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莎莉·菲尔德(SALLY FIELD)勇敢发声

在电影《诺玛蕾》上映40周年之际,莎莉·菲尔德(SALLY FIELD)回顾了这一助她表达自我,并斩获奥斯卡奖的角色。

莎莉·菲尔德(SALLY FIELD)


在出演《诺玛蕾》这个角色之前,我没什么政治头脑。我对工会略有所知,但仅局限于对美国演员工会的了解——我17岁就加入了那个工会。但即便在那时,我也几乎没有意识到工会对一个在职演员的重要性。对于自身所处世界之外发生的事情,我一无所知。后来,我遇到了导演马蒂· 瑞特(Marty Ritt)。他一直是行业中的重要人物,而且他最优秀的影片都是围绕普通工人阶级的斗争展开的。1950 年代,他被好莱坞列入黑名单后,就对有关工人个体的发声和集体谈判的权利产生了强烈感触。


当时的我还没有演过电影。虽然我努力避免角色被定型,却看不到努力的尽头,也不知道以演员身份赢得尊重的那一天何时到来。我和马蒂见面谈角色的那天,他只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对待工作认真吗?”我直视着他又大又脏的镜片后的双眼,平静地回答“是的”,努力不透露自己对此有多么诚恳。后来他告诉我,我一进门,他就看到了我身上的某种气质,和诺玛蕾很像。但我自己未曾预料到,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拥有那种气质。


这部影片的剧本大体上是以为全国纺织工人争取权利的克里斯蒂尔· 李· 萨顿(Crystal Lee Sutton)为原型写的。我第一次读剧本时,觉得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太陌生了,简直就像火星人一样。慢慢地,我开始融入诺玛这个角色,她的特质也开始在我身上显露出来。为期两周的排练期间,我每天花几小时在阿拉巴马州欧佩莱卡一家真实运营的纺织厂工作——这部电影就是在那里拍摄的。我学会了操作笨重的老式织布机,这种机器运转起来会连木地板都震动,让你觉得像在船上一样晃荡。有几个演员真的晕“船”了(还好我没有)。车间里噪音轰鸣、地板震颤,空气里满是纤维。在里面作业之后,我的眼睛会肿起来,甚至到了外面还会肿上几个小时。无论是工厂还是矿井,这么多人都在那种环境里工作,让人难以想象。眼睛浮肿对他们来说,都算不上什么问题了。他们通常生活在单一产业的城镇,年少时就开始工作,并在那里度过余生;拿着微薄的工资,没什么其他指望。这样的人生真的很艰辛。我非常尊敬他们。


我们拍摄这部电影,几乎完全是按照时间顺序进行的。我们最终从大屏幕上看到诺玛蕾站在桌子上,把她手写的“工会”标志高举过头时,我依然能感受到那一天的力量,依然记得当时的场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激动人心的嘈杂车间。片中的其他角色都是真正的工厂工人,所以这部影片真的是他们的故事。当时的我并不明白诺玛的特质是如何在我身上展现出来的,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一点。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体会到,诺玛蕾的愤怒其实也是我自己的愤怒,她努力捍卫自我、赢得尊重,就像我自己一样——不仅是为了我的工作,最终也是为了我自身。渐渐地,当她终于能勇敢发声,我也开始聆听到自己的心声。


《诺玛蕾》上映已经是40 年前的事了。我还保留着一个木制纺锤——实际上是一个线轴——那是工厂工人送给我的,上面刻着“诺玛”(NORMA)。我一直把它放在书架上,就放在《诺玛蕾》的奥斯卡奖杯旁边。对我来说,它们都意义非凡。看到它们,我就会想起马蒂,然后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由詹妮弗· 费瑞思(JENNIFER FERRISE)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