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梦,谁规定女孩必须怎样生活?

赵梦比舞台上的样子还要瘦一圈,窄小的脸,瘦削的手腕,肩胛骨明显,整个人看起来坚硬,凌厉。

赵梦

SIMONGAO

白色泡泡袖上衣、白色刺绣短裙,simon-gao.com

Devil Beauty

水墨纱网打底衣,devilbeauty.net

Vivienne Westwood

字母项链,viviennewestwood.com

R13 马丁靴,r13denim.com


黑白分明的眼,神情淡漠,嗓音低沉。不熟悉的人往往不敢靠近她,因为光是被她瞥过一眼,心里就禁不住升起一种讪讪的感觉。如果她再提着一把贝斯,全副武装地站定了,更是浑身写满了大写加粗的“生人勿近”。


在陌生人面前,她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但在熟悉的朋友面前,赵梦展现出了她性格的另一面:温柔,有热度,乐观向上,不矫情,爱开玩笑。


“跟我熟的人都知道,其实我并不难打交道。我只是不会很快就跟人混熟了,或者到哪儿都跟人自来熟,也不喜欢表现自己。我也不喜欢那种喜欢表现自己的人。到一个场合里,我也更容易被那些像我一样不那么喜欢表现自己的人所吸引。”她懒洋洋地开口说道。“新裤子”乐队是今年《乐队的夏天》人气最高的乐队。身为乐队中唯一且看起来最冷酷的女性成员,贝斯手赵梦自然也收获了一批狂热的新粉丝,因为她在舞台上“又美又攻”。因为高涨的人气,她也受到了大批时尚媒体的采访和拍摄邀约。这令无数女孩梦寐以求的事情,并没有让她“受宠若惊”。


“可能比较在乎内在的东西吧。我和彭磊也聊过,他也说,更希望是音乐可以留下来,多少年以后还是能让大家记住,而不是说记住这人怎么怎么样。所以很多人说什么好美啊之类的,我就觉得,不知道该说啥好……”


在“新裤子”之外,赵梦还有一个自己担任主唱的EMO乐队“闪星”,在两种风格差异巨大的音乐之间来回切换。令人惊讶的是,赵梦的外表看起来冷峻沉郁,她自己乐队的音乐却是充满阳光向上的情绪—就像是一个人的AB 面。“其实我本身的性格也这样,挺阳光向上的,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不是那种整天要死要活的人。”


她也喜欢和那些特别容易快乐、简单纯真的人在一起。最初喜欢“新裤子”,愿意加入“新裤子”乐队,也是因为彭磊和庞宽都是这一类人。“他们都不把我当女的。”她撇着嘴笑说。

赵梦

MOSSANT 报童帽,mossant.com

Fred Perry × Bella Freud 针织衫,fredperry.com

Vivienne Tam 皮质短裤,viviennetam.com

Vivienne Westwood 项链、戒指,viviennewestwood.com


“我是山东的。从小就跟个男孩儿似的,爬树,翻墙,各种顽皮。”她是山东女孩中的“异类”,长大后听摇滚乐,要做乐队,不肯回到家乡,不肯在父母的安排下考公务员,更不肯早早就结婚生子,进入无数山东女孩“应该过的生活”。


她之前染了一次头发回家,父亲看见了,马上就皱了眉,后面就是一火车皮的话:“一个女孩儿染这种头发像什么话?……”更别提这么整天在外面飘着,穿各种一看就是“坏孩子”才穿的衣服,晚上出去和朋友吃饭喝酒,回到家又是一顿批评。


“我父母当然不愿意啊。但我就想这么生活。谁说女孩儿就必须得过那样的生活?谁也劝不了我。”有几年她和父母关系紧张。但她非常坚定,任何情况下都不为所动。


“我真不觉得女孩儿必须这样或者那样。而且我觉得现在很多女孩都比男孩有能力多了,就是因为整个社会这种对女孩从小的规定和打压,让很多女孩只能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有能力,才能真正地跳出来。”


而今,她也算是“跳出来”了。父母渐渐接受了她,也不再天天逼着她“改”了,因为她做了这么多年乐队,终于也“混出了点名堂”。


当被问:“终于成为了摇滚明星或者被别人认为是摇滚明星,你是什么感受?”赵梦忙不迭地摆手:“我觉得自己还根本算不上是个摇滚明星。彭磊那样的才是摇滚明星呢。”这好像是一件令她感到羞赧的事—成名后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不符合他们乐队每个人一直以来的“小确丧”风格。

赵梦

MASHAMA Z

白色铆钉Tee,masha-ma.com

SIMONGAO

珠光长裤,simon-gao.com

Tudor

碧湾型36黄金钢款腕表,tudorwatch.cn

Vivienne Westwood

Choker、戒指,viviennewestwood.com


赵梦

Devil Beauty

红色漆皮廓形裙,devilbeauty.net

Pomellato

Nudo系列戒指,pomellato.com


摄影/王未 策划、编辑/ 张维虓 造型/ 张叨叨 化妆/李济群@THEFUR 发型/ 高鹏

采访、撰文/ 覃仙球 助理/ 白不闲、蒜苗 设计/ N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