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翟天临,借助角色的壳去说自己想说的话

过去一年,翟天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割了一大波粉丝。按着这几年的逻辑,很多人似乎难以理解:他不是那种被粉丝尬吹的所谓“盛世美颜”,也没参加能大展“人设”魅力的真人秀节目。仔细一想,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演戏演得好的演员,本来就该红啊。

翟天临


好演员的注脚

能登上一本女性时尚刊物的封面,意味着翟天临拥有庞大规模的女粉丝。


如果单纯用“流量小生”“小鲜肉”这样的标签来定义他,似乎不太合适。现在遍地都是未成年刚成年的小鲜肉,31 岁已经是大叔级高龄——这么说似乎有点刻薄。和他同年龄层的一溜前“流量小生”们,也先后遭遇了转型瓶颈“中年危机”。但这位不温不火了好些年的男演员就这么突然冒了出来。


拍摄采访的那个下午,翟天临刚刚领奖回来。他凭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杨修一角,获得第五届横店影视节文荣奖的“最佳男配角”。从他的话里倒没听出太强烈的情感起伏。但实际上,杨修这个角色是让他煞费过心思的。一场奔赴刑场的戏里,翟天临饰演的杨修在赴死关口躺在断头台,对着停落在旁的蝴蝶温柔地吹了一口气。


这个画面和他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表演《团圆》最后那充满了委屈、不舍、失望和放手等复杂情愫的摆手一样,都是他为自己的演员身份立下的最好的注脚。


是这些细节才让角色立得起来。细节一定来源于大量的案头工作,而不是依靠大量的“文替”和“抠图”。让成千上万引颈以待的粉丝来观摩偶像的替身、僵脸和五毛钱的抠图特效,这可不符合一名演员的基本修养,更不符合他一直以来推崇的“获得授权”的表演理论。


这个理论来自于他的偶像罗伯特· 德尼罗。“什么叫‘获得授权’?就是我演你,我就要有演你的权利,我得把自己完全变成你,才能获得这个权利。”


我们聊起他不久前杀青的网剧——他强调这是一部关于“时尚买手”行业的非常专业的剧集——《买定离手我爱你》,他在里面饰演时尚圈精英,为获得角色的“授权”,他去读了John Galliano 和山本耀司等时尚圈大佬的传记和著作,当他清晰地罗列出斜裁/ 成衣/ 高定和show piece/commercial piece 这些术语的区别时,我确信他已经得到了属于这个角色的“授权”。


他就是个喜欢“较劲”的人,跟自己,跟角色。太多人问他为什么以逆行者的姿态在事业上升期回到学校读书,问他为什么如此和角色较劲——可是,任何一个对自己和工作有要求的人,做这些不都是合理正常的吗?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翟天临

Wooyoungmi 条纹衬衫、西装外套、长款风衣、西装长裤

Christian Louboutin 麂皮踝靴


迷人的“老干部”

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爱“较劲”。“我也还好吧,并不是一个特别较劲的人。”换一个词,“认真”,可能更合适。“是这样,起码这是我对于自己的饭碗、对自己职业的一种尊重和爱惜,我学的就是这个,如果我连这个事情都做不好的话,我还能做好什么事情呢?”


几个月前,他刚穿着博士服,宣告自己又完成了新一轮学霸的进阶。回望他过去十几年漂亮的学霸履历,确实令人除了敬佩,无话可说。“其实学术仅仅是完善自我的本能。我相信世界上的主流价值观里没有人排斥学习,也无所谓质疑自己学习的初心。每个人学习的目的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仅仅是人生的一部分,也无需多谈。”和谈到获奖时的语气一样,他都觉得不值一提。


他“正”得有点像个老干部。比如说,他会特别看重一部作品的“三观”,“我接戏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在剧本方面,是要符合主流的审美和价值观的,就是我绝不能花了很长时间去演一个本来三观就不正的作品。”


他在意演员的社会责任感。“社会责任感是必须具备的。因为我们从社会得到了很多,那么也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作品传递给社会很多正面的东西。”这些一板一眼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别有一番迷人的魅力。


“三观正”还体现在他对于女性的态度上。“在我心里,我是尊重女性完成自己事业梦想的,甚至我把能够帮助女性实现自己的事业梦想作为一个非常荣幸的事情,我觉得一个男人不应该让女性回归家庭,只是为了做好家务、做好一个家庭主妇该做的事情。如果女人有自己的梦想,我觉得作为一个成熟的男性,应该懂得鼓励她们成就自己的事业。这才是一个男人真正的胸怀所在。”


“具体成就的方式是什么呢?”我略带审视地笑着问他。“有很多呀,比如说在事业上大家一起进步、一起学习,给予对方时间,然后跟对方共渡难关。我觉得这些都是。”他有些紧张,像个可爱的小学生。


InStyle: 关于即将播出的新作《原生之罪》, 这个角色最难诠释的点是什么?

翟天临:最难诠释的点其实在于他职业的变化所导致的他人生的巨大变化,他从一个专业的律师,变成一个夜店的老板,最后又变成一个警察,这样的一个变化其实是非常吸引人的,另外一点就是他的孤独感是我着重呈现的 ,最后就是他身上的那种不羁,这应该是我之前的角色里比较缺少的。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的这种性格。


InStyle: 经常看到你提到一个词,“孤独感”。你现在还是时常会有这种孤独感吗?

翟天临:其实是这样,我一直认为我的创作很多时候要来源于我的孤独感,特别是我要赋予角色一些魅力。孤独感是伴随着每一个人的,不管你是幸福还是不幸福,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地了解你,在这个层面上来讲,我们都是孤独的个体。但孤独感不是消极的,而是应该去面对、去享受它,把它当作自己的友人和伴侣,我觉得你就会从孤独感中感受到很多顿悟,而这些顿悟很多时候是在安安静静的时刻才可感受到的,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

翟天临

Wooyoungmi 条纹衬衫、西装外套、长款风衣、西装长裤

Christian Louboutin 麂皮踝靴


InStyle: 演戏对于你来说最大的乐趣是在哪儿?

翟天临:对我而言就是我在生活中不敢做的、不敢表达和抒发的情感, 我可以淋漓尽致地在戏里面抒发,所以每一个角色都是我,而每一个角色也都不是我。我常常可以借助这个角色的壳去说很多自己想说的话。


InStyle: 在成长经历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翟天临:人生不同的阶段对我有恩的人其实都非常多,我无法在短时间内说出来所有的人,但是你会发现你从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他(她)的长处。我读过一本书《全思录》,这本书从第一章讲的就是主人公从身边的人不断学习的过程。对我自己来说,很多演员、长辈,像孙淳老师、张成刚老师,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InStyle: 之前经历的误诊事件应该是生命历程中的一个大事件,听到医生诊断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翟天临:我一直以为我会像拍戏一样有一些停顿,然后会有震惊,一般拍戏会有镜头推到我的脸上越来越近,但是真正听到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自己对于生死这件事情看得如此淡然,我当时只是微笑着问他,如果是确诊的话,我还有多长时间,对方说如果确诊就是三个月,我说好的我知道了,然后起身我就走了。仅此而已。我并没有平时演戏时的那些反应,而是非常地平淡,也没有过多的恐惧、过多的忧伤,它是非常奇怪的一种经历,但是这种经历对于我而言确实非常难忘。


InStyle: 当时在那种情况下有没有想过怎么去安排之后的时间?

翟天临:没有想过。我当时心里想的是我的父母,还有就是我当时觉得我并没有什么遗憾,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就只是非常珍惜眼前的这一切。


InStyle: 这对你之后做事的态度有何影响?

翟天临:我会觉得我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有什么好忧伤的呢,常常会让自己开心起来,这是第一;第二就是我会更加真诚地活;第三就是我更加珍惜今后的生活。


InStyle: 会让你的人生通透很多吗?

翟天临:我觉得是有帮助的,在我三十岁的时候,我很感谢老天跟我开一次玩笑,并且让我从玩笑当中学会成长。


InStyle: 人生困惑是常态吗?

翟天临: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困惑啊,常常说四十不惑,其实有人即便到了四十岁他还是会有他的困惑,那么今年我三十,处在自己的而立之年,也有自己的困惑。但是人生就像享受孤独感一样,困惑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InStyle: 有没有更宏大的困惑?关于这个时代?

翟天临:当然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终极目标,但你要做的是每天要看着那个目标踏踏实实地走好你眼前的每一步。我们无法拥有未来,无法回到过去,我们有的只有当下,我觉得只有把每一步都走好,才能慢慢地实现自己的目标吧。

翟天临

Louis Vuitton 网纱印花衬衫

Wooyoungmi 西装长裤


翟天临

CK Calvin Klein 亮面皮革风衣、长袖T恤、蓝色长裤


翟天临

Louis Vuitton 网纱印花衬衫

Wooyoungmi 西装长裤


摄影 Primol Xue 造型 Lemon.H 监制 吕露 妆发 范范 制片 小爱

编辑 金莺 撰文 吴虹飞 助理 Leslie、侯梦洁 设计 F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