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脚踩10cm跟,步履不停

用鹤发童颜形容今年刚踏入60岁大关的Christina Zeller当然有些夸张,但即使满头银发,深浅纹路浮现面部,满面笑容、高挑挺拔的Zeller也还是人群之中最显眼的那一个。这位法国女人投身时尚圈40年有余,她信奉经典,热衷有故事的物件与设计,也有自己独树一帜的时尚经。

Christina Zeller


18 岁时,我就追随着我母亲的步伐成为了一名模特。不但要走T 台,还有许多的展示会、发布会需要参与,经过造型化妆,我看起来比我本人好看多了,发型也很梦幻!刚迈入时尚圈的我,也难免会沉迷那个美美的自己不能自拔。同时我又很清醒,明白这份工作对我而言不会那么长久,所以我继续学业,选择新闻专业,梦想成为一名时政译员。


不过可能因为早早跟时尚圈结缘,我还是继续在时尚圈打拼,毕业后当过销售经理,在时装品牌的配饰部门工作,再是现在成为Delvaux 的艺术总监。虽然未曾从事新闻工作,但所学所看还是让我在倾听、理解及与人打交道方面受益颇多。


母亲算是我绝对的时尚启蒙,她非常严厉,特别在意细节,她也总要求我以足够好的精神面貌示人,尤其是小时候,她时时刻刻都要求我要站好站直,做事集中精力。说起来,我们家也算颇有时尚传统,现在我女儿也在时尚行业工作,虽然她并不是由模特起步。Karl Lagerfeld 对我的影响也至关重要,我曾跟随他工作十年,真的见识到什么是源源不断的创造力,Karl 跟他看起来一样酷,但他同时也非常具有好奇心,十分开明,他不属于追随潮流的人,而是创造潮流的那个人。跟着他的十年,我自己也如同长上了一双翅膀。


Delvaux

我很爱《爱丽丝漫游仙境》,这个故事与我们Delvaux的品牌理念也十分贴合。

颇有缘分的是,我们的经典款Brilliant包包正与我同岁!平日里我最爱黑白二色,

但今年我特地为它设计了红黑两色的“Diva”特别款,

红色是由红毯联想到的,代表自信而大气嘛!


几次职业身份的转变,几乎都是“无缝对接”,并没有所谓的间隔年,至多就是休息一个月。对于我而言,工作繁多也不意味着要逃离,在巴黎见见亲人好友就足够让我找回平静。


一年之中,我因为工作需要飞很多地方,但除了巴黎的家,比利时的办公室,肯尼亚也是我的“据点”,我在那儿有一处房子,一年会去两到三次,在那里我可以光着脚,也可以适当放空,这样反而能更好地去想包包的设计,做做长远的规划。


在比利时工作,我感觉到相对于法国张扬外露,这个国家更显低调。当地品牌大多也不会背靠大的时尚集团,却非常讲究其传承和根本。像我所在的Delvaux 就有将近两百年的历史,比这个国家还要年长一岁。许多品牌似乎也对曝光,名人背书不那么热衷。比利时当地人也并不追随潮流,沉迷于那些流行的东西,他们也在意奢侈品,但在意的是设计本身。


退休?还没考虑过!我喜欢工作,在比利时,我会穿梭于办公室,工厂等地方。可能三五年后,我会转变我的工作方式,但不会退休。比如做做咨询、建议的工作。


我永远不会纠结高跟鞋还是平底鞋,因为我的选项从来只有高跟鞋还是光脚!在比利时和巴黎的时候,脚踏10cm 高跟鞋是我的日常,但是在非洲,光着脚才是真理。


相比于把钱花在成衣上,我更喜欢把开销用于珠宝、包包、鞋子这些配饰上。但是可能干哪行厌哪行吧,比起包包,我对珠宝更加感冒,大大的耳环,夸张的项链,叠戴戒指都让我热衷不已。我裤装和裙装都喜欢,最近几个月,我似乎穿裙子更多,很爱那种一片式的连衣裙!比起浓妆艳抹,我更爱淡妆,几乎不会涂厚厚的粉底或研究各种口红色号。不过,眼妆是一定不能马虎的——淡淡的妆,配上密密长长的睫毛是我的最爱,夸张一点也无所谓!


可以比实际年龄看起来稍微小一点儿的确是件美好的事情,所以我并不会完全排斥肉毒杆菌,但是轻微就好。毕竟要六十岁看起来像二十,可是一场灾难!至于运动?放过我吧!生平最讨厌运动,也讨厌穿运动鞋!我平时工作穿梭各地,楼上楼下的跑就够运动量了!健身房就算了,我无法待在那儿超过二十分钟!冬天滑雪,夏天游泳倒是可以有。


编辑/JWen 设计/N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