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All Good Things With Love

时光回转到9 年前,当时Chris 刚刚从马来西亚来上海工作,有一天晚上,在街上突然遇到一只流浪狗,它浑身都是伤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于是Chris 就把它带回了家,取名为“英雄”。

Chris Lau

Chris Lau

Chris Lau

家有流浪的毛孩子

领养就像恋爱一样也讲究缘分,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每次与流浪动物接触,你都可以从它们身上获得不同的启发,感触良多。有一只叫‘英雄’的 流浪狗,它给我带来的震撼和感动,至今印象深刻。”时光回转到9 年前,当时Chris 刚刚从马来西亚来上海工作,有一天晚上,在街上突然遇到一只流浪狗,它浑身都是伤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于是Chris 就把它带回了家,取名为“英雄”。


“英雄”有着非常可怜的“身世”,尽管从小身体不好,但和其他年幼的小狗一样,它的“破坏力”却不容小觑。“与它一同打鼾入睡,与它一同运动奔跑,每一张全家福都少不了它的身影……在家里,无论我走到哪个角落,英雄都会望着我,这让我既感动又自豪,它虽是一个小小的生命,却把它全部的爱给了我。”虽然现在“英雄”已经不在了,但那些美好的回忆,仍时常在Chris 的心头浮现。起初,Chris 只在自己居住的小区救助流浪动物,把它们带回家寄养,然后在网上发布信息寻找领养的主人。但渐渐地,家里的一方天地已经容不下这些毛孩子了,于是他和朋友们共同创办了“TA 上海”城市流浪动物的救助平台。“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有8 年多的时间,上海这座城市特别有爱,很多人关注和帮助流浪动物。其实,宠物和流浪动物只是一线之差。选择领养,选择买不到的爱。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大家庭中,其实最简单的随手转发就可以帮助这些流浪的毛孩子。”


孙菲菲


孙菲菲

爱上蚂蚁森林的“云养树”

网上流行这么一个说法:如果你是“蚂蚁森林”的资深用户,那么每天叫你起床的,一定不是闹钟或梦想,而是“蚂蚁森林”。目前已经拥有四个环保证书的菲菲,早在2016 年年底,便在蚂蚁森林种下了第一棵小树苗。正所谓:“积跬步以致千里”,每天的步行是她积聚能量的主要方式,“要是哪一天走路走得少了,心里还会觉得特别愧疚。”


这个爱旅行、爱冒险的女孩在许多国家和城市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她之所以想要在沙漠种下胡杨的树苗,纯粹是因为心中一份特殊的“胡杨情节”。“我曾经去过额济纳旗看过胡杨树,满眼的金色胡杨一眼望不到边际。胡杨是生长在沙漠的唯一乔木树种,坚毅、繁茂。明年蚂蚁森林如果有‘春天去看树’的活动,我一定会报名,非常想去当地看看沙漠中的‘云养树’,也希望可以亲手种植一棵。”

Rene

Rene


Rene

为爱发声,纪录片承载的希望

过去三年里,Rene 曾两次出入中东战乱地区,第一次是黎巴嫩、叙利亚边境,第二次又扩展到了中东四个国家,目的就是为了探访当地的难民家庭,拍成纪录短片,回国为他们筹款,以让他们获得更好的教育。她曾是派驻中东迪拜的战地记者,因为工作的关系,她有机会直面战争,接触到难民营的孩子们,当地的人和事都给她的心灵带来了深深的触动。


2015 年,Rene 带着一个摄影师来到了黎巴嫩,它也是人均接收叙利亚难民最多的国家,他们在那里拍摄了一个关于叙利亚难民儿童的纪录短片《何处停留—叙利亚难民儿童之困》。“我看着那些小孩子,他们可能是在襁褓里时逃出战争发生地的,现在他们已经在难民营里打着赤脚乱跑,或者穿着不是一对的鞋子。他们大多失去亲人,有的已经沦为孤儿。看着他们,我忍不住想问:他们的未来在哪里?”在公益事业上,Rene 得到了WeWork 的鼎力相助。回国后,通过和视频平台合作,他们的第一支视频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广泛关注,并在腾讯公益上成功为26 个孩子筹到教育基金。“我坚信教育是和平的钥匙,每一个逃到异乡的儿童都有享受与其他同龄人一样受教育、受保护和参与发展的权利。” Rene 说。


张雯


张雯

积跬步以致千里

12 小时,走完50km,为多个儿童领域的民间公益项目募集善款。这就是由联劝公益基金会发起的“一个鸡蛋的暴走”。张雯初次得知鸡蛋暴走的公益活动,是在2014 年,当时她是在朋友圈中无意看到的。“我们学校有位老师,每年都会带着儿子去参加暴走活动,我很好奇,是怎样的动力让他一如既往,始终坚持‘暴走’。”带着这份好奇,张雯开始接触暴走活动。在暴走的大家庭中,她目睹了所有人都在用汗水践行着何为“不轻言放弃”。“有的人拄着拐杖,有的人坐着轮椅,他们走得慢,走得辛苦,可能到不了终点,但他们仍在坚持。积跬步以致千里,以自己微小的行动,坚持一个永驻心中的信念—心中有爱,步履如风。”


编辑/周李娜 设计/Er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