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代的风往哪儿吹(下)

2008-2018正是这些事件,构筑了我们的时代风尚。我们的精心编辑,旨在呈现出这个时代的样貌。

终于,中国设计师获得了关注与认可

撰文/Saltypink


在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发展时间轴上,2014年可以被划作承上启下的重要节点。2013至2015年间,不少优秀设计师品牌应运而生。“我觉得这一年算是一个新起点吧,这是新生代设计师开始爆发的一个年份,也开启了大众对于中国设计师品牌的再认知。”回顾过往,设计师郭一然天如此总结道,她的品牌 YIRANTIAN诞生于2014年。


中国设计师

(拍立得女孩casting照)

Prada 白色T恤、Isabel Marant 黑色直筒西裤

(中国设计师品牌)

SHUSHU/TONG 白色蝴蝶结装饰毛衣、黑色丝绒抹胸裙

CALVIN LUO 黄色尖头高跟鞋、Yirantian 黑色丝质吊带、黑色丝质长裤、网纱连衣裙

Angel Chen 黄色羽毛帽子、羽毛针织吊带连衣裙、黄色长筒袜鞋

RENLI SU 白色棉质抽绳衬衫、褶皱高领内搭、黑色九分裤


如今的 YIRANTIAN 以剪裁利落的服装和不规则首饰为国内时装爱好者所熟知,这背后不仅有郭一然天本人的付出,也有产业平台的支持。早在设计师发布研究生第一学期作品时,设计师品牌集合店栋梁便将其作品带至店内测试市场,并收获极佳的销售表现。市场的积极回应鼓舞了郭一然天,促使她在2014年参加上海时装周,并在毕业后选择回到上海,建立个人品牌工作室。这并非个例——从发掘新人的“Fresh Air”项目,到与上海时装周合作推出的“栋梁一日”秀场,彼时的栋梁没有将自身限定为传统意义上的买手店,而是顺势而为,主动成为推介中国独立设计师的平台,并在设计、陈列、定价等方面给出专业性建议。


与依附于大集团的品牌有别, 由设计师个人主导的中国独立设计品牌时常要面对种种限制。早期,不少品牌无法建立稳定完整的供应链,以至于不能按季出货,让买手店和百货公司心存疑虑。针对这一现象,连卡佛在2013年重启上海旗舰店后推出名为“Created in China 中国创造时尚”的中国时装设计师培育项目。入选设计师包括 Ms MIN创始人刘旻、Chictopia 创始人刘清扬以及 HELEN LEE 创始人李鸿雁,由前任连卡佛时尚总监 Sarah Rutson 本人亲自督导,协助品牌了解商业规则、构建企业,并拓展至国际市场。


2014年不仅见证了社交媒体的勃发, 还见证了国内时装周的兴起、Showroom 等产业环节的初步建立。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逐步找到了合理的节奏。除却组建独特的时装产业形态,中国独立设计师也为中国当代时装描绘出多重面貌。


发迹于2014年前后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大多受到多元文化影响,兼收并蓄, 呈现出多种风格和意识形态。XIMONLEE 品牌创始人暨设计师李东兴即是一个典型例子,他毕业于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在2014年获得校方颁发的最佳男装设计师奖,又于2015年成为首位获得瑞典 H&M Design Award大奖的男装设计师。较之于常人,他的成长背景颇为复杂:其父辈来自韩国大邱,在日侵朝鲜时举家迁至中国,他儿时最早居住在满洲里,之后又曾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生活读书,而后出国留学。不断漂泊的无根状态为李东兴带来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面料与廓形成为他创作的重中之重。具象的信息在抽象的表达中得以重组,化作宛若 Mark Rothko 的水洗丹宁、镶有珍珠的复合PU 皮革,以及暗纹浮动的提花织物。面对这样的作品,人们无法再将之轻易划分为东方或西方设计,二元对立的认知在此略见消解,一种具备普适性的新语言逐渐成形。

中国设计师


这一代设计师中,不少人拥有留学背景, 能在各种文化传统之间自在游走,将创作变为大千世界的观察途径与记录形式,于不断积累中编织出属于自己的美学体系。譬如,在正式建立品牌ANGEL CHEN 之前,设计师陈安琪就已凭借毕业系列“Les Noces”获得诸多关注。受到一次摩洛哥之旅的启发,她用回收咖啡袋与拉菲草、金属、鱼线、羊毛等材料混纺出全新面料,自己打毛线、染布、印花,最终制成带有非洲民族元素的礼服—陈安琪想通过这一系列讲述两个女孩在非洲旅行偶遇、相爱,最终邀请四方朋友前来参加婚礼的故事。除了色彩大胆、面料新颖,这一毕业系列所具备的社会意义和叙事性使设计师旗开得胜,获得了英国版《Vogue》及《标准晚报》的报道,并被 i-D 评选为年度五佳毕业设计师之一。然而,在陈安琪的印象中,她从学生到品牌设计师的过渡略为仓促:“2014年,我刚刚创立品牌,没什么客户,只在 H.Lorenzo 和栋梁卖。那时候的我不清楚应该如何运作品牌、不懂设计的商品化,也没有明确的品牌规划。”建立独立设计品牌所需要的,远不止服装设计这一门学问。


同样于2014年创立个人品牌RENLI SU 的设计师苏仁莉也有同感:“那个时候,我刚从学校毕业,品牌和公司经营对我来说还是完全陌生的领域。由于尚不具备做独立 Showroom 的能力,我们参加了巴黎时装周的一个多品牌 Showroom。好在那时我们交了很多很好的买手店朋友,开始学习订单和生产管理,设计思路也从学生创作转化为产品开发。”回观她以维多利亚时期工人阶级为灵感创作的毕业系列,苏仁莉坦言当时经验不足,用了太多棉麻,对于春夏系列而言过于厚重,Lookbook 的画面也应当再含蓄一些。而今,她已历经数季积淀,成功将湖南浏阳夏布、西藏牦牛绒、Khadi 印度土布等面料重新带入人们的视野,天然面料与柔和色彩已然成为 RENLI SU 的品牌标识。


时装产业的不断完善和前辈的初步成功,为中国独立设计师群体带来了更多同行者。以针织见长的设计师李筱于2014年创立品牌 XIAO LI,并在两年时间内入驻 10 Corso Como 与 Opening Ceremony。由刘小璐(Dido Liu) 创立于2013年的 deepmoss 作为栋梁“Fresh Air”之一,首季发布即亮相伦敦时装周,以流畅的剪裁和柔美的面料塑造富于诗意的女性特质。2014年,经由友人介绍,她与帽饰独立设计师胡钰珑相识。因审美趣味相投,刘小璐邀请胡钰珑为 deepmoss 设计了一系列帽饰,在2015上海春夏时装周秀后旋即获得诸多积极反馈。由此,当时还在新南威尔士生活创作的胡钰珑开始认真考虑回国成立工作室的可能,手工帽饰品牌Kreuzzz 继而在2015年于上海诞生。之后,Kreuzzz 亦屡次与 deepmoss 推出联名设计,共生共荣。


前人开路,后人受益。2014年,日后创建 SHUSHU / TONG 的设计二人组雷留树和蒋雨彤还在念研究生,但已通过微博感受到学姐郭一然天和陈安琪个人品牌的风生水起:“比我们早毕业的设计师们陆续在上海时装周展出自己的系列。我们能够感觉到来自上海的信号,也给了我们毕业回国创立品牌更多的信心。”也是在2014年,彼时还在读大学的陈序之和朋友带着一个系列参加巴黎Tranoi 展会,由此认识了如今的合作伙伴米拉,并得到了栋梁的关注,设计师回忆道:“也是因为当时的种种结缘,毕业后开启了品牌 XU ZHI 在上海的发展。”


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的不仅是产业,消费者的审美也在变得愈加独立。不似从前,国人依赖传统奢侈大牌彰显富足的欲望有所减少,乐于探索的消费者开始尝试购入中国独立设计师作品。此时此刻,时装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街头时装的盛行是对一个时代的回应

撰文/Young Linn


2015年10月,Demna Gvasalia 被任命为Balenciaga 的创意总监。紧接着在未来的三年里,我们见证了高级时装品牌的快速街头化,从Kim Jones 为Louis Vuitton 男装系列邀请来Supreme 进行合作,到Off-White 的设计师Virgil Alboh 被任命为了Louis Vuitton 的男装系列创意总监,街头文化自下而上的“逆袭”,成为了这个10年时装产业最不可避免的话题。


街头时装

Givenchy 白色球鞋、SIRLOIN 银灰色羽绒围脖

Nike x Ambush 运动logo紧身背心、logo紧身长袖、运动长裤


当说起街头文化, 从前面提到的Demna Gvasalia、Virgil Alboh, 到Gosha Rubchinsky、Matthew Williams等更为小众的品牌的主理人,我们的脑海里会出现一连串男性设计师的名字,而女性设计师往往是在这个流行板块中被弱化的对象。即便如此,当下我们也终于拥有了一位在这个领域中值得被讨论的设计师,她就是来自AMBUSH® 的Yoon Ahn。


2008年,Yoon 与她的伴侣Verbal 创立了AMBUSH®,在此之前,他们在2002年成立了Ambush Design Company,并在2004年开始推出首饰系列“Antonio Murphy & Astro”。AMBUSH® 包含了他们最为标志性的那些由现成品衍生出来的首饰,比如玫瑰项链、小熊耳坠、锁扣耳钉,当然还有充满了街头风格的服装,包括oversize 的连帽衫、工装夹克、防水面料运动裤等等。AMBUSH® 的成功是十分迅速的,在2016年AMBUSH® 受到了LVMH Prizes 的提名,而2018年入主Dior 男装的Kim Jones 更是邀请Yoon 担任该品牌的男装配饰总监。


12月8日,Yoon 带着Nike x AMBUSH® 合作系列来到了上海。这个系列就好像我们会在Yoon 社交网络上看到的那些她会穿着的衣服:人造皮草外套、反光面料镶边运动裤,还有十分时髦的运动连体衣搭配运动背心的叠穿。我们和这位凝结了一个时代特色的女设计师,一起讨论了一下她的多元文化背景和经历,时代对于设计师的影响以及亚洲女性如何开始接受运动装与街头服装。


在此时此刻与Yoon 讨论是再适合不过了,因为她的背景和经历与过去十年我们在时装产业关注的话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身为美籍华裔,Yoon 却出生在韩国,在美国长大,如今在日本生活了超过15年,又要常常在巴黎工作——她是一个过去十年间我们所关注的多元文化的集合的典范;她自学成才,从平面设计师转型成为时装设计师——她也令我们想起了过去十年间涌现的诸多没有时装专业背景的设计师(比如Victoria Beckham);她是一位女设计师——这更是一个过去十年里我们一直在讨论并且越发变得明显的问题,因为作为女人我们已开始觉得原来女设计师更知道我们所想要的衣服是怎样的;她也和说唱音乐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不仅她的老公Verbal 是一位日本说唱歌手,而且她自己也出现在A$AP Rocky 广为流传的《L$D》音乐视频中—而这十年,我们见证了说唱音乐成为流行音乐市场最受欢迎的类别之一,从Kanye West 到TravisScott,说唱歌手也成为了时装和潮流的引领人。


“我们这一代是属于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滑板文化和街头服装文化中成长的设计师,所以这些元素自然就表现在了我们的创作中。”在接受英国《Evening Standard》的采访时Yoon曾经这样说道。正如她所说,她也是这样的一代设计师之一,而正是这样的一代设计师成就了我们现在所不可拒绝的街头文化时装潮流。

Yoon Ahn


InStyle X Yoon Ahn


InStyle:在这一次你和Nike 的合作中,你是如何加入你的个人风格的?

Yoon:我试着在大家期待的基础上带来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元素。对于今年发布的这个Nike 合作系列,我在设计的时候所想的是,如果我是一位消费者,是一位AMBUSH® 粉丝,那当我走进一家Nike 店铺,我会想要什么。然后我开始想象,我想要这样一件外套、这样一条裤子或者这样一件上衣……


InStyle:你和许多品牌、设计师进行过合作,这一次的合作和以往有什么不一样呢?

Yoon:这是一次非常独特的合作经历,我还是孩子的时候Nike 就是我很尊重的品牌。在美国长大,我总是能够在各个地方,最好的广告位上看到Nike 的广告。 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梦想成真。这次合作不一样,因为这是一间很大的公司,它不只是关于时装,还关于生活。


InStyle:你如何看待当下运动装、街头服装在女装行业占据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样一种现象?

Yoon:这个趋势已经持续了好些年,最近三四年, 我们能够更明显地在时装媒体上感知到它的存在。运动和健身,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之所以更多地见到与之相关的服装,不仅是因为潮流,也因为人们在寻求更加舒适的服装,这个需求一直都存在,只是如今被反映在了流行趋势中。


InStyle:在今天,你觉得在亚洲那些穿着街头服装的女性是在尝试表达什么?亚洲当地似乎还是抱有对女性形象非常保守和传统的看法。

Yoon:是,也不是。我觉得反而亚洲女性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胆。不只是街头,对整个时装来说,她们在为自己表达,已经非常明显地表现了她们在表达她们所想的、所喜欢的以及她们想要达到的。而且我们这些亚洲女孩,非常懂得如何拍照片。时代已经改变了,我们可以在社交网络上看到许许多多喜欢这种风格的女孩。


InStyle:你是美籍韩裔,如今生活在日本,也在法国工作。你觉得的多元文化背景对你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Yoon:对的,我在美国长大,如今在日本已经生活了超过十五年,所以我能够很快地捕捉到在美国、在亚洲有什么新鲜事在发生。我不只是生活在日本,我在韩国也生活过,我在亚洲的很多地方都有好朋友,他们来自中国、新加坡,等等。这个方面让我有了更宽广的眼见,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变化。


InStyle:你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我们这一代是属于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滑板文化和街头服装文化中成长的设计师,所以这些元素自然就表现在了我们的创作中”。

Yoon:我认为我说的大多数人,不一定是在时装行业工作的。在青春期你接受的信息,都会最终变成你的一部分。与此同时,今天许多的设计师正处在三十几岁、四十几岁的年龄,或者50岁出头,所以他们的设计反映了他们的青春期、他们年轻时候喜欢的东西。如果你再想到1980年代,或者1970年代,那些掌控这个行业的设计师有不一样的过去,当他们是年轻人的时候他们喜欢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这一切都是对于时代的反映—在那几个十年里我们在喜欢着什么。


InStyle:你还记得10年前,你觉得酷的东西是什么吗?

Yoon:10年前,2008年,AMBUSH®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我们当时只是想做一些好玩儿的事,还不完全是一个品牌。那时候有一阵子,在东京兴起了很狂热的地下俱乐部场景,让大家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起加入这个瞬间。那是我觉得在东京的一段特别好玩的时光,对我个人来说,那时候当我去俱乐部,我有机会认识非常多来自不同年龄层的人。因为通常你不能够在东京看到这样的场景,那里一切都是如此井井有序。


InStyle:过去的你,是一个街头文化的接受者。但如今,有这么多人在外面等待购买你的系列,你成为了街头文化的传播者。你怎么看待当下年轻人对于街头文化的着迷呢?

Yoon:我觉得他们只是想要拥有一些在情绪上和他们产生共鸣的东西。对此我也觉得很感激。因为我做衣服并不以“哦,这个一定会红”“这个现在正流行”为基础,我总是尝试去找到一些在情绪上能够让我产生共鸣的点。当然我十分欣喜和惊讶,因为大家对于这一次与Nike 的合作系列有如此大的反响。我不知道该有怎样的期待,甚至原先有点害怕,因为大家对于Nike 有着很高的期待和标准,Nike 的粉丝,他们要么喜欢这个系列,要么就讨厌这个系列。但我衷心地感到开心,人们真的很喜欢这个系列的单品,他们想要拥有,想要真实地穿上它们,穿着它们出去玩,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


InStyle:你在大学的时候学习的是平面设计,这样的学习经历对于你的设计又有着怎样的影响呢?

Yoon:平面设计的背景几乎影响了我设计的一切,因为设计的时候,视觉上你需要一个结构,层次。不管是平面设计还是服装设计,是对于视觉信息的再整理:平面设计集中在平面上的视觉,比如字体、颜色和排版,首饰则是一种集合了材料、颜色等的形式,衣服则可能又有更多的元素。所以创作的过程是一样的,但我觉得我的平面设计的背景让我能够将这些信息更为清晰地整合在我的脑海中,将它们一一陈列开来。


InStyle:你和Verbal 及音乐行业有着非常亲近的关系,你怎么看待如今的流行音乐和音乐偶像们对于时装行业的影响?

Yoon:音乐一直都在影响着每一个人,我不觉得它的影响只是关乎时装的。音乐的类型、种类一直在改变,如果我们回望1960年代、1970年代,那时候是摇滚音乐,那些摇滚明星备受时装设计师的追捧,因为那时候摇滚站在大众流行文化的顶端。而事情总在改变,现在正是嘻哈音乐风靡的时候,并且伴随着信息如此快速地、全球化地传播,所以整个世界都被嘻哈音乐吸引。所以这一切都很自然,这些影响总是在那里,只是不同的年代有着不同类别的流行音乐,而那个年代的人也自然和那个年代的音乐是连接在一起的。

突然之间,女权主义变时髦了

撰文/TS


2016年,刚刚掌舵Dior 的Maria Grazia Chiuri 奉上了万众瞩目的首个系列,她选择通过服装讲述了一个女权主义的故事。而在这一年,Clinton 的竞选再一次把女权主义推上了风口浪尖。当众多公众人物和明星们争相穿着这眼看着变成时尚的slogan,“Me too”运动的展开把这个命题交回给了每一个平凡的个体。要不要成为女权主义者,这并不是一个关于“时尚”的是非题。


女权主义

MO&Co. 标语T恤、Prada 麂皮短夹克、SPORTMAX 白色工装裤

Cartier Tank Solo系列 腕表、Angel Chen 及踝蓝色靴


顶尖的时装设计师必须是讲故事的人。横亘在衣服和时尚之间的,正是他们所编织的那些激动人心的故事。一件大衣、一袭裙装或者一双高跟鞋因此被赋予独特的意义,成为一种风格、一则宣言。这些意义揭示了受众隐蔽的共同渴望,设计师的任务就是了解这种渴望,将其提炼为自己的故事内核。


设计师们讲述故事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些深沉隐晦,有些则直白而轻巧。2016年, 刚刚掌舵Dior 的Maria Grazia Chiuri 奉上了万众瞩目的首个系列。这次,她讲述的是一个女权主义的故事。


Chiuri的意图不难理解, 她是Dior 时装屋史上首个女性设计师,2016年又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年。与Donald Trump 缠斗得如火如荼的Hillary Clinton,被认为有望改变历史,成为第一任美国女总统。如此机缘,还有什么故事比为女权赋权的故事更贴合当下的呢?


Chiuri 所推出的,是一件印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的白色标语T 恤衫。标语取自尼日利亚女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一篇著名的女权主义论著。这件T 恤衫被穿在纤细苍白的模特身上,搭配和少女感十足的choker 和镶满刺绣的半透明长纱裙,成为了这场时装秀的绝对焦点。


Chiuri 讲述的故事无疑具备了所有“正确元素”——政治诉求、社会思潮、因对作家文本的引用而带来的文学性。但成品明显不如灵感来得纯熟——除了印在T 恤上的这句标语, 整个系列在设计上并未展现什么女权主义的主张。Chiuri 深谙当今被社交媒体环境所影响的消费心理,Dior 的这件T 恤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很快成为了红遍Instagram 的爆款,被无数明星和博主穿上身。可是谁会因此而真正读一读Adichie 的这部著作?思考当下局限女性的具体问题呢?我敢打赌,没有一个人。


因Dior 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女权主义时尚马上成为了2016 年的新热点。在接下来的2017 秋冬系列中,Prabal Gurung 立马效仿,推出了一系列有着女权宣言的T 恤衫,由不同身型的模特儿展示,成功跻身捕捉女性力量的设计师之列。


纽约时装周上,Aimee Song、Irene Kim、Bryanboy、Chriselle Lim、Tina Craig、Caroline Vreeland和Shea Marie 穿着互相匹配的Prabal Gurung 女权主义T 恤出现在街拍摄影师的镜头前。但这并不是一张能激发女权主义者热忱的影像,相反,它让人觉得无比尴尬。各位博主们装腔作势的姿态和得意洋洋的神情都分明在指导何为“本季至潮”,丝毫没有传达出任何主张女性权益的态度,他们在宣称:买下这件T 恤吧,变成女权主义者吧,你就是最时髦的。


看,因为其传播力度和煽动性,时尚有时妄称自己是某些先锋思潮的最佳发声窗口。但其实呢?它用轻浮的姿态向其他领域征用故事,为了将其更顺利地推送给大众,不惜简化各种复杂的主义和理论,表面化各种深刻的议题。满足大众通过即刻购买获得不落于时代之后的心理需求。


这还是女权主义的胜利吗?不,女权只是被利用了, 没有人真的关注它,人们被鼓励以消费代替思考。这是消费主义的胜利。


在此,我并不是想抹杀时尚对于女权主义的贡献。第一波的女权主义运动中,时尚是先锋的女权分子的武器,她们用穿裤装来震惊世人,在保守社会里表达自己的主张;第二波女权运动则彻底重塑了传统女性气质,穿男性化的衬衫和西服套装的女性取代了柔弱、长发披肩的女性形象。时尚成为一种解决方案,它创造的权利套装,满足了急需在职场创造一番气象的新女性所需。


上世纪90 年代初兴起的第三波女权主义运动,则面临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文化环境——新自由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盛行、互联网的普及、亚文化对年轻人的广泛影响力。第三波女权主义强调个人主义和多样性,试图重新定义“何为女权主义者”。她们认为自由地展现女性性征和女性气质非但不是被物化的结果,反而可以是一种对物化的反击,因此,这种权利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无论是父权还是女权,都无权去规范女性的穿着打扮、行为举止和自我表达的方式。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时尚是否能真的为女性赋权,才是我们需要直面的问题。


Carrie Donva 在一篇为纽约时报所撰写的文章中描述过这样的场景:人们都习惯了使自己的穿着符合时尚的要求,习惯了自己在某些场合看起来“适当”。如果女性确实穿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那就被认为是非常大胆的。在那些日子里,时尚真的是一个独裁者,女性接受了它。那时候的女性甚至连购物都不方便,因为市场上没有大的手袋。女人们对自己的时尚风格毫不确定,她们为场合着装,一心追求的是正确,如果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或者穿错了,她们会非常痛苦。


只有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新的时装设计才可能具备变革的力量。但Donva 的文章可是写于70 年代。彼时设计师们的任务,是用时尚故事给予女性自由,使其从集体规训的风格中解放出来。他们只需要适时设计出带有肩带的大背包以解放女性双手,或者是男性风格的套装,或者膝盖以上的迷你裙,就足可以称得上是用风格赋予女性以表达自我的勇气了。


遗憾的是,如今的设计师似乎仍在几十年前的思维体系中裹足不前,而忘记了女性运动所带来的时尚革命其实早已经完成,是时候运用新的语言了。时尚的社会性被瓦解,个人的穿着就不再具有宣言和反叛的力量,谁还会认为穿套装的女性比穿裙装的女性更女权呢?衣着在今天更多反映的是个人与时尚的关系,而不是社会处境。女性穿着取悦自己,为自己的工作、生活、心情和当日的天气,为表达自己的内在美和个性。


这再也不是穿裤子上街就可以表达女性观点的时代了。要让这一波女权运动的故事富有真正意义,就应该把目光从表象的风格上挪开,投向行业和产业的内里,是时候对实际发生的问题进行一些深度思考了。


时尚行业内存在的最基本的女性问题其实并不复杂。可大致分为三块:一是女性工人的权益保障。


如今,80%的工厂工人是女性,大多数高街品牌工厂都位于孟加拉国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工作环境糟糕。女工们每天都得忍受身体和语言虐待甚至性骚扰。为Zara和H&M等零售巨头制作服装的女性每周工作时间达96 小时,每天收入不超过20块人民币。这就是民主时尚背后的真相,标价99块的套头衫的来源—大众变幻不居的时尚梦想,是构筑在对底层女性的剥削上。想到这些,你还会一边在快时尚店铺里大肆购买,一边宣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吗?


第二则是男女权利比例的不平等。


男性,尤其是行政级别的男性,在所有业务领域中占据主导地位。以LVMH 为例——一家拥有Celine 和Louis Vuitton 等几大时装公司的企业集团,其执行委员会中有10名男性和1名女性。Bussiness of Fashion 对50个主要时尚品牌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只有14%是由女性经营,考虑这是一个以女性为主要消费者的行业,却是男性在做关键性的决定,这无疑具有讽刺意味。


最后, 是时尚女性讨论了几十年,却仍未真正解决的问题——女性美的多样性。


女性总是被迫将美丽置于首位,凌驾于生活中其他任何事物之上。而美的标准则被一些严格的大众标准所铆定。时尚鼓励的是16 岁少女一般的形象,追求“完美”的肤色和体形。尽管行业本身并不缺乏对此的反思和对应,比如伦敦时装周上,女性平等组织就发起了一项名为#NoSizeFitsAll 的活动,旨在向英国时装委员会和设计师施压,要求进行大码服装尺寸的展示。大码模特也似乎正慢慢被引入高级时装界,但比起行业普遍现状,这些改变和举措仍显得微不足道。看看Chiuri 是怎样展示那件女权口号T 恤的呢?她选择了有着少女面庞和纤细身形的模特儿。


时尚公司有没有开始正视这些问题呢?他们有采取什么透明、公正的手段,以切实保护公司内部女性员工的利益呢?我们是否能通过逐渐改变消费者与时尚的关系,改变消费者的行为习惯,来保障女性的权益呢?譬如,除了时装风格这些表征,我们是否能以另一种方式与消费者沟通,鼓励他们深入了解企业内部机制和对于女性员工的举措,以其作为是否要支持某个品牌的参考标准?


那些号称自己支持女权的设计师总是提及拥抱有力量的女性,并久不久把类似Gloria Steinem(著名女权主义者)这样的名字挂在嘴边。但他们很少谈论这些问题,因为这些话题过于严肃死板,不生动、没有故事性,远没有奢侈品T恤来得闪闪动人,也吸引不来社交媒体的羡艳目光。


和LGBT群体、黑人文化一样,女权主义被讲故事的时装人盗取了,成为一种扁平的标签、一个可以即刻获取的摩登身份。它们极度政治正确,无需深究内涵,只要表示认同和支持,就足以赢得大众好感。更不用提它们促进消费的魔力——平淡无奇的T 恤衫因此可以被标价超过4000元。


这是资本主义精心营造的幻觉——购买吧,用购买解决所有问题,用购买来显示自己的开放和包容,用购买迎来更好的明天。2016年尾,Clinton 的竞选失败了,随着女总统之梦的流产,女权主义也很快就会被新季时装抛诸脑后,爆款T 恤可以提升的只有公司业绩,而非女性地位。这条女权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一起来为可持续时尚做一些功课吧!

撰文/林倩如


可持续时尚已经是一个持续多年的话题,我们在看着许多新的可持续时尚品牌诞生的同时,像Gucci这样的大品牌也开始逐渐表明立场——“不再使用真皮草”。在Gucci于2017年做出表率之后,许多品牌纷纷效仿,今年甚至连Chanel也决定推出高级皮革市场,今后将不再使用鳄鱼皮。对此,国际善待动物组织评论:“Chanel的加盟,是全球动物爱好者一个里程碑式的胜利。”


可持续时尚

Marc Jacobs 印花长裙、条纹头巾、条纹长袖格纹衬衫、印花打底裤


今年年初,设计师Stella McCarteney将开云集团持有的她的同名品牌50% 的股份买回,重新掌控了自己的品牌,也宣布签署联合国制定的《时尚产业气候行动宪章》。正如Stella McCartney 一直致力于的“有意识消费”一样,可持续时尚并不是品牌的自说自话,只有当消费者能够在意识上形成可持续的时尚消费观念,“可持续时尚”才有可能实现。


那么作为消费者的我们,应该如何培养可持续的时尚消费意识呢?正如许多品牌都从原材料开始抓起一样,原材料,也是我们对于时尚是否环保最为直观的感受。以下9个tips,能让我们从了解服装原料的角度开始,直观又聪明地做一个绿色时尚消费者。


1. 了解你所购的衣服的材质。

2. 仔细地阅读服装标签。


3. 选购夏季服装,请跳过棉布,选择亚麻和有机棉。

棉花虽然是天然纤维,但却是我们壁橱中最不环保的材料之一:棉花需要大量的农药和肥料才能生长。它是世界上农药密集度最高的作物之一;棉花对水的消耗极大。需要大约700 加仑的水才能为一件T 恤准备足够的棉花,这相当于40个阵雨价值;大多数棉花使用转基因种子种植,虽然基因改造更倾向食物问题,但转基因作物存在许多环境问题,包括土壤和水污染以及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


4. 冬季的衣橱除了羊绒,你也可以试试羊驼毛。

在世界上最大的羊绒生产国蒙古,暴饮暴食的山羊正在严重改变生态系统。当山羊吃草时,它们从根部拉草,而绵羊和羊驼只吃地表面的草,保留根系。当土地过度放牧时,土壤不能储存水分或养分,因此变得不健康,以前肥沃的土地慢慢地会变成沙漠。在很大程度上,正因为羊绒生产导致的过度放牧,蒙古90%的土地正在经历某种形式的过渡,极有可能最终变成沙漠化土地。


5. 运动服、泳装和外套的面料,涤纶比不过PET。

我们生产的塑料废料可以回收利用,形成可用于制作新服装的聚酯纤维。这里有双重好处:我们减少塑料浪费,同时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从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越来越多的公司,包括Ecoalf,Odina Surf,Teeki,Patagonia 和Nike,使用再生塑料制作服装和配饰。这并没有解决与合成材料相关的所有问题,例如微弹性脱落,但它确实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


6. 晚礼服,丝绸不仅高级而且环保。

丝绸是一种天然、耐用、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对环境的影响非常小。随着聚酯纤维纺纱技术的提高,涤纶越来越多地进入晚装——但我们的晚礼服不需要塑料。选择100%丝绸制成的单品,即使这意味着你需要购买古着或二手,但这样你可以拥有更独特的风尚和态度。


7. 拥抱TENCEL®

作为品牌面料,TENCEL® 出售的是一种高度可持续的材料。TENCEL® 的木材来源最常见的是桉树,它在没有灌溉的情况下快速生长,不需要化学杀虫剂或肥料。此外,桉树可以生长在不适合耕作的边缘土地上,这意味着它的生产不会与食物的生产进行竞争。TENCEL® 是通过闭环系统生产的,其中几乎所有化学品都被捕获和重复使用,而不是作为污染物排放到环境中。


8. 尽可能避开混纺纤维。

混合纤维是将两种或多种不同材料混合在一起而制成的纤维。例如,牛仔裤通常由棉和弹性纤维混合而成,这使得牛仔裤更有弹性(并且值得赞赏)。但是由混纺纤维制成的衣服不能再循环,因为尚不存在分离纤维的技术。因为我们生产,消费和翻转如此大量的服装,回收纤维是减少我们使用原始原料的重要途径。因此,只要有可能,就选择仅由单一材料制成的衣服(即100% x)。


9. 回收或捐赠你的衣服。

位于垃圾填埋场的服装是一个巨大的环境问题。仅在美国,每年被丢弃的服装就重达1050万吨,占服装废物的85%。一旦进入垃圾填埋场,塑料基材料基本上永远不会让步,因为塑料聚合物的坚固化学性质意味着它们不会分解。即使天然纤维理论上可以分解,垃圾填埋场也不能提供理想的条件,因此这些纤维实际上并没有分解。 所以请尽量捐赠或回收你的衣服。

一档节目、一群女孩

摄影/徐晓伟 造型/吕露 化妆/Jeffrey 发型/Kim 助理/热力 撰文、采访/爪赛赛


30分钟的聊天里,王菊提了大概不下七次的“做好自己的事”,大概是因为还没有足够有说服力的作品,她自己也会有点怯。但有事做就是好的,有事做就意味着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创造101》当然不是完美的女性节目,但它还是以自己的方式让国内乌烟瘴气的性别环境清明了一些:女孩们能看到,做自己是更重要的。别人 pick 你的前提是你得喜欢自己,认可自己正在做的事。也祝所有有自己想做的事儿的中国女孩,在下一个十年里,能交上更多好运气吧。


王菊

Zara 亮片上衣、长裤


就像所有真正成为爆款的节目一样,《创造101》开播前,真没多少人把它当回事。这一行的媒体人常将懒散的经验主义包装成洞察,于是在我周围,这一类唱衰评论到处都是:女生嘛,都是要看男生啊;宅男看是会看,但他们没有消费力啊。所以女团选秀注定要扑街的。


同时《创造101》又被节目组定义为一档励志梦想类女性节目,这大概又让一批“纯种”女性主义者不屑一顾:拜托,这世界上还有比把一群幼白嫩的女孩圈在一起唱唱跳跳更物化女性的行为吗?


我自然是属于后者阵营的。接着节目开播了,看了第一集,我就在想:虽然这个舞台很土,满眼的粉色非常讨厌,最后强东玥和Yamy 的battle,每个人都张了个O字嘴也是有点故弄玄虚,但是…我是真的觉得这些女孩很可爱。抽象的敌意抵不上眼前真情实感的冲击,《创造101》做了一件最简单、但又太久没有人(在这个国家)做的事:它让镜头里的女孩不再是只能点头的甜美配角,它让女孩开口说话,让女孩变回了活的人。


你可以真的听到女孩们在台上说自己的故事,表现自己想表现的东西。没错,她们的言辞还不够有力,业务还不够精湛,大部分女生的外貌依旧逃不开大眼睛大长腿和V 字脸的宅男审美,但看到一群女孩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就是莫名的有亲近感。所有唱衰《创造101》的人都忘了一件事:中国已经太久没有对女孩说话的女孩节目了。


从抽象层面来看,人们总觉得女性主义一定要有“女性力量”:女的要很强大,要披荆斩棘,要在各个领域不输男的、比男的做得更好。但生活并不是一道证明题,能让女孩做女孩,也是一个挺值得追求的目标。而且节目越到后来我们越发现,《创造101》这个人设铺子里,种类还是挺齐全的。到了比赛后半程,微博博主@ 罗曼蒂克减肥史 出了一条热帖,说孟美岐是打架很厉害的大姐头,她们团伙还有傅菁、Yamy 和Sunnee,吴宣仪跟她们关系很好但是不参与打架。在评论里更多人献计献策:段奥娟是每天收作业没人会欺负的学习委员,刘人语是总在逃课喜欢对着小动物唱歌的怪咖女孩、李子璇是很用功但被大家欺负的对象,紫宁是没什么存在感、只能和刘人语一起玩的千金大小姐……


《创造101》把自己办成了一个女生版的热血高校:学员在里面一边各显神通,一边暗自较劲。而在屏幕后看着她们的女孩,很容易找到一个自己有带入感的角色。在为自己的“投射对象”揪心的过程中,也获得了成长感。


王菊当然是学校里一个特别的存在:她并不完全格格不入,但她的确和别人想的事儿不太一样;即便她不是成绩最好的学生,但她依然有一种可以称之为“成熟”的存在感;她不像是朋友很多的人,但她看起来也不是很在乎这一点。


王菊是那个酷女孩。酷并不总意味着众星捧月,但酷女孩一定是能为自己拿主意的那一个。节目结束小半年后,我和王菊聊了聊她如今怎么看自己。


她的确很有主见。不过实际的人生操作里,她也还在慢慢摸索自己的准心——毕竟今年9月,她才刚刚满25岁。


王菊

Zara 亮片上衣、长裤


InStyle X 王菊


InStyle: 做了艺人后生活有什么不一样吗?你原来是做模特经纪的,那艺人圈和模特圈,是不是还挺像的?

王菊: 还是不太一样。模特主要是在拍摄,不需要说话;艺人要参加综艺,接受很多采访,每个场合都会要求你说话。我虽然是个挺有表达欲的人,但时间长了会发现经常都在说一样的话。比如我老被问“做了艺人之后你的生活有什么不一样”(笑)。不过我可以理解,都是彼此工作的一部分,所以我每次会试着用不一样的方法去表达。


InStyle: 所以你对自己的原创性很有要求哦。我想起来你之前也提过,你想成为一个不可替代的人。你从小就是一个很想冒尖的人吗?

王菊: 没有,小时候成绩不好,整个学生时期就是过一个坎儿是一个坎儿。不过那时候就很喜欢各种文娱活动了。老师不会主动把任务交给成绩不好的我,但具体的排练到最后还是我组织的。工作了以后,我就感觉自己有选择权了。第一份工作做了一年多就辞职了,接下来也换了挺多的,就是不断尝试吧,也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


InStyle: 你第一份工作是小学老师,你不怎么喜欢是吧?教书育人没有成就感吗?

王菊: 我教一年级啊,他们太小了,什么也听不懂。而且小学老师是很重复的工作,你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那些比你年长的老师,就能想象到自己是十年后会是什么样。教材也很让人失望,现在一年级学的东西和我一年级时没什么不一样。但你又要就着这些老教材弄出一些所谓的新花样,比如上公开课你就要有不一样的讲法。都太浮于表面了,没有人想去做真正的革新者。


InStyle: 那这是你现在的目标吗?你会感受到自己身上“女性主义者”的责任吗?

王菊: 这个词太大了。要推动真正的改变,还是需要很多人吧。我觉得现阶段做好自己的事情比较重要。如果日后我有机会参与到推动平等的工作中,那我当然是愿意的。我还年轻,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InStyle: 那我们这一行就是喜欢给人套人设嘛。所以,如果一定要选的话,“励志偶像”和“让人兴奋的新鲜面孔”,你更喜欢哪个说法呢?

王菊: 这的确好像都是别人对我的期待。我比较希望大家是用工种来称呼我吧,比如演员王菊、歌手王菊。不过我们看另外一个人,经常都是最先看到自己想看的那部分。所以,对我来说,还是那句话,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比较重要。


摄影/刘颂 造型/彭彭、Sam 化妆/Jiang Na (andycrtion)、Anna@HCA

发型/ParcoCheung 、Issac_Yu 服装助理/年糊、Nico 编辑/Young Linn 设计/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