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好莱坞的实践者与发声者

对于热爱影视行业的Lena Waithe 来说,从她第一份在Blockbuster(美国连锁录像租赁店铺)的工作开始,她在这个行业已经走过了很长一段路。直到2017 年,她参与共同创作半自传性电视剧《Mater of None》(无为大师)的“感恩节”一集,借此成为了首位获得艾美奖的“喜剧类最佳编剧奖”的美国黑人女性。

Lena Waithe

摄影/Clara Balzary 图片来源/梅赛德斯-奔驰


在颁奖现场,观众们重温了该剧集中的片段,其中Waithe 饰演的角色讲述了她本人真实的境遇,她需要在最亲近的家人面前,坦白30 岁的自己隐藏了多年的性取向。而在这之后,大家听到的是一段来自Waithe 的真实且充满力量的获奖感言。


从那之后,这位出生于芝加哥的作家、演员和制片人从好莱坞的大批精英中杀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她是电视频道Showtime上两个极受欢迎的节目——《Boomerang》和《The Chi》——的创作人和执行制片人。目前她在等待她担任编剧、制片和后期制作的新电影《Queen & Slim》上映,Showtime 也预定了由她担任制片人的新剧集《How To Make Love To A Black Woman》。


与此同时,作为球鞋爱好者的她,目前还在筹划一部关于球鞋文化的系列纪录片《You Ain't Got These》。显然,Lena Waithe 是一个被低估的强者。她在这个行业里积极地从事着不同角色的工作,为不同的人群进行发声,鼓励人们追逐自己的梦想和正视自己的身份。


Lena Waithe

Lena Waithe 在2017年艾美奖颁奖现场。


Q&A

InStyle × Lena Waithe


InStyle: 你还记得你创作的第一个对你来说具有意义的故事吗?

Lena Waithe: 你知道这很有意思,因为我一直在写故事,从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我记得在上五年级的时候,我的老师告诉我她总是很期待听我阅读家庭作业,因为她喜欢我的声音。她说我在这一方面很有技巧,很显然现在我依然保留着这些技巧。


后来上了大学,我开始尝试编写脚本。我会试着帮一些已经存在的节目撰写脚本然后进行投稿,比如《Everybody Hates Chris》,但那时候的作品还有很多不足。我也会写一些原创的内容,大多数都是以家庭故事为中心,因为家庭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是最熟悉的题材。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还向《30 Rock》投过脚本,当时我已经能感觉到自己比起《Everybody Hates Chris》时期进步了不少。行业内也开始有更多人注意到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找到了自己的风格,我做到了,但我还在努力,以便做得更好。


你的问题对我来说很难,因为我已经不太记得早期写过的故事的细节。我早期写的一些剧本是关于母女关系的,因为这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一种关系—之后慢慢地我加入了更多有关友情和爱情等的关系。


InStyle: 很明显你付出了很多努力才达到今天的成就。对于如何坚持不懈、心无旁骛地实现一个目标,你有什么心得吗?

Lena Waithe: 是的,我认为心无旁骛是一个关键词。你要对自己狠心,告诉自己你没有后路也没有依靠,你得在自己的世界拉上窗帘,然后专注于自己的目标。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应该是朝着这个目标或者朝着你的梦想迈进的,你要时刻怀着每一步都可能是你的最后一步的决心。


我常常说,实现梦想是一种特权,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追逐梦想这件事。我对此深有体会,所以我和AT&T Hello Lab Filmmaker 成立了一个导师计划。我们想要做的是赞助有梦想的人来到洛杉矶,我们会支付他们的房租和生活费,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去从事一些几乎没有薪资的实习工作或者去把握一些表演机会。人们需要去从事这样的实习工作来进入这个行业并且结识更多的人。但公司支付给年轻人的费用从来都不够他们去维持基本的生活,所以我们真正想做的是去建立奖学金或者这样的项目,这有助于真正有才华的人在不用担心温饱问题的情况下,用尽全力追逐梦想。


我深深知道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我的家庭,我的家人愿意为我支付房租和账单,直到我能够自负盈亏的那天。但是,即使是基本生活费用的支持,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奢侈的,他们没有这样的选项,他们所拥有的只有才华和野心,他们需要有人赞助并且培养他们,这是我最终想要实现的。

Lena Waithe

Lena Waithe 出演《头号玩家》剧照。


InStyle: 在协助Gina Prince-Bythewood 和Ava DuVernay 的期间,你学到了什么?

Lena Waithe: 那是一段有趣的回忆,因为她们俩都不是那种纸上谈兵只会在那边指示你做这做那的人,相反她们以身作则,我通过观察她们学会了做很多事情。Gina 曾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变得优秀—如果你足够优秀,一切都会水到渠成。”我到现在依然相信它是正确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尝试过通过呈现现象级的内容来提升自己的认知度,这听起来很简单、很老套,但它真的有用—特别当你在这个圈子里毫无名气、毫无人脉的时候。事实是,你的业务能力足够强了,那就不会有人在意你长什么样,你和谁一起玩,人们只会想要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工作。


InStyle: 你在骄傲月有什么打算吗?

Lena Waithe: 不只是在骄傲月,我在试着把每个月都当成骄傲月,在每个月都庆祝黑人历史。我尝试着摆脱在特定月份为某一类人发声的思维方式,这是需要持续去做的。在洛杉矶,骄傲月很受关注,所以我们有机会去做一些大型的游行和活动。但老实说,我想要试着一年中的每一天都支持同性群体。


Lena Waithe

Lena Waithe 2018年首次出席Met Gala。


InStyle: 今年是你第二次出席Met Gala,你第一次去的时候紧张吗?

Lena Waithe: 第一次去的时候我真的超震惊—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我甚至不知道该期待些什么。会场有很多我的朋友,比如Janelle Monáe、Michael B. Jordan、Chadwick Boseman 和Daniel Kaluuya(他也出演了我的新电影)等等,也有很多我原本不认识但终于有机会碰面的人,比如Anne Hathaway 或者Sarah Jessica Parker。它真的是一个奇妙的夜晚,在那里每个人都保持着互相尊重的态度。在那里没有人会显得奇怪,你在那儿你就做你觉得对的事,就好像在一个私人会所一样,每个人都在努力研究彼此的造型。你能在那里感受到许多欢乐和乐趣,更何况你还有机会看到Madonna 的现场表演。太棒了!


第二次去的时候,我明显就熟门熟路了,但对我的服装设计师来说那是他的第一次,所以我得当他的导游。我在今年又见到了很多新面孔,他们都很酷。我还看到了Cher 的演出。我喜欢今年的主题,我也很喜欢我衣服背后的信息:“Black Drag Queens Invented Camp。”(黑人变装女王们发明了坎普。)这真的太棒了,因为大家都在讨论我衣服上的这句话。


事实上,对我来说Met Gala 最重要的还是它的庆功宴。一旦你结束了前面的那些事儿,你就能回酒店换上更舒适或者更离谱的衣服,去参加后续的派对,直到早上四五点才回家。真的精彩。每一次不管你到什么庆功派对,你总能听到一些八卦和流言蜚语,以及“谁谁谁之后会办一个派对”,“哦,Solange 等会还会搞点事情”……然后你就跟着转场。所以那真的就是一个奇妙的夜晚,纽约是一个哪里都人满为患的城市,但这一晚大都会博物馆将关上大门,然后所有的好莱坞大人物都出现在这里,简直就像圣诞节一样。


Lena Waithe

Lena Waithe 出席2019年Met Gala。


InStyle: 鉴于你在Met Gala 的两次造型都如此具有话题性,你是否也意识到当你有输出平台的时候,穿一些具有象征意义或者深度含义的服装很重要?

Lena Waithe: 的确是重要的。但重要的是不能强硬地逼迫别人阅读你想要传达的信息,你得让一切合情合理。如果主题是对的或者我关心的,我就会进行一些思考。我是一个享受时装的人,我也相信有办法能够在尊重它的同时也让它尊重你作为个人的存在。


InStyle: 你这次来到伦敦时装周,参加了梅赛德斯- 奔驰的“How To”活动。这场关于可持续时尚的活动,对你来说有什么吸力?

Lena Waithe: 梅赛德斯- 奔驰提出的“How To”,是一个宏大的主题,在我看来它可以被扩展到更多的领域:比如如何建立更好的生活;如何找到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如何回收服装。“How to”的理念真的可以被运用到方方面面。对我来说,这关乎的是不惧怕尝试新事物,这个主题最吸引我的就是它在鼓励人们去做一些他们从未做过的事。


InStyle: 旧衣改造是实践可持续性时尚的众多方法之一,在你看来,无论是品牌还是个人,如何才能将这种观念执行下去,而非只是把它当作一种流行趋势?

Lena Waithe: 我认为像梅赛德斯- 奔驰这样的品牌,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就像它们发布的电动汽车和现在举办的旧衣改造活动一样。我们日常使用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对环境有害的。让衣服具有可持续性是一个很好的概念,我认为有很多人会喜欢旧东西,他们会在自己的衣橱里寻找新的可能或者购买二手服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我们并不总在消费。


撰文/Annabelle Peacock 编辑/YoungLinn 设计/Viv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