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决定权在我

模特TESS HOLLIDAY表示,应对键盘侠的关键在于向自己和他人流露关爱。

模特TESS HOLLIDAY

Sally LaPointe 黑色长裙、Hermès 丝巾作头巾、Alison Lou 耳环

Roxanne Assoulin 金属手环、Sergio Rossi 鞋履


有天早晨,我醒来看见一条Instagram 私信:“你的身材既病态又危险。你不过是一个往自己身上堆叠漂亮衣服和华丽妆容的肥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死于心脏病。”最后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每天都会收到这样的信息,我大半辈子都是这么过来的。如果我说自己完全不受影响,那显然是在说瞎话。我去看心理医生,试图理解这一切。


最近,又有一个女孩发私信给我,骂我长得恶心,说她非常讨厌我。我没有立刻回击,而是点开了她的个人简介,我发现她正在治疗神经性厌食症。所以,我回复她:“我很难过,因为你在对我恶言相向的时候,心里一定充满厌恶。节食文化简直糟透了,它毁掉了很多人的生活。祝你顺利康复。”我在私信最后加了颗爱心。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回了我一句“谢谢”和一个哭脸。能够清楚地向别人表明态度和立场的感觉非常好。


当我心情不好时,我当然会屏蔽掉社交媒体上那些当下让我感觉不爽的人。这无可厚非。毕竟你关注的人才是你愿意敞开心扉接纳的人。这是你的潜意识,他们的意见才是你在不断吸收采纳的。有时,我会把所有的社交媒体软件都从手机上删除,然后专注于手机里的“自我关怀”文件夹,里面有诸如“猫咪咖啡厅”的游戏,我可以喂养虚拟的小猫作为宠物。虽然这样很傻,但是能帮我赶走负面情绪。


最令我感到好笑的是,有些人会说我在宣传肥胖,鼓励所有人一起变胖。如果我说“我爱自己”,他们就会把我的话解读为:“嘿,你们得吃到300 磅才能和我一样享受生活。”我只能一笑了之。人们表现得好像我是家居用品推销员一样,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当然希望我在以前我100 磅的时候就能好好爱惜自己,可我现在的身材已经这样了。我不可能悲惨度日,因为生命随时可能终结。等我死期将至,然后发现我这一生过得十分凄凉,就因为我很胖?多浪费啊。


不要把生活过得太严肃,我觉得这点很重要。并非每件事都像天塌了一样。我也是这么教我13 岁的儿子Rylee 的。他在学校因为雀斑而遭到霸凌。我尝试帮他树立信心,告诉他别理会那些孩子。这很困难,因为他像我一样敏感。但他心里清楚什么时候该一笑置之,什么时候该坚持自我。我最近给他买了一部手机,但我不允许他使用社交媒体。有时候他会想浏览我的社交平台页面,但我提醒他:“别搜我。别看那些有关我的烦心事。”他会说:“妈妈,这样好傻。为什么有人会说这么讨厌的话?”他是个小天使,我真希望所有人都能这样想。


我们所处的政治社会环境十分艰难,但能活在这样的时代还是很幸运的。人们确实在努力倾听,一切都在发生改变。看到Danielle Brooks(演员)和Lizzo(歌手)等诸多体型丰满的女性在媒体上展露锋芒,也令我备受鼓舞。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伪装自己。我的真名Ryann 和艺名Tess 是分离的,我觉得自己就像两个分裂的人,Ryann 一直在努力地成为Tess。后来我才开始意识到,我就是Ryann,也是Tess,这两个名字代表同一个人。这过程费了些功夫,但很值得。


模特这个职业也改变了我的生活。虽然这么说很俗套,但事实的确如此。成为模特之前我从未感到自信,从来没有一件衣服能让我觉得穿在身上很好看、很性感。而现在,我在拍摄照片时,感觉自己就是女王。我在拍摄现场自信闪耀,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成为了自己一直梦想成为的那个人。我塑造的形象会比我本人有更深远长久的影响,它让世界看到更多元的色彩,让幼小的孩子和女性有群体归属感。


当那些负面信息出现在我的脑海时,我也会想前往纽约,住在豪华酒店里,穿上Christian Siriano 的定制长裙。你大可以对我随心所欲地宣泄心中的愤恨,但我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


摄影/ANTHONY MAULE 造型师/MEAGHAN O’CONNOR 采访/SHALAYNE PULIA 编辑/叶超William Yeh

发型/SHINYA NAKAGAWA 化妆/DANIEL MARTIN 美甲/SARAH NGUY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