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身体积极”发声

向来直言不讳的女演员和活动家贾米拉·贾米尔畅所欲言,坦露心扉。

贾米拉·贾米尔(Jameela Jamil)

Michael Kors Collection 针织开衫

Derek Lam 10 Crosby 连衣裙

Roberto Coin、Elizabeth Locke 手镯(从上至下)

Christina Alexiou 戒指、Veja 运动鞋


在纽约城一个平淡无奇的的周日早上,我在Morgenstern精品冰淇淋餐厅里见到了活泼迷人的贾米拉·贾米尔(Jameela Jamil)。她在卡座里迅速落座,并将自己的好心情归结为咖啡因和糖的功效。“在星期天,只有冰淇淋的诱惑才能使我起床,”她故作严肃地说道,“你这是在贿赂我哦。”现年33岁的贾米尔向来不以巧言令色闻名。事实上,这几年来她已经成为了好莱坞最直言不讳的明星之一。贾米尔以拥有两百万粉丝的Instagram为阵地,致力于向整个行业中普遍存在的体型歧视问题发起挑战。但贾米尔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体型如此自信的。在接到NBC出品的喜剧《善地》中轮廓深邃的社交名媛Tahani Al-Jamil一角之前,这位印度-巴基斯坦裔英国女演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自信与不自信之间挣扎。从小在伦敦长大的她经历了多重健康困扰,包括幼年耳聋和埃勒斯-当洛斯综合征,这种结缔组织疾病会引发关节脱臼和慢性疼痛。她在青少年时期曾经受过严重饮食障碍的折磨,拼命节食,只为看起来能够像杂志中的模特一样。之后在17岁的时候,贾米尔经历了一场凶险的车祸。医生们认为她不可能再站起来了,但在一年半之后,她证明医生错了。


当时“对影视行业不感兴趣”的贾米尔找了一份向非英语母语者教授英语的工作。但之后她碰巧在酒吧结识了一位制作人,这使她得到了一次为电视主持人试镜的机会。很快,她便成为了英国最炙手可热的电视和电台主播之一。“这为我带来了做教师时想都不敢想的收入,”她说道,“但更重要的是,我意识到我可以借助自己的职位发挥影响力。”


然而,成名使得贾米尔对于自己体型的要求变得更加苛刻。“我对自己的外型管理开始变得歇斯底里,”她说道,“我那时候已经非常瘦,但仍然认为自己太胖。我经受着来自大众的严格审视,因此我不得不用更加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因为不论一个女人从事的是什么工作,人们都期望她拥有维密超模一般的外表。”当贾米尔因为治疗哮喘而服用类固醇药物导致增重75磅的故事被小报大肆报导时,贾米尔终于到达了临界点。“整个行业强加在我身上的东西在我心中点燃了一把火,来得正是时候,”她说道,“我更加坚信无论体重如何,我都有权利为自己的身体感到骄傲,而不应该受到任何人的指指点点。”


在贾米尔因面临乳腺癌风险而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并移居洛杉矶之后,她开始看心理医生。直到这时,她才真正学会如何以正确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体型。她不再测量自己的身体尺寸,开始用宽松的衣服来遮盖自己日渐发胖的身体,眼不见心不烦。“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我看不到自己的赘肉,”她说道,“正是这样,我并不试图强行用积极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体型,而是以平和的眼光来看待它。我不会去思考这件事。我过去曾经无时无刻不在照镜子,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关于我的身体、食物以及如何看起来更瘦更漂亮的事情。这只会使我感到不快乐。我每天除了这些事情之外简直想不了别的。”


如今,贾米尔已经将关注重心从外表转移到健康与幸福感上。“我常常会感谢我的身体为自己带来的一切,”她说道,“我感谢它总是不断地自我修复,将我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使我能够完成工作、享受性爱,过好我的人生。身体就像一个构造精密的引擎,非常了不起,我真心实意地对它心怀感激。”


贾米尔把向大众传递“爱自己”的信念视为自己的使命。在这个过程中,她曾因批评科勒·卡戴珊(Khloé Kardashian)和卡迪·B(Cardi B)在社交媒体上推荐食欲抑制剂和排毒茶的做法而广为人知。在意识到隔靴搔痒无法真正解决问题之后,她于2018年3月在Instagram上发起了“I Weigh”运动。这场运动的目的旨在“创造一处安全的互联网空间”,人们在这里以个人成就而非体重来衡量自身价值。参与者们发布印有单词或短语形式的自我评价的自拍,然后添加@i_weigh标签,贾米尔便会在主页分享这些照片。社区成员们通过这一张张照片彼此相互支持。“我畅所欲言,是希望能使其他人免于陷入我过去那样的负面情绪之中,如果我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我所承受的痛苦是值得的。”她说道。

贾米拉·贾米尔(Jameela Jamil)

karla T恤

连身裤 个人私物

发夹:Saskia Diez × InStyle,$30/只;saskia-diez.com

发型:Nicole Blais for Exclusive Artists Management

地点:Morgenstern's Finest Ice Cream,N.Y.C


“I Weigh”活动页面现在拥有近一百万名关注者,这足以证明贾米尔的成功。她现在正着手将“I Weigh”转型成正式公司,鉴于这项活动目前的影响力,这是一个明智之举。越来越多的人们向她坦露心扉,感谢她在线上与线下所付出的努力。“每次我坐飞机的时候,都会有人向我递送小纸条,”贾米尔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来展示她前天在飞机上收到的便笺照片,“这让我感到荣幸的同时,也充满了斗志。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有人去做了,我只有孤军奋战。”


她希望能够从身边的人当中得到更多的帮助,但也理解为什么许多人不愿意谈论这些问题。“虽然这些公众人物会私下里发信息或在参与活动时亲自向我表达赞美之情,但他们并没有真正与我站在一起,”贾米尔说道,“人们太害怕损失人气和收入了,她们也不想背上伪君子的称号,因为她们本身仍然践行着这种审美文化。这很令人沮丧,但我也能够理解。作为女性,这个行业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往往会带来各种各样的恐慌。但我并不害怕。我之前的人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被痛苦所支配,我在伤心难过中浪费了太多的年华。而现在,我将那些痛苦转化为动力。它们赋予我力量与自信。对名人群体传递出的畸形审美观大胆说“不”是十分必要的,有时候这意味着会惹得别人不开心,或是损失一大笔钱。但我宁愿离开这个行业,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继续赚带血的钞票。”


在反对体型歧视的同时,贾米尔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作为体型歧视的受害者面对恶毒的言语。“我曾经见过最令人惊叹的灵魂,但我身边也有口不择言地伤害年轻人的男男女女,对此我感到非常愤怒,”她说道,“这让人感到悲伤而沮丧。但既然我已经走了这么远,我希望能做点什么,来弥补我过去走过的弯路,那些曾一度使我无比痛苦的错误。我当时所崇拜的偶像们不负责任地传递了错误的信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对年轻的女孩们造成了多么糟糕的影响。”


她拒绝使用Facetune一类的美颜软件(“它们只会让你觉得自己丑到爆,使你忍不住想去做整容手术”),也拒绝别人对自己的照片进行修图,除非只是为了移除一两丝碎发。在过去几年中,她找到了足够的勇气来告诉别人:“你没有权利把我修得更瘦、更年轻,调亮我的肤色或是把我的鼻子修得像白人的鼻子一样。”她仍然记得自己23岁的时候,在遍布英国的广告牌中看到自己的精修照片时的窘迫。“我看起来拥有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空灵而优雅—我非常尴尬,因为我觉得照片里的人一点也不像是我,”她回忆道,“我甚至不想出门,因为我怕人们会拿我与照片中的形象进行比较。”


如今,别人的看法对贾米尔来说已经无关紧要,她只在乎自己的看法。“我真的一点也不关心别人怎么看待我,”她说道,“在经历了那么多的自我厌恶之后,我终于学会了珍惜自己,这真是一大进步。”她现在真的,真的做到了。“我甚至会忍不住在聚会上跟自己要电话呢。”


摄影/CAMILLA ARMBRUST 造型/LAUREL PANTIN 撰文/SAMANTHA SIMON 编辑/叶超 William Y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