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不是男人的专利

美国新闻女记者纳利·布莱,凭借自己的能力打破了新闻业的男性垄断。她表示:“女人不是做不到,只不过人们不曾将目光放在这些勇敢卓越的女性身上罢了。” 汽车、航天等领域,都曾被视为男性的天然领地。但她们,却交出了一份连男人都望尘莫及的出色成绩单。

2013年12月15日,张艳丽参与研制的“玉兔”号月球车完美实现了落月,那一刻,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实现月面软着陆的国家。今年年初,她的另一个“孩子”嫦娥四号的玉兔二号探测器成功着陆月球背面。


张艳丽

张艳丽

航天电机设计研发工程师,嫦娥月球车电机研究员


我的“孩子”在月球落了地

一部中国电影史诗级的科幻巨作《流浪地球》在新年档可谓横扫一切,缩小了航天事业与人们之间距离的同时,也让每个关心和热爱航天工程的人们,再度燃起了心中的航天梦。而在这个高精尖的航天领域里,女性工作者可谓屈指可数,对于女航天科技工作者而言,除了超强的身体素质,过硬的技术和敏锐的应变能力也是必备的“战斗资本”。作为一名航天电机研发工程师,80 后的张艳丽已经参与并研制设计了很多产品,这些产品被应用于“嫦娥奔月”的月球车,还应用在中国的火星探测器、空间站、载人航天工程、北斗等系列卫星上。当她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个个遨游在太空当中,一种无以言表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嫦娥四号

今年年初,嫦娥四号的玉兔二号探测器成功着陆月球背面。

在张艳丽看来,航天产品的设计,更肩负着一种责任。


Q&A

InStyle × 张艳丽


InStyle:有没有因为性别、年龄而被质疑能力?

张:工作中曾遇到不被别人理解而流泪的情况。我大学专业是电机。大学毕业后,我和两位男同学来到了同一家科研所。上班第一天,我还特意穿了一套office lady 风格的衣服,但也因此,给带我的师父和领导留下了不适合做科研的印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个课题也没有接到。当和我一起入职的男同学设计的导弹电机都已经快发射时,我依然没有拿到一个课题。我极其郁闷,也有人劝我离开这里,但我的词典里没有“逃兵”二字。我相信努力是运气的另一个解释,自那以后,不服气的我,成天待在车间里,研究每一道工艺和工序。


InStyle:后来又如何赢得了信任?

张:在出色完成第一个课题—设计用于弹道导弹的特种电机,并突破了30 多年的技术瓶颈后,领导对我的态度有所改观。2009 年,我承接了月球车项目。在成功把月球车的电机三合为一的同时,还节省了三分之二的研制费用。


InStyle:这份工作最吸引您的地方是?

张:我个人非常喜欢挑战,因为挑战给我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感觉,当每一次攻克技术上的难题,那种欣喜感是别的任何事情都代替不了的。而且当我每一次把我的产品—在我看来就像我的孩子一样—送入太空中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自豪感。


InStyle:是否曾因为工作而顾此失彼,如何取舍?

张:在一次做实验的时候,我发生了大出血。那时候我怀孕了,医生建议我休息,不然很有可能会流产。当时我非常纠结。我已经32 岁了,也属于高龄产妇了。可是月球车项目凝聚了我很多的心血,就像我的另一个孩子。我没办法舍弃!经过一天一夜的思考,我决定不放弃。就这样我坚持到了孩子出生的前一周。在月球车落月的那一刻,我的心情,不知道可以用哪种语言来形容,就是热泪盈眶吧。


InStyle :是否鼓励女性从事您的工作?

张:对有这种想法的女性而言,应该勇于踏出第一步,因为进入一个你想做的领域,你会感受到更多的、区别于其他行业的无法体会到的感觉。因为在研发这个领域,对女性来说确实是一种挑战,但这种成功后的成就感是其他行业无法比拟的。当然,我也非常享受一次次攻克难题后的那种成就感。现在它已经到达了月球,明天它将驶往火星。当看着我的“孩子”一个个遨游在太空当中,我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自豪感。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到达更远的太空,为人类探索更多的宇宙奥秘。

2018年12月,国际汽车联合会(FIA)首次官方发布“全球范围内FIA许可的赛道设计师名录”,姚启明作为唯一一个中国人位列其中,她是国际汽联历史上赛道设计师中唯一的女性。


姚启明

姚启明

赛道设计师


我设计的是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在我们的印象中,赛车、车手再到赛车场设计,这些素来都是老外的强项,老外的强项。而她,却在26 岁时,成为第一个设计国际赛车场的中国设计师,也是全球范围内国际汽联官方认可的12 位赛道设计师中唯一的女性、唯一的中国人。她就是姚启明,一个把青春和爱都全部倾注到赛道上的赛道设计师。


青春时代,她曾因为一场疾病遗憾地和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在旁人眼中,或许她输在了起跑线上,但她却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努力的学习和钻研。通过自主创新和科技攻关,研发出自己的赛车运动轨迹模拟系统、赛道安全模拟系统和速度计算模型,填补了国内空白,这一路,她经历过怀疑,也收获了赞叹。对于取得的成绩,姚启明总是说,因为赶上了好时代、来对了好地方、遇上了好机会,有幸攀登上了赛道设计这一领域的顶峰。


而如今,20 多年过去了,猛然回首,在这条路上,还是她一个人,本色前行。她一直在想,如何才能让中国的赛车业发展得更好,如何依靠自己一个女性单薄的肩膀,为赛车安全撑起一片天。正如她的微电影《创新在路上》中的独白:“坚持创新、注定是一条孤独而漫长的路,艰难限制会迎面而来,不理解的声音会此起彼伏,但我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改变一个行业的发展,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赛道设计


Q&A

InStyle × 姚启明


InStyle: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

姚:时间应该回到2004 年,F1 首次登陆中国,那时我正准备去美国读博士。接触到F1 之后非常好奇,当时中国仅有的4条赛道都是外国设计师设计的,由此激发了我内心强烈的民族尊严感,我萌发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中国的赛道要让中国人自己来设计。2005 年,终于有了一个机会,但当时没有任何规范和标准。我写了一封邮件给国际最著名的赛道设计公司,三天后我收到了回复:“非常遗憾,赛道设计选用什么样的规范,也是我们知识产权的一部分,无法告知。”我是一个天生不懂得畏惧的人,他们的拒绝反倒更坚定了我的信心,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也同样能做到。


InStyle:有没有因为性别、年龄而被质疑能力?

姚:早年下飞机,经常被政府领导或投资老板认为接错人了,他们甚至直言不讳地说“:您的名字早有耳闻,但我们一直觉得应该是一位头发花白的先生。”我都会付之一笑。


InStyle:在汽车这个“高处不胜寒”的职业领域,女性比男性需要面对更多哪些方面的挑战?

姚:记得国际汽联主席说过:“赛车是成就男人的运动。”所以在这个男性占据主导地位的行业,女性在性别上首先就是劣势。相比男性,还必须接受体能和生理上的挑战,但是女性通常有更缜密的思维和更追求完美的性格。也许是对工作的特别投入,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女性,唯有每次看到一些工作照的时候,我才会在大家的提醒中猛然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工作在男人堆中。


InStyle:“赛道”在您眼里,除了是一条路,它更意味着什么?

姚:赛道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条路,对,赛道就是一条路,一条不同寻常的路。赛道不同寻常的地方在于,要在速度和安全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要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让汽车每一个零部件去挑战汽车工业的极限,让车手的驾驶技能推到极限。


InStyle:赛道设计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姚:人们想象中的赛道设计,或许是天马行空地在纸上画出一些直道和弯角。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我们更像一个精明的大管家,而不是艺术家。赛道设计的背后是一个复杂的跨学科知识体系,就好像是一个星系。设计赛道本身所需的专业技术知识是恒星,而在这个大的恒星体系里面,还涉及建筑、结构、景观,甚至政治、经济、文化也要懂。


InStyle:想要在男性的天然领地脱颖而出,您的建议是?

姚:在工作中,忽视自己的性别,男性能做的事情,女性同样也能做到,也许会做得更好。扩大视野、提高眼界、深度思考,这样才能在更大的格局上解决问题。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才能抵御来自外界的不同压力和声音。还有要锻炼好身体,建设好家庭,才能在人生的长跑中可持续发展。


编辑/周李娜 设计/Lyn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