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度假时,让风格自由发生

二月我在曼谷独自旅行,带着一个不算大的行李箱,但是箱子里面都是我精选好的时髦单品:Raf Simons 的无袖衬衫、Balenciaga 的宽松外套、Stone Island 的工装短裤、Le Labo 的香水,以及一双本身就来自度假系列的香奈儿德比鞋。

于是假期中的某一天,我穿着那双德比鞋去见一个久违的朋友,当他出现时,一眼就看到了我的鞋子,然后用惊讶的语气调侃我说:“你来曼谷到底是干嘛的?”其实旅行的前几天我就感觉到那双鞋子与曼谷格格不入,来来往往的旅行者都穿着轻便的运动鞋,有些甚至直接夹着人字拖,而那双精致的雕花德比鞋,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但这是度假系列的鞋子啊,而且是在古巴发布的度假系列!”我对自己说。但朋友的“嘲讽”还是打破了我的心理防线,那双明显与曼谷气质不搭的鞋子,那次旅行剩下的时间里我一次也没再穿过。


Jane Birkin、Serge Gainsbourg和他们的两个女儿在普罗旺斯度过了夏天,1972年

Jane Birkin、Serge Gainsbourg和他们的两个女儿在普罗旺斯度过了夏天,1972年。

照片里Jane穿着至今依旧时髦的简单夏日装束:白色背心和牛仔短裤。


对于时装编辑们来说,度假系列的确轻松又愉快。没有时装周日程的严格束缚,不用担心巴黎交通堵塞而错过大秀,只需要接受品牌公关的邀请,然后进行一次被精心招待的跨国旅行。然而度假系列本身,却未必总是关于度假。仅仅把度假系列当做一个过度系列来设计,而不在时装中注入旅行精神的时装品牌不在少数。在最近陆续发表完毕的2020 度假系列中,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珠宝点缀的细高跟鞋,可以看到紧身皮裙,甚至可以发现职业装般的修身西装。这些设计被放置在度假系列的命题之下,却丝毫没有放松的度假意义。


Yves Saint Laurent穿着具有非洲风格的宽松长袍,在他位于摩洛哥马尔喀什的花园里,1980年

Yves Saint Laurent穿着具有非洲风格的宽松长袍,在他位于摩洛哥马尔喀什的花园里,1980年。

摩洛哥的异域风情给了他时装上的灵感,他曾任创意总监的Dior在2020度假系列中同样致敬了摩洛哥文化。


Bridget Bardot和 Alain Delon在圣特罗佩度假,1968年

Bridget Bardot和 Alain Delon在圣特罗佩度假,1968年。


同样也是在二月的曼谷之旅中,我在Silom 附近的一幢摩天大楼里上了人生中第一堂冥想课。我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们一起,坐在40 多层高楼的落地窗边俯瞰湄南河的静静流动。冥想老师是一个长发而消瘦的白人老奶奶,她告诉我们成功的冥想是“专注于当下”,而进入冥想的关键是“自由发生”。盘腿闭眼坐下的时候,我们卸下重担,只关注那间教室里发生的一切。然而即使你的思绪逐渐飘走,也没有任何后果,只需要把它重新找回就可以。两个小时的冥想时间,成为我旅行的高光时刻。

香奈儿2020早春度假系列是Karl Lagerfeld 的接班人Virginie Viard独立完成的第一个系列

香奈儿2020早春度假系列是Karl Lagerfeld 的接班人Virginie Viard独立完成的第一个系列,

这个系列中亦大量出现休闲的阔腿裤装,图为该系列的第一个造型。


Gabrielle Chanel在假期穿着宽松的休闲阔腿裤装

Gabrielle Chanel在假期穿着宽松的休闲阔腿裤装,

香奈儿是时装史上第一个推出正式的度假系列的品牌。


的确在时装之外,我们在度假时似乎也忘记了它本来的意义。害怕错过旅行攻略上的网红小店,即使排队好几个小时也要坚持打卡;害怕错过退税的商品折扣,在日程里特意给高级商场和免税店安排了一整天;害怕错过朋友圈的每一个点赞,把“出片儿”变成一场旅行的重中之重。我们被心中无数个“害怕错过”所绑架,然后错过了度假最本质的东西。一场旅行下来,非但没有获得放松,反而带着疲惫的身体坐上回国的飞机。


“专注于当下”,这个有点老生常谈的话题与旅行的本质不谋而合。我们坚持要在旅行中费力拍出可供社交媒体发布的“大片”,就是因为即使身处时差十小时的异国,我们的思绪依旧在国内的人际关系之中,我们渴望和那些人的共情,却忘记和此刻身处的时空互动。


素颜的Marilyn Monroe在游泳池中,展现她不同以往的轻松状态,1955年

素颜的Marilyn Monroe在游泳池中,展现她不同以往的轻松状态,1955年。


Grace Kelly在牙买加度假,身着宽松的衬衫与短裤,1955年

Grace Kelly在牙买加度假,身着宽松的衬衫与短裤,1955年。


那么,度假时赶时髦是否有必要,我们又该如何塑造度假时的自我风格?暂且不论“时髦”这件事本身是否是度假的必需,在我看来,“赶”这个动作就不应该在度假中出现。正如冥想一般,度假中的自我风格我们更应该让它自由发生。为什么用无需“赶”公交和地铁去上班的度假时光来“赶”时髦呢?即使无法做到抛下日程、漫无目的地享受假期,也不应该给自己附加上要去赶着实现的风格使命。很多人在形容自己的时髦态度时,都会脱口而出“穿衣我还是以舒服为主”,但事实是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法完全抛下特定场合的Dress Code 而以“舒服”为目标穿衣。我能够想到唯一能够完全践行这种穿衣哲学的时刻,大概真的只有假期而已。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拥抱假期赋予自己的小小特权,尽情享受度假时的无虑和悠闲呢?也许正是这样随心所欲、没有负担的时髦态度,才是度假风格的终极奥义。


撰文、编辑/叶超William Yeh 设计/Viv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