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子音乐女先锋

作为2018年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的一环,Lentos艺术博物馆的展览“Hidden Alliances – Elisabeth Schimana and the IMAfiction series”通过一系列的采访视频、文献以及部分作品手稿去呈现十位在声音艺术、电子音乐有杰出贡献的女性艺术家的工作、生平及其对电子音乐的理解,从而反映女性身份在此领域的处境。本文在回顾本次展览的同时也将介绍展览中的几位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

电子音乐女先锋


展览的策展机构媒体考古中心(IMA, Institute for Media Archeology)是电子音乐人Elisabeth Schimana 于2005 年创立的,其关注的议题涉及女性、艺术和技术。Schimana 在1980 年代仍然是一位歌手,出于对电子音乐的兴趣开始着手学习电子声学和实验音乐的知识。而在这个过程中,Schimana 一直坚持将女性的声音作为电子声学中一种本真的素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与工作后,到了1990 年代,Schimana 就开始思考并探索女性在电子音乐领域中的身份问题。2003 年Schimana将她研究成果的展示办成一场名为Portrait 01 The Female Futurist 的活动,受访女性艺术家的声音和所讲述的故事被混合在一起进行重新组织,并配合视觉效果来呈现。这场实验性活动成了本次展览的出发点。


Electric Indigo 是所展示艺术家中相对接近流行音乐与大众文化的音乐人。原名Susanne Kirchmayr 的她一开始在奥地利是爵士、电台DJ 的身份,在受到底特律Techno、芝加哥House 的影响下她开始关注电子音乐。随后几年,她搬去了柏林并签到厂牌Hard Wax 旗下,自此之后她长期出现于维也纳与柏林的俱乐部之中。但她的艺术创作并不停留于俱乐部音乐与混音,在传统歌剧、舞台剧、乃至更为前沿的舞台实践以及声音艺术探索中都能看到她的身影。这种多元实践也给她的实验创作开拓了更大的空间。另一方面Kirchmayr 并非单纯将声音视为基本的物理实体,在她的作品中所听到的演讲、录音的片段是她对于互文性的融入。1998 年,她创立了国际平台“Female:Pressure”,旨在为女性/ 变性/ 双性人电子音乐工作者提供交流、展示、记录的机会。Female:Pressure 这个项目得到了2009 年Ars Electronica 的荣誉提名。Kirchmayr 本人曾参与底特律电子音乐节、Elevate Festival、CTM Festival 等大型电子艺术节,她的作品亦在2010 年世博会奥地利馆被展示。


电子音乐女先锋


Beatriz Ferreyra 则更接近于现代音乐的范畴。出生于阿根廷一个富裕之家,Ferreyra 从小在音乐的氛围中长大。之后她来到巴黎,跟随Nadia Boulanger 学习作曲。Boulanger 是巴黎知名的作曲家与教师,她的学生包括Daniel Barenboim、Philip Glass、Astor Piazzolla 等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演奏家和音乐家。但某次在法国具体音乐(Musique concrète)的前沿研究机构——音乐研究组(GRM)的音乐会上听到Luc Ferrari、 Bernard Parmegiani、Ivo Malec、Jean Baschet 等音乐家的现代作品后,她马上对这些新的音乐着迷并放弃了作曲的学习。之后她成为音乐家Edgardo Cantón 的助手,并学习磁带的剪辑和平贴、滤波器的使用等等。随后,她成为GRM的创办人Pierre Schaeffer 的学生,并加入了GRM。尽管如此,正如GRM里大多数女性一样,她的工作更多是做各种做杂活而不是以作曲家身份被认知。在接到机构外的作曲委任后,Ferreyra 离开了GRM。她将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作曲当中,她收到的作曲委任也越来越多。Ferreyra 用麦克风收集各种声音,包括家电机器、动物、人的动作等。同时她使用速写、图片、乐器组的记录等方式维持她对于某种声音的视觉记忆。对于Ferreyra 来说,空间以及空间内所发生的事件都是她的音乐中重要的元素。而Ferreyra 的作曲方式也是不固定的,有些时候她甚至需要几天的时间去沉淀,寻找内在的直觉。


电子音乐女先锋


作曲家、长笛演奏家Anne La Berge 以精湛的演奏技巧、对电子声音的偏好以及对文本在作曲、即兴中的重视出名。La Berge 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音乐之家,大学时期学习长笛。同时她也受到Stockhausen、Cage、Varèse 等先锋音乐家的影响。1989 年La Berge 搬到阿姆斯特丹,但她发现当时荷兰的音乐界仍然是男性主导的,这对于她多元的、甚至是带有政治诉求的音乐创作很不利。为了改变这种现状,她于次年联合另外两位音乐家在阿姆斯特丹成立具有影响力的即兴系列Kraakgeluiden,并在表演中将和声乐器、电子乐器、计算机与实时交互系统融合在一起。从麦克风开始,到各种FX 单元、Clavia Micro Modular 等硬件,再到Kyma 系统、Ableton Live、Max/MSP 以及Supercollider 等软件、编程语言,La Berge 尝试了各种不同的创作可能性。大多数时候她选择将Max 与Kyma 联合使用。而2006-2007 年,她与David LaBerge 博士合作使用电影、音乐以及叙事声音样本创作表演作品并探索神经学的相关议题。La Berge 偶尔也会进行一些非电子的演出和创作,和声乐器的世界对于她来说同样是丰富和令人着迷的。


从1960 年代开始创作电子音乐, 法国音乐家Eliane Radigue 被视为那一个时代中的先驱。自幼学习钢琴、竖琴和合唱。1950 年代在阅读了勋伯格的《和声学》后,她自学了十二音列法。1950 年代中期,她通过电台发现了具体音乐,几个月后她与Pierre Schaeffer 会面,后者邀请她去法国广播电视局。1960年代初,Radigue 与丈夫和孩子搬去纽约,她认识了包括杜尚、Philip Glass、Steve Reich 等艺术界与音乐界名人。一年后她便回到欧洲在具体音乐的先驱人物Pierre Henry 工作室工作了一年多,在此期间她完成了第一部作品《电子游戏》。她通常会使用慢放、重叠、利用两个录音机之间的反馈等方式去达到一种失真效果。而在得知第一台模块合成器诞生的消息后,她回到美国学习Buchla 合成器。实践一段时间后,她选择了ARP 2500合成器。她避免过多地使用钢琴键盘并直接在控制台上处理声音。1970 年代中期,她开始对藏传佛教感兴趣,并尝试更深入地探索灵性、冥想等,创作的速度也因此而放慢。在佛教的启发下她从1970 年代末期到1980 年代创作了许多有影响力的作品,例如《Adnos II”》( 1980),《 Adnos III》( 1981),《死亡三部曲》。她完成于2000 的电子作品“回声岛”获得了2006 年林茨电子艺术节的最高奖项Golden Nica。


声音艺术和电子音乐经过一个世纪以来的发展衍生出各种流派,无论是创作方式还是其所展现的声音质感、美学都变得十分多元。软件的便利性和互联网的普及让进入电子音乐更大众化。文中所述的艺术家对于创作语言的新尝试以及对于女性身份的关注实际上与早期电子音乐中对变革的渴望不谋而合,她们的探索也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但冲突与不公依然存在,与此同时,21 世纪作为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的纪元,音乐人、艺术家如何去呼应他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比创作本身更大的命题。


(供图:深蓝)


撰文/深蓝 编辑/Young Linn 设计/Er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