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止是单一借鉴,时装品牌也能成为音乐孵化平台

Louis Vuitton 2019 春夏系列男装发布会尾声,品牌新任男装创意总监Virgil Abloh 走在绿野仙踪的彩虹之上向来宾致谢。而后,他径直走向站在前排鼓掌的 Kanye West,二人相拥而泣,村上隆在一旁呵呵笑着,一边用手机录下这一刻——但凡知道他们故事的人都会有所触动。

高桥盾以 Krautrock 为灵感设计Undercover 2006春夏系列

高桥盾以 Krautrock 为灵感设计Undercover 2006春夏系列


Virgil Abloh和 Boys Noize推出单曲《Orvnge》

Virgil Abloh和 Boys Noize推出单曲《Orvnge》


秀后接受 Naomi Campbell 采访时,Abloh 坦言:“Kanye 是第一个拒绝依葫芦画瓢的人。在街头服饰还未流行时,他为我们描绘出理想的模样。在我们还没有资格进入时装周时,他坚信我们一定会参加时装周。他的梦想几乎就是我的梦想。在我的梦想中,他是那个走上T 台的人。”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早前另辟蹊径的 West,就没有今日踏上黄砖路的 Abloh,没有音乐,便没有街头设计的崛起。


众所周知,Abloh 并非时装设计专业出身。在获得威斯康辛大学土木工程学位和伊利诺理工大学建筑学硕士学位之后,他也未曾进入建筑事务所工作,而是选择在 Fendi 做一名实习生,并由此结识了同为“实习生”、但已斩获数座格莱美奖杯的 West。不久后,Abloh 便被 West 收至麾下,逐步成为其创意策划公司 Donda 的创意总监。有了这一平台,他得以与 Daft Punk等诸多音乐人合作,其负责项目包括 Jay-Z 和 Kanye West 在2011 年合作推出的专辑《Watch the Throne》(专辑封面由 Riccardo Tisci 设计),离开 West 的团队自立家门则是后话。除此以外,Abloh 本人也是一名 DJ,在Boiler Room 的官网上,人们还能找到他以 DJ Flat White 的 身份在地下表演的打碟视频。2018 年,Abloh 仍然对音乐满怀热情,与德国电子音乐人Boys Noize 合作推出包含三首曲目的迷你专辑《Orvnge》,探索 Techno 音乐的未知韵律以及富于原始感的一面。


每每谈及自己最为崇敬的时装设计师,Abloh 必定会说起 Riccardo Tisci。Tisci 如今也正在为 Burberry 重建秩序,带来新貌,在2019 年春夏秀场上,他便邀请英国乐队 Massive Attack 成员 Robert Del Naja创作秀场音乐。的确,音乐可谓为 Burberry 品牌形象的核心组成,在Christopher Bailey 与品牌长达17 年的合作中,Burberry Acoustic 是Bailey 自2010 年以来持之以恒、悉心策划的音乐项目,旨在扶持英国本土音乐人创作。Bailey 甚至聘用了两位音乐制作人,为 Burberry 建立了一个音乐团队,梳理他们每周收到的录音样带和音乐视频,寻找适合 Burberry 的声音,顺带为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牵线搭桥。


正如其名,Burberry Acoustic 的重点之一在于“不插电”,用 Bailey 的话来说,他喜欢歌手不加矫饰的原声,“即便是唱破音也很动人”。无论是民谣、摇滚还是另类音乐,都在不插电的剥离之下显露出平易近人的一面。Bailey邀请音乐人穿上 Burberry 的设计,在灰绿色的英国郊野或是安静的房间内表演曲目、讲述他们的音乐故事,也会邀请他们来到秀场进行演出,或是在品牌广告大片中出镜。如果没有 Burberry Acoustic,也许 Tom Odell 将依旧鲜为人知,我们也无从在时装秀场听闻 Benjamin Clementine、Alison Moyet 的歌声,Jake Bugg 更不会和 Cara Delevingne 摩擦出转瞬即逝的爱情火花。在 Bailey 离开品牌之前,Burberry 以特别企划“17 Years of Soundtracks”回顾并致敬这位设计师为品牌所做出的贡献,Bailey 本人也表示:“不论是为我们创作独家音乐,还是给我们的活动授权背景音乐,这些天赋异禀的音乐人帮助我描绘出 Burberry 的不同面貌,风格各异的曲目亦汇集成了 Burberry的过往、现在和未来。我希望这不仅能让新音乐接触到更多受众,也能让人们重启探索过往音乐的兴趣。”

NIGO 曾以制作人身份推出专辑《Ape Sounds》,本人是DJ

NIGO 曾以制作人身份推出专辑《Ape Sounds》,本人是DJ


Virgil Abloh为 Jay-Z 和 Kanye West 的合作专辑《Watch the Throne》做艺术总监

Virgil Abloh为 Jay-Z 和 Kanye West 的合作专辑《Watch the Throne》做艺术总监


在服装与音乐之间建立起紧密关联的还有高桥盾的Undercover,品牌历来系列的灵感大可组合成一张完整的歌单:2004 秋冬系列中,摇滚萨满 Patti Smith 的诗歌《Neoboy》的选段被缝制于牛仔裤上;2006 春夏系列中,电子乐先锋 Klaus Schulze 的第十五张专辑《Audentity》的封面被选作连帽衫印花;2009 秋冬系列中,后朋克乐队 Joy Division 著名的脉冲波形专辑封面也被收入服装设计;2012 秋冬系列中,垃圾摇滚乐队 Nirvana 传奇主唱 Kurt Cobain 的涂鸦笑脸作为印花元素贯穿始终……被收编进 Undercover 灵感库的乐队还包括 Radiohead、The Jesus and Mary Chain、Television、The Talking Heads, 等等。2006 年, 高桥盾便建立虚拟音乐厂牌 UNDERCOVER RECORDS, 推出首张黑胶唱片《Wahnfrieden》。201 7 年, 设计师本人则化身DJ, 在Fuji Rock 音乐节现场表演。Undercover 的官方 Instagram 会定期更新高桥盾的近期推荐歌单,我们也能在其中看到诸如 hyukoh等年轻乐队的作品。鲜有人知的是,这位设计师昵称 Jonio,称谓自 Sex Pistols 乐队成员 John Lydon 艺名演变而来,高桥盾十分崇拜 Lydon,曾在青年时期组建朋克乐队 Tokyo SexPistols 并担任主唱。


谈及高桥盾,便自然会想到 A BATHING APE® 品牌创始人 NIGO®。1993 年,二人于东京里原宿共同开设了书写潮流历史的标志性服装店 Nowhere,店名取自披头士歌曲《Nowhere Man》。其实,NIGO® 本人也是一位音乐制作人兼DJ, 曾在2000 年发行《Ape Sounds》, 将说唱、迷幻摇滚、Trip-Hop 融汇于同一张专辑中。2003 年,他亦与知名歌手 Pharrell Williams 进行音乐合作,同期成立品牌 Billionaire Boys Club。


除却奢侈品牌和街头品牌,许多设计师品牌也将音乐和时装并列为立身之本。由华裔设计师李阳于2012 年创立的 YANG LI 便是一个典型例子,深受音乐启发的他充满反骨精神,尤擅以服装捕捉脆弱与力量之间的临界点,塑造精致的不完美。将重金属乐队 Napalm Death 和噪音摇滚乐队 Swans 的曲目选作走秀音乐不足为奇,李阳不仅邀请噪音音乐人 Pharmakon 前往温哥华时装精品店 Leisure Center 现场表演(对着高消费群体嘶吼、用破铜烂铁和合成器表演或许能够打动人心的实验性音乐),还与 KOMAKINO 联合创始人 Federico Capalbo 共同创立了名为 Samizdat 的音乐厂牌,主打现场音乐表演,并推出印花T 恤、马克杯等音乐周边产品。


2018 秋冬上海时装周期间,YANG LI 携 Samizdat 以LABELHOOD 为平台带来洛杉矶乐队 Tropic of Cancer 及上海乐队 Torturing Nurse 的现场表演,将之转化为秀场形式,直观呈现 Live 独有的能量与感官体验。在设计师看来,YANG LI是以音乐为灵感、在时装体系内通过成衣系列运作的高端品牌,Samizdat 则是开放直接的音乐平台,服装于此是一种记录与致敬的形式。这或许会让人联想到许多时装设计师对摇滚和朋克音乐的风格借鉴——精神表象的残留,反骨精神的淡化——但李阳并不担心噪音音乐会就此遭受主流侵蚀。毕竟,欣赏噪音音乐的人太少了,在一次仅有五位听众的演出现场,除了他和 Capalbo之外的另外三位听众都是圈内的音乐人:“如若无法吸纳新人,这一音乐现象便不能得以长存。如今世界上有如此繁多的音乐、电影、媒体平台、杂志,人们置身于选择的迷宫之中。Samizdat 虽是沧海一粟,却也希望通过富于美感与尊敬的形式,为这种音乐带来全新的受众。”


也许,只要操作得当,时装品牌便能成为音乐孵化平台,二者相辅相成。


撰文/saltypink 编辑/林倩如 设计/Er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