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环保,他们在玩新花样

他们是时尚领域的环保先驱者,来自不同国家的四位服装设计师Gabriela Hearst、Ruchika Sachdeva、支晨以及林维和张米佳以各自对于环保理念的坚持创作出了时髦、实用的可持续的绿色时装。

我对塑料有仇恨

Gabriela Hearst一直都与环保有着密切的联系。“我希望我的设计可以穿一辈子!这关乎设计、风格,更是品质的象征。”简单、大气、高雅是Gabriela Hearst品牌给人的感觉,出于对生态的考虑,她采用的羊毛都是有机并且可持续回收的,而她闻名遐迩的馄饨包全部由手工制作,限量生产,尽管她今年的预订客户都已经排到了一千多名,但是她依然不改初衷地坚持品质,绝不量产。每当她谈到可持续时,她总是非常坚定“它需要我们每个人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而我认为可持续的未来首先应当以教育为基础。”


Gabriela Hearst

时装设计师Gabriela Hearst一直对可持续性与环保充满热情。

成长于乌拉圭的牧场,2004年任职于Candela品牌,并于2015年推出她的同名奢侈品牌。


InStyle: 你是如何看待环保问题?

Gabriela Hearst: 我一直坚信可持续性,它已经融入到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已经无法自拔。例如当我看到咖啡杯盖的时候就会想“天啊,这个需要500 年的时间才能被分解。”然后我就会特别要求不要盖子。这其实跟我们的潜意识很有关系,需要我们时刻关注。我对塑料有仇恨,我没有办法接受它。最近我找到了名为Tipa 的一种材料,是由以色列女性Daphna Nissenbaum 创造发现的,它是一种灵活的包装替代品,是一种看起来很像塑料的薄膜。最重要的是你扔掉它的话,它会在24 周后自动分解。


InStyle: 我们都知道你对于环保特别热衷,这个是否跟你的家庭背景有一定的关系呢?

Gabriela Hearst: 是的。当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便继承了农场。它是一个有机牧场,我们生产优质材料。 我想把我在牧场上学到的与可持续发展和尊重材料相关的价值观运用到时尚界。Gabriela Hearst 这个品牌满足了我对质量、材料和设计的所有梦想和热情,超越了时间的考验,所以这是一种直接的关系。 我是第一个开始对客户说“不要买那么多,只买一件真正好的毛衣”的设计师。购买质量比数量更重要。我总是选择质量上乘的服饰。


InStyle: 你是如何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融入到你的创作中,包括设计到面料采购和生产?

Gabriela Hearst: 我一直认为奢侈是可持续性的。奢侈的宗旨是以最精心的工艺、最真实的材质制作出最高级的东西。我特别注重材质的选择,远离聚酯和任何未经认证的材料,我们尝试使用经过芦荟处理的亚麻布。我想要打破的另一个刻板印象是,当人们考虑可持续性时,他们会认为是很粗糙或是原生态的材质,但实际上高奢侈品本身就是可持续的。在我看来,可持续和享乐主义是不矛盾的,你可以享受快乐,拥有设计和美丽,同时又可以实践可持续性。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环保


InStyle: 在你看来,可持续对于时尚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Gabriela Hearst: 首先,我不追随潮流,我坚信永恒、经典的设计。我喜欢研究历史,我对于古老的设计有种特殊的情节。例如,我刚购买的这些金耳环来自公元前3 世纪的希腊,但它们看起来仍然非常现代。我希望我设计的外套可以穿一辈子,而我会尽可能地在面料和工艺上精益求精,让每一件作品都能成为永恒。我设计的作品永远不会与潮流联系在一起。


InStyle: 未来对于环保我们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Gabriela Hearst: 教育。环保需要从小就开始教育。我认为这是基础,只有当人们了解环境的一切,知道它们如何运作,如何跟我们人类息息相关,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全部的时候,人们便会停止破坏一切,因为他们会知道破坏环境就等于自杀。


采访/林倩如

我的服装具有永恒性

由印度设计师Ruchika Sachdeva 创立的Bodice品牌的目标是创造尊重工艺来源的产品,通过纺织品、染料和生产技术反映出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将羊毛以具有可持续性和环保理念的方式融入Bodice的产品,这既富有乐趣又充满挑战。Bodice非常重视衣服的美感和人性化的设计,任何可持续的创新都必须与设计完美契合。


Ruchika Sachdeva

印度设计师Ruchika Sachdeva在伦敦艺术大学伦敦时装学院攻读了学士学位,

在伦敦期间也曾在Vivienne Westwood、Giles Deacon等设计师工作室实习。

回到印度后,她于2011年创立了Bodice,

希望能将传统印度手工艺和可持续工艺融入自己的设计中。


InStyle: 你刚刚荣获了国际羊毛标志大奖赛的女装冠军,这个奖对你的设计生涯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你是如何将你对于可持续和环保的理念运用到羊毛的设计中的?

Ruchika Sachdeva: 赢得2018 国际羊毛标志大奖女装冠军对Bodice 是极大的荣誉。它使我们能够成长为一个企业并拓展到国际市场。使用美丽诺羊毛进行合作创作是我作为设计师的一个梦想。美丽诺羊毛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多功能性和可塑造性,使我能够在廓形和工艺技术方面突破界限。羊毛是一种独特的天然纤维,100% 可生物降解,还可调节身体温度,使得冬季温暖而夏季凉爽。羊毛和印度工艺技术之间具有很多协同性,我期待在未来的系列中继续使用美丽诺羊毛。


InStyle: 可持续和环保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是如何在你的设计中体现环保理念的?

Ruchika Sachdeva: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觉得解决设计和生产过程中的可持续性问题非常重要。如果人们购买的服装只能穿一季,那么最具可持续性的服装带来的影响也将微乎其微。因此我尝试制作具有永恒性的服装,也许是一件你能够在未来十年内都穿着的剪裁精美的夹克,或者是一条五年后仍然有其意义的裙裤。


InStyle: 印度工艺和纺织品有着丰富的传统,你是如何将它们跟环保和可持续结合的呢?

Ruchika Sachdeva: 其实印度的工艺和纺织品与生态保护和可持续性的观念有着内在的协同性。例如,我们2018 年的秋冬系列使用了坎塔针织法,这是一种传统的回收再利用方法,把废弃的旧纱丽制作成棉被。我们通过以上方法,将孟买100% 回收的消费废弃羊毛转化成漂亮的抽象表面装饰。


服装


InStyle: 环保服装在生产和制作过程中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流程?需要特别做些什么吗?

Ruchika Sachdeva: 这次与The Woolmark Company 合作的过程中令我非常感兴趣的是对羊毛与环保意识相结合的技术进行探索和试验。我至少前往了印度的五个地区去与工匠们合作,其中有人专门从植物根茎和书皮上提取可再生资源来制作天然染料。另一项能在Bodice 系列中发现的创新是标志性的包边技术,以此创造出美丽的结构褶皱。我们喜欢这种碎片化的运用,但同时又能保留Bodice 特有的简洁且富有结构化的轮廓。这种包边技术的使用是因为我想制造永久性褶皱,但又不想使用高效加热方法或聚酯,这两种都对环境有害。取而代之的是,我和我们的裁缝使用了一种通常用于完成衣服内部接缝的技术。我们在外部使用它,而褶皱是由我们德里工作室经过专门训练的工匠裁缝制作的。它们是永久性的并且无需再次熨烫,这意味着它们非常适合旅行。


InStyle: 对于可持续和环保,时尚圈应该做些什么?

Ruchika Sachdeva: 这些是我们社会所面临的非常复杂和巨大的问题。鉴于服装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装业对关于回收、减少消费、寻找采用可持续和手工工艺制造的高品质服装的意识、态度和实践有着显著的影响。


InStyle: 在你看来,时尚未来的可持续性发展方向是什么?

Ruchika Sachdeva: 这是一个如此重要而复杂的问题。作为设计师,我觉得我应该去探索技术和纺织面料,通过结合美学、舒适度和耐用性,运用设计来创造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服装。我很兴奋能探索更多的技术,从而将印度工艺和可持续设计结合在一起。我也很期待在我的设计中加入更多的纺织品,这些纺织品会涉及到将海洋垃圾塑料进行循环利用的最新技术。我想将最好的传统工艺和最新的尖端科技结合在一起,这就是可持续时尚的未来所在。


采访/林倩如

一点弱酸,刚刚好

顾名思义,PH5来源于化学里面的PH值,5意味着中性偏酸。两个好朋友林维和张米佳一起合作经营着这个品牌。在东莞,林维的家族有一家运营多年的工厂,因此两个年轻人得到的资源和帮助相对于其他刚起步的设计师品牌来说要更多一些。也正因如此,从2014品牌年成立开始,她们就能够更加大胆地去创新,尝试新的工艺,每一季亦不遗余力将环保概念融入设计的实践中。


林维和张米佳

工厂与PH5品牌虽没有法律上直接的关联,但因为PH5所有的生产

和开发都在这家工厂进行,林维和张米佳可以运用的资源更多一些。


InStyle: 你们对自己品牌的定义是什么呢?

PH5: 我们品牌的调性就是有点off balanced。然后用化学值作为我们的品牌名字也是希望我们品牌永远充满创新,科学,具有实验性,像一个化学实验室一样。


InStyle: 你们每一季都会用尝试融入环保材料,可以分别具体地跟我们讲一讲吗?

PH5:2017 秋冬我们采用了一组由工业废料循环再生的带有金属光泽的纱线。我们选用这个纱线制作了十几款衣服,一方面因为它是再生材料我们想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纱线虽然很轻却非常强韧,非常适合我们这一组的设计。本身自带的光泽感不是特别抢眼,却很特殊。


2018 春夏及2018 秋冬我们采用了一组用美丽诺羊毛做的透明纱线。这组纱线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本来用来参加Woolmark Prize 的比赛,虽然没有赢得比赛,但纱线开发出来了也觉得很特别,可以大力采用。


这一次的2019 春夏,我们用贝壳制的纱线和cashmere 做了一组mixed media 系列。在原本单一的cashmere 中添加了一些用这个环保纱线做的袖口和领口。此外,我们还开发出一组毛织西装。这组西装抗皱,有弹力,适合经常到处飞的power women。不是环保纱线做的,但是因为这是一组不需要干洗的西装,也算是为环保做贡献了,因为干洗溶剂释放到空气中会产生VOCs(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品牌


InStyle: 要考虑环保,在选材以及工艺制造,或者成本等方面会更有难度吗?

PH5: 会有难度,因为可选的纱线暂时还不是那么多。其实我们设计的每一个款都涉及到不同织法或不同纱线的混织,所以我们还蛮挑纱线的。尽管一直想用更多的环保纱线,但是落实到设计开发的时候,选择上还是很受限。


InStyle: 融入环保,自己也会有什么新的认知和收获呢?

PH5: 在与原料供应商的合作中, 我们发现从供应链的始端已经开始关注环保,比如说有的天丝供应商会种植自己的树,从中提炼天然的天丝成分;有的供应商会与西藏高原的牧民合作,提供以最天然方式采集的牦牛毛。然后在后期染色过程中,会根据牦牛毛本身的深浅做染色的划分。这样颜色会更自然持久,也不需要用到脱色剂。


InStyle: 根据你们的观察与接触,觉得现在整个时尚界对于可持续、环保这样的关注度如何?

PH5: 我们接触的买手店,有些会只买Made in USA 的衣服,有些会只买与环保有关的衣服。接触过的时尚产业投资人也是,有些只投环保项目。前两个月去马来西亚参加活动,唯一的一个panel discussion 就是围绕着环保与时尚。所以从各个角度来说大家都在关注。其实我们接触的消费者可能对于环保认知有限,但如果我们告诉他们某个款是环保的,他们购买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另外,我们也很开心看到消费者在购买产品的时候会把可持续性发展作为考量。如果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把环保作为他们消费的必要需求,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环保产品被开发生产。中国参加了巴黎协定,所以我们各行各业都有义务宣扬这个理念。服装则是消费者表明自己关注环境的态度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采访/JWen

减少时尚行业的消极排放

全针织的品牌定位让i-am-chen在年轻设计师品牌中具有很高的辨识度。深受David Hockney影响的设计师支晨,在设计上偏爱明亮欢快的颜色和简单直白的视觉语言。自毕业作品入选了2017伦敦时装周后,她开始迅速崭露头脚,并于今年入围了“国际羊毛标志”大赛香港半决赛。如今i-am-chen已成立两年多,开始致力于开发自己的原材料,并且在生产中使用到回收羊毛、回收棉等环保材料。无论是理念上还是生产过程中,她都表达出了非常积极的态度:用行动来减少时装行业中的“消极排放”。


i-am-chen

i-am-chen是由在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以及伦敦时装学院

均有过学习背景的设计师支晨于毕业之后创立的针织设计品牌。


InStyle: 最初决定使用回收羊毛、回收棉以及回收矿泉水瓶制纱线的原因是?

Chen: 开云曾在我之前的学校做过一个可持续时尚的项目,当时读书的时候有很多同学做的可持续时尚项目可能都停留在把旧衣服买回来剪一剪、重新改造,我觉得这个并不是可持续的,因为这个过程中会制造更多碳排放。所以我一开始甚至有一些抵触,觉得这个概念很空。但等从学校出来,进入这个行业,特别是借着我毕业设计的机会去参观了一些M&S 还有优衣库这样的大公司,了解到了这些公司很早就开始把羊绒衫回收,再打碎成纤维,最后重新做成衣服。但这种做法要求有很大的体量。当我成立了自己的品牌,一切就变得顺其自然了,因为当你真的有能力去做的时候才真正实现了可持续的意义,而并非浮于表面地去喊口号。现在基本上纱线工厂有类似的材料都会主动推广给我。


InStyle: 所以他们知道你对此感兴趣,主动来接触你?

Chen: 我觉得总的来说是大环境去推动纱线工厂做这个事情,像我们这样的设计师品牌才有机会去实现可持续,毕竟我们的体量也不像优衣库那样,能够收购一个农场来专门供应有机棉。我们目前的体量是没有办法从根源上来做到可持续的。另一方面纱线工厂的预测是比时装的节奏要早的,当我们还在做2019 春夏的时候,他们的产品已经出到了2019 秋冬,所以他们比我们要快,就好像是源头,他们对于大趋势的判断,慢慢渗透到我们这些设计师品牌的层面。并且对于工厂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开发,可能他们需要提前一年甚至更多来准备。像我现在和纱线工厂一起开发的面料,可能到了下下季才会被用上。


InStyle: 对你和你的品牌来说,做可持续性时装的挑战是什么?

Chen: 因为纱线还是受到一部分限制的。首先纱线的纤维是越长越好的,但回收的纱线被打断、打烂之后再纺出来纤维会比一般的纤维短。因此单纯的回收的羊毛,它的手感其实是没有最高品质的羊毛好的。所以我也不会使用单纯100% 回收羊毛进行生产。另外工厂那边有很多限制,比如对纱线工厂来说,使用回收塑料瓶制作纱线,只限于回收透明无色塑料瓶,如果有颜色的话成本会高很多。


时尚行业


InStyle: 其实你还是会在你的价位、消费者的期待和产品的成品之间做一个平衡。

Chen: 平衡的原因是最终买单的还是消费者。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如果这个东西手感很差的话,不管是不是有可持续的理念在里面,他们也不会愿意买。所以首先你的成品的手感要是好的,是可接受范围内的好,在呈现给他们同样效果的成品的情况下,才有话语权去劝说他们选择可持续时装产品。这就跟我们用的无缝技术一样,首先你要保证产品是好的,才能推动消费者去接受。


InStyle: 能说说你使用的一体成型技术吗?因为它其实也减少了制作工程中人工的投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可持续概念。

Chen: 这个其实是二十几年前在日本就已经存在的技术,但是多年来一直没有什么突破,因为之前主要被沃尔玛或者M&S这类的品牌利用来制作一些基本款,成品几乎是没有任何设计元素的,所以衣服不好看到你也不会在意有没有那么一条衔接的缝。但是这个现在被运用起来是因为中国的人工越来越贵,整个大环境改变了就不一样了。特别是针织里面有一个过程叫缝盘,在中国已经在工人方面有了一些断层,因为很多年轻的工人不愿意去做这个工,这个过程很伤眼睛,但又影响着针织衫的成型。


InStyle: 你的服装看起来一直都很轻松愉快,这种积极的情绪其实在当下也十分被需要。

Chen: 我觉得风格不是自己选的,而是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是一个快乐的设计师。这跟我的学习经历也有关系,我之前在帕森斯读书的时候老师很喜欢讲概念,在我看来这些都太过晦涩。另外我也很受不了为什么我的同学们总是要通宵,好像不通宵就不能做设计。所以我的理念就是不通宵(笑),做设计就是要享受,这不是一个非要去复杂化的东西,从我做毕业设计到现在自己做牌子,我都没有通宵过。我很想说一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我就是喜欢做简单的东西。我记得我曾经去看过David Hockney 的展,他所呈现的作品都非常简单,不用去考虑他背后花了多少心思,这种简单直接的情绪和氛围就能打动人。


采访/黑子


编辑/林倩如 设计/N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