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要在家里,头脑空空也没有关系

放松,成为了当代人、当代女性的一种奢侈。相反我们开始为自己设置起保护的机制,三天可见的朋友圈,社交网络上同事、好友、家庭分组,甚至出门时候佩戴墨镜也是为了将自己隐藏起来,从而获得一点心灵上的松弛。而家则成为了一个将自己包裹的空间,我们随心所欲地布置它,对它投注极大的心血和金钱,就好像是满足自我内心的一次狂欢。

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不想,听起来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了。但现实是,在这个一切都追求快的时代,我们的脑子总是被迫在飞速运转:飞速运转着思考工作、飞速运转着吸收社交网络上的碎片化内容、飞速运转着观看路上的人行色匆匆……


女性的角色在当代也已有了巨大转变。这些生活在都市的女性,或许正在摆脱传统观念中一个家强加在她们身上的标签(比如家庭主妇),但她们同时又获得了新的社会标签。告别家庭,选择独立的我们,不管在哪里,微信的存在也提醒着我们上下班早已没有了界限,想要逃离到一个不被外界打扰的地方实属难事。


放松,成为了当代人、当代女性的一种奢侈。相反我们开始为自己设置起保护的机制,三天可见的朋友圈,社交网络上同事、好友、家庭分组,甚至出门时候佩戴墨镜也是为了将自己隐藏起来,从而获得一点心灵上的松弛。而家则成为了一个将自己包裹的空间,我们随心所欲地布置它,对它投注极大的心血和金钱,就好像是满足自我内心的一次狂欢。这样的狂欢,最终让家,成为了唯一的那个可以让我们随意坐下、躺下甚至瘫下,头脑放空的地方。


瑞球 / 26 岁

getrich store 店主

淮海中路 30平

居住时长:2年

瑞球

“如果明天就要搬家,我整理的第一个大包就是我的化妆品(这样子是不是显得有点肤浅?),我自己的画,还有我收集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我喜欢将在全世界不同地方买的当地的小东西收藏在家里。回家最让我觉得放松的一件事就是穿着那种宽大的男士T 恤,边吃‘冷吃兔’边看美剧,当然一个可以让我舒展的空间和好看的房子也是让我感到放松的最重要的因素。假如要为我的家选择一首令人放松的背景音乐,那么我会选Sir Roland Hanna 的《New York》。”


Sakura

都市游民

昌平路 120平

居住时长:少于1年

Sakura

“我待在家时间最长的那次一周都没出门,待过最短的时间大概只有一分钟吧。家里最让我放松的地方是我的床,最能代表我的是我的灵感墙和藏书。”“《Bitch don’t kill my vibe》最能形容我家的状态,我为自己家打造的氛围也是这个家最让我满意的地方。平时在家我的装扮大概就是T恤搭配运动裤,我家里收藏最多的是衣服、书和海报,现在最缺的是一个玄关柜。”


Zulu / 38 岁

杂货店“荃二”的主理人

日语翻译作者

湖南路 85平

居住时长:5年

Zulu

“最长一次2 个星期都没有出门。家这个空间,有一种让‘脑运行模式’立刻切换成‘身体运行模式’的自动切换功能,非常棒。很累的时候,回到家,欢呼着‘我亲爱的床’,然后倒在床上,看个手机,喝个小啤酒,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我明天搬不了家,因为我家里的东西很多很多,还有动物们(1 只狗4 只猫)。和我最亲近的可能是四只猫当中那只叫‘烤鸭’的,我喜欢在家里收藏各种喜欢的小玩意,一些好玩的手工艺品,还有杂志。”

Feier / 28 岁

制片

常德路 50平

居住时长:7年

Feier

“这个家最让我感到骄傲的是我按照主题分类的玩具收藏:一类是来自太空的朋友们,各种外星人:E.T、《家有阿福》里的ALF、Gremlins、《捉鬼敢死队》里的Stay Puff,这些都是八十年代科幻片里的角色;以及各种宇航员,有NASA 的宇航员本员和行星模型;还有各种Snoopy、海绵宝宝、椰菜娃娃;还有一类是LEGO,拼LEGO 是我最解压的娱乐项目!”“另外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换睡衣,这件事特别有仪式感。”


戴踏踏/ 36 岁

食评人、美食专栏作家

巨富长区域 40平

居住时长:3年

戴踏踏

“如果明天搬家,我第一个会带走的是佐藤彰三手工打造的紫铜手冲咖啡壶。现在这个家里还缺一个食器柜—用来妥善放置各种杯碟壶盏。大小、功能、材质、外观都符合心意的食器柜很难找。我每天进家门第一件事是播音乐,点香氛蜡烛,然后冲咖啡。”“在我家里,最不可缺的东西都是很虚幻、非实体的东西,比如气味和声音。”


Sia Deng / 31 岁

Sia Karati创始人、首饰设计师

淮海中路 30平

居住时长:1年

Sia Deng

“我在家里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天,因为每天要遛狗。我把家分为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工作室,一个是这里—我的卧室。目的、功能很明确,回到这里我就希望只是用来放空头脑的,只面对自己和生活。如果明天要搬家了,我第一个会带走的是我养的狗和植物。这个家最令我骄傲的就是能养活动植物。”“我在家最放松的状态就是躺在室内能晒到太阳的地方,窗户很大,通常床上、地毯上、懒人沙发上都可以照到。我会只穿袜子,不穿拖鞋。”

Mia / 28 岁

造型师&时装博主

常熟路 120平

居住时长:2个月

Mia

“我不记得我在家待过最长的时间,但我相信48 小时没有问题。在家可以干的事情太多了,做家务、理衣服——我理衣服可以理很久,然后弄弄花花草草……吃饭、做家务的时候我就会放个电视剧当做背景音,我最喜欢的是《欲望都市》和《我爱我家》。如果要有一首歌形容我在家的状态,就是《我爱我家》的主题曲。”“我的家里有很多可以代表我的东西,比如花木兰和乔丹的雕像,花木兰是我,乔丹是我男朋友。”


陶立夏/38 岁

作家、译者

万源路 120平

居住时长:12年

陶立夏

“我在家90% 的时间是头脑空空的状态,一般在考虑吃什么的时候大脑才会运转一下。一个人住,最让我觉得放松自在。如果明天我要搬家了,我第一个会带走的是茶具,我要喝茶才能活下来。这个家最能代表我的是随季节而变化的花,和我最亲近的是衣帽间,最让我满意的是书架,最令我不满意的是灰尘。我喜欢在家里收藏贝壳。不缺什么,也没有特别觉得骄傲的地方,就是一个适合写稿的地方。疲惫的我回到家,最需要做的就是喝茶让自己放松,如果要播放一首歌作为让自己放空的背景音乐,我会选择The Kinks 的《I am not like anybody else》。还有窗帘不可或缺,它是我与世隔绝的必备品。”


ZX / 25 岁

创业人士

富民路 35平

居住时长:10个月

ZX

“在家里最轻松的装扮当然是不穿,疲惫的时候洗个澡最能让我放松。其实我在家一半的时间应该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如果明天要搬家,第一个要打包的是我的狗, 还有茶几上的皮带—是我自己帮它做的项圈。和我家的状态最接近的一首歌是《Yumeji’s theme》(《花样年华》配乐),家里最缺的应该是一个花园和男人。”


编辑/YoungLinn、张慧 设计/Er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