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难道婚姻是必须的吗?

不论是银幕上还是银幕下,女星Marlo Thomas都坚持自己的成功之路。

Marlo Thomas


我总把最喜欢的格言挂在书桌旁:“永远不要被现实牵着鼻子走。”因为如果向现实妥协的话,可能早上连床都起不了。我喜欢这句话。生活中总有人跟你说,机会是有限的。人们告诉我父亲(Danny Thomas):“你没法建医院救助生病的孩子。你只是个喜剧演员。”他们又告诉我:“你不可能创作出关于单身职业女性的电视剧。从来没人做到过。”但我从小就被教导要不惧闲言,坚持自己的梦想。


大学毕业后,我的朋友都结婚了。我当过17 次伴娘,感觉特别棒。但我曾经环顾四周,感叹道:“我不想结婚。”我有别的打算。


我从1965 年开始制作《That Girl》。当时我26 岁,是继Lucille Ball 之后,最年轻的自己制作电视节目的女性之一。说实话,一点也不容易。我身边都是男性,很多人都不愿意受一位女性领导。他们也不希望自己的工资单由女性来签名。


这部剧甚至很难播出,因为电视台觉得没人想看一个不想结婚只想发展事业的单身女孩。他们还说没人想看Marlo Thomas 主演的电视剧,人们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一切似乎都注定要失败。但就在播出的那天晚上,奇迹发生了:我们战胜了挑战。这都是因为(我的角色)Ann Marie并不是什么英雄角色。美国到处都有想要变成她那样的女孩—— 一个不在父母身边安定下来,而是想走进社会,探寻自我的女孩。


这部剧能成功,我非常兴奋,但我还没准备好应对片场的闲言碎语。他们不说我聪明、有条理,却说我强硬、好胜。有个流传很广的笑话,他们找不到我时,就会说,“她在男厕所和露西开会呢。”关于我是个掌权的女性这一点,经常有人在背后讽刺挖苦。

Marlo Thomas


《That Girl》制作的第一年,除了我、服装设计师和美发师之外,所有的员工都是男性。我制作的这部剧讲的是一位独立的单身女性,而剧本是男性写的。有时我看到某个情节时会说,“女性不会这么说的。”他们则会说,“的确,但是有意思啊。”问题在于,不真实。


制作第二季的时候,我开始用女性作家。那段时间教会了我,人多力量大。我们需要其他领域里像我们一样的女性。我的这种想法似乎很古怪,但尽管当时写喜剧的女性不多,我还是找到了。


电视台和赞助商伊Clairol 想让Ann Marie 和她的男友Donald(Ted Bessell 饰)在最后一集举行婚礼。我说:“不行。这些女性五年来一直看着她成长,我现在不可能跟她们说,唯一的幸福结局就是婚姻。”所以,最后一幕是Ann Marie 带Donald 去参加妇女解放会议。电视台不乐意,但是我很开心。观众也很开心。我收到很多邮件说:“谢谢你没有让这部剧虎头蛇尾!”


那时的我完全不想结婚。所以剧里也没有婚姻。但现在我明白了,如果找到了合适的伴侣,婚姻可以成为生活的调味剂。我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命定之人。尽管我得过艾美奖,获得过总统自由勋章,有过各种各样的成就,但我和丈夫Phil(Donahue)39 年的婚姻是最让我骄傲的事情之一。


最后,当一个坚强的女人并不是要去做特定的一件事,而是要审视自己的生活,坚持去做那些你认为适合自己的事情,光明正大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由JENNIFER FERRISE 采访


Thomas是一位演员、制片人、作家和积极分子。她是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St. Jude Children’s Research Hospital)的全国外联主管,该医院由她的父亲Danny Thomas创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