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点燃我,让我做你和另一个世界的信使

说蜡烛是家品中的异类并不为过,本来有形有状,随着使命的完成,最后化成一缕烟一滩泪,再也无处寻踪。它的光看似谦卑,发的热也是似有若无,可是不要小看任何一支蜡烛,如果待它轻薄疏忽了,再小的身体,也有把你的全部拥有付之一炬的威力。

蜡烛


说蜡烛是家品中的异类并不为过,本来有形有状,随着使命的完成,最后化成一缕烟一滩泪,再也无处寻踪。它的光看似谦卑,发的热也是似有若无,可是不要小看任何一支蜡烛,如果待它轻薄疏忽了,再小的身体,也有把你的全部拥有付之一炬的威力。这么一想,蜡烛还真像痴情的人类。我总觉得蜡烛这东西自带三分邪气三分仙气,比起只会喝水的花瓶,并没什么内涵的镜子,和各种呆头呆脑的装饰品,蜡烛,尤其是加了味道的香薰蜡,是唯一的可以同时调动你热觉、嗅觉、视觉的感官指挥家,又或者说,每一杯蜡都是个暂眠的活物。


没有味道的白蜡烛,我只会在独处时启封,一般是用作净化五大元素之火,或是一些特定场合,如翻看塔罗时的必需之物。而香薰蜡烛就随意多了,毕竟诞生之初就被定义为消遣型香氛,但唯独每次面对黑蜡烛,我都会敬畏三分,相传纯黑色的蜡烛直到中世纪才被女巫秘密研造出来,其中秘藏的契约是:点燃我,让我做你和另一个世界的信使。


初识Odin ( 黑信使),是因为友人送了他家全系列的香薰蜡烛给我,说是全系列,却也只有4 种味道,不像Diptyque 那样琳琅满目,也没有Cire Trudon 矜贵冷艳,Odin 从盒子到瓶身还有蜡油都是黑乎乎的,又黑得不像Mad Et Len 那般低调奢华,普通中藏了三分诱人,像个穿戴素简的少年,但眉眼骨骼都是美的,反而让人浮想联翩。


某个夜晚,我心血来潮点燃了这套中的第03 号:Century。看着火焰迅速把蜡体融化成瓶中的一个黑色镜面,烛光跳动着,充满了这个只有这一点光源的客厅,不免期待地想象这杯中封印的会是什么样的精灵。突然,味道来了,出人意料地咄咄逼人,那是一种古老的山谷之味,说是幻觉似乎怪力乱神,不过至今回想起当时所感,还是那个画面:一个英武男子,蓄着胡须,目光笃定地站在山谷前凝视我,四周鸟兽偶尔驻足,风从山谷呼啸而来,裹挟着远处森林里的新生和腐朽之气,不像花香调的那种与你嬉戏,也不是海洋味道的令人放松,更和沉稳木香的娓娓道来不同,Odin 这支香并不止于令你嗅吸芳味,它的野心更大于唱诵琳琅满目,而是指着远方看着你,问你敢不敢和它共赴这未知的旅途。


隔日,跟友人闲聊昨夜燃蜡的奇思妙想,她说我偏爱仪式感,又读宗教看灵书异谈,脑袋里自然古灵古怪,我说这样才好玩啊,现在世人都卖仪式感,可真正的仪式大概就如点燃未知蜡烛,后续谁能预料?甚至一开始划火柴都会失误呢。所以下次再偶遇谁,先确定那人比一杯蜡有趣后再开始吧。


撰文/Shawn王同学 编辑/林倩如 摄影/林宙 设计/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