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上)

2008-2018正是这些事件,构筑了我们的时代风尚。我们的精心编辑,旨在呈现出这个时代的样貌。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FengChenWang 上衣、adidas neo 黑色运动裤

PEACEBIRD 黑色印花运动裤、Feiyue 经典白色帆布鞋


去神秘化的中国文化

撰文/爪赛赛


马克思曾经说:“当他们无法表述自己时,就终将被别人表述。”如今再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最大的历史功绩,并不在于它展现了怎样强盛的国力,而是在于它完成了“去神秘化”的任务,让中国成为了一个可被理解的国家。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Edition 红色连体裤套装、RENLI SU 红色苎麻连衣裙、Sportmax 红色拼色无袖棉袄

PEACEBIRD 运动长裤,、SAMUEL GUÌ YANG 深红色西服套装、Gucci 红色羊毛大衣

Stella McCartney 红色圆领上衣、红色高腰束口长裤、Versace 红色头套抹胸裙

Ports 1961 不对称连衣裙、ANGUS CHIANG 追梦人长袖卫衣、外置口袋长裤


某天吃火锅的时候,聊起圣诞该买点什么,我随便问了女朋友一嘴:“故宫口红你后来买了吗?”“没买到啊。犹豫了一下,早上一起床想要的两个色号就没了。”没过几天,故宫文创的“干儿子”故宫淘宝也宣布推出彩妆,这一回系列更全更多,再一次席卷整个朋友圈。和很多人一样,我这位女朋友在朋友圈里转发以后说:“面对这个,真的只能乖乖掏钱了。”


故宫文创一出手就刷屏网络,早已不新鲜。从2015 年的第一款爆品“御前侍卫手机座”开始,故宫文创只花了3 年便达到了如今的品牌号召力。追根溯源,故宫文创不过是一个10 岁的年轻品牌,但它却是这10 年里民族品牌和IP 转型成功的典型代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类成功,都得感谢2008 年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场文艺演出是中国元素呈现的里程碑,也是中国第一次逼着自己用世界语言,讲述了一个完整而不失真的中国故事。


奥运会开幕式也为众多包括故宫在内的民族品牌提供了打造品牌感的模板,在这之后,宣扬中国元素再也不只是在衣服上缝条龙这么简单的事了:想要让你的东西真正流行起来,你得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构建完整的情境,找到和大众需求真正的契合点,而不只是用生硬的符号堆砌假嗨。


如今再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最大的历史功绩,并不在于它展现了怎样强盛的国力,而是在于它完成了“去神秘化”的任务,让中国成为了一个可被理解的国家。


回忆起那次开幕式,你脑中的第一反应估计是各种令人震撼的大场面。但细想之下,每一个节目编排里都蕴藏着另一种心思。第一个节目是击缶而歌:2008 名鼓手敲击时鼓面可以发出白光,以矩阵显示出数字。节奏与数字,这是全世界都明白的倒数语言。接着是“焰火大脚印”:29 次脚印,沿着北京的中轴线,穿过天安门广场,“一步一个脚印”,这是全世界通用的信心与踏实的表述。正式演出里,张艺谋选择了用现代舞绘制山水画、用京剧讲述爱情故事、用活字印刷的字模来传达“和”的理念、用“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奇观配合太极阐释“天人合一”的东方精神……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在创造视觉奇观的同时,也用别人看得懂的形式把中国这个依然神秘的东方大国讲述清楚。


在西方把持文化话语权的语境下,把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变得流行的尝试,注定会在融合一些主流文化元素的同时,牺牲掉其中艰深晦涩的那一部分,这也是当时对张艺谋最主要的一类批评:这场开幕式很不中国。而如今我们对“原汁原味”的理解早已不是对每一处细节都做到百分之一百的还原,而是在能保留精神核心的同时,融入流行元素进行二次讲述:无论是《舌尖上的中国》还是故宫淘宝,都是在明白这一个朴素的道理后,务实地对传统文化进行改造。


马克思曾经说:“当他们无法表述自己时,就终将被别人表述。”2008 年之后,与其说是中国人一夜之间获得了文化自信,倒不如说是一种意识上的觉醒:所谓的软实力增强,并不在于你在一年中输出了多少获得西方主流认可的作品,而是在你的每个作品的讲述里,是否能做到在不失真的情况下,给别人一个明白你、并且喜欢你的理由。


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每一次在国际舞台上的表达,沦为自说自话。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Louis Vuittion 连体西装、Erickson Beamon 黄铜玻璃项链

Prada 漆皮细高跟、Gucci 黑白拼接手套、墨镜


星光熠熠的偶像们,离我们而去了

撰文/彭彭


2009 年6 月25 日,Michael Jackson 在他位于洛杉矶荷尔贝山租赁的住处逝世,这一惊人讯息让当时的网络搜索引擎一度陷入瘫痪,维基百科上称这一天为“引发了全球性的悲痛”。


星光熠熠的偶像们,离我们而去了

(左)Amy Winehouse(1983.9.14~2011.7.23)

(中)David Bowie(1947.1.8~2016.1.10 )

(右)Michael Jackson(1958.8.29~2009.6.25)


这十年间,一些星光熠熠的偶像离我们而去了。


“ 偶像” 这个词在当年还只能定义影响一代甚至好几代视听审美的表演者们,他们是遥远的,传奇的,是一个时代或是为某一群体发声的领导者。


就像Michael Jackson 带动了MTV(音乐电视影像)的发展,将舞台视觉融入为音乐艺术,用他的音乐同时散播着爱与震撼;David Bowie 通过舞台形象启发无数人,将生命融入摇滚美学,让摇滚可以成为一种媒介并表达出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Amy Winehouse 用烟花一般的生命,和非常赤裸的真实人格,构造了一个异常丰满又及其脆弱的爵士世界。在最近的几年里,Linkin Park(林肯公园)和 Cranberries (小红莓乐队)的主唱也相继离开,你可以说他们的时代即将结束了,但文化这件事何时又因年代而止呢。


何况人类对音乐永远如此热爱。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Angel Chen 牛仔抹胸、牛仔直筒长裤

Cartier 流苏项链、斑点豹手镯、流苏戒指

Versace 金色搭扣高跟凉鞋


黑人背景在流行文化中的转变

撰文/Young Linn


2010 年,通过美剧《废柴联盟》,我认识了Donald Glover。今年,他继续以歌手的身份Childish Gambino 发布了单曲《This Is America》。从电视剧《亚特兰大》到《This Is America》,不论是影视作品还是音乐,他始终站在一个黑人的角度呈现出最真实的生活在美国的黑人生活。这就是流行文化在当代社会最重要的意义,它不只是为了狂欢,更是为了将更多我们不为人知的人群、生活和故事以我们愿意去看、去听、去感受的方式,传达给我们。Glover 这样一位艺术家,正如“The Outline”所评价的:他的事业象征着黑人背景在流行文化中的感知和表达发生所发生的转变。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Versace 蓝色长裙、Ricostru 裹胸裙(做头巾)

Cartier Panthère de Cartier 猎豹系列手镯,猎豹系列戒指


无论是明星、演员或者艺术家,当我们在回望他的作品的时候,我们会觉得他是个伟大的人或者至少是一个令我们内心产生波澜的人,或多或少是因为他的创作或者说作品能够反应一个时代。2010 年我认识了Donald Glover,当时他参演的喜剧片《废柴联盟》还是高中生的我的美剧启蒙。同一年,Glover 还干了一件大事,他以Childish Gambino 的名义发布了两张专辑《I AM JUST A RAPPER》和《I AM JUST A RAPEPR 2》。现在回头看过来,这两张专辑不怎么样,但正如外网“The Outline”所说,“它们确实提供给了我们一些启发性的视角,来看待一个他的事业上象征着黑人背景在流行文化中的感知和表达方式发生的转变的艺术家。”


微博@ 北方公园NorthPark 发布的一篇文章,标题叫做《我们配不上Glover》就足以表现出了他如何是一个令人尊敬又惊喜的存在。从Glover 在2008年以Gambino 为艺名发行第一张专辑《Sick Boi》到今年备受讨论的《This is America》,刚好过去了十年,过去了一个时代。在这10 年间,Glover 展现了他更多的才华,并且以他的方式推动着黑人流行文化。2016 年他和FX 联合制作了电视剧《亚特兰大》,讲述了两个在亚特兰大(Trap音乐发源地)做说唱歌手的表兄弟的故事。这部以十分现实的视角讲述小人物故事的电视剧很快就拿下了两座金球奖和两座艾美奖。前文中提到的《This is America》再一次印证了Glover 喜欢将现实投射到艺术创作中——他在MV里以系列枪击暴力的场景搭配略微搞笑地表演,诙谐讽刺地呈现了如今美国存在的种族问题。


说起黑人流行文化在这10 年里越来越受到关注,有一部绝不可不提及的电影《黑豹》,它塑造了第一个黑人超级英雄。有趣的是在片尾的致谢名单里面也有Donald Glover 的名字,他为电影剧本也出过主意,导演Ryan Coogler 的原话是:“他什么都能干。”当然Glover 真正令人感动的点,并不是他出了这些主意,而是创作的视角或者出发点——正如他在接受《New Yorker》采访的时候提到在制作《亚特兰大》的时候,FX 电视台曾经提议他不要使用Nigga(黑鬼)这个词,他却反驳它们:“我是个黑人,在做一部非常黑人的电视剧,结果你告诉我不能用 N 开头的那个词,只有在白人掌控的世界里才会发生这种事。”


当然在过去的十年,我们在时装产业更是见证了更多文化多元性的发展。庆幸地而又无奈地,黑人设计师也在这段时间内收到了关注。庆幸是由于大家看到了,并给予了极大地关注;而无奈,是因为这其中难免会掺杂许多不尽人意的原因。


在我们所认知的大众文化里,前有Kanye West 这样的说唱歌手一直在努力加入时尚圈,并终于凭借其品牌Yeezy 成为了新一代的时尚潮流引领人,后有如Travis Scott、A$AP Rocky、Jaden Smith 等纷纷成为各大品牌的代言人,我们见证了以一批黑人说唱歌手为主角的说唱音乐和与之相关的街头、Dope文化风格时装的崛起。而设计师方面,更是有更多的黑人设计师崭露头角,闯入了过去为白人设计师占多数的高级时装领域。而又有多少人知道早在这些年轻设计师的名字深深地影响消费者之前,美籍非裔设计师Stephen Burrows 在1970 年代,用她充满魅力、色彩又带着显著非洲图腾式的印花的设计,已经将打响了他高级的时装设计师的名号。但以西方思维模式为主的时尚圈直至2018 年,仅让两位设计师入选了《时代》评选出的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其中便有Virgil Abloh,这位担任Louis Vuitton 男装系列设计总监的黑人设计师,2013 年他在Kanye West 的帮助下成立的高级潮流时装品牌Off-White 成为了和Vetements 一样的现象级品牌,而前者却因为在时装秀的选角上偏爱白人模特备受争议。除此之外,一批像Wales Bonner、Maxwell Osborne、Shayne Oliver 这样的年轻设计师也逐渐崭露头角。但与这些设计师稍微有所不同的是另一个势头强劲的品牌Telfar,由设计师Telfar Clemens 主理,你能真实在他的设计系列中感受到他的真诚、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一个真正为黑人发声的时装品牌,他的力量在于用真诚、不加粉饰的设计语言去展现当下黑人的文化,注意,他的做法是展现,而非重现。


甚至有趣的事,当你去到像Dover Street Market 这样的买手店,不难看到愿意排队购买那些出自黑人设计师之手的潮流品牌的年轻小孩儿里,白种人甚至占了大多数—这是否也意味着未来,我们会更加忘记种族的标签,而在意文化、创意与设计本身呢?莫让“问题”仅仅停留在我们愤慨激昂的口头,让它真正得到重视。

我们对王室的关注,是一场全球性的吃瓜行为

撰文/Mirror


2011 年4 月29 日,英国威廉王子(Prince Willam)正式迎娶Kate Middleton,盛大的皇室婚礼举世瞩目。此时,距威廉王子的父母查尔斯王子和黛安娜王妃的婚礼已过去30 年,这场婚礼不仅在英国国内获得了强烈关注,更是在全球引起了“吃瓜效应”。对于受到经济衰退影响的英国王室来说,它更是一支强心剂,给陷于金融危机的英国的灰暗低迷生活带来了一抹靓丽的色彩。今年Prince William 的弟弟则是娶了一个美国媳妇回家。这些皇家媳妇如今也成为了新一代的时尚偶像,除了已经熟知的Kate Middleton 和Meghan Markle,接下来这四位平民王妃,她们的故事同样精彩。


瑞典王后Silvia Renate Sommerlath、荷兰王后Queen Máxima(马克西玛王后)

(左)瑞典王后Silvia Renate Sommerlath、(右)荷兰王后Queen Máxima(马克西玛王后)


瑞典的第一个平民王后

瑞典王后Silvia Renate Sommerlath 是瑞典的第一个平民王后,也是瑞典历代王后里面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Sommerlath 虽然已经年过70,但在衣品和个性上却不输年轻人。这是一位会在瑞典最受瞩目的诺贝尔颁奖典礼上翘二郎腿的女王,据说每年得奖者们为了能和她坐得近一些都煞费苦心。出生于富商家庭的Sommerlath,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巴西人,她熟练掌握了英语、法语、德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以及手语。1999 年,在访问了巴西贫民区之后,Sommerlath 主持成立了世界儿童基金会,如今该基金会的救助范围已经覆盖了全球17 个国家。虽然在成为王后之前,Sommerlath 的身份受到了瑞典王室的极大质疑,但最终她却被评价为了“拯救了瑞典王室的女人”以及“瑞典国王一生中最伟大的选择”。


荷兰的“金融女王”

荷兰王后Queen Máxima(马克西玛王后),出生自阿根廷的一个官二代家庭,就算没有加入王室,Queen Máxima 的生活也是令人艳羡的。她继阿根廷天主教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又在美国拿到了硕士学位,在加入荷兰王室之前,她长期在各大银行从事金融市场研究和分析工作,甚至已经成为了副总裁级别的高管。Queen Máxima 用事实向我们证明了,嫁入王室并非只意味着做一个美丽的玩偶。她不仅运用自己的王室地位和学识指导荷兰新老企业获得信贷和融资机会,并支持女企业家发展自己的事业,还从2009 年起在联合国担任联合国秘书长金融发展特使一职,重点关注低收入人士,帮助他们通过储蓄、保险和信贷等正规的金融服务,来防止自己因为医疗保健和食品支出的上涨而陷入贫困,为他们建立一个更具有包容性的金融体系。


丹麦王妃Princess Mary(玛丽王妃)、日本太子妃雅子,原名小和田雅子

(左)丹麦王妃Princess Mary(玛丽王妃)、(右)日本太子妃雅子,原名小和田雅子


丹麦灰姑娘

出生于苏格兰,在澳大利亚长大,丹麦王妃Princess Mary(玛丽王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灰姑娘,要知道在遇见她的伴侣——丹麦王储Frederik 之前,Princess Mary 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澳大利亚朴实女孩。但这个有些肉肉的女性在王室的帮助下很快成为了一个仪态大方、走路生风的优雅女人,甚至品味也是大大提升,成为了各大时髦皇室女性榜单上的强力竞争者。Princess Mary 的衣橱里除了有我们能想象到的奢侈品牌,也会有像H&M 这样的快时尚品牌,除此之外她还是哥本哈根时装周的赞助者,十分积极地在助力丹麦时装产业的发展。与此同时,Princess Mary 还将2004年婚礼上收到的礼物都折现,用以成立基金会,旨在改善因环境、疾病等原因导致被孤立或排斥的人的生活。2014 年,玛丽基金会获得了德国著名的媒体奖项斑比奖。


日本的下一站“天后”

日本太子妃雅子,原名小和田雅子。拥有一个外教官父亲的她,通晓英、日、俄、法、德多门语言,学生时期对网球、棒球、游泳、骑马等运动都很感兴趣,还一度想做兽医,她在哈佛经济系以优等生身份毕业,后来在东京大学进修法律。最终在外务省的外交官入职考试中,她成为800 名申请者中通过考试的28 位中的一员,并且是仅有的3 名女性之一。工作期间,她又去牛津进修国际关系,在1990 年当时27 岁的她是外交界炙手可热的新星,也被视为外务省最有前途的女外交官。从1986年开始,日本太子德仁对她展开了追求,苦苦求婚六年,终于将雅子娶回家。这样一位拥有极高智慧的女性因为没有儿子而遭到了王室的全盘否定。明年仁德就要继承天皇,这位年过半百的下一站“天后”如今也多了一份恬淡和平和,不知道午夜梦回,她是否还会想起当年那个明眸皓齿,前途无量的自己。

Fendi

Fendi FF Logo耳环、印花衬衫、印花褶裥裙、HelpBag系列挂件、银色Cutwalk靴子


设计师们的来去之间

撰文/RiriChu


身处行业繁忙更换设计师的年代里,我们是否已对更换设计师这件事习以为常?


设计师


“习以为常”是可怕的,在这种遵循某种既定规则而产生的从众心理的表面下,是我们麻木而不愿思考的本质。好比,常识,它又具有多大的普遍性?那身处行业频繁更换时装设计师的时代里,我们是否已对更换设计师习以为常?对于这个问题,我本来还想自责——这样令人无奈的频繁更换致使自己也对此表示“习以为常”,但后来转念一想,似乎,我仍可庆幸自己不至于此,至少面对我所钟爱的那一些才华横溢之的人,以及他们来去之间所留存的创作,仍旧能心中波澜迭起。更迭间有些人退隐在盛名之后,成为只属于过去的风景,或坠入了神坛的人;有些人等待着时机的到来,去往下一段征程;更多的新人受梦想的感召进入到围墙里,滋养了风格的多样化。


我继而想到,那我们第一次感知到品牌“更换设计师”是何时又是因何事?被更换的设计师是谁?做出决策的品牌又是哪一个?当我心中有了答案后,我便去问了周围一圈对时装有着或深或浅的兴趣的烟友,酒友,夜聊八卦好伴侣,我们的答案都指向两个人的来去之间。而时间点都在2012年。


2012年,对于许多事情都如同一个分水岭。在我们90后这一代人中有一些人开始转变意识,并比其他同龄人更仔细、更敏感地开始看见这个光怪陆离的圈子,开始弄懂了“设计师”与“创意总监”两个概念之间的区别,那个建筑在泡沫里供人避世的时尚也开始升华为严肃的文化议题,心中默默将其更名为时装。回答刚刚的提问——何时又是因何事?我先是想到2010年5月,Sarah Burton 接任Alexander McQueen 的品牌创意总监一职,除了延续Lee McQueen 设计中的戏剧张力外,Burton 的设计是更歌颂女性柔美而浪漫的一面,可这一次是继任而非“换帅”,毕竟我们都知道这是在品牌意外痛失Lee 的情况下所做的决定——2010年2月11日,在Lee 母亲下葬的前一日,他于伦敦梅费尔区自己的别墅中自杀身亡。自然也有想到2011年3月第一天,Dior 正式宣布辞退John Galliano 一事,起因想必是这个圈子第一个令人瞠目的种族歧视事件——5日前的一晚Galliano 在咖啡馆对邻桌男女发表带有明显种族歧视的辱骂,但这一次的辞退只能说是不得不做的决定,甚至也有阴谋论者为Galliano 找说辞;但是真正让我意识到“设计师更换”的情况是一件需要重视之事,是在2012年11月5日,我当时最钟爱的设计师Nicolas Ghesquière 与开云集团旗下品牌Balenciaga——那个他奉献15年光景的品牌——之间的一段不愉快的正式分别。两者分道扬镳一事是(或早已是)一次权力的位移,时尚圈中的资本以绝对优势占据上风,设计师丧失了话语权,或者更可怕的情况是资本力量本就是把握着创意的命脉,只是它们终于开始丧失等待的耐心,而我们才刚刚意识到。没错,Ghesquière的例子是我以及大多数人的答案。也正是从这一年,也即2012 年往后至今,品牌们开始频繁更换设计师,众多网页、软件等推送头条的标题以“breaking news!”提醒着圈内从业者与圈外爱好者们谁的来与去,任期周期明显缩短,那些跨度长的任期成了神话。


这与同年初2月时的另一段和平分手是截然不同的——Raf Simons 与Jil Sander。离开效力7年之久的Jil Sander ,挥泪告别秀场的Simons 在那年还是幸运的,没有太长久的空窗期便去Dior 担任女装的创意总监,随后发布了2012年秋冬高级定制系列。但似乎经此一去,不知怎么的尽是叫好不卖座的经历。2015年10月22日,才于月初发布完2016年春夏系列的Dior 品牌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Simons在与 Dior 的三年半合约到期后将不再续约,预示着Simons 的离开,官方解释说Simons 是因为“个人原因”而离开。但也有消息指出实际上Simons 的设计并不卖座才是根本原因。我再次感受到好的设计与商业越走越远,想各司其职那便各行其道吧,或许他真的更愿意专注做他的“叛逆少年”,挥手离开Jil Sander 时还眼泛泪光,这次在一片蓝色花墙前挥手告别时他是带着笑的,或许是习惯了,或许是解脱了,毕竟他需要满足品牌对市场的需求,就必须策划出6季女装系列,加上他自己的同名男装品牌中的2 季系列,这样的任务实在太重。当时的我真的猜测或许Simons 是累了,但他于2016年8月正式加入CALVIN KLEIN又让我疑惑了,这样一来他需要做的事情、要管理的范畴不就更加宽了吗?这样不是会更磨人心智吗?6个系列之后的如今,Simons 再次因为“不卖座”的原因而要离开CALVIN KLEIN的谣言开始四起。谣言未被落实,Simons在美利坚倾注的心血是否是一场悲苦的奥德修斯之旅尚未可知,由时间来判定吧。而时任Louis Vuitton 女装创意总监的Ghesquière 就目前来看似乎更加得心应手,在近期他与梁家俊先生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的2019春夏系列“是一个庆祝系列,庆祝我与Vuitton 之间愉快地共事了五年之久,并也期盼着在未来的时间里创造一个与年轻群体的对话。”听上去是一个还要做上一段时间的宣言。


但结合Ghesquière 的这次2019春夏系列,我想提出由“换帅”延伸出的第二个疑问,关于忠诚度。受到Cristóbal Balenciaga 于1967年设计的白色婚裙的头饰启发,Ghesquière 曾在Balenciaga 2012年春夏系列中以他的方式将头饰变成后檐帽子呈现。在Louis Vuitton 2019春夏系列中,他将这顶后檐帽子以新的设计稍作改变送上伸展台。当时我是激动的,他还是那个我们热爱的Ghesquière。但仔细想想,这样在变换了品牌却保持着万变不离其宗的做法是否是可取的?对于这样的问题Simons 也有类似的做法,他的美利坚颂歌里还是带着强烈的当代风格。上述两者与Hedi Slimane 可谓大相径庭,Slimane 从Saint Laurent 去了CELINE,完全是在重复自我,这比他抹杀前任设计师创造的辉煌更令人生气。我们习惯于设计师去往不同的品牌时根据时装屋的特征风格做出设计风格的变化,但这样一来,消费这个品牌的人是品牌拥趸还是设计师的粉丝?对于频繁更换设计师一事,昔日里本应该保持的特征风格今日是否还重要?昔日里对品牌持有忠诚度的时装消费者还在吗?这样的提问,我们是从品牌的角度出发而提出的。


但对于消费者而言,消费主义与后真相时代两两作用下,他们真的在乎这些吗?你的答案是什么?

我们迎来了人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的时代吗?

撰文/林倩如


“人人都可成名15 分钟。”这句来自Andy Warhol 预言变得如此的真实。当网络开始触及世界的每个角落的时候,仿佛没有人能够逃脱它所带来的影响,而有些人选择利用它为自己造势,“网红”这一名词变开始诞生。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Marni 高领毛衣、Chanel 项链、Prada 绿色polo短袖衫

Christian Dior 文字腰带、矩形单肩包、印花长外套

Loewe 格纹长裤、Gucci圆形单肩包、图案连裤袜、格纹手提包

Louis Vuittion 箱形化妆包、拼接马丁靴


时尚领域的消费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比起参考杂志,人们更喜欢依赖社交网络;比起走秀款,街头造型显然更受青睐。就像如今的新媒体传播和沟通方式那样,更民主、更直接,你可以直接与人交流,不需要官方或者权威盖章。模特们通过网络平台,也可直接展现他们的独有个性。21 岁的模特Julia Campbell-Gillies 说:“如此一来,我的观点就更加被重视了。也许有些人并不买账,但是我们确实是传统形式的打破者和入侵者,也是新形态的创造者。而且我也不认为只有模特会这么想,其他人肯定也会!”


“网红”如今已经成为了年轻一代们追求的“职业”。她们凭借靓丽外形吸引数十万甚至百万粉丝,在社交媒体上的受关注度和影响力远胜于许多文化名人,甚至就连诸多大众传媒也望尘莫及。从网络红人到网红的进阶,这一脱胎于亚文化的群体正在实现蜕变,某种程度上已成为网络平台上引领流行文化的意见领袖,展现出巨大的影响力。一时间,“人人都想当网红”“人人都在寻找网红”的势头涌现。塑造影响力,当前似乎没有比网红更便捷的途径了,于是名声和成功之间的关联也被建构起来。


国外,“网红”一词亦等于“Influencer”,从最早的Paris Hilton 和Nicole Richie 到如今的卡戴珊家族,这些成名于网络世界的美国时尚社交名媛更是利用各自的影响力聚拢了惊人的财富。提到Kim Kardashian,很容易让人想到她Instagram上那些永远po 不完的裸照,这位坐拥111,000,000+ 粉丝的网络红人正以巨大的影响力默默地改变着大众的想法,与此同时,她还荣获了首届CFDA(美国时尚设计师协会)的Influencer Award。这个新增的奖项被誉为“时尚界的奥斯卡”,用于表彰对时尚界具有深远影响的人士。就连国际知名时装设计师Tommy Hilfiger 都评价她为全球最重要及最具分量的人物,她的影响力已远远超越其自家品牌。事实就是这样,当你在屏幕前嘲笑金·卡戴珊的时候,她早就把目光锁定到了你的钱包上,让你想不买都难。就连CFDA 主席 Diane von Furstenberg都说金· 卡戴珊已掌握了数码时代里的影响力含义。没错,正是因为有着超前卫的商业头脑与营销手段,金·卡戴珊才能在无数成功女性中脱颖而出。


依靠争议、丑闻获得社交媒体影响力的卡戴珊家族似乎从未真正受到敏感事件的负面影响,反而媒体报道价值不断飙升,身价水涨船高,尤其是像Kylie Jenner 这样的,依靠社交媒体影响力赚了很多钱,比同龄人更早地成为了亿万富翁。卡戴珊家族最小的女儿,年仅21 岁的Kylie Jenner 凭借其个人美妆品牌Kylie Cosmetics 登上《福布斯》美国“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单,以约9 亿美元净资产在榜单上排名第27,并成为《福布斯》杂志最新封面人物。此外,Kylie Cosmetics 一直被认为与姐姐Kim Kardashian 的个人美妆品牌KKW Beauty存在竞争关系。但事实上,卡戴珊家族再清楚不过的是,协同效应才是该家族在时尚娱乐行业竞争力不断加强的原因。正因如此,Kylie Jenner 与Kendall Jenner 合作推出了Kendall+Kylie 时装线, 大姐Kourtney Kardashian 与Kylie Jenner也推出了合作美妆系列。


随着中国奢侈品消费市场的扩大,中国时尚博主先于奢侈品牌和传统时尚杂志进驻社交媒体,回应互联网中消费者对于时尚资讯的需求,英国《金融时报》早前评论称,中国KOL(即时尚博主及明星)已经成为真正的媒介载体。社交媒体正在不知不觉中弱化是非对错,因其根本逻辑是流量为王,而流量总是涌向最夺人眼球的热点。与此同时,时尚行业却开始意识觉醒,更多地关注价值观。而这场流量与价值观的博弈将决定时尚界未来将走向何处。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

SIRLOIN 肉色拼接胸罩、Louis Vuitton 丝质印花睡裤、Miu Miu 蓝色slogan拖鞋


我们也邀请来身边的一些朋友,讨论一下他们对卡戴珊家族走红和当下网红现象的看法。


RiriChu(时装编辑)

其实,很羞耻地说,我也曾追过《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完全是因为无聊没事做。但我不得不说,他们在节目里所传递出的一种信念,与他们在社交网络里,与在他人的口中,在别人的镜头前所传递的是与众不同的观念—家庭。我真实地被卡戴珊一家之间互帮互助(虽然时常伴随着争吵)的情感所感动。


当然我也不是蠢的,我相信那是作秀。但是卡戴珊一家火了这么多年,这么用功地做一场宣扬家庭信念的秀,着实让人感动。这,是否有点“坎普”文化的意味?“坎普文化”重视以视觉效果及装饰效果的艺术形式去衬托单调的内容,因铺张以至于产生了反常而复杂的吸引力。这不正是“卡戴珊”文化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吗?那么如果真实地去看待她们的行为本身,她们则是一个滑稽的人群,以疯狂的行径谋取了极大的利益,这种现象是可怕的。而人们为什么会一头栽进这样虚妄的事物里呢?这样的文化现象存在于娱乐、时装等领域,造型师们越发夸张的造型、模特们扭曲的身体真的代表着青年文化吗?这值得我们思考。


Fil 小白(造型师)

卡戴珊姐妹创造了适合深色皮肤的独特妆容。她们的色彩灵感可以追溯到Yeezy 的最初几个系列,就是那种类似肤色的深浅肉色系。她们彻底改变了彩妆的风潮,修容这个概念完全因她们而来。以前修容在彩妆中其实并没有那么受到重视,修容产品也只提供简单的深阴影色,是卡戴珊姐妹解锁了各种不同的高光修容和阴影修容,她们把脸当成了一个画布。通过深浅对比,用彩妆完全达到了换脸的效果。后来修容产品达到了几百种颜色, Rihanna 创办的Fenty Beauty 甚至推出了身体修容膏,将修容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此之前,欧美系的妆容其实是不适合面部扁平的亚洲人的,但卡戴珊们创造的妆容理念,提供给了亚洲人更多的可能性。


艾娃(男装编辑)

人人都有15 分钟的成名时间,卡戴珊家族却拥有了整整十几年。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卡戴珊的小红靠成为帕丽斯· 希尔顿的闺蜜,大红……可不只是“命”这么玄而已。我们在批判她们“因为有名而有名”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她们作为21 世纪当代网红,可以源源不断保持话题性,除了足够自恋、脸皮够厚,也还需要严格且持之以恒的自律。就是自律,让你生活的每分每秒都经得起直播和一键分享并带上标签。卡戴珊家族和她们的效仿者们,撑起了这个时代的数据。如果你觉得这难以忍受,问题并不在她们身上。


Lil Mogu(编辑)

都在骂网红,但说到底,这群聪明、果断又努力的商人也没做错什么,不过是懂得抓准时机、紧跟话题,又绝对豁得出去罢了。 眼下她们的红利期已经过去—所以,不管是被抢掉话语权的媒体人,还是带货能力稍显逊色的明星,不妨放下怨恨,世界和平。该拉响警报的是时尚资本,据说Leandra Medine、Chiara Ferragni 这批初代博主,全都改弦更张,开始着手做投资生意了。


摄影/刘颂 造型/彭彭、Sam 化妆/Jiang Na (andycrtion)、Anna@HCA

发型/ParcoCheung 、Issac_Yu 服装助理/年糊、Nico 编辑/Young Linn 设计/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