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挚爱Polo衫

每年夏天, 我的衣橱里都会多好几件五颜六色的Polo 衫。即便中国时尚界早已将它除名, 甚至坊间对他的“ 污名化” 源源不断, 但我还是忍不住在有太阳的周末, 穿一件Polo 衫搭配膝盖以上的运动短裤出门。

挚爱Polo衫


于是在一个周日, 我和许久未见的朋友相约于新天地, 她看见我的穿着,来了一句:“你今天真的很像Trust Fund Baby( 信托基金小孩),请问你等下要坐火车回郊区的豪宅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她的眼里,Polo 衫配短裤是相当白人特权阶级的穿着:常春藤(Ivy League)在校生、每月在信托基金里提取一大笔生活费、被神秘的兄弟会纳为会员、有一个门当户对的金发女友……这样的形象与我本人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而我在此之前甚至还在为叛逆地喜爱着被中国主流时尚抛弃的单品而沾沾自喜,自认为我也算不被主流观点绑架的那一个。


时装自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赋予了社会意义,而同样一件衣服所携带的社会意义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域也有不同的体现。Polo 衫在中国人的眼里,是多金暴发户追求潮流的标配,是奥特莱斯里被大爷大妈疯抢的热卖单品。然而在西方人的眼里(我这位朋友就是在美国生活的ABC),Polo 衫又是上流社会打网球时的Dress Code,是私立名校里白人男孩的兄弟会制服。


和朋友的约会结束后,我第一次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这么爱Polo 衫。但一番分析之后,我也找不到确切的答案。直到有一天,我爸看中了我的一件浅蓝色Polo 衫,他第一次想要从我的衣橱里顺手牵羊。我那时才意识到,Polo 衫本身就是一件设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上衣,人们对它深恶痛绝的原因并非出自他本身,而来源于他的穿着者。即便在知悉它所代表的复杂内涵后,心里有一丝挣扎,但Polo 衫也依旧让我感到轻松。于我私人而言,Polo 衫的宣言就是:“我不在乎时髦与否,我现在只想过一个美妙的周末。”而这个理由已经足够让我不在意别人的想法而源源不断地购入更多颜色的Polo 衫了。


编辑/叶超 William Yeh 设计/Lyn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