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RAN DRESCHER 直面自我

《天才保姆》完结二十周年,FRAN DRESCHER拥抱更强大的自己。

FRAN DRESCHER


我们每个人都会为梦想中的未来制定计划,这可以说是每个美国人的必修课。你必须制定计划,然后跟进执行,但即便这样,你也无法掌控一切。当生活选择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星期二给你当头一棒,将你所熟悉的一切永远地改变的时候,你也会歇斯底里地发出质问:“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这使你茫然不知所措,因为你的计划无法继续发挥作用。你困惑万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必须选择自己的未来将如何继续。要么在痛苦与悔恨中纠结一辈子,要么尽可能勇敢而优雅地直面现实。我的选择是后者。


1985 年的时候,我在洛杉矶拍戏,有人闯入了我的房子,用枪口指着我对我进行了强奸。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仿佛它并没有对我造成伤害一样。我不想表现出“软弱”,所以我努力忘记这件事,然后一如既往地生活。在之后的15 年里,我疯狂工作,努力去取悦和照顾到每一个人。我忙着拍摄《天才保姆》,靠着别人对我工作的认可与赞美勉力支撑。然后在1999 年,这部电视剧完结了。一年之后,我被诊断出子宫癌。这十分奇怪,也似乎别有意味——在我的所有器官当中,是我的生殖器官生了癌症。这也进一步证明,如果我们拒绝直面痛苦,痛苦便会在我们的身体上显现出来。由于我拒绝面对自己的情绪,遭受强奸带给我的痛苦便积压在了我的子宫里。在我周围没有其他人得癌症。这个事实粗暴地点醒了我。


就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必须放弃自己的女超人情结。我告诉自己: “你不是女超人。你和其他人一样,不会飞。你只是个普通人,你得了癌症,所以你要直面自己内心的感受。”我相信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都使我们有机会变得更好。癌症使我有机会向别人寻求帮助,我也因此变得更有人情味。在两年中经历了8 位医生的误诊之后,感谢上帝,我的癌症仍然停留在第一期。我在2000 年6 月21 日进行了手术,很巧,那天是一年之中白昼最长的一天。这一天如同一道分水岭,将我的人生划分为两个阶段:癌症前与癌症后。

FRAN DRESCHER

Drescher在2007年的一场慈善活动上。


癌症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一下子成为了一个无法生育的人。我写了一本书——《德莱斯切尔的癌症日记》(Cancer Schmancer),并发起了一项将病人的角色向医疗消费者转换的运动。“病人”这个词听上去太消极了。去他的。你需要掌控自己的身体。不要假装若无其事,希望痛苦自然消失;也不要因为有太多事情想为别人去做而将自己逼成活死人。这是女人们往往会陷入的一个误区。我想要大声告诉所有人: “别再这样了!”


我感觉自己仿佛因此而出名了,我得了癌症,我想要与大家谈论这件事情。所以我就不停地谈论下去。在George W. Bush担任总统期间,我被任命为女性健康问题的公共外交特使。2005 年,我在关于《妇科癌症的宣传与普及法案》的游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项法案旨在增进女性对妇科癌症的了解。最终这项法案获得了一致通过,这意味着所有100 位参议员都对我的提议投了赞成票。“天才保姆”走下荧屏,全心全意为公益调动利用自己所有的能量。


为了追寻更健康的生活体验,我成为了一名佛教徒。没错,我现在是一个信佛的犹太人。佛教可以使你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变得更加完整,让你以更开阔的视角看待问题。我现在每天都会阅读一些触及心灵的佛家禅语,这对于开阔视野和激发灵感很有帮助。别误会——我仍然是一个有着各种缺点的人,会搞砸事情。当我不由自主地为一些不值得的事情烦恼时,我会感到很沮丧。但我相信它们都是生活带给我的机会,告诉我哪里还能做得更好。如同一段旅程,在旅程结束之前,你永远不会知道它将在哪里终止。


每段亲密关系也都如同一段旅程。一段感情走到了尽头,也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于我而言,这样的经历使我更加了解自己。我会换个角度来重新定义这段关系,就像我对前夫彼得(Peter Marc Jacobson)所做的那样。认识他的时候我只有15 岁,他预见到我将会“星途大展”。我们组成了一个很棒的创意团队,《天才保姆》便是我们爱的结晶。在这部电视剧完结当年我们便离婚了。他发现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这很有意思,因为虽然他是同性恋,但仍然对于我要离开他这件事大为光火。你敢相信吗?得癌症的好处之一是我们的友谊因此得以重续,他仍然是我的灵魂伴侣。


生活的车轮不停向前,如果你被卡在半路,就必须学会变通,在杂乱无章中尝试着理清头绪,勇敢地踏上一条你本来永远都不会涉足的道路。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得癌症,更没想过我会以一名医疗保健领域意见领袖的身份促成一项国会法案的通过。是生活将我带到了这个位置。是生活让我有机会成为一个更有人情味、更加深沉的人,因为现在我知道自己有权利感到脆弱。我并不会回避自己的痛苦,它使我能对他人更加感同身受,也使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女演员——真实一如既往地指引着我的职业生涯。如今,它又引领着我追寻新的热情所在:单口相声。它吸引我的原因是我可以不用依赖任何人,自己写剧本,然后随心所欲地去任何地方演出。这对我来说也是另一个情绪出口,我以幽默的方式谦逊地与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希望借此激励经历过相似情形的人们敞开心扉。有时候,最丑陋的包裹之中藏着最棒的礼物。——SAMANTHA SIMON 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