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OLLOW THE RIVER 缓流,胡杏儿

胡杏儿庆幸迄今为止人生里自己没有做过后悔的决定,尽管命运并未为她铺就坦途,但始终是善待她的。

胡杏儿

Givenhcy 无袖衬衫、腰带、阔腿裤、拼色皮鞋


女人的面容其实是骗不了人的。


从容、自知与安稳会化作和缓的线条搭在脸上,胡杏儿便是了。很难想象,2019 年是她出道的第二十年,然而她看起来并未被职业抑或环境改变太多,不似深谙谈话技巧的老手般对答如流,与她的问答间常夹着大段的留白,她要思考过才肯交出妥帖而真实的答案。


“随随便便”和“轻轻松松”在她的字典中是被划去的词汇。


她歪头枕着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的光线,时间成了缓流,不声不响。那光线也是暧昧而温和的,似冷似暖。上午十点刚过,胡杏儿啃着一只苹果走进了影棚,是早餐的收尾,她说今天开工时间算是很晚了,知足。


1999 年,胡杏儿摘得当年香港小姐竞选的季军,而后顺利签入香港电视有限公司做演员,她形容彼时的生活状态就是“埋头苦干”。她现下已不愿从头忆起,“这故事讲过很多遍了”,转而念叨起了拼搏岁月里的好。在TVB 的十几年间,胡杏儿完成了数量惊人的电视剧集,包括为人熟知的《怒火街头》《肥田喜事》以及《万凰之王》等等,更是凭借《万凰之王》中皇后一角,拿下了2011 年TVB 万千星辉颁奖典礼“最佳女主角”和“我最喜爱的电视女角色”(简称“视后”)。在胡杏儿的意识中,奖项只是对于某个阶段的赞许和鼓励,她的眼始终望向远方,所谓辉煌随着颁奖典礼的灯光一同熄灭,之后就是全新的开始,她亦有能力与勇气从头再来。


在TVB 工作时,胡杏儿得过一个花名,叫女铁人。当时团队的工作伙伴恨不能有一天胡杏儿突然“倒了”,这样就不用拍,全组休息了。然而这玩笑式的期望却一次次落空,“当时大家都是这样的,不怎么会偷懒,那个氛围让你只能这样,而且还年轻,年轻就有一颗拼搏的心。” 通常,人提起拼搏,多少是会有些情绪激昂的,回忆辛苦的过往也或多或少会有些心酸,可胡杏儿没有。她浅浅的平静的声音只是在陈述已经过去的事实,是日夜堆砌起来的过往而已。


2018 年10 月10 日,是已故香港艺人梅艳芳55 岁冥寿,她的粉丝为了纪念偶像,耗时八年集资筹备,拍摄了电影《拾芳》。接到这部电影的导演之一高志森的短信时,胡杏儿有些出乎意料,因为之前二人并未合作过,她还是赴了约。“听他一直很有热忱地去讲这个故事,因为这样给他打动了。”胡杏儿说。交给她的角色叫Amy,是与梅艳芳相识于微的老友。在正式出演之前,胡杏儿做了大量的调研和交流,交流的对象包括Amy 本人以及梅艳芳的粉丝。“其实更多的是梅姐打动了我,看到她身上的真善美,她特别有热诚,有义气,敢爱敢恨,也是很爱自己朋友的一个人。” 自始至终,胡杏儿都唤她作“梅姐”,尽管同为艺人很多年,她却没得见过梅姐一面。

胡杏儿

Ferragamo 丝绒连衣裙

MaxMara 皮质长手套


“我是非常相信性格改变命运这一句话的,有时候你的想法或者选择就是会改变后面事情的发生或后果,可能是一辈子都挽回不了的。” 告别Amy 这个角色的此时,胡杏儿讲出了这样的体悟。“我记得我和Amy 聊天的时候,她传达给我的已经不是悲痛和伤心,这并不代表她不是一个好人,是遗憾吧。当时她以为还有机会和梅姐见面,但其实没有了,但她就是那样一个性格的人。” 胡杏儿眉眼低垂,板正地坐在椅子上,她是全然不像一个女演员的,或许正因是拨开表面的繁华还能露出些许真切样子的人,才会迷人。而纤细的敏感神经,也并非时时放在外头刻意接受悲伤讯号的,这令我不由地想起她经纪人猫猫讲起的一件事。


胡杏儿的婚纱照选在比利时拍摄,当时距婚期还有两三个月的样子。猫猫记得那一天是在酒店,胡杏儿穿上婚纱站在房间的窗户边,忽然就感动了,“怎么说呢,她其实内心有很多容易被触及的角落和东西,但她不会表达说我现在很感动,或者形容她的感受。”又或者长途飞机上,她一转头就看见胡杏儿盯着小小的电视屏幕在一个人抹眼泪。“她不能经常表现出自己柔弱的一面,因为得撑得起自己的自信,撑得起在外面工作的一个样子。”


撑得住,好像是伴随了胡杏儿的人生的。


胡杏儿12 岁去了北爱尔兰念书,尽管两个姐姐与她同校,但因为年级不同,宿舍不同,除却周末也是见不到的,“我觉得在北爱尔兰的生活让我知道了自己要怎样,要什么吧,也知道了自己的性格。因为你不决定,没人帮你决定。” 小到生活琐事,大到选文科还是理科,就是从这些自小变大的决定时刻里,胡杏儿明白了决定的意义与重要性。


她是一个相对理性的人,相比身体里潜藏的感性因子,在大部分的时间里胡杏儿是个信奉1 加1 等于2的人。她情绪极少爆发,更不要说失控,左不过就是不开心时找朋友倾诉,再不然就是吃东西。她说自己没有童年,从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孩子了,“当然这也有点过了”,原生家庭对自己性格上潜移默化的影响大概是她唯一无能为力的选择了。


“我是个挺悲观主义和危机主义的人,有一点是天生吧。但你很难评价它是好是坏,所以要接受自己,一定要学会接受自己。” 她当然会提及自己的年龄,事业与家庭的平衡,看透而不说破,坦然地接受所有,是胡杏儿的智慧。大抵守得住何时选择沉默的底线,才能撑得起背后所有的自由和幸福。

胡杏儿

Ferragamo 丝绒连衣裙

MaxMara 皮质长手套


InStyle: 你是否因为演员这份职业而被改变了一部分?

胡杏儿: 性格上,以前会比较执着,而且年龄小的时候不太会顾全大局,视野会比较窄一点,你就看到你自己和关于自己的事情。但慢慢出来工作,遇到了不同的人跟一些经历后,视野会变宽,也学会了包容,要学会跟人沟通相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演员,我只做过演员,但我想别的工作也会有同样的一些感受吧。当然,可能因为做演员你是演别人的生活,别人的性格,你也可能会从一些角色里学到一些道理。


InStyle: 那你有羡慕过你某个角色的人生,或者你非常欣赏她身上的某个特质吗?

胡杏儿: 说实话,从现实的角度我觉得角色都比较不真实,一些剧情需要很多事发生在这个人的身上,对观众来说是有趣的,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觉得不太会发生,所以我没有羡慕过任何一个角色。因为我觉得戏里面大多是美好的,然而生活中不可能都是好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反面。


InStyle: 生活对于你来说一直是这样真实而残酷的吗?

胡杏儿: 很小出去念书,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吧,会受到很多挫折,对于小孩来说是很大的一个打击。我觉得人一定要受到打击才会成长,才会学习到并且懂得珍惜。如果我从小有很多人照顾,顺风顺水,一切都可以伸手就拿得到,我不知道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比方说尽管当时出去念书是有饭吃有宿舍住,但很多东西还是要自己面对,室友之间会有矛盾啊,要学会相处,语言刚开始也不好,成绩表全是红色。那就想办法慢慢学,把红色变成有一些蓝色的,分数越来越高这样。所以我现在也不希望我的孩子是这样幸福的,我觉得一定要锻炼。


InStyle: 但说真的,在你和你先生事业都较为成功的当下,他从小就面对挫折的机会大概不是很多吧。

胡杏儿: 要让他面对,创造机会面对吧。我觉得没挫折,没冲击才可怕,不然一点点冲击就选择极端的解决办法,那个更可怕。因为我自己经历过,我知道嘛,不会死啊。什么都给你安排好,你完全不用动脑筋,这样的人生蛮悲惨的吧。


InStyle: 所以你的人生一定要关关打怪才过瘾?

胡杏儿: 这样子才是人生嘛,这样才好,不然太乏味了。

胡杏儿

Stella McCartney 长袖上衣、阔腿裤

Givenchy 拼色皮鞋

Bottega Veneta 耳环


InStyle: 说回刚才,你要怎么创造挫折给你的孩子?

胡杏儿: 我会考虑让他去念寄宿学校。放假了要去打工,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赚。想要的东西你要自己争取,努力了才会得到,不是说我要这个我就能拿得到,因为你不是永远都这么幸运和幸福的,很多时候你拿不到了,就在那边不开心,没用的。


InStyle: 孩子带给你的改变是什么?

胡杏儿: 我的孩子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快乐。因为他是一个很快乐的孩子。但有时候看着他我也会害怕,我当然希望他一直快乐,但我觉得这不可能,他要长大,要面对生活,面对社会。我不希望他变成一个刚刚像我说的,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所以他一定要面对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才能那样,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但也没办法,就不要想那么多,反正想那么多也没用。尽量用自己的经历去教导他。你说他让我改变什么或者看到什么,当然当父母是有一定牺牲的,你很多事情都要以他为先。但是我不赞成所有什么都变成他第一。你不能没有自我,不能没有了你的伴侣,不能什么都围绕着孩子,我觉得这个是会失败的。


InStyle: 老生常谈的问题,要怎么去平衡和接受有了孩子而带来的对于工作上选择的影响?

胡杏儿: 一定要平衡,你只能平衡。但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婆婆跟我们住,所以我婆婆可以带着他。当然肯定有一个要牺牲,就是我的孩子肯定不会以我为第一的,这个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是现实,我不是24 小时在照顾他的那个人,所以你不可能说我要A 也要B,你只能要自己平和,自己去调整你的心态。当然我也庆幸,因为我老公是一个会鼓励我的人,他年龄比我大一点,他是特别会看得开的人。他就说你不应该老看你的孩子不跟你怎样,你要看这个配置,大环境,你也是为了他去工作,对不对?你是用另外一个方式去爱他,而不是说你就是自己出去玩而不理他,不是啊。所以也不要执着于他一定是最亲近你的。我接受我的孩子跟他的奶奶更亲近,其实也是一种爱,因为他的奶奶也是真正爱他的,所以不能太执着地去想这些事情。


InStyle: 你觉得做演员或者表演这件事情,到今天和从前你开始做它的时候相比,它对你的意义,或者你从中感受到的快乐有变化吗?

胡杏儿: 没有变化。如果演好了一场戏还是会很开心,演好了一个角色还是会很开心。哪怕可能有时候人家不觉得你演得好,但我自己觉得好就够了,你不可能要每个人都喜欢你。但是有时候你自己心目中的标准,当然也需要是高的,我觉得我是挺高的,然后我觉得做到我自己的要求就够了。

胡杏儿

Ports 1961 斜肩连衣裙


胡杏儿

Ports 1961 漆皮外套

Fendi 圆圈耳环


摄影/邵迪 造型/吕露 化妆/王嘉 发型/贺志国

编辑/金莺 撰文/在安 助理/cici 设计/F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