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的设计就是环保

快时尚的生活方式因对环境的污染经常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但也有越来越多的品牌自带环保DNA,为环保而生。他们践行垃圾回收处理、供应链减废以及可持续发展等环保举措,甚至利用塑料瓶、旧篷布等垃圾开发新型面料将其变废为宝,让垃圾重生。这些能利用废料的设计,可以带出社会问题,引领大家重新思考消费模式。

如何将废旧卡车防水布转变为功能齐全的包袋

1993 年,同是平面设计师的MarkusFreitag 和DanielFreitag 兄弟俩一直在寻觅一种结实耐用,便于携带他们设计作品的防水背包。受到他们在苏黎世的公寓外川流不息、五颜六色的货车的启发,他们利用废弃卡车的防水篷布、废旧自行车车胎和汽车安全带等材料设计出了第一款FREITAG 斜挎包。


FREITAG


1.收集卡车篷布

现在生产出来的每一只FREITAG 包袋仍然都采用废旧卡车篷布,然而每年为450,000 件FREITAG 产品寻找原材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它需要一个由五人组成的卡车观察员团队,每年从瑞典穿行到葡萄牙,不间断地通过电话或是在欧洲高速路休息站旁寻找卡车、卡车司机及运输公司,以便采购到理想颜色的防水布, 最终将460 吨的旧车篷布带回工厂。


2.卡车篷布拆卸

将巨大的防水布“野兽”从肮脏、笨重的卡车防护罩的禁锢中释放出来,变成可继续加工的原材料,可不是个轻松的工作,这就需要像Thomas 这样的卡车篷布拆卸专家,首先要把金属环口、皮带、安全带和其他制作FREITAG 包不需要的东西都剔除出去,凭借锐利的眼光和更锐利的刀具,以及敏感的直觉识别出放在拆解工作台上的每一块防水布的“潜力”。然后剪切,撕裂并将可用部分切割成标准的7.8 英尺的碎片,再将它们折叠起来并送到清洗部门。


FREITAG


3.卡车篷布清洗

在Noerd 大楼的地下室里发生的事情几乎和其他洗衣房一样。两台巨大的洗衣机把那些车篷布从所有的污垢中剥离出来,露出它们独特的陈旧色泽。为了维持洗衣房的运作,FREITAG 工厂每年需要消耗100 万加仑的水,于是他们从工厂屋顶收集雨水,再用吸热装置将污水的热量转换并用于加热干净的雨水,来进行循环清洗。清洗干净的车篷布会进入干燥间晾干,而不是用强力烘干。之后按照颜色打包送到包袋设计师的手中。


4.卡车篷布设计

每一只FREITAG 包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设计师要考虑的是,孤品包不但要独一无二,而且在外观上也要独一无二的漂亮。这是一项具有创造力、化腐朽为神奇的工作。FREITAG 有很多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他们会使用模板和刀剪裁剪防水布制造每个包袋,实现臻善至美的设计,之后还要确保剩余部分可被利用。


FREITAG


5.完成缝制并检验

最后,裁剪好的车篷布离开工厂,去找FREITAG 在葡萄牙、捷克、保加利亚、突尼斯和瑞士的长期合作伙伴。在那里,缝纫机会把各个独立的部件拼接成坚固耐用、供日常使用的产品,当做好的包返回工厂时,它们会经历一系列严格的质量控制测试,然后被派往世界各地的商店,或者被拍成独特的商品图片,在网上商店进行展示和销售。

一个塑料瓶可以变成两根鞋带

曾经我们认为鞋子的创意或许就在于对形式的颠覆与突破,如今,新的设计力量更关心环保与工艺,大家重新回到对于材料的摸索和创新上。从可再生的绵羊毛到未来愿景,他们考虑的是从生产到与整个生态链甚至是社群的互动关系。他们正在返璞归真,而这一切都是对于过度的消费主义强有力的回击。


绵羊毛


Q&A

InStyle × Joey Zwillinger

Allbirds联合创始人兼CEO,出于对可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巨大热情,Joey与人联合创办了Allbirds,开始着手改善制鞋业中的可持续问题。


Instyle: 是什么契机让你想到要和Tim 合作,一起开创Allbirds 品牌?

Joey: 我和Tim 是通过我们的妻子认识的,她们是大学室友。在合作之前,我在一家公司的可再生化学品部门,尝试用藻类创造可持续生产方案—当时虽然我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有信心,但却在说服企业投资可持续发展理念的过程中遇到重重困难。与此同时,Tim(Tim Brown,Allbirds 联合创始人兼CEO)也刚成功地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 发起了羊毛鞋的众筹活动,同时他也在考虑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来共同解决供应链、量产等问题。经过一整个周末的远足和讨论,我们一拍即合,决定成为商业伙伴。


InStyle: 你从何时开始关注可持续性发展这一环保概念的?

Joey: 在我刚刚20 岁的时候,我开始关注到人口的快速增长对气候的严重影响,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决定投身于研究气候变化的相关行业。最早,我以风险投资者的身份去寻求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投资;之后,作为一名可再生能源专家,与Tim 共同创办了Allbirds。


InStyle: 最早怎么会想用新西兰的羊毛作为鞋面织物?灵感来源是什么?

Joey: Tim 曾是前新西兰国家足球队成员,他看到新西兰富有丰富的高品质羊毛资源(新西兰拥有2900 万只绵羊),因此产生了在鞋履上运用羊毛的想法,以实现吸湿排汗、可调节温度并提供极其柔软的穿着体验。然而,从未有人用羊毛生产过鞋类产品,开发全新原材料是一项颇具挑战的任务。在我加入Allbirds 后,我们花了大量时间进行研究和测试,最终创造出这款以舒适感与可持续发展为设计原则的羊毛鞋。


Allbirds


InStyle: 目前为止,Allbirds 品牌使用了多少种可再生材料?

Joey: Allbirds 从来都不只是“羊毛”或“鞋”的代名词—作为一家研究可持续创新材料的环保时尚企业,我们始终致力于创新原料的开发。羊毛鞋之后我们又发布了Tree 系列,该系列所使用的南非桉树纤维原材料,通过环保及可持续发展方式进行采摘和制作,极大程度地降低了生产过程对自然环境的损耗——相较传统制鞋产业,水资源消耗减少95%,碳排放影响降至一半。此后,我们又推出了SweetFoam 鞋底,这也是Allbirds 首个分子创新的原材料——以从巴西甘蔗糖分中提取的有机物质为原材料,具有低碳、可再生的特点,并用于替代取材于石油的传统鞋底材料。除了以上三种核心材料,我们也将更多源于自然的可回收原料运用于鞋履产品的制造。例如,以蓖麻油制成的鞋垫,以及通过降解回收塑料瓶制成的鞋带。这是我们长久以来一直努力的愿景——通过更多创新解决方案,让我们的鞋履更加环保并具有可持续性。


InStyle: 除了原材料的创新,你们还有什么减碳环保的措施?

Joey: 作为Benefit Corporation 官方认证企业,我们将环境保护视为己任,并将可持续发展置于与企业商业目标同等重要的位置。这促使我们在今年启动了Allbirds 碳基金,投入资金实现“碳中和”,以降低对环境的影响。此外,我们还携手身为Allbirds 联合投资人的莱昂纳多· 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共同提出了一个未曾被提及的问题:“改变取材,是否会让一切变得不同?”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提问,进一步引发公众对环境问题的关注,让消费者了解每日衣食住行给环境所带来的影响。


Allbirds


InStyle: 据说你们充分关注并运用互联网数据和反馈,以月为周期进行小规模量产,除了销售的目的,这也是出于环保,减少库存浪费的考量吗?

Joey: 作为DTC 品牌(Direct-to-Consumer 直接面向消费者),我们去除中间商,确保每个环节都是品牌与消费者的直接沟通与对话,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消费者的真实需要。这使我们免于依赖大批量的产品生产,以去除不必要的货品库存。我们也不会进行打折促销,进而免除诱因式营销带来的过度生产。


InStyle: 中国的消费者会理解这种环保意识并为此买单吗?你们在推行这个概念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困境?

Joey: 从一开始,我们就意识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消费者,对可持续发展越来越感同身受,但这始终不能影响最终的购买决策。消费者们不会买“可持续产品”,但他们会购买优质产品—这也是我们不会单纯为保持可持续性,而牺牲产品舒适度及设计的原因。我们坚信消费者不需要为了购买环保产品而做出任何妥协的选择,我们的目标是:为全球消费者打造时尚舒适的衣橱,提供更多可持续性时尚产品的选择。


TIPS:

据统计,全球每年生产大约250 亿双鞋,意味着世界上每个人每年都购买3 双鞋子,大约3 亿双鞋被丢弃,这造成了一个很大的环境问题。而且过去鞋子的制造原料大多是石油基产品,在开发和消耗石化能源的过程中产生大量的碳排放,带来温室效应,引起全球气候变暖,且材料不易腐蚀,难以降解。现在很多做鞋的品牌都已经有了很好的环保意识,只要在买鞋的时候看一下标签,就可以辨识出这双鞋是否是地球的好伙伴。


编辑/张慧 设计/Viv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