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雎晓雯,身体就像一本百科全书

雎晓雯是永远让人惊喜的“宝藏女孩”。这一次我们忽视她的国际超模身份,绕过她的“逆天长腿”,进入她的内心小宇宙,接触更多可能性——那个在脑中和自己斗争的跑步者,那个渴望隐没于角色背后的未来演员。

雎晓雯

CALVIN KLEIN 205W39NYC 粉色背心、黄色长裙、绿色手包

Sergio Rossi 黑色尖头高跟鞋

造型师私物 白色手套


关于雎晓雯最新的热门话题不是某场大秀,而是“上海马拉松”,她在雨中完成了一次Fun Run,定格在一个俏皮的表情上。而此刻,雎晓雯盘腿坐在沙发上,拨弄着头发,正在想究竟什么时候爱上跑步的这个问题。


回到2012 年,她刚到纽约发展,一个人,既找不到对胃口的中餐,也找不到合心意的朋友,有一种远离熟悉的人事物的孤独和寂寞。是那个时候,她开始跑步,因为跑步最简单,穿上衣服,走出去,不需要有人陪伴,就开始了。


很多人跑步是为了独处,像村上春树在他那本《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写的:“在跑步时不需要和任何人交流,不必听任何人说话,只需眺望周围的风光,凝视自己即可。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宝贵时刻。”而雎晓雯会这样描述:“它是一个独立的运动,漫无目的地去跑——跑完后,你知道有一个重点,你又要回家了。”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时刻,用跑步抵抗孤独,排遣与外界“格格不入”的感受。某次夜跑经过一座桥,她看见前面有个纽约姑娘,心底默默将她设为目标,一点一点接近她,然后超过她;过一会儿,发现姑娘不动声色地反超了自己。在仅仅持续数十分钟的较量中,你来我往,产生了某种难以描述的默契,无需语言沟通,跑步结束,两个人说了声goodbye,不亲不疏,又返身回到各自生活中。


她与她自己的斗争

在澳洲黄金海岸,雎晓雯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21 公里。


“我一直以为自己跑得很快,我的APP 一直在提醒我,‘你已完成了10 公里……12 公里……15 公里’,一想到都完成15 公里了,整个人心情特别好。可一回头,路边有路牌,提醒大家跑了多少距离,我一看,居然只有11 公里。”突如其来的挫败感,让她从兴奋的巅峰跌落沮丧的谷底,以致于觉得自己越跑越累,眼睛睁不开,腿也抬不起来,加上路边还有人晕倒,医生为他们打针急救,她的内心怕了起来。“这是大脑试图向身体发出信号:你怕了。但我喜欢跑马拉松的一点,就是因为不能摔倒,不能放弃,必须跑下去。”她试着把所有杂念抛到脑后,集中精力只关注自己的身体。一切都在大脑里,包括她与她自己的斗争。


为什么要跑马拉松呢?“因为我知道自己有很多性格上的缺点,我知道自己懒,遇到困难就想要放弃,能不做就不做吧。跑步可以帮我克服它们,我需要推着自己去做。”

雎晓雯

GIVENCHY

亮红色双排扣羊毛大衣、红黑双色山羊毛短款外套、

黑色Mini GV Bucket手袋、裸色Mini GV Bucket手袋


认真动了演戏的念头

就像明明知道演戏很难,但雎晓雯想表演,她就认真动了这个念头。


模特,本就是面对镜头的工作。雎晓雯喜欢镜头,喜欢在镜头前表现自己,私下,她时不时会露出害羞的表情,“镜头可以让我把情绪表达到一种极限,我可以哭,可以闹,可以笑,可以生气,我可以毫无保留。”这是她乐此不疲的游戏:看到某件衣服,或某个拍摄的主题,不可抑制地萌生各种念头,先为自己设定一个角色,然后投身其中。


“演员的状态不完全一样。”雎晓雯逐渐整理出自己对表演的理解,“演员是你去分析人物,吃掉它,把它消化掉。”她说这是她臆想出来的状态,但却并非毫无根据。体悟源自一部关于金·凯瑞的纪录片——金· 凯瑞,她最喜欢的演员。


“从拿到剧本开始,金· 凯瑞就像是变成了‘那个人’。他的行为,他的举止,他的神态,他的一切都因角色而生长出来。当其他演员在化妆间轻松谈笑时,金· 凯瑞依旧保持自己是‘那个人’。在片场,他如剧情设定一样,疯子似的去骚扰其他演员。最过分的一次,惹得对手戏演员跟他吵了起来——是真的大吵,直到金· 凯瑞被工作人员拉走。”


旁人看到会觉得人戏不分,不可理喻,但雎晓雯却是感动的。“演戏,要学会抛开自己,不能时时刻刻想着别人对你的看法和态度,但凡有这样的念头,就已经出戏,已不再是你的角色了。”


演员也好,模特也好,与天赋有关。但即便真有“天赋”,也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好莱坞表演课堂流传着这样的话,“天赋要么与生俱来,要么与你无关”,个人能做的只有实践和体验。


雎晓雯已经开始接触和尝试表演。她享受那种“被附身”的感觉,希望某一天,当她的角色出现在银幕上,别人完全看不到“雎晓雯”,只看得到角色。这是她要的效果。


做模特正好十年,提及这个惊人的数字,雎晓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你问我有什么改变?我不知道。我成熟了,对不对?”她很想去问问身边最亲近的朋友们,“像是照镜子,每天看着自己,很难发现自己的改变。”


雎晓雯不想用一套准备好的说辞来应付,她沉吟很久——是什么呢?


她稍稍组织了一下答案:“身体就像是一本百科全书,逐渐翻开,曾经的我还没翻到这一页,随着阅历的增长,才慢慢翻到了这里,我看到了另外的一个自己,对自己的认知更丰富。这是探索自我的过程。”这一刻,或下一刻,雎晓雯将从模特一点点展开她成为演员的可能性。

雎晓雯

Miu Miu 丝质印花连衣裙、丝质罩衫

Prada 刺绣珠片长袜

造型师私物 造型耳环


InStyle: 到今年,你当模特有10 年了。细细想来,这10 年间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最不喜欢的部分是什么?

雎晓雯: 没有最喜欢,也没有最不喜欢。对于工作,我的要求就是认真完成它。


InStyle: 今年的“维密”你没入选,对你来说,算是沮丧的事吗?

雎晓雯: 喜怒哀乐,都是正常的。有一份工作,你去面试,没有面试上,都会失望,这是肯定的。但它只是我所有工作中的一份,如果沉浸在里面,之后面对其他任何工作,状态都是不对的。我(情绪消化得)还蛮快的,本来有点郁闷,跑个步什么事都没有了。


InStyle: 以你的履历来说,之前会不会期待更多些,觉得自己十拿九稳?

雎晓雯: 我不会诶。如果十拿九稳的话,就不需要进行面试了。我尊重每一份工作的游戏规则,有些工作不需要面试,有些工作需要面试,像“维密”,对模特的身材、状态的要求,以及每年的主题,每次的标准都是不同的。对我来说,这蛮有意思的,因为我的工作还有很多“未知”。


InStyle: 时间久了,会觉得没那么多惊喜迸发吗?有疲惫的时刻吗?

雎晓雯: 我做这份工作还经常会遇到high 点。比如最近跟耐克合作,对我来说就很棒,他们一直在挑战我的极限。我平时很爱健身,这次有一群人陪我一起健身。


InStyle: 在你心目中,什么样的女性是最美的?

雎晓雯: 我说说“最有魅力的女性”吧。会吸引我的女性,她们总是非常专注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管是做全职主妇,还是出去工作,只要enjoy,从自己做的事情上收获满足,就会变得有魅力。我家中有几个表姐,每一个表姐都在做不同的事情,其中一个是全职妈妈,她每一天都特别开心,把家里料理得特别好,女儿也非常优秀。

雎晓雯

Salvatore Ferragamo 针织帽衫、皮质外套、黄色链条包


InStyle: 的确,遇到充满抱怨,生活在负能量中的人,会避而远之。

雎晓雯: 不管男人女人,都不要去抱怨,抱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一点上,我喜欢我妈,我妈每一天的日子,只要有好吃的好玩的,出门散个步,跟朋友见个面走个“旗袍步”,就可开心了。她好像少女一样,爱穿漂亮衣服,一穿上漂亮衣服就巨开心,买个新衣服能照镜子好半天。


InStyle: 既然女儿做模特,你妈妈会来问你的意见吗?比如这么穿好看吗,什么衣服怎么搭配之类的。

雎晓雯: 她从来不会问我。她觉得自己最棒啦(笑),就算要问,她也只会问我爸。我很失落的。偶尔看到了,我就会说,妈,你穿这个好看!然后,她就看着我爸,只要我爸觉得好看,她就开心了。真的很少女。


InStyle: 当你看到表姐拥有稳定、和睦的家庭,会羡慕,会恨嫁吗?又或者,父母会来催婚吗?

雎晓雯: 有时发现高中同学都结婚生孩子了,我会想,是不是也应该走一样的路呢?但慢慢地,我变得强大起来。我会和爸妈说:我现在很开心,我觉得这样挺好,希望你们理解。


InStyle: 似乎大众对模特界有一些想象,觉得模特们的social生活挺丰富。

雎晓雯: 拿我自己的生活来说吧,每一天工作结束,回到酒店,就已经很累了,什么都不愿干,根本不想再出去参加social活动。当然这跟我的性格有关系,我是个居家的人,有时候即便有活动,我也不爱出去玩,就喜欢宅着,看个电影,叫个外卖。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人的性格也不尽相同,任何行业里都有喜欢social 的人,但我不是。


InStyle: 模特的职业生涯巅峰期没那么长,会不会到某一个阶段,就会思考接下去的发展方向?你们彼此之间会有类似的沟通和交流吗?

雎晓雯: 其实没有。从事模特这个行业,你接触的人和你做的事,是充满创造性的。你一直都在创造新的、美的事物。做模特的这些年对我的思维方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相信,不管接下去是往哪个方向发展,这种影响都会让我们可以继续走下去。至于会走哪一条路,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有人说,模特很像运动员,确实,它有一个期限在,但之后做什么,会成为什么样子,因人而异。有人想继续做模特,是可以的;有人想去做时尚设计师,因为一直在接触这个行业;有人想去做时装编辑……我觉得,都是可以的,一切看你自己的选择。

雎晓雯

Prada 印花高领衫、半裙、皮质外套、刺绣珠片长袜、拼色方头高跟鞋


雎晓雯

GIVENCHY 亮红色双排扣羊毛大衣、红黑双色山羊毛短款外套


雎晓雯

Prada 印花高领长袖衫、针织背心、短裙


雎晓雯

Alberta Ferretti 流苏珠片连衣裙

Prada 刺绣珠片长袜

Giuseppe Zanotti 红色亮片高跟鞋


雎晓雯

Cholé 动物纹上衣、半裙

Gucci 动物纹连身泳衣

Prada 刺绣珠片长袜

Giuseppe Zanotti 红色亮片高跟鞋

造型师私物 造型耳环


摄影/Mathilde Agius 造型/Jeff 时装编辑/Lemon.H 编辑/金莺 撰文/陈惊雷

化妆/Clive.X 发型/张凡Bon 制景/Joseph Dejardin 空间鸣谢/苏畅作品 设计/F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