶层”设计,更应该服务于那些“无法负担(设计费)但同样需要设计的人”。


2014 年,被誉为“人道主义建筑师”的坂茂,荣获了素有“建筑界奥斯卡”的普利兹克建筑奖。汤姆士·普利兹克这样评价他:“坂茂在救灾工作中表现出对人道主义事业的执着,他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创新不以建筑类型为界,爱心不以预算多寡为限,坂茂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君子爱“材”,可坂茂唯独对“纸”情有独钟。纸,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一种极为脆弱的材料,但在坂茂眼中却是一种坚韧的材质,因为它,带来的是温暖与希望。早在1986 年,关于环保、生态和环境问题的讨论还没有开始,那个时候,坂茂刚刚开始测试纸筒,以便将其作为一个建筑结构材料使用。在坂茂看来,人们对“纸”这样的结构,一直存在着误解,“大家都认为它的强度太低,而事实并非如此。纸,它本身也是一种工业原材料,我们可以通过现有技术,给纸的结构做加强,我们生活中,也会用到很多改进过的纸,比如墙纸,它经过改进就防火;还有水杯,可以做到防水。纸既可以防火也可以防水,经过改进,也可以成为结构非常强大的材料。”


“把东西丢掉是一种浪费”是日本政府从小灌输给孩子的环保意识,从小父母也严格要求坂茂不能浪费任何东西。或许正因如此,他对脆弱的材料一直颇感兴趣。小时候的坂茂居住在木屋里,喜欢搭建一些小玩意,梦想成为一名木匠。随着年龄增长,他的艺术天赋和动手能力越发显现出来,为九年级暑假作业而设计的一座房子模型,大获好评,并在学校展出。这时的坂茂,已经把成为木匠的梦想转变为建筑师。

新西兰纸板大教堂

新西兰纸板大教堂


纸之家

纸之家


坂茂在灾后重建方面的投入从未间断过,这样的人文关怀,坂茂已持续做了25 年,他坦言道:“世界上不管哪里,只要有灾后重建的话我都会参与。”1995 年,他创立了名为“VAN”( 建筑师志愿者网络) 的非政府组织,每当发生地震、海啸、飓风或战争时,他都会组织 VAN 志愿者第一时间赶赴灾区和现场。迄今为止,他们的足迹遍布日本、土耳其、印度、斯里兰卡、中国、海地、意大利、新西兰和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而在不同的灾难现场,坂茂给出的解决方案也是完全不同的。“他会根据当地的气候、资源、材料、居民的需求给出回应,因地制宜,考察什么东西最合适,并了解当地缺乏的是住宅、学校还是公共设施。”而在选材上,坂茂也善于就地取材。除了他最喜爱的“纸管材料”,对于竹片和藤编材料的运用,坂茂也是得心应手。在印度,他用当地的竹子和藤编做成建筑墙体; 在非洲,他把篷布盖在屋顶上用来防雨; 在中东,他用盒子和箱子作为地基的一部分……都说灾难面前,人们没有思考设计的时间,但坂茂的观点恰恰相反,他认为应对灾难更需要好的设计。


关于建筑,坂茂一直在思索着这样一个问题:何为永久建筑,何为临时性建筑?而对于“临时与永恒”这一建筑命题,坂茂一直有着自己的思辩:钢筋混凝土建筑若设计不当,也会在地震中倒塌,成为“临时”建筑; 而纸管建筑造得好,可无限期使用,从而成为“永恒”的建筑。它还关乎居住者对建筑的爱。如果房屋得到人们的喜爱,它就是永恒的。“真正有生命力的建筑是能触动人内心的建筑,我们现在看到的大楼、办公楼,于我而言,它只是一个空间,仅仅是为了有人在里面办公而存在的。这种建筑,我们可以用机械或者用电脑去大规模地复制。但是那些真正要触动人内心的建筑,比如我们的居家环境,或是教堂,还有以前的寺庙等,这些是让人从内心感到舒适,或引发人们思考的场所,我希望它富有旺盛的生命力,同时在建筑过程当中,也应该是用心,甚至于亲手进行建造。”


事实上,坂茂是特立独行的,他不会轻易受到当潮流的影响,“潮流是短暂的,稍纵即逝的”,他更推崇像弗雷· 奥托或富勒那样的建筑师,因为他们都有坚持的自我风格。坂茂认为,建筑不在好坏,重要的是“身份”(identity)。“好建筑应该不同于其他建筑,有自己特征,这就是一种身份。”因此,他并不在意其他建筑师在做什么,而是选择在自己的领域中精益求精。

纸之画廊

纸之画廊


富士山世界遗产中心

富士山世界遗产中心


法国巴黎蓬皮杜梅斯中心

法国巴黎蓬皮杜梅斯中心


Q&A

INSTYLE × 坂茂

InStye: 在您眼中,建筑结构与材料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坂茂: 一个结构的稳固并不关乎材料本身的稳固,即使用钢筋混凝土做的建筑,当有台风或地震来袭,它也非常容易倒塌。但是用纸搭建的结构和建筑,却可以承受很高级别的地震,所以说整个结构是否稳固,并不仅仅取决于使用的材料是什么样的。


InStye: 如何理解您提到的“建筑被摧毁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开始”?

坂茂: 我在大城市看到一个现象,虽然我们有很多混凝土造的非常坚固的房子,但是如果开发商有重建的需要或是换了开发商,这个建筑就很可能被摧毁重建。我的建筑,虽然用的是纸、竹子等简易的材料,但它们反而经历了变迁。因为它们自身所具有的社会属性,人们尊重和爱护它,因而一直保存至今,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永久性和临时性”的关系。


InStye: 您可以描绘下心目中“未来建筑”的模样吗?

坂茂: 在未来计算机很可能会超越人力,取代人在很多行业当中发挥非常巨大的作用,包括医疗,还有银行、金融等这些已知的领域,但是唯一一个不会被计算机影响到的就是建筑行业。在设计建筑和建筑施工当中,不管社会上的技术是多么的先进,它都不会影响到建筑本身的一个结构。大家还记得在几千年前,我们已经设计并建造了非常优美壮观的建筑,当时没有任何的计算机技术以及其他的高新技术,但现在我们有了这些技术,反而“其貌不扬”的建筑比比皆是,所以从侧面反映出,技术的革新并不会让建筑变得更加美好。所以说,大家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在未来,我们在建筑的设计和施工中,肯定是会涉及更多计算机技术以及其他方面的技术,但建筑本身,它并不会因技术而引起巨大的变化。


编辑/周李娜 设计/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