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场生生不息的狂欢

《007:幽灵党》的片头让墨西哥的“亡灵节”第一次在全世界面曝光,而去年热映的《寻梦环游记》再一次刷新了人们对墨西哥的印象。玛雅人认为,生与死只隔一线,死是生的解脱,生是死的重生,这是独属于墨西哥人的价值与哲学观念。在亡灵节,人们坦然地怀念去世的亲人,扮成骷髅走上街头,甚至载歌载舞,意在与死去的亲人一起欢度节日,庆祝生命周期的完成。

“骷髅”们的游行盛典


#“骷髅”们的游行盛典

“至今,我仍然觉得墨西哥人的死亡观是我去墨西哥旅行最大的收获之一。”去过墨西哥城的小R 如是说。据说一年一度的亡灵节是去墨西哥最好的时期,通常从每年的10 月31 日开始,一直到11 月2 日结束。当地人早早就开始为节日做准备,大街上可以看到装点的圣坛、各种骷髅人偶和涂鸦,市场里还会特别售卖亡灵面包和糖果、纪念品。


“骷髅”,大概是贯穿整个节日最重要最常见的元素。亡灵节来源于古印第安人对生死的理解和传统,这里说的古印第安人,包括了玛雅人、阿兹特克人以及其他墨西哥本土人群,他们在这件事上有着近乎一致的看法。在阿兹特克的宗教体系中,创造神羽蛇神是用冥界已死的人的骨头来创造新的生命,因此骷髅不仅意味着死亡,同时也意味着生命的起源。久而久之,墨西哥人继承了祖先对待死亡的乐观态度,并且遵从阿兹特克文明的庆祝传统,人们在亡灵节时用欢庆来悼念已经不在身边的朋友和家人,以至于亡灵节那几天是墨西哥全年里欢乐氛围最浓厚的了。


最具标志性的是女性骷髅形象,这种形象早已成为了墨西哥的象征,它甚至有个名字叫 “Catrina”(卡特里娜),它的幽默原型是1910 年时由版画家创造的 “死亡女士”——贫苦的印第安人努力学习“高贵”的法国女人的样子,用来讽刺欧洲贵族的矫情并表达印第安文化所受到的巨大冲击。在亡灵节的时候会有成千上万打扮成 “Catrina”的女生走上街头,大方展示自己别样的美丽,很多女生除了犹如作画一般的骷髅脸谱之外,还要再装饰上很多金属、水晶贴片,而妆也经常会延伸到脖子、前胸、手臂、腿,甚至于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各种骷髅主题的艺术品、器物、服装此时也纷纷上市,让墨西哥一时变成“骷髅”的国度。亡灵节的狂欢从天还没黑就开始了,下午4、5 点的时候人们就从墨西哥城的独立天使纪念碑出发,沿着改革大道聚集到宪法广场,广场周围分布着一些历史建筑,依次有首都大教堂、国家宫、最高法院、老市政厅、警察总局和艺术博物馆,走在这里,你会有种错觉,仿佛是闯入了蒂姆伯顿的电影中。


“骷髅”们的游行盛典


DON’T MISS OUT

Tamale

墨西哥人相信亡灵们长途跋涉,到家时想必又累又饿又渴,因此当地人会在祭台上提前准备好水和他们生前喜爱的食物,其中最常见的便是Tamale,它有点类似于中国的粽子,在玉米粉中放入肉、蔬菜以及辣椒,配合其他酱料并用玉米叶包裹起来蒸熟,有甜也有咸,在节日和庆典上非常流行。


亡灵面包

亡灵面包是墨西哥人庆祝亡灵节不可或缺的美食之一,几乎所有的店家,包括街上的日常面包店都会制作这种面包。它不太健康但非常好吃,使用了大量的黄油夹馅,并且撒有肉桂和糖霜粉末。亡灵面包主要讲究的是形状,味道都类似,在市面上能看到的亡灵面包大概就几种造型,分别对应不同的象征意义。


骷髅头糖

五颜六色的骷髅糖果是用砂糖、巧克力、奶油等做成的,不仅会作为贡品摆放在祭台上,当地人也会食用印有自己名字的骷髅糖。这些糖果似乎是亡灵节的最好注解,暗示死亡只是生命的一部分,它并不是苦涩的,而是甜的,我们都应以积极乐观的态度迎接死亡。

弗里达·卡洛博物馆


弗里达·卡洛博物馆

地址:Londres 247, Del Carmen, Coyoacán, Ciudad de México

到达方式:乘坐地铁3号线在Coyoacán站下车,转乘出租车10分钟左右即可到达

开放时间:周三11:00-17:30,周二、周四至周日10:00-17:30,周一闭馆

门票:周中200比索,周末220比索,摄影费用30比索


超现实主义的蓝房子


#超现实主义的蓝房子

初到墨西哥,大家一定会对500 比索货币上一字眉的女人印象深刻。行走于斯,大街小巷都能见到她的画像,并记住她的名字—弗里达· 卡洛(Frida Kahlo)。弗里达是墨西哥历史上最伟大的传奇女画家,47 年的短暂的一生可用“激情、痛苦与抗争”三个词加以概括。在她的纪录片电影《弗里达》中,影片一开始便是弗里达躺在四柱床上由人们抬出穿过一个蓝房子,一大片的孔雀蓝中镶嵌着强烈的大红色,庭院中有仙人掌、猴子、鹦鹉以及极具特色的石头和陶罐,这一切都昭示着这里住着一个奇特的女子。这间蓝房子便是如今的弗里达· 卡洛博物馆。这里完整地保留了弗里达生前居住时的格调,尽量向世人展示这个勇敢的女性从生到死的经历,以及她如烈焰般炽热燃烧直至最后一刻的人生。来到这里,人们“更像是被邀请到弗里达家的客人”。从大门进入,左侧便是一面写着“Frida Diego1929-1954”的蓝色高墙,院子里依旧是盛开的花树以及热带仙人掌,这是所有人都不会错过留影的地方。旁边有道绿色的门,走进去就是弗里达的世界,墙上挂满了她的作品和自画像,那些似乎一直流淌着疼痛的伤口就这般真实又深刻地向我们扑面而来,持久凝视其作品,它们便会将你带入与她深邃的眼睛的对话里,每一幅画都好像在吸引你去问画里的故事,它们更像是她的自传。弗里达被视为墨西哥甚至拉丁美洲的超现实主义和象征主义的杰出代表,但她自己说:“人们认为我是超现实主义者,但我并不是。我从不描绘我的梦幻。我画的是我自己的现实。”


超现实主义的蓝房子


想要更完整的了解弗里达的历史,还应该前往位于圣安赫尔区的里维拉与弗里达故居博物馆,这里曾是里维拉和弗里达共同的家和工作室,它由两座建筑所组成的,中间有一条天桥连接。这组房子仿佛是二人关系的最好诠释,大一点的房子属于身材硕大的里维拉,旁边略小的蓝色房子则是娇小的弗里达的住所,二者独立却又相依相偎。事实上,房子建好后他们并没有马上搬进去,而是直到1933 年底从美国返回之后才入住。当时二人关系迅速恶化,如同一根绷紧的皮筋随时可能断裂,弗里达因为怀孕流产而痛苦不已,而最终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里维拉与弗里达的妹妹克里斯蒂娜的偷情。现在这座故居博物馆仍然保留了里维拉的画室,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在这里完成了绝大多数架上油画。他还是一位狂热的前西班牙殖民文化爱好者,在这里可以看到墨西哥风情浓郁的骷髅骨架、木制和陶制玩具等等,据说藏品达到59000 件左右。

索马亚博物馆


索马亚博物馆

地址: 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303, Ampliacion Granada, Miguel Hidalgo, Ciudad de Mexico

到达方式:乘地铁在7号线Polanco站下车,步行约10分钟

开放时间:10:30am-6:30pm

网址: www.soumaya.com.mx


盖个博物馆献给亡妻


#盖个博物馆献给亡妻

墨西哥城今年被评为世界设计之城,随处走走,这个老城不乏精彩的好设计,连公园里的星巴克也设计得让人惊艳,保留了原址的棕榈树,并巧妙的将之融入庭院中,让人更感觉置身于大自然里。作为建筑和现代艺术爱好者,墨西哥城的索马亚博物馆(Museo Soumaya)不可错过。这是由墨西哥亿万富豪卡洛斯(Carlos Slim)全资建造送给亡妻的礼物,据说卡洛斯长年享有生活低调朴素的名声——在同一幢房子里住了38 年,他从自己的Sanborns 连锁店购买廉价领带,他的日常奢侈品无非是Cohiba雪茄。其爱妻之心,由此可见。


这座博物馆是一个有机的多维建筑,外墙以无数六边形的铝制模块搭建,提高了建筑的经久耐用。外形如一顶绅士帽,前卫大胆,兴建时被喻为“Mission Impossible”,由2008 年起至2011 年才完工。博物馆以主人夫妻俩的收藏为主,属于无定向博物馆,在六层建筑当中,展出6 万6 千多件私人珍藏,既有近代西方雕刻家和画家的作品,也有墨西哥著名艺术家的大作;有玛雅年代的出土文物,亦有近代的钞票珍藏,镇馆之宝罗丹的作品“沉思者”则位于展馆门口最重要的位置。馆内的设计是以弧形向上伸展。最佳参观方法是先做电梯到五楼,再步行至顶楼开始,逐层逐层沿旋转小道往下走。因为顶楼雕塑馆,放有好几十件罗丹和达利的雕塑,即使对艺术无研究的人,也能找到不少熟口熟面的知名作品,绝对令人兴奋。一边是匠气十足的雕塑,另一边就是天马行空的雕塑,构成非常有趣的强烈对比。博物馆还会不时举办活动,比如请年轻人在这个小小的广场表演Street Dance,很Fusion !


去百年邮局给亲友寄一封信


DON’T MISS OUT

去百年邮局给亲友寄一封信

除了古文明,墨西哥城还保存多座十六至十九世纪的殖民时代建筑物,它们在 1987年与特奥蒂瓦坎一并被列为世界遗产。其中最不可错过的便是中央邮局,这座意大利式的宫殿邮局,内部大厅的设计典雅精致,每一处都精雕细琢,很多人来此拍照留念。邮局由意大利建筑师Adamo Boari以高价材料和手工建筑而成,馆内用了不少金色油漆及云石,更装上了第一批出现于墨城的升降机,很多建筑材料都由意大利运抵,人们可以想象当时墨西哥的经济状况应该很好。邮寄大厅里工作人员依旧忙忙碌碌,与寄件人各踞一角,后者安安静静地填单、贴邮票,离开墨西哥城前,在这个百年邮局内把自己的心意寄给远方的亲友吧!


编辑/张慧 设计/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