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直击内心的一抹蓝

尽管经过了数百年的深入研究和建模,人类立体色彩视觉却依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脑科学巨著《蓝色思维》中说,蓝色是我们能感受到自然连接的唯一纽带。很多人都在大自然中体会过片刻(甚至长达数小时)这样天人合一的境地,他们试图传达的不是眼睛看到的东西,而是灵魂的感受。

澳大利亚鲨鱼湾


如大师油画的蓝色盐池

@ 澳大利亚鲨鱼湾

澳大利亚西部的鲨鱼湾(Shark Bay) 因世界上最大的海床和最丰富的海草资源、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儒艮以及最古老的叠层石, 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独特的地理环境为这里的盐池Useless Loop 带来不一样的风貌,呈现一种非常优雅的蓝色,像极了大师的水彩画,这一片也被称作“蓝色项目领域”(Project Blue Fields)。但只有在航拍视角下,盐池的斑斓渐变才能被完全看到:盐田被道路与海水分隔为方格罗网,色块与线条浑然天成。澄蓝汪洋中纹路浅浅,那是收盐机留下的画痕,流动的海洋、停滞的盐池,偶尔还有作业的人们以及奔跑的小孩……这也是尽管航拍摄影中已经广泛使用无人机,我仍坚持租用直升机工作的原因—只为那亲眼所见的欢欣:完全地经历,云层中的光线如何一束束投在湖面,如何与湖水嬉戏。高空之上,我们的直升飞机都没有门,我在安全措施的保护下可以完全探出身去,这虽然有些危险,但这也是专属于飞行拍摄者的福利,享受了上帝的视野。By Tommy Clarke(知名摄影师,Tommy Clarke studio 的主理人)


中国霞浦


正在消失中的蓝色

@ 中国霞浦

霞浦是我在中国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它是闽东最古老的县城,满足了一个法国人对“鱼米之乡”的所有解读。在过去的6 年里我大概去了将近30 次。这是在一次台风季节结束之后,人们重新种植海藻时我拍摄下的,当时内心有种充盈的感动。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捕捉到这样的照片,我的照片是基于情绪和故事,因为你需要讲述你拍摄的地方的故事。我的作品拒绝后期处理,而是体现我眼中最真最原始的自然美景。但作为摄影师我必须遗憾地说,类似这种渔业以及云南梯田这种人类创造的美丽地方很快就会消失,因为新一代人想在大城市工作而不是当渔民或农民。我看到过许多美丽的地方,由于现代主义和旅游业的原因,被完全摧毁,失去了真正的一部分。By Thierry bornier(国家地理专职摄影师)

冰岛瓦特纳冰川


一旦错过就不复存在的蓝冰洞

@ 冰岛瓦特纳冰川

去年11 月,我到冰岛旅行,提前在网上预订了瓦特纳冰川徒步和蓝冰洞探索的项目。生平第一次穿上套着冰爪的登山靴,徒步了近2 小时,才抵达冰川内部的蓝冰洞。这是一个全新形成的冰洞,据说也是目前接待游客最多的冰洞之一,而原本坐落于这片冰川的冰洞因气候变暖常年渗水,于2016 年年底开始处于长达多年的水淹状态,如今已基本消失,这也验证了那句“有些冰洞,一旦错过就不在”。 蓝冰洞,可谓冰岛冬季限定的礼物,仅在每年11 月至次年3 月对外开放,加上冰岛天气极不稳定,冰洞可能随时消失或发生渗水现象,能不能进洞参观,全凭缘分和运气。冰洞并不大,在洞内呆的时间也不会很长。去之前在网上看过不少照片,原本以为蓝冰洞一定是蓝色的,后来才发现整个洞穴内呈现出的绝非单一的蓝,而是夹杂着些许灰、白、黑,富有层次。从洞口望进去,深邃的灰黑色压制住了蓝色,而当你身处洞内向外看时,冰洞又呈现出晶莹剔透的蓝白色,泛着某种光芒。从导游口中得知,冰洞的透蓝度取决于外部的光线,光线越足越蓝。深浅不一的蓝色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连相机也很难完美准确地表现出这明暗层次之间的美态。离开冰洞后,我们一行人又徒步近1 小时返回起点。行走在原始粗粝、纯净无染的冰川上,登上高处环顾四周,眼前这片蓝灰色的土地,远离城市的尘嚣,静谧、孤独,所谓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无非如此—触手可及之余令人生畏,这正是冰岛的美妙之处。 By Candice(公众号“五十平”的主理人)


伯利兹


似通达灵魂的大蓝洞

@ 伯利兹

作为自然世界中最富神秘的存在,蓝洞似乎拥有神通灵魂的力量。深潜于此可以体验到日常生活中不曾有过的洞见和情绪。我每年都要去很多蓝洞海潜,然而伯利兹大蓝洞那种深邃的蓝仿佛更具有能量和吸引力,这里三百米深,从15 米的边缘开始下坠,水越来越冷,从41 米深度开始潜,地下有巨大的钟乳石柱群,人会有轻微氮醉感,再往深处是无尽的大黑洞,水变得更冷以及带来晕眩的感觉,却可能会带来彻底释放的感觉。By Zizi 梓(环球户外旅行家、Zizi Club 创始人)

伊朗亚兹德



繁复到无穷的波斯蓝

@ 伊朗亚兹德

亚兹德是我在伊朗最喜欢的城市,作为世界上第二古老的城市,我更愿意说它是一座“活”着的古城。在老城里如何转圈走动,都绕不开聚礼清真寺,两座48 米高的宣礼塔是伊朗所有清真寺最高的。站在清真寺里,拱顶和墙面上均是以波斯蓝为基调的彩釉瓷砖镶嵌而成的花纹极其复杂的图案,制造出如蜂巢般的蓝色悬顶,在阳光下产生不同的光线折射,有些海市蜃楼的绝世美感,它的图案可以繁复到近乎无穷—圆中有方、方中有圆、反复变换、耐人寻味,无穷到让信徒感受到这个周而复始,万物有灵的大千世界真实存在。波斯蓝的故事起源自青金石和靛蓝的历史,两者皆为蓝色颜料的主要来源。据说当今最好的青金石来自现代阿富汗的巴达赫尚地区,靛蓝则在印度和中东各个地区内生产,而伊朗则坐落于这“蓝色之路”的网络之中,这样的环境让伊朗的手工匠长久以来有着得天独厚的机会深入探索蓝色的潜质,远胜于其他任何颜色。By 黄展蓝(前媒体人,公众号“生活即旅程”的主理人)



摩洛哥马拉喀什


马约尔花园的蓝色光影

@ 摩洛哥马拉喀什

摩洛哥每个城市似乎都有着不同的韵味,尤其是走在红色之城的马拉喀什,而我的最爱是时装大师Yves Saint Laurent的Jardin Majorelle,整个花园里都是与这个红色之城完全不同的Majorelle 蓝,据说这种蓝色的颜料只能从撒哈拉沙漠的植物中提取,价格以克计。作为花园的第二位主人的Saint Laurent 先生和其伴侣Pierre Bergé 精心地修复了花园,茂密的热带植物覆盖园中,繁复的阿拉伯风情窗户,挤满荷花的池塘和角落里色彩跳跃的陶罐,都极具摩洛哥风情,此后近三十年里,几乎每年春天Saint Laurent 先生都会住进马约尔花园,在这里度假,在这里躲避喧嚣,也在这里得到无数设计灵感,他曾形容马约尔花园“仿佛是我取之不尽的精神源泉,我甚至常常在梦中见到那些独一无二的色彩”。他去世后,其骨灰撒在了花园里,生前居住的别墅也变身为博物馆。走进这样的蓝色里,也仿佛走进了Yves Saint Laurent 先生的时尚梦境之中。午后,园中咖啡馆的猫在树阴下昏睡,坐在马约尔花园的蓝色光影里,会感觉到过往时间中的传奇的气息悠悠然地浮上来,让人神往。 By 卡米(专栏作家、公众号“物质生活”主理人)


编辑/张慧 设计/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