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ASMR 孤独患者的奇趣世界

ASMR 是一种非常私人化的感受, 就像品尝美食、狂热追星, 或者接受催眠, 如果没有亲身体验, 很难理解这种精神与生理上的状态。

ASMR 孤独患者的奇趣世界


网络世界正变得无与伦比地魔幻, 不论是Youtube 还是国内各大直播平台,它们就像是神奇的兔子洞,当你受好奇心驱使想一探究竟时,总会出人意料地降落在某片奇情的虚拟景观之中并且大开眼界。如果某天你随手点开某个视频,发现有个并未露面的人正用水彩笔在白纸上涂色、持续地捏着泡泡包装纸,抑或对着高保真麦克风轻声低语,并且这些声音让你感到放松或者头皮一阵酥麻,那么ASMR 的世界已向你敞开了大门。


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译作“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或者更为通俗的“颅内高潮”, 是指底噪低、 音量轻、频率规律的声音触发听者从头皮、脖颈到脊椎产生一种类似于微弱生物电流通过的舒缓感,由声音引发了听觉与触觉的交叉感受。而这种微妙的、难以言喻的体验早在2009年就将互联网上的一批“敏感者”聚集在一起,形成了ASMR 最初的社群。而近十年来ASMR 已然成为除了猫咪视频以外,一些当代人生活中的甜蜜安慰剂。ASMR 是一种非常私人化的感受,就像品尝美食、狂热追星,或者接受催眠,如果没有亲身体验,很难理解这种精神与生理上的状态。


神经学家Edward J.O'Connor 指出,ASMR 不能用一个单一的刺激点来激发所有人,所以在视频网站和直播平台上有着各式各样的ASMR 主播,他们可以连续咀嚼二十分钟酥脆的黄油爆米花,挤压半个小时水晶橡皮泥,或者刨一天木花,只是为让能对这些声音产生感觉的粉丝满足,但他们也能对着高保真话筒用近乎气声的音量在你耳机里以喃喃细语讲述一则睡前故事,或者扮演成你最爱的电影角色在你耳畔低语,直到你在凌晨四点终于摆脱失眠的魔咒。这些稚气有趣的“小怪癖”将这个潜在的庞大群体联系在一起,使ASMR 跻身成为YouTube 全球搜索热度前十的关键词。


ASMR 可以说是产生于Web 2.0 年代里奇观式的浪漫,它就像一只万花筒,整个大类下面有许多千奇百怪的分支 ,但姑且可以分为以下几种:解压型、耳语型、软色情型(ASMR 被曲解的最佳范例)以及吃播型。但在近十年里,除了上述这些主流类型,想要长青不败,ASMR 博主们还需要有想象力,不断地在内容上进行创新才能保持这个网络群体的兴盛。《W Magazine》首先看到了ASMR 群体的有趣之处,索性在Youtube 开了一个Celebrity ASMR 频道,请来一票演艺圈大腕担任播主,诸如Jake Gyllenhaal 在你耳畔讲佛学,或者Cardi B 用气声在你耳边发出她的招牌“krrrrrrr 打鸣”之类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IKEA 更是在2017 年就意识到了ASMR 是一个巨大群体,于是发布了一则时长25 分钟名为“Oddly Ikea”的ASMR 广告,视频中是一位女士在整理床单,而布料摩擦发出的“沙沙”响声让人不禁想伸个懒腰,同时也感受到了居家生活的惬意。而最近ASMR 的“魔爪”甚至伸向了政治领域,来自布鲁塞尔的新闻主持Adam Fleming 将ASMR 融进了一则“脱欧”新闻中,他甚至对着摄像机大嚼特嚼脆皮可颂,轻拍话筒,用耳语讲着英国“脱欧”条款。当然,如果上述内容对于宠物达人而言都无甚吸引力,那么请锁定名叫Mayapolarbear 的超人气Youtuber,这只胃口超棒的博美犬每天会试吃主人为它准备的各种美食,从薯片、草莓、生菜、芹菜,再到烤面包和手指饼干,酷爱酥脆食物的小狗Maya 每条视频已有超过近300 万的浏览量,它的咀嚼声和满脸的幸福感俘获了全球粉丝的心。ASMR 自然也不会放过涉足“流量大王”美妆界的机会,名为ASMR Glow 的订阅频道适合对于化妆保养已经产生疲倦与焦虑的女性,播主会以最舒缓的耳语,轻声解释并展现每一个最有效的化妆保养步骤,让你减轻焦虑,忘记daily routine 的繁琐。


在无边无际的虚拟世界里,网络游戏、影音动画、社交软件,这些二进制0 与1 的衍生物总归是冰冷机械的,而ASMR 更像是充满人性化的存在:它被科学证实有助于睡眠,用声音抚平焦虑与不安,用私人化的感受建立类似于伴侣之间一对一的陪伴。不论是在亚洲还是美国,近年来生活中没有性活动的年轻人比率已经升至最高,就连最原始的性驱力也无法将宅男宅女们推出门外寻找陪伴,孤独已成为了都市年轻人广泛接受的生活元素。社交网络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重心转移到了线上,带着一部手机就等于将整个社交圈都装在了口袋里,因为工作压力、睡眠问题带来的焦虑已经用完了本该为社交焦虑留出的名额,保留有自己的时间空间才是当代生活最大的奢侈。


出门约会对都市青年而言近乎于结束一天高强度工作之后,还要冒着社交压力,鼓起勇气去寻找建立亲密关系的可能性,而ASMR 就像网络世界里的free hugs,零风险,零负担,满满的舒适感与亲密感唾手可得。知名 ASMR YouTuber 主播Olivia Kissper 觉得这种令人舒缓震颤的感受有不可忽视的心理成因:“我认为其实人们对亲密的个人关注、眼神接触、关心,和被人的声音抚慰很渴望。”但是现代人真的太难以取悦了,网络、电视、影音已经教会了我们像看故事看新闻一样感知发生在周遭的一切,人们获得内心喜悦的阈值越来越高,也逐渐缺乏耐心;再加上交友软件使传统亲密关系遭到了挑战,相比于发展一段感情来获得与他人建立在信任之上、给心灵带来快乐的深厚联结,ASMR 主播们也能给予人们类似一对一的抚慰,并且来得轻松及时,恰到好处,不会让儿女情长耽误你行走江湖。


撰文/Mentos 编辑/YoungLinn 设计/L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