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清,角色立于真实人性之上

在海清的人生字典里面,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一般摩羯就不太愿意做一些投机取巧的事儿,我认为最简单的路,就是一步一步去走”。

海清

Yirantian 领结装饰衬衣,yirantian.com

Tasaki Atelier Buoy航标系列耳环,tasaki.com.cn


好奇,是表演需要的性格基因

当年那部《小别离》,海清凭借精湛的演技,将“童文洁”这一剽悍又神经质的母亲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小别离》播出期间的反响特别热烈,当时主创们就决定要做《小欢喜》,连剧名都是一上来就已经敲定了的。这一回,当“董文洁”不再是“那么一个生活的强者”,海清亦愈来愈注重自己在剧中和其他两组家庭的平衡控制,“要考虑到六个大人和三个孩子所有心理脉络的走向”。


都说演员最重要的是信念感,所有的感情都不可能是单一的,要投入进去才会演出情感的层次,海清对此深表认同:“我觉得我作为一个演员,通过别人的镜子,会意识到有的时候自己的很多行为可能还是会有那种孩子般的好奇,因为表演有一个东西叫做相信规定情境,我愿意做一个比较单纯的人,会去相信,也会努力地去保持这个东西,因为我觉得这是表演需要的一个性格基因。如果我们什么东西都不相信,不相信规定情境,就不太会进入到角色。


曾经在拍摄《王贵与安娜》期间,她对安娜爱王贵这件事充满了不相信和纠结,来自两个不同阶层原生家庭的男女,在特殊时代和特定环境下结合,婚姻一路磕磕碰碰。海清在拍摄期间反复问导演滕华涛,受母亲安排,平平淡淡嫁一个庄稼汉才“幸福”的安娜,真的相信自己爱王贵吗?滕导的回复每次都是:“你太像安娜了,你就是跟王贵到老的时候才相信。”


于是,她用心顺着角色的脉络走,“慢慢发现,它有河床的一个走向”。果然,那场王贵被查出身体有问题,躺在床上和安娜聊天的戏,她演着演着,瞬间便被直击心灵。当王贵对安娜说“我爱你”,同时叨叨着“还是得买个保险给你”时,“我突然一下心里就特别难受,终于了解了王贵是这么爱我,爱着这一家,他们两个人就像钢筋水泥一样混在了一起,爱与恨混得越深就越是婚姻”。海清对幽微的变化有着天生的敏锐,在相对脸谱化的角色标签背后,用自己的理解和演绎,让角色得以在真实人性的基础上“立起来”了。


全身心成为角色

对待演戏,海清从来都是“眼里有光,心里有火”,并不仅仅是在表演,而是在努力“成为”角色。每每在那个成为角色的当下,情感积淀导致身体瞬间充满了肾上腺素,一旦入戏,随便怎么演,所有的调度、台词、动作都是对的。就像罗伯特· 麦基在《故事》中所说,“关键人物在关键事件上的选择,才成就他这个人物”。


为了全身心成为角色,不必为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分心,每每剧集开拍,她都会给自己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数月全程住在剧组。“因为角色的进进出出对于我来说蛮麻烦的,我不希望让家庭生活过多地影响到我。孩子在我身边,作为母亲,就会本能地要去照顾他,然后一点点事情吧,都会草木皆兵。所以我也跟儿子讲,说妈妈最近有一个工作是比你要重要的,其他的事情不要打扰我。”直到杀青、收心,大石落下,她才再次进入海清的现实生活,接手儿子的一点一滴,完全转移重心,陪着他来安排自己的时间。

海清

Kumi Ding 宽檐帽,kumiding.com

雅莹 刺绣斗篷连衣裙,elegant-prosper.com


审慎而准确地选择演绎方向

作为理性的摩羯座,海清始终保持清醒的自我认知。“首先,我不认为我演什么像什么,我觉得自己有很多局限,很多角色是演不了的。”打一个简单的比喻,你很喜欢一件品牌大衣,但心里清楚,自己不能驾驭这种可爱的风格,“有些角色,可能温度极高或极低,你知道自己是达不到那个温度的。我们不用去硬说演员一定要做性格演员,能够一人千面,我觉得别说千面,能有十面就不错了”。


一个出色的演员,不必非要去不停驾驭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而是明白自己和角色之间的巨大差距,把当前驾驭的那个角色精彩地呈现给观众,甚至演出自己的独特魅力,足矣。因此,海清的目标清晰而坚定,审慎而准确地选择演艺方向,“到这个年纪,我不想再鲁莽地、轻易去尝试角色,除非有一些没有演过的角色,是我心里有的,我一定会找着好的机会去实现”。


这其实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并不单单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心气和经历都需要沉淀,绝大部分演员的能力是跟经历成正比的。就像7 岁时就爱上表演,决定将来要走这条路一样,这么多年,演戏始终是海清的最爱。很多角色,从细枝末节中源源不断给自己提供养分,“因为你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是角色有,这些经验给到你以后,真的会成为自己的,这也是表演有魅力的地方”。


InStyle: 都说你是那种不属于典型意义的明星,但表演上部部是佳作,你怎么看?

海清: 我是觉得,对于我来说的话,其实每一部都是心血。当然有一个好的创作团队,完成一个好的创作成果是最好,有的戏可能创作团队不尽如人意,但是可能结果也很好,即使结果不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都是你的孩子,你都付出了几个月的心血。我真的是很幸运,年轻的时候第一部戏碰到丁黑导演,编剧海岩,然后就碰到了《双面胶》《王贵与安娜》《蜗居》《媳妇的美好时代》《心术》,还有跟红雷的《二炮手》,跟黄老师的《小别离》,好像一路都有同伴在扶持。其实说白了就像一场球赛,演员可能是前锋,但是得有人给你传球呢,组织、中场都很重要。


InStyle: 生活中的积累和沉淀对于演员来说很重要,这么多年以来,你有过哪些坚持?

海清: 看电影、传记之类,我会坚持,因为这是你的功课。当然,也不是每一天。我最近在看欧洲比较小众的文艺片,同时在看一本关于法国新浪潮的书。特别有意思的是,光看书没有用,你得看他们的同样的电影来作对比。好多片子我找不到,资源很少,后来请朋友帮我找到了一些。

海清

Jil Sander 短袖衬衣连衣裙,jilsander.com

Kumi Ding 造型礼帽,kumiding.com


InStyle: 每个演员都有自己擅长的感受世界的一种能力,你觉得你的这种能力体现在哪方面?

海清: 我有的时候会让自己会跳到“你”的角度去,用“你”的感受去看事情,这是一个演员可能比较擅长的角色互换。演员就必须要琢磨,你说的话的意义是什么,你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说这些话,就可能刚刚我们还聊得挺高兴,突然你接了一个电话以后,就开始有些变化了,那这些是我要捕捉的,是我要在生活中接触到的真实。


InStyle: 可是如果生活中常常需要这样,有时候是不是会觉得有点累?

海清: 不累,我很喜欢做这个。你觉得累,那是因为你拿到这套东西以后没有一个出口,而我会积累,总会有个出口。就像我当时演《小别离》的时候,在飞机上见到一个好朋友,因为她女儿到美国读书已经半年了,她哭得不行,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哭,拿杯水都能哭,整个沉浸在与女儿分别的痛苦当中,人都瘦了近二十斤,完全是一种大崩溃。我就把那个样子留给了童文洁。


InStyle: 在你看来,一个真正有魅力的女性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海清: 我觉得她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不以别人的眼光来评判。


InStyle: 你觉得现在的自己做到了吗?

海清: 没有,我努力做到,可还是有一部分不是我想要的样子(笑)。当然了,我也在意别人的眼光,我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呢?


InStyle: 一个女性的自信应该建立在什么事情上?你给人的印象总是乐观开朗,充满自信,这种自信来自哪里?

海清: 我觉得每个女性都要有一个成功感,这得是她特别在乎的一样东西。比如说,她自己是做实业的女强人,或者是一个成功的母亲,把孩子培养得特别成功,再比如说,她把老公支使得团团转,不管你在外面挣几个亿,回来都得老实,那她就有了成功感,特别自信。我觉得每个人的点都不一样,你得有一个自己觉得完全能掌控,并且在你简单的人际关系里面,是出众的感受。


InStyle: 你觉得自己身上有哪些摩羯座典型特征?

海清: 你知道摩羯就很恐怖,是在你困到不行的时候,想到明天的剧本没看,就会把剧本再拿出来的那种。因为我们家一堆摩羯,我就觉得摩羯抗压、抗风暴的能力挺强,在各种环境里,摩羯那个方向都不太会变,方向、坐标明确,风浪过来吧,不太能撼动他。当然这种方向感可以随时微调,但总体而言是明确的。还有,我周围的摩羯耐力都超强,拼拼拼,一般摩羯就不太愿意做一些投机取巧的事儿,捷径不太属于摩羯座,哈哈。

海清

Viviano Sue 层叠纱质斗篷,vivianosue.com

Kumi Ding 造型礼帽,kumiding.com


海清

Maticevski from Lane Crawford

不规则造型连衣裙,lanecrawford.com.cn

SAMUEL Guì YANG 绸缎拖鞋,samuelguiyang.com

Calzedonia 丝袜,calzedonia.com


摄影/Leslie Zhang 造型/Sam 化妆/穆建明 发型/查理

编辑/金莺 制片/乌龙 撰文/黎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