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朝九晚五,头上带绿

作为一个戴假发在国企进行朝九晚五生活的小红书博主,我的身份认同障碍在日复一日的角色转换中,抽丝般地被治愈了。

我是Yichen,伦敦艺术大学毕业生,兼职面料设计师、大码博主,全职国企基层员工。因为多重身份的反差,应编辑约稿来分享自己朝九晚五戴假发上班的“卧底式”国企生活。


毕业回国后不久,我浑身散发着观念艺术的余温,阴差阳错地进了一个国企。2018 年一整年的时间,被借调到某部委机关,从事老干部秘书工作。


上班时段的我是个素颜且有些丑、话少人傻的高壮女青年;下班后的时段,是顶着彩虹发色穿着比基尼在海边呼吁女孩们要自信的大码博主(自己给自己的定位)。两年来自己渐渐习惯并享受的生活和多重身份,居然成为他人眼中的有趣素材,我确实没有想过。


国企的生活其实不需要什么想象力:朝九晚五的生活节奏;很少加班;比大多数企业长很多的午休时间;很多冗长的会议;时不时的工会活动、重要讲话学习和保密培训都是工作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每天上午的10 点和下午3 点,公司大堂的电视里会开始播放第九套广播体操的视频,当下手头没有工作的领导和员工,都会很自觉地在前奏结束前集结起来,笨拙而认真地跟着视频伸伸胳膊踢踢腿,也包括我。


Yichen


刚回国时的我在拥有各种cool jobs 的校友面前无疑会羞于承认,我每天都能在跳跃运动中体会到非常真实的快乐。


两个月前,因为操作失误,本来应该被漂染成深灰色的头发变成了满头龟毛绿。为了维系我在工作中的透明存在,我工作日早上的闹钟提前了十五分钟,这是初学者正确得体地佩戴一顶假发所需要的时间。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一头绿毛和一顶假发,试金石一般的,让我认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低估了身边这群国企人的接受能力。而“戴假发在国企上班的博主”这个在旁观者看来充满冲突的素材,实际上是我和工作、生活以及自己的一场和解。


戴假发上班的第二天,发际线露着几缕绿色胎毛的我,满心忐忑地去领导办公室签字,一场由我主观臆断的猫鼠游戏被领导的突然笑场而终结,“你这假发也太假了。”一时间我很难从领导的笑声中抽离出来。


之后的一周,每次和领导的会面都以对方的窃笑而开始和结束。和同事之间的互动频率因为这顶辛芷蕾同款假发而达到了参加工作以来的峰值。


一直被隐藏起来的真实个性,不小心被几根遗漏在外的绿色胎毛刺开一个小口,开始显现端倪。总是张罗着给我介绍靠谱国企男青年的会计大姐就此沉默,怀着二胎的孕妇同事因为我的Kylie Jenner 同款荧光色美甲开始对我下班后的活动表示好奇,隔壁工位的年轻妈妈甚至在我的“鼓舞”下,去染了小红书热门蓝黑色。这些时候的我,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不想被曝光的博主了。


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环境和状态一度让我有了《绿皮书》里Donald Shirly 般的身份认同障碍:“如果我不完全活在体制内,也不完全活在体制外,那我是谁?”回国的第一年,我在工作和私下的社交圈中都找不到归属感。


然而这种身份认同障碍,在日复一日的角色转换中抽丝般地被治愈了。


Yichen

Yichen发布在社交网络上的图片


过去的两年里,我总是被问及对这份全职工作的看法和感受,而发问者们似乎都在等待一些抱怨和负面评价,却大多因为我的回答若有所思起来。


作为一个总是在冒险、什么都愿意试试的人,这个身份是我最难以适应的一次走出舒适区的体验。如今的我,虽然仍没有在任何地方找到归属感,但这件事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很久没见面的研究生校友在久违的小酌时对我说,“你给我的感觉就是you are a bit of everything(你有些四不像)。”即使是周末穿着bling bling 的紧身裙浓妆艳抹去喝酒也被酒吧老板问过:“听你说话的感觉,是公务员吧?”我想,有一些人注定是无法被精确归类的,but it's okay,I'm okay with being a bit of everything,且为拥有这种难得的体验而感到幸运。


我的朋友圈依然小心翼翼地设定分组,依然偶尔担心同事们会发现自己在小红书上的“大尺度”照片,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不同的角色带给我的色彩多过了很多旁观者以为的冲突和分歧。无论是公司每天两次响应政策的广播体操运动还是某个周六凌晨宝钞胡同的迪斯科派对上,我都感受到了同等质量的快乐。


看来头上有点绿,生活真的过得去了。


供稿/Yichen 编辑/Young Linn 设计/Viv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