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印度静默之旅

五年前的春天,我跟一位叫Karuna的女孩,在上海喝了一个简短的下午茶。她的身上有一种放松自在的气息,就像杯中缓缓吐露芬芳的玫瑰,气定神闲,而整个下午我的念头无数次地上蹿下跳。

得知她是一位教静心课程的瑜伽老师,且在印度修习超过十年之后,我立刻表达了对印度的浓厚兴趣,并在那年的十月,登上了飞往印度班加罗尔的航班。


印度


# 初来乍到的冲击

航班凌晨抵达,到AOL 静心所(Art of Living)办完手续,再拖着行李走入宿舍,天色已微明,室友在陆续起床洗漱。第一眼看到宿舍的设施,我的心情是绝望的:大概是国内普通农家乐级别的装修,四人一间,这里没有电视,没有WiFi,唯一的电器就是头顶的吊扇,每人仅有一个小床头柜和储物箱。我要在这里住十天?!好在马来西亚籍室友相当友善,在她们的指点下,我迅速整理完床铺,进入每天的日常流程。


印度


这家静心所的规模在印度属于超大型,就像一座处于自然环境中的校园,有各种教学空间、食堂、书店、超市、店铺、医院、宿舍楼,也有山坡、花园、有机农田、牛棚。在静心所里生活,要遵循相对固定的作息安排:每天早上6 点瑜伽早课,8 点食堂早饭,9 点做服务,10 点半上课,下午1 点午饭,2 点半上课,晚上6 点唱场,7 点半晚饭,10 点休息。第一次进食堂吃早餐,急性子的我再次受到了打击:怎么有那么多人?!每个自助取餐台前都排着长龙,吃完还要自己清洗餐器。食物是纯素食的,倒是出人意料的可口,大约有七八种选择,发芽豆、粥类、草药姜茶、牛奶(瑜伽素食是吃牛奶和牛油ghee 的)、豆奶、麦片、面包、水果等等。吃饭时我注意到,同桌的两个欧洲妇女在进餐前,双手悬空置于食物上方,闭眼微笑,似在祷告。

静心,内在的旅程


# 静心,内在的旅程

后来了解到,十月是静心所最热闹的月份。因为有盛大的传统节日圣母节(Navaratri),静心所的大当家——所有人最爱的上师Guruji,会主持持续几日的火供仪式,并给与开示和祝福。学员从世界各地汇聚一堂,洁净身心,以回归内心的静坐来欢庆。


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静心课。偌大的阶梯型大理石教室像一朵盛放的白莲,坐满不同年龄、肤色和语言的学员。一袭朴素白衣的印度老师容貌端庄,像仙人一样走上讲台,全场掌声雷动。他的气场包容而沉稳,话语亲和,夹杂一些冷幽默,引得大家阵阵欢笑。


静心,内在的旅程


静心就在轻松的氛围中展开。舒服地坐好,脊椎是直的,感觉肌肉就像是衣服一样,挂在骨架上,深深的吸气,慢慢呼出来,面带微笑,感觉身体的放松。“放松,你谁都不是,你不做任何事,你不想要任何的东西”,在Guruji 的语音引导下,慢慢收回向外求索的感官,卸下身心的负担,进入内在的世界……


一开始静坐时,脑袋里无数念头乱飞,但听着听着,就不知道自己飘到哪里去了;有时候会觉得浑身酸痛坐不住,就半梦半醒地躺一会儿;又有时候,干脆直接就睡过去了。头两天的静心课程,我几乎都是在混混沌沌中度过,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差不多从第三天起,大概也是睡饱了,总算能相对完整地跟上语音的引导。

印度

“如果遇上印度的传统节日,人们会围坐莲足池举办大型的Pooja、火供之类的活动。”


# 禁言,与自己相处的时光

禁言从第一天课程结束时开始。老师说,这是一段全然与自己相处的时光,放慢你的节奏,让所有的注意力专注于自己的内在,把与外界的交流减到最少,尽量不要使用手机,不看书,不用对人表示谢意,最好连眼神都不要交换。尽量不外食,课后多在自然环境中散步,感受身心,感受大自然。好好享受你的静默吧。


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成群结队的人们,突然都变成了独行侠,我也随着大家默默收拾东西离开。一个人走在路上,有种突然被放了大假、无事可干的感觉,有点茫然和空虚,忍不住想找点事情来做做,填满空白。


那时的我还不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有个很响亮的声音在脑子里对自己说:去小餐馆喝杯印度香料奶茶吧,到书店去逛逛,或者去看看印度衣服也是好的呀!另一个来自比较低沉处的声音则表示:你要听老师的,什么都不要做,就到处走走吧。


食堂

“来静心所的学员只需要缴纳课程所需的费用,食宿都是免费的。

食堂每天有110 位义工在这里做服务,

包括给人们盛饭的人都是义工,还有学员会主动来食堂找事做。”


牛棚

“静心所的牛棚里有着印度最古老品种的乳牛,

据说它们高耸的背部囤积了大量能量,

用心去抚摸它们,你可以获得疗愈。”


不知不觉走到一处空旷的草地,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映衬着蓝天,让我感到心旷神怡。人们在草地上四处分散地坐着、卧着、躺着,几条狗嬉戏追逐着。我也坐下来,有那么一小会儿,脑子里所有的嗡嗡声都消失了,天地之间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回过神来时,觉得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带着柔和的光,就像一幅风景画。


之后的几天也都是在禁言中度过的,我发现不说话,其实并没想象中那么难。课程中的每个人都身戴一块名牌,上面大字写着“I AM IN SILENCE”(我在静默中),在静心所中遇到小情况时拿出来一晃,别人就秒懂,大家会心一笑。有时我会忘记自己在禁言,声音就从嘴巴里冒了出来,自己都会被吓一跳,立刻捂住嘴。最难忘的场景是静默中的食堂:一两千人在一起吃饭,只有餐具触碰的声响,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吃饭也是一件蛮神圣而庄重的事情。


从那次印度行之后,静修不经意带给我很多的改变,成为了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哲学,通过静默修行回到本源,回到与万物联结的状态。


撰文/狄佩均 编辑/张慧 设计/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