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丽娜,黄金年代

张丽娜一个人静悄悄走进来。她高个,人群里拔尖,黑衣黑裤,黑帽子把脸整个框住,酒红色的小拎包晃啊晃,就像她一闪而过,及后进入片场,等待着她的,是光芒万丈。

张丽娜

Louis Vuitton 亮片毛呢无袖夹克、老花logo金属耳饰

Calzedonia 水钻装饰皮革打底裤、Isabel Marant 金属皮革宽腰带

Giuseppe Zanotti 尖头高跟鞋、Hermès 羊皮手套


从最佳新人

再到最佳新人

2012 年,张丽娜作为新人交出了一张堪称出色的成绩单,这一年秋冬她被MDC 评选入十大新人;紧接着的2013 年,她走了56 场秀,甚至拿下了Hermes 的闭场,成为当之无愧的“秀霸”之一。正当人们都在期待一名新超模的横空出世时,张丽娜却“销声匿迹”。后来我们都知道了,她成为了两个男孩的母亲,她尽可能不错过小朋友的每一个成长时刻;她说她家越搬越远,生活用品逐渐用网购替代,与之距离越来越远的仿佛还有五光十色的舞台。当生活越来越琐碎,作为母亲的丽娜也逐渐得心应手,正如小儿子的小名——安之,“我觉得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东西,不是早与晚的事情,能和孩子们一起成长也是一次蛮好的经历,所以我现在比六年前多了一些坦然,既来之则安之吧。”只是当偶尔看到自己从前的照片,即使时间让面容有了一点改变,也仍旧很怀恋那些做模特的时光。


2019 年秋冬时装周,张丽娜作为Balenciaga和Stella McCartney 的开场模特“ 强势归来”。Givenchy、Hermes、Maison Margiela、Bottega Veneta、Jill Sander、Oscar de la Renta、Roberto Cavalli……总场次19 次的成绩,让她迅速跻身全球最权威的模特排名网站(Models.com)的“The Hot List”榜单。然而对于此次重返时尚圈的主流视野,丽娜谦逊而又清醒,“我没有把自己看做超模,因为在之前的模特生涯中我仅仅走了三季时装周。在时间的范畴里,这就是所谓的回归,毕竟年龄不是闭环;但对我自己来说,它是一个新的开始。对于这个出发我没有说一定要再做或者不做,但我很感谢那么多的机缘巧合,能让我再重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美的多元与独特

丽娜承认时间改变了很多,从运动员变成模特,结婚生子再复出,无论什么人经历这样的转变,其生活状态都会有一个很大的改变;但她又觉得自己还是20岁时候的那个她,她对认准的事情始终一往无前,依然热爱平凡又炙烈的生活,喜欢与“别处”保持一段能够令自己审慎的距离,但“这中间的确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我原来是技巧运动员,虽然这是非奥项目,但有世界级的比赛。这是一个组合型的项目,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与训练,但竞技体育的残酷在于不是你付出就会有那个好的结果。我那时候是抱着很大的热情、决心、理想、能量,我渴望去参加这个世界级的比赛,但是我身高太高了,很难配合团队,教练感觉我继续练这个不太会有什么结果,就让我去上学,可能未来会更好,那个时候16岁。”


从16岁到19岁,对张丽娜来说是迷茫的三年,“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曾经坚信的东西一下子碎裂了,她需要去寻找自己。她也曾尝试去考上海体育学院,但仅仅三个月的补习不足以弥补专业运动员在文化课上脱节太多的空白。“我没有想过做模特,因为我不是那种长得美美的,只有身高优势我想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模特。”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张丽娜在电视上看到2008 年的Elite 世界精英模特大赛,“我看到菲菲(2008年Elite 世界精英模特大赛中国区总冠军孙菲菲),我觉得她好美,好不一样,我就觉得自己是不是也有点类似这种不是中国人传统概念中的美,我自己是不是也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美?于是我就开始准备了,然后2010年我来到上海,就开始了模特事业,。”


从1990 年代末孤身奋战的吕燕、李昕,到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超模杜鹃,再到刘雯、孙菲菲、雎晓雯等人形成的集团优势,及至近两年大放异彩的李静雯、贺聪,中国女孩用接近二十年的时间让国际时尚圈接受并肯定了中国超模。“当我重新回来,我感觉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多元化。”


“中国市场很大,作为品牌,他们需要中国面孔,需要亚洲面孔,那么和过去相比就给到我们模特比之前更多的机会。同时随着信息的越来越对称以及相互交流的便捷,大家都逐渐把自己独特的美与思想,开始往外展现出来,至于时尚行业我认为只是超前地捕捉到了消费者的变化,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多元化的美。”

张丽娜

Chanel

深v斜纹软呢外套、阔腿裤、金色耳环、珍珠长项链、

花朵珍珠项链、金色露指手套、黑色腰包


因为热爱,所以敬业

当重新进入到世界顶级的秀场,当高奢品牌的拍摄纷至沓来,张丽娜说:“做那些也还是我自己,我还是做我自己。好比当初我想做模特的那个出发点,我是怎样就是怎样的,我有自己不一样的美。”“尽管时装行业很多元化,但是大家还是比较喜欢高级的美,还是喜欢就像我们今天拍摄的主题一样,1980、1990 年代的那种面孔、时装、妆发,那些是不会蒙尘的经典。高级应该是从心的,它无法用一些条条框框来规训,但能令人共情。”


当然在拥有所谓的高级之前,一个超模必备的素质又有哪些?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丽娜放下手机,很认真地想了想,继而回答:“一定要很敬业。”“无论任何行业,都要认真对待,别人既然找你来工作,那大家的时间都是宝贵的。对于时间宝贵这一点我以前没有很深的理解,但当我现在选择工作的时候,我会想我要不要‘浪费’时间来做这个工作,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我平时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所以我自己get 到这个点的时候,我就开始试着去了解,别人找你来工作,别人一定也不想浪费他们的时间,我们彼此都需要很专业,才能成就一次完美的工作。所以工作的过程也是让我自己更敬业的过程。”


因为做过十年的专业运动员,丽娜比普通人更了解什么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什么是“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因为那个世界级大赛的种子曾牢牢种在心里,所以当走上T 台,她便不由自主会把那个舞台当作竞技场。想要证明的心那样迫切,所以才会在做得足够好之后,她还会觉得自己不够好。因为奥林匹克精神便是更快、更高、更远。它们永无止境。但是在离开T 台的六年里,丽娜重新学习经历普通人都会经历的一切——柴米油盐,还有孩子的尿布等等。这些细碎的生活极大丰富了她,在最质朴的生活中,她找寻到了自己热爱的真相。所以当强势归来,当走过那条几十米的舞台,她便已经赢得了与自己的比赛。


Q&A

InStyle × 张丽娜


Instyle :身为一个母亲给模特这个身份带来的优势或劣势是什么呢?

张丽娜:其实无论是不是一个母亲,你做这件事的时候都有优势和劣势,如果你现在看到的我比以前更好,那么它就是优势。至于劣势,好像并没有,还是要看自己怎么去调整和配合,能配合好的话那就是更好的优势,如果自己调整不好的话,那么你的状态、心态就会越来越差,导致工作也会越做越差,那就不要跑出来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Instyle :觉得中国模特在秀场上的优势有哪些?

张丽娜:这样说吧,人类就分三种肤色,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像以前时装更多为白皮肤服务,那么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亚洲人开始更多进入中心,他们作为“他者”而言,看上去有不一样的气质、独树一帜,就更能体现时装不一样的美。

张丽娜

Versace 半身长裙、印花拎包、Tom ford 丝绒半裙

Chanel 金色耳环、Giuseppe Zanotti 水钻高跟凉鞋、手套 编辑私物


Instyle :中国时尚行业也在发展,你觉得在整个产业链中,和国外成熟品牌比,我们的差距在哪里?

张丽娜:如果从更实际的视角出发,就是我们亚洲人很多的长相、身材,是没有办法hold 住欧洲那些时装的,欧洲的品牌最开始一定是为欧洲消费者服务的。品牌不可能做得太理想化,这样就没有办法实现经营,我觉得中国设计师还是要设计出适合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东西。


Instyle :如果再选择一次,你会那么早生小孩,放弃乘胜追击的机会吗?

张丽娜:还是太年轻吧。但其实就当时25 岁的年纪也不算太早,但对于我自己来说,现在回头看我认为会早了点,一个是我个人当时没有生孩子的计划,二是我自己仍然也像一个孩子一样,对于自己所了解、所接触的东西还是少之又少,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人生不能说假如。


Instyle :成为母亲后对时装的理解有哪一些没有变?有哪一些变了?

张丽娜:改变还是挺大的。那会儿做模特,我对时尚、服装的了解时间都太短暂了,我仅仅是凭“我喜欢”在这个行业追求我的理想,但我并没有投入更多理性去学习这个行业的一些东西,比如对于设计师、摄影师、集团和品牌这些,我都没有特别去了解。当然我现在也没有特别了解,但只能说我现在会更用心去关注这些,因为毕竟只有了解了才会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应该说对时装的热情没有改变,但我会试着让自己更理性一些。


Instyle :模特天南地北地飞,很忙碌,事业和家庭如何平衡呢?

张丽娜:还是需要家人的支持,不然也没有办法。其实小孩子不懂这些,他并不知道支持或是不支持的意思,他只希望你最好24 小时都陪着他。但是小朋友有直觉、有自己的理解,他会形容,哦妈妈去工作了,但我们也需要每天呆在一起。所以还是需要跟他们多说、多形容吧,然后会理解。先生帮了我很大的忙,在陪孩子方面他会付出更多。


Instyle :有考虑过副业吗?

张丽娜:肯定会,到了这个年龄,都会考虑。但是我没有办法去做任何改变,我才刚进入一个新的开始,我不可能刚开始重新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又去想别的,我能把现在的事情做好,我就已经无憾了。


Instyle :对模特生涯有哪些期待和目标?

张丽娜:我既然已经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那我就把我自己所能做好的做好就可以了。因为本身在这个行业就是被动的,它能给到我多少这些都已经不重要,我觉得反而自己能给出多少就是多少,我已经不再需要这些东西来衡量我自己了。从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输的,我输给自己,我没有做到更好,但现在我不这样想,我觉得当我一直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就是赢了我自己,所以那些都不重要了。

张丽娜

Chanel

皮毛斗篷长外套、珍珠长项链、金属颈链、透明亚克力手镯

Balmain 无袖针织连体上衣

Christian Louboutin 漆皮高跟长靴


张丽娜

Chanel

斜纹软呢短斗篷、斜纹软呢外套、斜纹软呢阔腿裤、

字母珍珠项链、字母链条胸针、金色耳环

Rene caovilla 高跟鞋


张丽娜

Chanel

斜纹软呢外套、斜纹软呢半裙、蓝色水晶圆形耳环

Marni 粗跟压纹长靴


摄影/Yi Tuo 创意、造型统筹/董赢遥 Cathy 编辑、造型/Lemon.H 化妆/鑫淼 发型/John Zhang 美术指导/Zi Peng

创意协助/刘畅 助理编辑/Tarcy 编辑/金莺 撰文/Lala 服装助理/sharpay 影棚/Geek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