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法国流行巨星HÉLOÏSE LETISSIER 重新定义何为性感

我一直都在扮演性别。作为土生土长的法国少女,我也曾想过自匿于世。我试过不要过分关注自己的外在,在法国这样一个充斥着女神形象的国度,我很难看到自己的美——在这里,女性身体的每一处不完美都是一种悲剧。如果你是一个原本就很难接受自己女同身份的女同性恋,那就更难了。

HÉLOÏSE LETISSIER


过度矫饰自己的外表曾是我逃离的方式。那时,我乐于展现自己女性化的一面,但却常常显得装模作样、矫揉造作。15 岁时,我穿上了蓬蓬裙,脸上扑了白粉,嘴上抹了厚厚的唇彩。我把自己打扮得像风华绝代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却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


2011 年,我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舞台形象“克里斯汀与皇后”,并以此为艺名开始发行自己的音乐。这个艺名是对变装皇后们的一种致敬,他们在我陷入人生低谷之时给了我许多支持,现在站上了舞台的却只有我。“克里斯汀”这个艺名也让我获得了身为年轻女同的力量:为自己改名、重新选择自己存在的方式。渐渐地,我没有了伪装的必要。


在我定义克里斯汀、思考其内核概念时,“身着西装”成了我展现克里斯汀无性别化形象的一种方式。但在我的视频留言区,仍有人乐此不疲地讨论能“上”我吗?这是女性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如何成为一个强大的女性是一个难题:一个强大的女性往往太专横、太婊气、太淫荡、太饥渴、太愤怒或者太喧哗。


我不禁思考:“如何才能改变这些对女性的固有描述?”我决定制作一张专辑,在别人问我“能上吗”之前,先表露我对他们的欲望。也就是以女性身份来展示原本属于男性的刻板印象。


有了这个专辑概念后,“克里斯”这一全新舞台形象也就应运而生了,我把她视为一位强大而富有男子气概的女性。在我尚未对她形成具体的内核概念时,我就先对她的身体形象有了一定的想法。我四处巡回演出、挥洒汗水,练出了运动员才有的肌肉线条。我在《Girlfriend》这首歌的音乐录影带中饰演一位建筑工人,我发现,一个能同时展示不同性别特征的身体十分性感。


为了成为克里斯,我把原来的一头齐肩长发剪了。对我而言,长发是一种保护,剪掉长发就是暴露自己:你不能再隐瞒任何秘密了。我也很喜欢被称作“克里斯”时的矛盾情绪。


有许多人问我:“改名为克里斯,是不是意味着要慢慢变成男人?”答案是否定的。我是女人,我只是想改变大家对女性的固有描述。克里斯汀与克里斯最大的不同在于她们与欲望和信心之间的关系。


作为克里斯,我更能坦然展示自己的有性特征,展露更多胸部或女性体态,因为我想明白了我的存在方式。在《Girlfriend》这首歌的音乐录影带中,我的展露尺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


麦当娜是我做出这一改变的巨大动力—作为女性,她兼具专横领导力和情欲魅惑力。她糅合了多种特质,性感而危险。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舞台上,当时我在为她的2015 反叛之心巡回演唱会助演。那时候的我大脑就快爆炸了。在她的舞台上,你会臣服于她的法则。


我不知道我的变化是否还与我年纪渐长有关,我现在30岁,早就把20 多岁时的惶惑不安抛到脑后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全新自信和自我接纳。对我来说,美丽就是不完美。我喜欢通过肌肤展现出情绪痕迹,我越来越少化妆了,我遮掩隐藏得越少,就越能发现自己的美丽。我有了一张极富表达力的脸庞。我对这张满是故事的脸又爱又恨。但无论如何,它始终是我的一部分。年轻时,我总想着要变美。而我所谓的变美其实是在试图抹杀我的力量所在。


我意识到,我最美丽的时候是坦然面对真实自我的时候,而这种诚实的坦然常常发生在我的舞台上。这种感觉就像挣脱了阻力、做回了自己。在其他地方,我时常觉得自己经受着重重阻力,只有在舞台上,我才能体会到我的勇气所在,才能完全忠于自己的本能。舞台让我能坦露真我。


Letissier的第二张专辑《克里斯》已于9月21日发行。


口述/HÉLOÏSE LETISSIER 撰文/ROMY OLTUSKI 编辑/黑子 设计/Er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