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孙怡,社交网络上的邻家女孩

在这样一个话语如洪流奔涌的环境中,确实更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心,或者像鱼一样的记忆。

孙怡

kate spade new york sunny bloom衬衫连衣裙


孙怡在社交网络上的表现,更像是一位普通都市女孩。在那些笼罩着一层粉嫩少女滤镜光芒的短视频中,孙怡以飞快的语速,活泼地向关注她的粉丝分享她的卸妆手法、护肤心得,或者推荐一些好用的护肤品、面膜。这些视频往往会收获数千至数万条点赞和评论,在下面评论的,大多是年纪和她相近的女孩,有些是她的忠实粉丝,有些则是平台的普通用户。


这是一个以女性为主要用户的生活方式社交网络,一群横跨十几岁至三十几岁的女性在上面展示美妆、护肤、时装、旅行拍照、宠物、网红地标打卡等等看似丰富多彩,但又有些千篇一律的生活。范冰冰、林允、张雨绮等女明星是早期入驻平台的几位大V,以接地气的分享方式,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女性粉丝,并树立起新的网络形象,成为“带货女星”。


其他明星也开始尝试这种方式,将更多“路人”转化为“粉丝”群体。


孙怡大概是一年半之前开通了这个新的社交网络账号。“感觉已经好久了。”她笑道,“最开始就是看到身边有人上小红书,我也上去看了一下,觉得挺有意思的,觉得可以拉近一些和大家的距离。其实我平时也不是那种高冷,跟人有隔阂的性格,而且也想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分享给大家,其实女生都很爱美,喜欢一些新鲜的东西,我可以在上面吸取一些新鲜的东西,又可以把我知道的那些新鲜的东西分享给大家。”


她曾有一个卸妆视频因为动作过于“简单粗暴”而被下面的粉丝和网友吐槽,于是她又重新录了一个“示范正确方式”的视频,笑嘻嘻地让大家不要模仿她之前的错误示范。

孙怡

kate spade new york

丝质中长连衣裙、经典桃心珐琅弯曲手镯

nicola小号双色单肩包


每个人都有不甚光鲜的一面

每个人在社交网络上都会有一副面孔,或者几副面孔。这些面孔或许接近本人现实中的真相,但也可能与之大相径庭,甚至南辕北辙。


许多女明星会介意被人直面素颜,但孙怡却很坦然。“因为早些时候,大家就已经拍到我一些素颜的照片并发到网上了。小红书是一个视频平台,我觉得再怎么样也不会比那个照片更糟了,所以在录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多的心理压力。那才是最真实的一面嘛。你不可能永远活在聚光灯下,还是要有生活,有其他东西的。”


世界本来如此,有高光,便会有阴影。只有同时接受了不那么鲜亮的部分,才能看清这个世界更多细节,否则只能局限于浮华的假象中,如泡沫一般,虽然美丽,但易碎不长久。


她平时上街,如果懒得化妆也会素颜,有时候可能会戴个帽子,没有更多刻意的遮挡。“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去买奶茶,我戴了个帽子,那个店员认出了我。她说你是孙怡吧?你出门为什么不戴口罩?但我觉得过分遮挡反而会让人觉得奇怪吧。”她斜侧着脸看过来笑道。


但粉丝对偶像,或路人对明星往往会有一种想象,想象他们时时刻刻都充满光彩,精致美丽,高高在上。而社交网络越来越容易打破这些想象,带来一种幻灭感。


“我觉得会有这种想法的应该不算是真正的粉丝,可能只是一个路人,或者被某一点吸引而来的人。其实我的粉丝不是很多,但有一些真的是陪伴了我很多年,就像是我喜欢一个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喜欢。他们不在乎这些。”


她在录短视频时也不会流露出吹毛求疵的性格。“顶多是录两三遍,我就会觉得差不多了。我本来是没有耐心弄这些的,而且还是想更自然真实一些,所以基本上都一条就过了的,不会把拍戏时那种完美主义强加到上面。”


“人都要有生活。工作时是那种状态,但如果是生活和娱乐,就要放松一些。像平时大家看到我,都是已经打扮好了,说话也很考虑场合,都是已经准备好的状态,所以在小红书上,我觉得应该更自然一些。因为不可能永远都是以镜头前闪光灯下的状态呈现给大家。在生活中私下里我还是和大家差不多的人。”这样的形象适合她。不会偏离真实的自己,也就不会带来被戳穿面具的风险。


我们聊到“人设”这个社交网络时代无法回避的话题。


“我不想给自己贴一个人设之类的东西。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千面,他展露的这一面可能大家喜欢,大家接受这一面,以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但其实有可能只是这一面被放大了,有可能他在生活中是有这一面,但大家就会觉得他每天都是这样,然后看到其他面就崩溃了,觉得人设崩塌了。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觉得这个人是这样的,结果发现他还有另外的一面。他有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漂亮的一面,不漂亮的一面。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孙怡

Prada 扎染吊带连衣裙、丝质长袜、尖头高跟鞋


没有绝对的正确,也没有绝对的错误

千禧一代的年轻女性依赖社交网络。正如尤瓦尔· 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所提到的,人与其他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类发达的社交能力。每一个人都需要与外界发生联系,差别只是在于沟通载体的差异。无论是面对面喝下午茶,还是打电话交换闺蜜的八卦,或者数万人在一个虚拟空间里共同讨论同一个事件,在本质上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交换。


“千禧一代”的艺人,也比上一代的艺人更愿意在社交网络上放飞自我。


“这一代上一代的不同我不知道,但至少我自己是比较愿意敞开自我的。我希望可以跟大家拉近距离,其实平时并没有太多的机会让粉丝们看到真正的我,但他们真的很喜欢我,也想知道我平时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我现在在做什么之类的。所以我也希望偶尔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但《人类简史》也提到,超过250 人的群体,往往更容易出现混乱。


而这就是社交网络的危险之处。成千上万甚至上亿人处于一个共同的场域中,由此形成无处不在的语言和思维的漩涡和纷争,网络暴力和冲突随时爆发,而且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代都要迅猛和直接。


作为公众人物,在社交网络上距离粉丝太近,孙怡也不可避免会直接面对来自某些不知名账号的恶意。


“但是这些东西完全不会影响到我。因为厌恶你的人不管在哪里都能让你感觉到恶意的。(笑)这些东西我不是特别在乎。我录东西只是想给喜欢我的人看。其他的……因为我生活中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我需要更多精力去处理别的事情,不应该为没必要的事情分心。”


在这样一个话语如洪流奔涌的环境中,确实更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心,或者像鱼一样的记忆。


“我一直都是一个比较乐天派的,心很大的人,很乐观。我不太会生气,不太会斗气。我觉得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没有绝对好的事情,也没有绝对错误的事情。有正面的东西就会有反面的东西支撑。”她笑嘻嘻地说。


“有人认为,如果在社交网络上过分曝光,过分暴露自己的生活,会更接近一个网红,而失去了演员的高级感。你想过这个吗?”我突然问她。


“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孙怡耸耸肩,“但是每个人不可能永远在一个平面上,你不可能永远只看到我光鲜亮丽的一面,与其让大家被动地看到你生活中的更多面,不如主动让大家看到这些。我也有瑕疵,我也有缺点,我素颜也会不那么好看,我脸上也会长痘啊之类的。不说别人,至少我自己是比较希望大家看到我不同的一面,也会更拉近大家的距离。”


“那你会介意自己身上被打上‘网红’的标签吗?”我的语气略微带上了一丝“挑衅”意味,想看她的反应。


“嗯……不会吧,”她说得有些犹豫,“但是也不太喜欢,感觉现在‘网红’这个词有点……不是那么褒义的感觉,似乎有一种偏见在里面。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人把我当网红吧哈哈……”


她又偏着脸有些古灵精怪地问:“网红是很红的意思吗?但其实我也没有很红啦。”然后发出了“吼吼吼吼”的笑声。

孙怡

Valentino 羽毛卫衣

Simone Rocha 蓬蓬抹胸裙

Sergio Rossi 流苏长靴


孙怡

Balenciaga 衬衣、高腰长裤

Loewe 粉色露趾踝靴


摄影/梅远贵 造型/Lemon.H 化妆/金鹤龙 发型/李志辉

制片/Emma云子 制片协助/柯南 编辑/金莺 撰写/覃仙球

服装助理/Susan 影棚/上德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