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做人太拘谨,不如做植物

这个时代,处处充满着焦虑和浮躁,每天和植物打交道的他们,从植物身上得到了新的生活感悟:最好的生活方式是“植物系”——学会像植物一样生长,不卑不亢,不慌不忙,亦不盲从,从容安静地、简简单单地自由生长,而不是去做时代特征下的 “经济动物”。

茹茹萍


生活在自然里,自然在生活里

茹茹萍 植物艺术家,“一朵植物手作”创始人。


InStyle:为何会给新书取名为“不如做植物”?

茹茹萍:不如做植物,这个书名其实有两个意思,第一个做是“成为”的意思,为什么想要去成为植物呢?因为我在与植物的相处过程中发现了植物身上的很多哲学,于是慢慢地我开始学习,像植物一样生活。


InStyle: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你学到的“植物式生长”吗?

茹茹萍:其实每一种植物,由于自身的特点不一样,所带有的植物哲学自然也不一样,所以教会我的东西也不一样。有一些植物的生长状态,特别像我们人生的某个阶段。举个例子,竹子这种植物,特别是毛竹,前几年每一年都长几厘米,到第四、第五年的时候可能长得特别快,可以十几米这样快速生长。所以我认为毛竹的这种蛰伏的状态,特别像是创业,尤其是做文创这一类的人的一种状态。还有仙人掌,它们在荒漠之上安然成长,只要给点阳光给点水,它们就可以朝着一个方向一直都往上长。我认为这样的状态,特别像我在北京读大学的那一阶段,有一点点梦想,有点希望,就什么都不怕,也不怕别人打击,“噌噌”往前冲,虽然浑身带刺,但内心柔软。


InStyle:你与植为伴,植物于你而言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茹茹萍:在“与植为伴,手作成物”的时光里,最大的改变其实正是心境。处于植物艺术创作中的我,是进入了“心流状态”(美国心理学家米哈里· 齐克森米哈里提出的,由全神贯注所产生的体验,乐趣是来自活动的过程)的。我想这不同于绘画,它不仅仅是一项我喜欢并愿意全神贯注去完成的活动,更重要的是,在这项活动里,有植物的参与。我想没有人会不喜欢植物吧?这是一种天生就讨人欢喜的存在。


茹茹萍


InStyle:植物给你的生活带来的最大的改变是?

茹茹萍:植物手作,是我与自己对话的最佳方式,它对我一个特别大的影响就是改变了我的脾气。确切地说,是让急脾气的人找到了释压口。过去的我每天都有计划,都要按点高效率完成。可是手作是由不得你的,越是急躁越成不了。磨着磨着竟也坚持了下来,做事虽然偶尔会急,但起码不浮躁了。也越来越明白,一个人拥有好的状态,远比一份高的收入,让人安然自在。也是植物手作教会了我如何与自己对话—真正的独处不是孤僻,而是学会从自己的内心寻求安全感。我曾在一个展览前言里写道:“植物是最自然的存在,手作是最让人安下心的状态。”在植物手作的过程中,我慢慢体会到,手作也好,绘画也好,看似创作的、描绘的是万物,其实对话的是自己。

左晓明


建一个特别的植物图书馆

左晓明 植治的CEO,沃顿商学院MBA 学位。


InStyle:你应该是绿手指(形容很会打理植物的人)吧?

左晓明:我和很多人一样,是“吃货”但不是“厨师”。以前我很喜欢养花,我甚至还想过买个带花园或院子的房子,但是这些绿植很难养活。可一转到阿姨手上,又都活了,会很有挫败感。但是内心又很向往这样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们做了“植治”这个产品,把自然生活带进都市环境里并适合都市的生活。


InStyle:植物教会你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方式?

左晓明:7年前我搬到法租界来住,在这之后我就再也没法回到浦东那些大厦里去了。老城区的植物很茂盛,房子的高度和树的高度相当,与人的关系也很和谐,没什么威胁感,植物一直生活在我的旁边。人对于植物有天生的情感,就像音乐一样。尤其都市人,他们虽然生活在钢筋水泥之中,但是当他疲倦了的时候走到植物中,就会很自然地放松下来,这是一种天然的慰籍,甚至可以从生物和进化学的角度来解释。


InStyle:你们有句广告语是“以花为名,治愈人心”,这会不会只是一种口号?

左晓明:我们取名“植治”的初衷,就是想通过植物带给客人两个方面—没有压力和可能性。很多人喜欢花,但是只是看看,没有建立连接,因为他们可能不会插、不会保养,心里压力就会很大。跟我们小时候的环境不同,那时家里的大人都喜欢在阳台养一些绿植,这对他们来说是很自然舒服的事,每天下班回家换上背心玩玩弄弄花草,会很解压、放松。但是现在绝大多数的都市人,他们生活很繁忙,不愿花这么多时间来打理,而且也打理不好,会很气馁,所以我们就会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用设计好的植物去满足不同的需求以及建立不同的连接。


左晓明


InStyle:你们的包月花材有什么特别之处?

左晓明:首先,植治是有属于自己独特的调性和设计逻辑的。花材搭配很特别,有花、有叶子甚至还有种子和果实,它不是一束花,而是一个生态。惯例的单纯包月,可能就像一张健身房的月卡,没有什么惊喜。而植物每一天都在变化,人也是,对于你来说,和植治在一起的一个月,究竟应该是什么模样?我们最终决定以我们所理解的,最能体现那一个月份的花为主角。比如五月,我们就选择了时令花季的荷兰鸢尾,集齐四款关于生活的仪式感,带去特别的内心欢愉。


InStyle:据说你们会建一个植物图书馆,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你们想通过这个图书馆传递什么?

左晓明:我们正在建立自己的植物图鉴,把理性的知识变得生动而有趣,并让每一个人在自我的日常生活中,发现更多与植物相关的可能性。在下个阶段,我们会和全世界不同的自然博物馆做一些联合展览或者和艺术家做一些跨界合作。

从五感到灵感,重新激活

从来就不是绿手指,也没那么爱花花草草,最大的原因是都养不活,没有成就感只好作罢。也因此不是会热烈拥抱绿植的人,但一旦认真去感受的时候,会非常惊讶——这些绿色生命会以各种方式冲撞你的五感,激活你的灵感与力量。


从五感到灵感,重新激活


(左)植物黄铜纸镇

每一片植物都独一无二,采集山野天然之物做成植物黄铜桌面文具系列,以新的形式在日常里同植物不期而遇,并把一切自然的气息尽收于日常的生活点滴里。(一朵)


(右)保鲜材料

即使你是“植物杀手”,这款精选日本高科技的保鲜营养除菌木浆也足以让你和它们好好相处一段重要时间,让你不用担心带植物回家后要做的处理以及每日的繁琐换水工作。(植治)


从五感到灵感,重新激活


(左)植物黄铜收纳盘

“花时间”系列的日用盘,提醒我们花时间去留意四季各有的颜色,花时间去收集四季常见的植物,花时间去手作成物并永久封存,在日常里感受春去秋来。(一朵)


(右)NO.006花束

由有着20 年专业花道经验的日本花艺大师参与设计的花束,以数字系列命名,尽力保留了植物原本的身长,NO.006 号花束代表身长为80-90cm。(植治)


从五感到灵感,重新激活


(左)《不如做植物》

“植物是最自然的存在,手作是最让人安下心的状态。” 茹茹萍慢慢体会到,是植物手作教会了她如何与自己对话——真正的独处不是孤僻,而是学会从自己的内心寻求安全感。( 一朵)


(右)手提包装

植物本身的模样已经能够打动人心,因此不再大肆包装。由植治自主研发的手提包装,线条简练兼具设计感,保护植物之美的同时,亦能使人们更便利舒适地将这些植物带回家。( 植治)


编辑/张慧、周李娜 设计/Erin.Z 部分图片摄影/Yijiang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