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吴珊卓,没问题

无论是在《实习医生格蕾》还是在《杀死伊芙》中,深受观众喜爱的吴珊卓都是屏幕上的焦点。

让我们直奔主题, 我已经疯狂迷上了吴珊卓。在屏幕上看到从《实习医生格蕾》到《杯酒人生》,再到最近主持金球奖,她都是焦点。


2014 年吴珊卓在参演十年后做出了离开《实习医生格蕾》的大胆决定,如今她出演了另一部热门美剧《 杀死伊芙》,自始自终都受到很大的关注。这部英剧讲述了迷人、疯狂的杀手维拉内尔(Villanelle,朱迪· 科默[ Jodie Comer]饰)和温柔但契而不舍的追捕者伊芙(Eve,吴珊卓饰) 之间你追我赶的猫鼠游戏。第二季在4月7日开播,如果你还没有追,赶紧去追剧吧。


为了这次采访,我在洛杉矶和吴珊卓见了一面,见面地点是一家老式牛排馆—Musso & Frank Grill。她点了一杯马提尼,然后我们就开始了采访。“完全没问题。” 她悠然说道。


吴珊卓

Proenza Schouler 亮面衬衫

Sophie Buhai 耳环


劳拉· 布朗(下称“布朗”):你很适合成为时尚大片中的模特。当然,我知道这是你的梦想。

吴珊卓: 是的!我终于做了一回模特。用我1 米65 的身高,哈哈。


布朗: 你一直在洛杉矶生活吗?

吴珊卓: 不,我是1996 年春天从多伦多搬到这里的。那还是上个世纪的事。


布朗: 来洛杉矶的时候有没有怀疑过自己?会不会考虑到肤色问题,也许你会受到各方面的评判和要求,这可能会让你挺艰难的。

吴珊卓: 要知道23、24 岁的时候真是充满力量。有一种特有的能量和胆量,让我一直很执着。行业有时候可能会非常令人挫败,但我就是很喜欢。相信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演戏或做一些创意性的工作。


布朗: 在职业方面,让你感到最安全和最不安的是什么?

吴珊卓: 我在20 岁的时候感觉比较不安。但现在的话,比如这次拍摄要我穿这样一条带镜子的裙子,现在我会觉得“行吧,我会搞定的”!虽然会有些不确定,但不会在意那么多了。


布朗: 成熟太棒了!

吴珊卓: 是的,成熟是最棒的!它给了我更多的空间,让我成为那个一直以来想要成为的愿意穿镜子裙的人,哈哈。


布朗: 那你可以跟我说说,你为自己挺身而出或不想忍受一些事情的时候吗?

吴珊卓: 当我决定只演故事的核心角色的时候,因为那样我会更加专注。那时我为《实习医生格蕾》试镜,我当时是为贝利医生(Dr. Bailey)这个角色试镜的,但那时候我觉得……“呃,感觉不太对。于是我放弃并争取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角色。”


布朗: 你真正想要的角色是什么呢?

吴珊卓: 我问他们:“还有什么角色空缺?”得到的回复是克里斯蒂娜(克里斯蒂娜· 杨医生[Dr. Cristina Yang] ) 这个角色,她显然是一个对抗者, 我认为这是最适合自己的角色。因此我和珊达(珊达· 莱梅斯[Shonda Rhimes] ,《实习医生格蕾》的编剧和执行制片人)、贝茜(贝茜·比尔斯[Betsy Beers] ,制片人)以及彼得·霍顿(Peter Horton,导演)见了面。进去试戏前,他们会先让你签合同,然后才让你进去。排练的时候我忘了带手机,所以中途选角导演过来跟我说:“你经纪人打到我手机上来找你。”我和我的经纪人谈了谈,她只说:“离开!”


布朗: 离开?

吴珊卓: 是的,她说:“他们不会和你签约的。离开吧。走出去。”然后我只能说:“啊,好吧。”这是学习如何说“不 ”的真实训练。但我走了后他们给我打了电话,通知我得到了这个角色。现在想来那确实是一个转折点。

吴珊卓

Givenchy 装饰斗篷、上衣、长裤、Swarovski 造型耳饰

Aquazzura 尖头高跟鞋、Flrnz 戒指


布朗: 菲比· 沃勒· 布里奇是什么时候联系你谈《杀死伊芙》的?

吴珊卓: 2017 年, 我拿到剧本,看了之后说:“让我们开一个Skype 会议看看我们能否相爱,是否想嫁给你。”然后就敲定了。


布朗: 马上就定了,是吗?

吴珊卓: 是的。你见过她吗?她是—


布朗: —女人中的战斗机,我知道。

吴珊卓: 哈哈,这我一定要发信息告诉她—“菲比,你是女人中的战斗机” 。


布朗: 你们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真正见面的?

吴珊卓: 过了一个月左右我们见了面,当时菲比在为《伦敦生活》做宣传。见面的时候,我们都穿了亮红色的上衣和两边有纽扣的高腰海军蓝裤子。我立马说:“哦,就这么定了。”


布朗: 你知道《杀死伊芙》会变得超级热门吗?

吴珊卓: 不不不,这是无法预料的。你必须去做热爱的事情,才会有可能得到一个奇迹。


布朗: 你最初是如何应对成名的?

吴珊卓: 嗯...... 处理得有点糟糕。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吧。记得第一次被认出来的时候,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一种很难对别人解释,也很难让他人感同身受的情境。所以,我只能尽力去处理这个问题,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


布朗: 发生大规模Time’s Up 运动(注:此为好莱坞抵制性侵的运动)的时候,你在伦敦,对吧?你对脱离这一切有什么感觉?

吴珊卓: 这是突破性的,或者说是有开创性的。我不是幸存者,全世界女性的故事如洪水般涌来,这些故事使我知道,我们不是孤立的。嗯......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布朗: 当然!所以你参与Time’s Up了吗?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说,每个人都参与了。我是说,我们女性。

吴珊卓: 我肯定是支持者,但我没有参与。运动进行的时候,我们正在拍摄《杀死伊芙》。我们有各种年龄层、各种不同的女性在荧屏上和荧屏下一起工作,我觉得这真的太棒了!


布朗: 伊芙和维拉内尔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特别——友好又互相牵制。有一集中,维拉内尔给伊芙送了衣服,其中包括一条华丽的裙子。那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你的死敌送你衣服你会怎样?

吴珊卓: 这个问题很棒。我读剧本读到维拉内尔给伊芙送衣服的时候,有个声音在我脑海里插话:“噢,这太棒了。”因为作为女人,你知道礼物有多复杂,接受和拒绝礼物都很复杂。我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死敌,但如果有的话,她送我裙子,我也许会狠狠地烧掉它。因为我不想让那种能量靠近我。但我不像伊芙,而且我想我的死敌应该不会有很好的品位,哈哈!


布朗: 你的死敌品位会很烂?

吴珊卓: 对,烂品位。

吴珊卓

Gucci 亮片流苏连衣裙、Jay Lane 造型耳饰

Jennifer Fisher 戒指、Sergio Rossi 系带高跟鞋


布朗: 你觉得你会成为一个好间谍吗?

吴珊卓: 不,我会是一个糟糕的间谍。我真的不擅长打牌,不会扑克脸。我是靠表达自己情绪来赚钱的。


布朗: 从拍摄《杀死伊芙》以来,你得到的东西有什么统一性吗?或者说你想做出怎样的成就?

吴珊卓: 我确实感觉环境变了,人们对更多元文化的故事更感兴趣了,我对此很开心。虽然不确定用什么样的身份来说,但肯定与亚裔演员以及各种群体在这些故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有关。 感觉发现了新的入口,所以我想把精力放在这里。


布朗: 对!也许会有人说:“哦,好吧。我想亚洲人的电影也不错。也许现在要留意了。”但这对任何一个真心想讲故事的人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

吴珊卓: 是的,改变要慢得多,而且必须更加注重内化。我已经做这件事很长时间了,之前从没想过这一点。我拍过很多独立电影,大部分是在加拿大拍的。当《摘金奇缘》上映时,人们一开始错误地认为这是25 年来第一部全亚洲演员阵容的电影。我说:“这完全不对,因为有很多独立电影都是全亚洲演员阵容,其中很多我都参演过。”这只是一部大制片公司的电影。


布朗: 美国的大制片公司电影……

吴珊卓: 没错。但试着抓住缺口,然后把它落实到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也是我们应该去推荐的,虽然一帆风顺很难。


布朗: 你最自豪的是什么?

吴珊卓: 离开《实习医生格蕾》以及我离开它的方式。这对我来说真的非常艰难。也许是这个,以及这次第二季《杀死伊芙》 ,的创作对我来说也是很自豪的。


布朗: 感觉《实习医生格蕾》是你10 年下来的缩影了。

吴珊卓: 它是我的家庭,我的家。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回首。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利落。


布朗: 你确实做得很利落。你现在快乐吗?

吴珊卓: 我现在很快乐。各方面都感觉很好。

   吴珊卓

Chanel 流苏外套、亮片阔腿裤、Gucci 白衬衫

Joanna Laura Constantine 造型耳饰、Christian Louboutin 高跟鞋


吴珊卓

Christopher Kane 连衣裙

Elizabeth Cole Jewelry 造型耳饰

Manolo Blahnik 尖头高跟鞋


吴珊卓

Louis Vuitton 网状连衣裙、Fallon 造型耳饰

Elizabeth Cole Jewelry 戒指、Giuseppe Zanotti 银色高跟鞋


摄影/PHIL POYNTER 造型/SAMANTHA TRAINA

编辑/Lemon.H 撰文/LAURA BR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