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港片你好,港风再见。

几部至今说起来仍念念不忘的港片,其实情节根本记不清了,模糊记得的都是一种轻喜剧的套路,但当时竟部部观看、谈论得津津有味,并且时至今日,那些影片还真成为了那段时间的“时代佳作”。

港片


千禧年前后,有时髦意识的内地女孩个个都爱模仿港女——眉毛画得细细高高,眉峰耸至额头,眉骨上则要涂red earth 或ZA 牌白色珠光亮粉;两朵腮红很橘,或者也可以是桃粉色,总之腮红是当时港女妆面最有存在感的一部分,鼻梁上也要抹到,这个习惯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妆面完整之后看镜子里的自己,哗!真是像Twins 那样娇俏可爱。不止是我,连舒淇的彩妆代言硬广妆面都有学阿SA 的嫌疑。


是啊,当时根本还不懂时尚偶像,不懂黄伟文黎坚惠,稚嫩的审美体系刚刚建立,用VCD 看港片,“香港女生”的扮相一下子把我们吹倒,俏皮小妞,中环白领,这两种当时港片里出现最多的“人物设定”成为时髦,港女装扮是整个亚洲的摩登示范。你要说我们在港片里学到最多的是什么?除了不要哭哭啼啼谈恋爱,渴望拥有轻喜剧般的男女关系,还有如何正确穿花裙子、涂抹腮红。


几部至今说起来仍念念不忘的港片,其实情节根本记不清了,模糊记得的都是一种轻喜剧的套路,但当时竟部部观看、谈论得津津有味,并且时至今日,那些影片还真成为了那段时间的“时代佳作”。


《夏日么么茶》


《夏日么么茶》

此前,“NIKE 眉”的郑秀文作为前卫港女的代表登在娱乐杂志上,被我们这些大学女生在教室里传阅,彼时她是港式前卫第一名,和王菲一争高低。以至于之后第一次看《夏日么么茶》里几乎素颜、脸上有雀斑,头发凌乱分散,穿花衬衫的“Summer”,就有点无所适从。但就是在这部影片里,我们对夏天的海岛式打扮产生了兴趣,懂得细肩带和长裙及人字拖的组合,懂得雀斑好好看! Sammi 在影片里的全套妆发和衣服被拿出来细细讨论,堪比后来女孩们一集一集地研究《欲望都市》。花衬衫、彩色背心、拖鞋甚至防晒披肩、丝巾的各种组合风靡街头,说是学习港女打扮的启蒙时刻并不夸张。


我耳骨上的两个耳洞就是夜里看完第二遍《夏日么么茶》之后去打的,天晓得这部情节老套、相当于“爽文爽剧”的电影我竟然看了四次!波折却不崎岖的男女关系+ 古怪好笑的斗嘴打闹+ 一个必不可少的happy ending,公式就是这样简单,被复制了再复制,现在想起来甚至觉得奇怪,分明是毫无“营养”的爆米花电影,却像一罐冰冻可乐一样让我们畅快地一口气喝下,并且还能拿来作为时代标本来回忆?这是一种平易近人的造梦手段,让人不用去想象前因后果,男女主角就是每天在海岛喝啤酒骑摩托车,相爱拖手,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但真的整部电影都艳阳高照。

《下一站……天后》


《下一站……天后》

因为要写稿子的关系,我在影评网站上查这些港片的得分,有趣的是,用现在的绝对分数来看,你可以将它们看作部部扑街,比如《下一站……天后》的评分才6.5。但回想当时,元气满满的青春励志片,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又拿出来吃一次老本,跟当时的轻喜爱情片一样,总有一个让人愉快且不用去思考的结尾在等你。舞台灯光亮起,丑小鸭已经变成天鹅站在聚光灯下,传唱至今的主题歌应景地想起来,仿佛看到迪士尼城堡里的烟花那般的感动。


自此,阿SA 和Twins 成为另一种港女风格的代表,地铁里到处是蜜色皮肤、涂满发胶飞机头的年轻人,热爱荧光色,两件篮球背心叠穿,当时翻开香港潮流杂志和娱乐杂志,分分钟都是教你如何穿出港女layer 风格。看完电影,立刻许下“暑假存钱去香港玩”的愿望。飞机落地立刻放好行李去百德新街朝圣,翻开从娱乐杂志上记下来的逛街memo,一路找到Dmop 和IT,翻出电影里的港女篮球背心直接套上,谁知道必须瘦到港女那样才会好看。


《新扎师妹》


杨千嬅和Sammi 仿佛是用同一招打动我的,但杨千嬅更真更实际,也就是说,看电影就是看电影而已,你根本不会想要模仿她的妆面和衣着,甚至没有注意到她有“妆面发型”这回事。但杨千嬅就是胜在不时髦、不前卫啊,港女中的平凡人,要知道,世上毕竟出位少,凡人多,杨千嬅无论在电影里的设定还是真实台下,用现在的时髦话来说,“人设”根本就是一种——凡人楷模。以至于之后她想要推翻自己,演出《三更》之类的灵异片都让人觉得毫无前途,直到扮回跟志明谈恋爱的女白领春娇,大家才觉得又对了。


《新扎师妹》


话说回来,港片、港女,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不再能饶有兴趣地观看、研究了,甚至后来被奉为“港式都会爱情标本”的《志明和春娇》都显得“枯燥过时”,“一口气喝完冰冻可乐”的时代过去了,很难再被旁若无人的情节打动。不像小时候看电影,男孩劈腿咗?好气哦!女生稍有不慎目睹爱情出现裂缝,我也感同身受顾影自怜。


但如果放到现在,谁会不在乎男女主角,王子公主,妻子丈夫没来由的快乐和相爱呢?说到底,当时大家根本没想太多,也根本不懂如何去“想太多”,只顾自己管自己犯傻、嬉笑、荡漾和扮靓。


千禧年,在港片里跑了龙套的沈傲君刚刚演出百事可乐广告,打开门抬头看见郭富城,谈不上时髦谈不上好看,青春蜜意,像一块滑溜溜的太妃糖,整个2000 年的开头,都被这种像太妃糖一样直接、甜美的感觉包裹着。


撰文/LU 编辑/YoungLinn 设计/L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