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汪曲攸: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做一座山

汪曲攸不觉得自己是边缘人,但关于她自己,对这个世界想说的也不算多,“毕竟我自己的事都是小事”。

汪曲攸

Gucci 印花连衣裙、木屐,gucci.cn

Prada 丝质高筒袜,prada.com

Givenchy 造型耳环,givenchy.com


对汪曲攸的第一眼感觉是:她是一盘冷菜。


我是个对时尚了解几乎为零的人,汪曲攸很符合我这样的门外汉对“高级时尚”的理解:你得是有棱角的、冷酷的、让人觉得有距离感的。不过在恶补汪曲攸这几年作品的过程中,我模糊地感受到,汪曲攸是那种能让我看懂高级时装的超模:如果说看到大多数模特,我的第一反应是简单的“好美啊”,那看到汪曲攸的硬照,会觉得她和身上的衣服存在着一个故事:她和身上的衣服是融为一体的,她在演绎一个具体的角色或是理念,她想用这件衣服和你说点什么。


和朋友聊天,她说起现在模特圈里约定俗成的“准退役年龄”,大概在25 岁。2015 年下半年,汪曲攸第一次走上了国际舞台,那年她已经 24 岁 了。


发力虽晚,好在后劲很足。2016 年10 月巴黎时装周,汪曲攸是被Dior 的设计师Maria Grazia Chiuri 钦点而参加的。2017 年,汪曲攸拿下了秋冬季四大时装周的Top Newcomer,和 Bella Hadid 一起拍了《Vogue China 》九月刊封面,同时入选《纽约时报》“本季最值得关注的六张面孔”;2018 年上半年一季,汪曲攸走了 36 场,秀霸级别的频率;也是在去年,她入选了《福布斯》票选的中国十大最具国际影响力模特,正式杀入了一线超模行列。


出了秀场,了解汪曲攸的人还不算多。她自己的微博也很安静,最大的动静也就是发一些自己弹的钢琴曲。即便如此,她也不会对自己弹了什么做过多介绍。


但在采访之后,能明显感受到汪曲攸的内心很丰富。所以模特大概是很适合她的职业。这一行的“沉默”对有些人意味着失去自我、成为没有人味儿的审美符码,对汪曲攸则意味着为复杂的自我保留空间。汪曲攸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身上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迷之自信。她不厌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希望能和外部世界不断碰撞。


“每个个体都很渺小,我自己的事也都是小事。但我觉得人间很值得来,能打100 分。”

汪曲攸

CELINE 荷叶边抹胸迷你裙、皮质踝靴,celine.com


InStyle: 和我们说说你的爸爸妈妈吧。

汪曲攸: 爸爸是教授,妈妈是职业酒店经理人,也做过老师。上大学的时候,同寝室的女孩儿经常和父母打电话或者视频,我们家平时不太会天天联系,有事儿说事儿,偶尔电话吧。因为我们家书生气息特别重,刚开始这个行业的时候,他们是不太支持的。但他们最后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自从我去了国外工作之后感觉他们格外牵挂我,时不时会问我在哪,生病没有,过得开不开心之类的,还挺有意思的。


我花了很多时间和他们交流,让他们去了解这个行业,现在我们互相都挺理解支持的,他们也一直是我最爱的人。


我父母教会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独立思考和忍受孤独,尤其是我妈妈。小时候体会不到,不理解为什么对我这么苛刻,总觉得孤独,越长大越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


InStyle: 你的家乡又是什么样的呢?

汪曲攸: 我老家在安徽黄山,常年全国空气指数第一的地方,有山有水,徽菜也特别美味,都特别好,唯一不好就是没有暖气,小时候一到冬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鼻子都是红的。


InStyle: 上学的时候偏科严重吗?

汪曲攸: 物理一般般,数学很差,政治地理不太好,但语文和英语还算过得去。最大的骄傲是字写得还凑合,高中作文本被老师传阅给全班,说看一下汪曲攸的字(虽然很有可能是因为老师偏心)。


InStyle: 你在多大的时候开始有了“我要做模特”这个想法的?

汪曲攸: 我进入这个行业的契机是考大学,其实当时我学的是音乐,艺考的时候有人过来问要不要考虑一下服装表演(一本专业,诱惑蛮大的)。我了解过后发现他们大学的音乐系也不错,就打算试试,考上了可以转系。之后考上了,但没能转系,就这么毕业了。


不过想起来在初中,有一次在家看电视,电视上放着国外时装周模特走秀的视频,隐约记得当时看得心情很激动,觉得她们都太美了,呆呆地看了很久,虽然没有“我也要变成这样”的想法,但说不定是我成为模特的一个蝴蝶效应吧。


InStyle: 有些人对你的评价是,对于模特来说,你算是大器晚成,同时红得也有点让人意外。对于这两种说法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汪曲攸: 23 岁对于模特来说出道的时间的确晚了点,但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很多时候能更成熟地面对一些事情不是坏事,我觉得自己还年轻,不算晚。红的概念是什么呢?我觉得自己不算红,红得意外更是无从说起了,因为时尚行业也不存在什么“意外”,在这个行业就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其实周围的模特朋友都很拼,有了现在的成绩一点都不意外。

汪曲攸

Chanel 花呢夹克、长裤、圆环耳环、项链,chanel.cn


InStyle: 你有自己最喜欢的设计师吗?

汪曲攸: Haider Ackermann。他们整个团队包括Haider 本人都很吸引我,每一次走他的秀都非常感动,想落泪。想成为Haider 那样的人。


InStyle:《纽约时报》对你的报道里,提到了你喜欢在后台看日本漫画和听音乐。你有什么推荐吗?

汪曲攸: 推荐两个个人风格比较强烈的吧,中村明日美子老师,几乎找不到相似的画者,人物线条非常细腻。沙村广明,代表作是《无限之住人》,应该有不少人看过,剧情画风都很独特,百看不厌。


InStyle: 你最想成为你看过的书里的哪个人物?

汪曲攸: 想成为京极夏彦笔下的“京极堂”,非常博学多才淡定自若字字珠玑的极品阴阳师。


InStyle: 现在你的微博感情状况里,填的是“丧偶”。这么填有什么原因吗?

汪曲攸: 你们观察得太仔细了,不说我都不知道我填了“丧偶”这一项。以我对自己的了解,应该是单纯为了搞笑……我之前去看演出的时候也会有类似的调查单,里面很多有关年龄、职业、婚姻状况、月收入等的选项,我一般都会勾那种“五十岁,无业游民,收入不详”的选项。另外请不要瞎猜,我还是相信爱情的,不是独身主义者,但无论单身非单身,有偶或丧偶,我都是一个非常需要个人空间的人。


InStyle: 你觉得自己是更偏向积极向上,还是偏向悲观主义?1-10 分打分的话,人间有多值得?

汪曲攸: 怎么说呢,我打个比方,比如说奇迹,我相信奇迹但不相信奇迹会发生在我身上。大概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生活工作上我很积极向上的,同时会考虑最坏的结果。但总的来说,人间很值得来,特别值得,100 分。


InStyle: 你在微博里经常提到多元和聆听少数派的声音。你觉得自己性格里有“边缘人”的成分吗?

汪曲攸: 我比较在意的一件事是,网络上很多人总因为一个观点争执不休,总要分出个黑白对错,我认为是不对的,很多事情立场不一样,只有理解或者不理解能够去解释,但事实是许多人没办法接受不同。我提到的边缘化也是同样的意思,在这里引用一下自己说的话:如果说世间的广阔和缝隙集合为一个整体,处于边缘化的事物本身便是不能缺失的。相对于个体的渺小,在更深层次的认知里人类的的确确存在不同的物种。碰撞和疼痛是伟大馈赠,不用惧怕、要感谢它。


InStyle: 如果可以选的话,来世你想做一座山,还是做一只鸟?为什么?

汪曲攸: 做山吧,山里肯定有很多动物,看着挺开心的。

汪曲攸

Marc Jacobs 拼色西装、拼色长裤,marcjacobs.com


汪曲攸

Prada 蝴蝶结装饰短袖上衣、印花短裤、丝质高筒袜、系带平底鞋,prada.com


汪曲攸

Miu Miu 皮质外套、亮片装饰上衣、纱裙、纱质bra、打底短裤,miumiu.com

汪曲攸

Chloé 印花流苏连衣裙,chloe.cn

J.W. Anderson 短袖T恤、流苏半裙、皮质过膝靴,jwanderson.com


汪曲攸

Burberry 风衣、Polo短袖、半裙、棉质短袜、压花皮鞋,cn.burberry.com


汪曲攸

Louis Vuitton 贴饰大衣 、腰带、口袋装饰长裤、

皮质踝靴、金属耳环,louisvuitton.cn


摄影/郭濮源 Charles Guo 造型/Audrey Hu

时装编辑/Sam 编辑/金莺  撰文/赛赛

化妆/Clive.X 发型John Zhang(HairPro)

造型助理/蔡敏敏、腾腾 家具提供/手手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