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小谎言》第二季强势回归,戏里戏外演绎深厚姐妹情谊

HBO 的重磅剧集《大小谎言》剧情精彩纷呈,演员演技精湛,一路热播。今夏,聚集了五位知名女星的第二季强势回归,从资深电影明星到年轻新锐演员,均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此次,我们邀请了妮可· 基德曼(Nicole Kidman)、瑞茜· 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以及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与她们聊一聊“抱负”。奇怪的是,在交谈中,她们的答案大相径庭,出人意料,既反映了她们对成功的渴望,也有对知名度和政治变革的向往,但在她们心中排首位的,皆是对爱的渴望。


瑞茜· 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

Erdem 礼服、Mounser 耳环、Delfina Delettrez戒指(右手食指)


劳拉·布朗(下称“布朗”):你之前经常谈到自己的抱负,我很欣赏。每个人对抱负都有不同的看法。你的看法是什么?

瑞茜· 威瑟斯彭(下称瑞茜): “抱负”这个词很神奇,我觉得它和领导力息息相关。现在很多体制都崩溃了,我希望一些核心人物能更有雄心壮志。现在的世界需要一种新的领导方式,领导层的选拔不应再基于要求和诱骗。尤其应该考虑女性领导成员,她们考虑周到,从来不会自认为“我优先”。我们必须开始更多这样的思考,否则,什么都不会改变,包括体制、政治、金融、教育。女性领导往往不是为自身考虑,而是为了解决冲突。


布朗:女性更善解人意。

瑞茜:是的。她们为更大的利益而努力,能顾全大局。你可以想想女性每天是如何在家庭、社区和职场之间保持平衡的,这体现出了领导才能,但很多人未曾意识到这一点。


布朗:不错。基本上就是每天把事情完成。在过去的几年里,你的抱负有什么变化?

瑞茜:我从来不认为自己能经营一家公司(媒体公司Hello Sunshine),必须要别人告诉我我能做到才行。大约八年前,我才知道自己有这项技能。


布朗:当时是怎么意识到自己可以做到的?

瑞茜:我丈夫(Quibi 公司高管吉姆. 托特[Jim Toth])觉得我可以,经纪人也这么认为。后来,我参加了一场会议,做了有关女性在媒体中的重要性的演讲,一位主流媒体平台的高管来找我。他说:“你为什么不经营一家自己的媒体公司?为什么要给别人干活?为什么不自己做呢?”我想:“天哪,如果这家公司的CEO 认为我能做到,也许我真能做到。”


布朗:这件事之后,你的信心增长得多快?

瑞茜:当你发现没人清楚地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时,你可能会惊讶地说道:“哦!”没人知道他们自己在会议上讨论什么。这简直就像《飙风战警》(Wild, Wild West)里的场景。电影业已今非昔比,主流媒体平台正在占据主要地位。你必须‘随波逐流’,保持清醒和警惕,并对变化了如指掌。


布朗:你什么时候第一次真正追求自己想要的,或者更“专业”一点说,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瑞茜: 上周我进行了一番绝不会出现在七年前的对话,是关于报酬的:用一位女士完成项目所得的报酬,与一位处在同等位置的男士的报酬进行对比。我主动联系了那位女士。她永远不会想到是我打的电话,也不会想到她其实和工作室的负责人进行了交流。但是我对她说:“这是明显的对比。这位白人男士赚了这么多钱,她做这做那,完成得地非常出色,最后却只拿三分之一的钱。我不认可这样的事。”


布朗:有时候,我觉得她们自己并不在乎,或许也不希望有人和她们谈话了解。

瑞茜:我愿意假定她们只是没有思考过这件事,才没有怀疑。很多人确实没有考虑过。劳拉、妮可、谢琳、佐伊和我想指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女性、有色人种女性、性少数群体做了同样的工作,却没有得到同等的报酬。我做不到对此漠不关心。


布朗:我让妮可形容你时,她说:“瑞茜就是力量。”作为一个团队,你们每个人在拍摄新的一季时,都感到自己越来越有力量吗?

瑞茜:随着剧的热播,我们感受到了观众对我们的支持。大家把这部剧放在了心上,深入了解这五位截然不同的女性,以及她们的教育方式、对待人际关系的方式和处理创伤、暴力和性行为的方式,这对我们至关重要。我们也因此而设计出更加大胆的故事情节,将女性友谊的真正含义展现出来:是一团和气,还是真实的冲突?这一季我们有一些很精彩的冲突场面。我们生对方的气,就和其他的朋友之间没什么两样。


布朗:展现出冲突很好。女性并不是整天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瑞茜:不同寻常的是,因为这部剧展现的是几代同堂,我们得以了解到不同时期和角度的女权主义,比如剧中涉及到的第二波女权主义和第四波女权主义。不同年代的人对性和女性角色的看法大相径庭。


布朗:能够展现出女性的强大和复杂,多么令人欣慰!

瑞茜:最令人欣慰的是,世界迫切地需要这样的女性。直到我们开始制作这部剧,听到彼此的故事,我们才意识到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孤立无援。我们会说:“哇,你早期工作时遇到过这样的事?我也碰到过。”

瑞茜· 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

Gucci 外套、短裙、Chloé 女士衬衫


布朗:你和朋友一起工作,有从她们身上学到什么吗?

瑞茜:我惊叹于劳拉对语言的运用。她是一个漂亮的语言大师,说话和总结事情的方式真的很有说服力。妮可处事泰然自若。我从未见过有哪个女演员有她的演技。她像一条变色龙——好像妮可消失了,出现了另一个人。


布朗:她做任何事都很严格。

瑞茜:是的,她做事总是很投入、很专注。谢琳是最能接受改变的人。她的好奇和慷慨仿佛没有限度,她也是我所认识的最不挑剔的人。佐伊善于观察,她总是房间里最酷的人。她也经常给出很棒的建议,我感觉她的内心充满了智慧!


布朗:我听说,你们拍摄到很晚,而且每个人都很累的时候,你会来一段单口相声。其他人会做什么呢?

瑞茜:我喜欢逗别人笑。佐伊也喜欢讲笑话。妮可随身带着一包零食,里面装着像石头一样坚硬的老式糖果,给我们发薄荷糖和奶油糖。


布朗:看来你们在片场以外也花很多时间在一起。

瑞茜:这真的是我工作以来最棒的经历之一。我觉得有一扇门打开了,我再也不会走另一条路回去了。我看这几集的时候,总是给她们发短信说:“你们太让我惊艳了。”我敬畏她们的才华,我们共同完成深刻的作品表达,享受无比的快乐,也衷心地祝福彼此。这是我在电影中对女性经历表达最充分的一次,尤其是梅丽尔· 斯特里普出现的时候。这时你就会想:“哦,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


布朗:这部剧的成功对你的抱负有何影响?

瑞茜:这让我更加坚定地与女性作家、导演以及没有得到应有机会的女性合作。这部剧让我的想法更加强烈:无论是什么点燃了我内心燃烧的欲望,都值得我去追求。


布朗:在你的个人生活中,你有什么抱负吗?

瑞茜:我的处境很有趣。我的孩子要上大学了——一个已经上了大学,还有一个即将上大学——作为母亲,我的性格和工作时完全不同。我想要与孩子们融为一体。我更黏人、更柔和、更可爱,好像是焦糖馅的。我也鼓励他们实现内心深处的梦想,希望他们对自己想成为什么人或希望探索的领域有更全面的想法。作为一个青少年,你只知道你所认识的世界。你不知道在国外工作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在医学或科学领域工作是什么样子。我有很多在不同领域工作的朋友,所以我会让孩子接触来自各行各业有着非凡经历的人。在好莱坞我们真的有些与世隔绝。


布朗:渴望经验是很重要的,但这种渴望有时会导致失望。这时候,你如何迅速振作起来?

瑞茜:哭过之后?


布朗:是的。

瑞茜: 我曾经拍过一部电影,是《你怎么知道》,出演一位拥有奥运水平的垒球运动员。教练对我说:“你看,每天有七局比赛。输了一局可以难过,但七局全输了你就顾不上难过了。”这是伟大的人生忠告。振作起来,姐妹。


布朗:垒球比赛不能哭,但你不是真正的垒球运动员。

瑞茜: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很喜欢思考,但这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我一直在担心,担心毫无意义的事情。我刚刚读到玛雅· 安杰洛(Maya Angelou)的一句名言:“如果你不喜欢某件事,就改变它;如果你不能改变它,就改变自己的态度。”


布朗:当然,你确实这么做了,在“Time’s Up”运动中。你们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

瑞茜:我们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最自豪的是申请到了法律辩护基金。能够筹集到这么多钱,能帮助到其他行业的人,我认为这才是一个组织能产生的最为深远的影响。创造安全的工作环境真的很艰难,但他们正

在努力。


布朗:从“到此为止”到《大小谎言》,再到你的作品,感受到的女性力量十分振奋人心!

瑞茜:我看到的是与女性之间的合作,以及当我们团结起来时,我们会变得多么强大。无论是Hello Sunshine、“ Time’s Up”、《大小谎言》,还是《晨间风云》(The Morning Show,一部她与詹妮弗·安妮斯顿[Jennifer Aniston] 合作的喜剧,可在Apple TV+上观看),我们共同创造了更大的影响力。我很荣幸能站在这个位置上,我决定用它来鼓励其他没有我这样机会的女性。


布朗:你对自己的哪方面最自信,哪方面最不放心?

瑞茜:我对自己的喜剧表演可能是最放心的,最担心自己的篮球水平。


布朗:什么?真抱歉,给你压力了。像是要让你进湖人似的。

瑞茜:哈哈,我是自由球员,但我不认为自己会成功。


布朗:你确定吗?那么多人需要你,尤其是你长这么高。

瑞茜:是吧?我可是出了名的高。

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

Dorothee Schumacher 羊毛开衫

Araks 吊带裙、内衣

Turner & Tatler by Cindy Chaplin 珍珠耳钉

Sophie Buhai 项链

Tabitha Simmons 高跟鞋


劳拉· 布朗(下称“布朗”):你觉得你算是一个有野心的姑娘吗?

佐伊· 克拉维茨(下称“佐伊”):我觉得算,不过我觉得有野心的人可能永远都觉得自己还不够上进吧。但没错,我很努力。不管做什么,我总是投入十二分的精力。我觉得那种让我们始终上进的动力,其实在于我们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多。


布朗: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有没有曾经质疑过自己的这份上进心呢?

佐伊:没有。可能是因为我是名人的女儿吧(佐伊的父亲是摇滚音乐人兰尼· 克拉维茨[Lenny Kravitz],母亲是演员莉莎· 博内特[Lisa Bonet]),我总觉得我要比一般人更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不是借了他们的光,你明白吗?


布朗:当然。你还记得你因为父母而得到的第一个机会是什么吗?

佐伊:我没有因为父母的关系得到过什么角色,虽然我知道很多人会这样以为。但这就让我觉得自己必须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演员。其实,因为父母的关系我的确得到了某些机会,比如说经纪公司之类的,但也就是这么多了。我不觉得我的家庭背景能让我拍上自己想拍的电影,但别人不这么想,他们可能认为我之所以能拿到那些角色都是因为我的出身。不过,往往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有了“野心”。


布朗:而你现在成熟了!你已经三十岁了!(笑)你不仅是一个好演员,甚至跨界做起了制作人。(佐伊在主演Hulu 自制剧《失恋排行榜》[High Fidelity] 的同时,也担任了该剧的执行制片人。)这是你一直都想做的吗?

佐伊: 是啊,制片是份有趣的苦差事。我很感激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同时体验到台前幕后的工作。我们准备了好多个月,每个细节都把关——设计场景、寻找拍摄地、编剧、选角等等。现在我有了一份特别棒的经验,在我端着拿铁出现在片场之前,我已经把握全局了。


布朗:你在片场有过害怕的时候吗?

佐伊:现在不会了。不是说我不会紧张,其实我要开始任何新工作的前一天都会特别紧张,但是现在我知道要怎么和人沟通了。如果因为太害怕而不敢去沟通,反而会影响工作。


布朗:你看起来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你一直都是如此吗?

佐伊:绝对不是。从高中到二十岁出头的那段时间,我有饮食紊乱的问题。我以前总觉得要做演员就必须有超模那样的身材才行,而我的身材不够好。超模她们维持得就很好。但是你刚出道的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必须要够辣,要能够随时出演一个完美女友。之后工作久了,想法会变成熟。在《大小谎言》这部戏里,我们每个人都渴望塑造有真实感的人物。重点不在于我们的外表,而在于我们的感受。


布朗:你今年在名利场的奥斯卡派对上身穿蒂芙尼的黄金网眼胸衣亮相,我看到的那瞬间就觉得“哇哦”!你是怎么做到的?

佐伊:这有个过程。要是放在五年前,我绝对不敢那么穿。但是我的造型师Andrew Mukamal 一直都在用激将法鼓励我。刚开始我觉得:“我绝对不可能穿它的!”然后我就拍了那件胸衣发给我妈妈看,当它是个玩笑。然后她回我说:“说实在的,你能穿上它亮相的时间也没几年了,要是你想穿,不如现在就穿。”她的话真的影响到我的想法。听她说,“你现在三十,正是好时候,能够为自己的身材骄傲,还来得及秀出来。”我就觉得,“好吧,把握现在,时不再来。”


布朗:而且那天也很热,所以其实那件衣服挺实在的。我能借来看一看吗?

佐伊:哦,活动一结束蒂芙尼他们就收回去了。就像是说,“合作愉快,但这个不属于你。”


布朗:什么最能让你觉得充满自信?

佐伊:知道我自己努力工作了,这点让我自信。我觉得我恐惧的根源往往在于,觉得自己配不上我所拥有的。经过了十到十五年的努力工作,真的很努力的工作,现在我知道我值得这一切。而且我的生活中还有很多很棒的人在支持着我——我的朋友、家人、未婚夫(演员卡尔· 格洛斯曼[Karl Glusman]),还有所有《大小谎言》里的姐妹们。他们都支持着我。我知道如果我做了什么疯狂的、出格的事,有人会及时帮我悬崖勒马。无论何时,只要我感到恐慌和困扰,他们都会帮助我,我还挺容易焦虑的。

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

Erdem 连衣裙

Turner & Tatler  by Cindy Chaplin 珍珠耳钉


布朗:对你而言,成功意味着什么?你希望成为一个巨星吗?

佐伊:我从来不觉得这和名气有关。我关心的是工作的质量,我是不是能够从头开始创造些什么。那些项目感觉就像是你的孩子。我觉得能有机会去孕育艺术,对我而言就是一种成功了。


布朗:你现在订婚了,感情生活幸福美满。你在情感中又渴望什么呢?

佐伊:当你有一段稳定的情感关系时,情感中的两人其实就像是彼此的镜像,他要做的也就是你要做的。说到底,我真正想做的就是一个好人,成为一个好的伴侣。我想成为一个让人想要时刻陪伴在身边的人。所以我们总是不断地检查自己,“我有没有在认真倾听?我是不是足够尊重对方?我是不是自己想要拥有的伴侣的样子?”


布朗:我一直都挺好奇的,演员伴侣之间是怎么相处的?你们怎么忍受长时间的两地分隔呢?

佐伊:我们尽量保持分开的时间不超过两周,但也不是一直能做到。所以我们会经常打打电话,互相唱歌给对方听,唱些会让我们想到彼此的歌。FaceTime 挺好用的。对我来说的确很难,因为分开的时候我必须切换成“独立佐伊”。然后我又要敞开心扉,重新变回“恋爱佐伊”,有时候切换回来是最难的。因为我本身是独生女,所以我会很快地进入“一个人孤独地对抗世界”这种状态。感谢我生命中那位耐心十足的先生。


布朗:你理想的一天怎么度过?

佐伊:现在是春天,我最爱做的就是戴上耳机,听着音乐,在纽约城里逛逛。我会抽一点点烟,然后出发。


布朗:你会想要孩子吗?

佐伊:我想要。但不会太急,养育孩子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想我需要做好准备,才能把精力放在养孩子上,现在还不行。我知道所有的妈妈都这样,同时做很多事,也不是不可以,但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我甚至没时间养一只小狗。(笑)


布朗:不如先从养一条金鱼开始?

佐伊:好吧,看看我会不会把它养死再说吧。


布朗:在时尚领域,你还有什么想要尝试的吗?你之前和圣罗兰有过合作,但有没有想过开发自己的产品呢?

佐伊:可能不会。不然我会为了追求完美而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对时尚和艺术有着极高的敬意,所以如果我做的话,我一定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对我而言,时尚在于细节,在于品质。一件廉价T 恤衫,和一件完美合身的复古T 恤衫的区别正在于此。


布朗:政治上,有什么话题会让你想直抒己见?

佐伊:全世界每天都有人正在死去,所以对我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枪支法案。我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也为我的家人和朋友担忧。你看新西兰,他们已经通过了枪支法案改革。还仅仅是因为一桩枪击案发生而已。而我们在做什么?我们还在用那些陈词滥调,那些旧法是半自动武器发明前就起草的了。我们应该更新换代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而且我们也该有个真正关心这种事的总统。


布朗:不然我们都不得不移民去新西兰了。你从《大小谎言》的闺蜜团那里得到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佐伊:我认识谢琳很久了。在经历过起起伏伏——生活啦,名利啦,电影啦,爱情啦——各种各样的事之后,她还是她。很多人会因为环境而改变,但是谢琳· 伍德蕾始终如一,我巨喜欢她这一点。生活就是拿谢琳· 伍德蕾没辙。劳拉则有着无与伦比的幽默感。她总是能让我笑到不行,总是能迷之戳中笑点。她演戏也是这样:她处理角色的时候总会融入自己独特的幽默感。妮可能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去释放她的情绪,这也是为什么她演得那么棒。她很敏感,而且她总是勇敢地敞开心扉去感受一切,无论她身处何处,身边站的是谁。我觉得这非常勇敢,因为我总是不自觉地封闭、保护自己。


布朗: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她,都好像可以很快被浓重的情绪感染。

佐伊:她真的能深入情绪深处!她就是能感触到事物的本质。而瑞茜·威瑟斯彭绝对能排进“我最爱的人榜单”前五名。她很坦率,很有趣,特别有激情。她关心认识的所有人,她的那种热情和力量简直能掀翻屋顶。我特别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像她这样的人。


布朗:很遗憾,你身边有太多失败者。

佐伊:太伤感了,不是吗?我该交些新朋友了。

妮可· 基德曼(Nicole Kidman)

Balenciaga 高领衫、裙子、腰带

Sophie Buhai 项链

Brian Atwood 高跟鞋


劳拉· 布朗(下称“布朗”):我想和你们一起聊聊什么是“抱负”,因为每个人的理解都有所不同。你对这个词怎么理解呢?

妮可· 基德曼 (妮可): 我一直都把“抱负”与激情联系在一起,因为有激情,才会有动力。我对自己的演艺艺术怀揣无限激情,能够以作品示人就是我所收获的成果。以某种身份告诉别人“这个角色很棒”或者说“我读过这本书,我认为我可以演好这个角色”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我喜欢从事艺术,而家庭则是我其他的激情源泉。或许除了这些,我的一生别无所求。


布朗:这就叫为艺术献身!

妮可:其他人收工后,也许会来一场“姐妹联欢”。但我不是,我要回家。我想陪陪我的孩子和丈夫( 创作型歌手凯斯·厄本[Keith Urban])。有时候我会在某种角色里迷失自我,或陷入手头的事情中无法自拔,但我一直在努力找寻其中的平衡点。


布朗:你每天睡多少个小时?

妮可:8 个小时。我睡觉很早,外出工作也很早收工。


布朗:很早收工是为了早点回家?

妮可:是的。我是一个内向型人,所以我生性安静,我更喜欢回家。我热爱工作,我能辗转各地去探索新事物,但你要是看到我的迈尔斯布里格斯(Myers-Briggs)性格测试结果,你就会相信,我是个典型的内向型。我非常敏感,所以我应对大量外在压力或伤害的能力……我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状态不好,我就会选择抽身离去。家就是滋养我身心的地方。


布朗:活动结束后你会第一时间做些什么?

妮可:回家抱孩子。没错,我会走进家门去拥抱他们。他们总是会在家里等着我。我也会拥抱我的丈夫。我们的家族神父在我们结婚时就告诉我们,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在见面和离别时亲吻对方”。这能让彼此的心连在一起。


布朗:你们俩真是惺惺相惜。

妮可:没错。我们喜欢和朋友一起享用晚餐,或者和孩子一起吃早午餐,作为工作与生活中的平衡时刻,这能让我们切实感受到当下的真实生活。


布朗:你真有动力。你如何决定是否接下一份工作呢?

妮可:我已经推了90% 的工作。


布朗:是的,数不清的工作向你涌来。

妮可:有些时候我会闲得无所事事,但也有些时候事情多到让我应接不暇。这一切都需要去平衡。有些人需要我来为他们做些什么,而且这是作为一名职业母亲需要面对的事,我不能让他们失望。这就关乎到,家庭如何成为我们坚强的后盾,让我们保持良好状态呢?此刻,家人的力量就是团结在一起。


布朗:当你和凯斯都排满了工作,但又需要照顾两个女儿时,你是如何应对的呢?

妮可:我们一家人的关系很亲密。我们都会为这个家投入时间,没有人理所当然地只享受回报。我会不断地从他们身上去学习。他们让我更了解自己。教育孩子就是让孩子知道自己是谁,而不是让他们成为你想要的谁。你要让他们找到自我,你要支持他们。这是一条严肃的真理,是一种严谨的意识。你要经常反思自己,这样才不会把期望强加在孩子身上。不过,我不是育儿大师。我只是借鉴了他人的经验,但能够做到这一点令我倍感快乐。


布朗:你不贪酒,懂得爱惜自己,而且为人一丝不苟。这对你有何帮助吗?

妮可: 小的时候我父亲早上会把我们叫醒,要我们做十个俯卧撑,然后让我们步行去上学,别坐公交车。他常会要求我们做这类事。他总是说,我们要对自己的心理健康负责。我知道我的感受只适用于我自己,或许不适用于别人。我努力让自己不要太极端,因为这可能会让我陷入更加孤立的境地。我迫使自己走出去。迫使自己接触更多东西。


布朗:体育活动或训练对你有何帮助?

妮可:这很重要。我喜欢户外活动。于我而言,大海就像一剂舒缓的良药,假如我住在海边,我一定会每天都去看海。但我们居住在纳什维尔,我也热爱纳什维尔。这里虽然没有水,但有很多树。


布朗:在《大小谎言》的拍摄中,你与不同职业阶段的人接触,你想对那些刚刚开启职业生涯的人说些什么?

妮可:我认为这因人而异。我与谢琳和佐伊一起合作过,我常和她们说:“我一直都在。有什么疑问可以来问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尽力解答。”我真的相信我们可以通过问答交流、通过讲述我们对各自经历的见解来互相帮助。要么接受现状,要么选择离开。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很开心。我周围有很多年轻人,许多已经成家。我的妹妹有六个孩子,分属不同年龄段。除了凯斯之外,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们会分享彼此内心深处的想法以及抚养孩子的心得。她教会了我许多。


布朗:这真的很难得。

妮可:我还有一些关系要好的女性朋友,她们是自我三岁起就一直陪在身边的人。和她们在一起时,我会深深依赖她们。我真的很粘她们。我必须通过工作让自己独立。

妮可· 基德曼(Nicole Kidman)


Blumarine 外套

Araks 凉鞋

Harry Winston 耳饰


布朗:这些铁杆是如何帮助你应对生活或工作挑战的呢?

妮可:噢天哪,我对她们真的是感激涕零,她们拯救了我的生活。是她们把我从泥潭中拉了起来,并一直陪伴着我。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她们就会挺身而出,告诉我“接下来应该这样,我们会安排一切”。当我无法思考,无法工作,忍不住哭泣时,她们就会上前安慰我:“别担心。我们都摆平了。”这又让我感激到想哭。


布朗:在拍摄《大小谎言》的日常工作场所中建立起的真正友谊,其价值何在?

妮可:简直令人震惊!因为我学到了太多东西。我们都各有所长。可以互相倾听,互相帮助,互相妥协,但最终这一切都可归为一种忠诚。这部剧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我们都喜欢说“算了,我们完了”,这种力量又让我们重新团结在一起。我跟瑞茜看着对方:“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能够出演这些女性角色并让人们所熟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我从来没有那样过,不太习惯。但这种感觉太好了,让我觉得与人非常亲近。


布朗:能够在美好的事物基础上一点点走向成功,这是件多美好的事。这会让你的激情加倍并一直前进下去吗?

妮可:每个过程或每项艺术冒险事业都是独立的,我认为尝试重新创造或怀揣期望的想法很危险。很多时候,人们可以将自身拥有的一切都投入到某件事中,但无论如何,它都不会成为时代精神的一部分。这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大小谎言》并没有让我们产生抵制或反抗情绪,而是让我们产生一种“好吧,有些事情似乎只会让我们前进”的想法。这些女人很伟大。在这一季,她们将展现更多样的性格,这点非常值得期待。


布朗:你的内心有多自豪?

妮可: 不,“自豪”这个词让我汗颜。我的工作不是自豪,而是付出,我只是事情的引子。我在其中的分量并不重。我只是在对已有的事物做些贡献,一直都试图让自己置身事外。


布朗:就能力和选择而言,什么最让你有把握?

妮可:很多时候,我所做的选择都不同寻常,但我内心很笃定。我承认。有些时候人们会自我怀疑,但这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事了。当对某事抱有很大期望时,我可能最没有把握。这让我很紧张。我喜欢奋力尝试,管它会发生什么。但是当有了期待时,我就会摇摆不定。如果真如此,那么在我最成功时,我的选择往往是最标新立异的。


布朗:我问过你们所有人这样一个问题:说起与你联合主演的那些演员,她们分别有哪些特质是你希望全世界去了解的?先从瑞茜开始吧。

妮可:瑞茜的身上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她非常非常强大,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一样。她的为人也很忠诚,而且她还是个幽默风趣的人。我知道,这也是她成名的原因。能让人凌晨一点就在片场捧腹大笑,说明这个人真的很有趣。


布朗:那佐伊呢?

妮可: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自信,美丽而性感。她非常有个性,令人捉摸不透。她特别爱思考。另外,她真的很有礼貌。


布朗:那么劳拉呢?

妮可:她很可爱,总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她超级强大,能够独立完成任务。她还超级风趣。劳拉是位难得的倾听者。她喜欢回馈世界,为人很慷慨。


布朗:谢琳怎么样?

妮可:谢琳为人特别真实,她特别暖心,特别宽容,这样的人真是世间少有。能够收获她们的关爱真的是太幸运了。她们所有人都很好。


布朗:你希望她们对你作何评价?

妮可:说实话,我并不在乎。我只想她们知道我有多爱她们。


撰文/LAURA BROWN 摄影/PAMELA HANSON 造型/JULIA VON BOEHM

发型:Kylee Heath(Starworks Artists) 化妆:Kate Synnott(The Wall Group)

美甲:Emi Kudo(Opus Beauty) 道具造型:Gille Mills(The Magnet Agency) 监制:Avenue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