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性别在时装中的社会化

现如今“性别模糊”“多元性别”,在时装界乃至整个社会,都似乎已经形成一种独一无二的潮流。在时装的设计和流行方面,性别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有品牌使用跨性别模特,此外,除了种族多元化,如今的T台也讲究性别多元化。可是这样的潮流,在很多人眼中依然有些刺眼,“雌雄莫辨”并非积极正面,可殊不知,很久以前,男装女装其实并不像现在一样有那么大的差异。性别模糊,在时装界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Sofia Coppola 2006年执导的电影《绝代艳后》

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与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形象

见于Sofia Coppola 2006年执导的电影《绝代艳后》。


纨绔主义(Dandyism)的偶像Beau Brummell、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肖像,Hyacinthe Rigaud作于1701年。

(左)纨绔主义(Dandyism)的偶像Beau Brummell。

(右)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肖像,Hyacinthe Rigaud作于1701年。


阶级决定时装,而非性别

整个欧洲最黑暗的中世纪时期(Middle Age),主导服装在款式上不一样的因素,以阶级为主,而非性别。但因为宗教教义明令严禁注视女人腿部,女装才开始以长袍一类能够遮住腿部的款式为主。这奠定了男人和女人在装束上不同的基本样式:男人穿开衩的外衣、马裤,直到后来的长裤;女人穿长裙、披风和长袍一类足够长的外衣。即使是这样,在外观视觉上,男装和女装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到了17 世纪的欧洲,时髦的衣服变得非常夸张和荒诞,如果一对男女从远处走来,你几乎分不清他们谁是男的谁是女的。他们都穿着精致的环状领子,上衣的衣袖设计都非常宽松夸张。这些衣服为了显示穿着者的社会地位,颜色大多非常华丽,做工精细。不管是男是女,他们都一样使用化妆品、假发和香水。那时候的贵族阶层的男男女女,以及想要模仿他们的上层新兴资产阶级,都喜欢大面积的蕾丝,华丽的丝绒和精细的丝绸,以及花边和装饰得美轮美奂的靴子。


当时的“时尚中心”——法国宫廷,太阳王路易十四,是典型的爱穿又爱炫的人设,他非常擅长将时装的奢华与庄严作为王权形象的投射。太阳王甚至在凡尔赛专设了国王衣柜大臣一职,专门负责他的每日穿搭,是一个独立于王室内务院的部门。在路易十四的宫殿里,如果他发现哪位贵族没有按身份地位穿衣服,他会非常生气。1673 年,他规定所有男性贵族都要穿红色的高跟鞋。这里说的高跟鞋,确实一如今天大多数女性脚上的鞋子。红色丝绒缎面,5 到7 厘米的鞋跟。在太阳王时代,那是专属于男性贵族的装束。随着法国社会阶级之间产生的异动,红色高跟鞋渐渐成为贵族男性虚张声势的傲慢的象征。


在18 世纪,最强劲的一股潮流就是对“自然的”外貌的推崇,假发在这个世纪彻底被视为过时的东西,但香水的地位依然稳固。这种“自然的”风潮体现在贵族阶级对于乡村生活方式和风格的推崇,贵族们开始在户外骑马打猎,相应的服装自然不可缺失。那时候,女人为了骑马和运动,穿得几乎和男人一模一样。在这个时候服装上性别的概念非常模糊不清,男装女装似乎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从18 世纪末到19 世纪,历史的车轮不断往前,欧洲封建王朝的统治到了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新兴的资产阶级,不再需要通过继承和家族来获得财富,而是通过劳动不断地积累财富。随着人们涌向工作机会更多的大城市,城市(比如伦敦和巴黎)的概念被强调,城市中出现了无数的街道和公共空间,而街道上填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渐渐,人们已经很难从一个人的服装穿着上看出他的阶级属性。贵族不再站在时尚的顶端,而街头涌现的善于社交的中产阶级渐渐掌握了属于自己的时尚。

Diane Keaton和Woody Allen在电影《安妮·霍尔》(Annie Hall)中

Diane Keaton和Woody Allen在电影《安妮·霍尔》(Annie Hall)中。


日本漫画家武内直子(Naoko Takeuchi)的经典作品《美少女战士》

日本漫画家武内直子(Naoko Takeuchi)的经典作品《美少女战士》中,

星光三剑客拥有性别流动设定:变身前是男性,变身后是女性。


当代男装雏形的出现

18 世纪末,男性时尚也出现了以西装夹克和白衬衫搭配领带领结为主,可以称为当代男装的雏形—纨绔主义(Dandyism)。正是纨绔风格的流行,让男性“穿着红色高跟鞋”和“使用香水”的风潮彻底终止。纨绔风格,也可以直接音译为丹蒂主义,出现在18 世纪末的英国,在摄政时代达到顶峰,贯穿了19 世纪大部分时间。虽然起源于英国,但对法国也有非常深刻的影响,这种纨绔风格,受到了共和党人和一些艺术家的欢迎,也为一些不忠于王室的贵族所接受。纨绔风格的执行者们,他们终身追求闲散,为自己审美的优越性沾沾自喜,通过表现其高雅的情趣来追求独特。


他们将17 世纪以来由王室为首的贵族阶级繁复夸张的着装抛诸脑后,形成现代男性时尚的一个重要发展阶段,他们的外表标志着与旧制度时期男装风格的一次根本的决裂。作为一股新兴的社会势力,在时尚的自我表达上杀出一条血路。


但是纨绔风格并不是革命性的,他们有着非常矛盾的性格,一半是现代的英雄豪杰,但是因为懒散和追求高雅的生活方式,一半又是过去的贵族的。一方面,他们属于“向上爬”的那一类社会阶级,他们不是生来的贵族;另一方面,他们又拒绝现代性,主张恢复到旧英格兰贵族风格。纨绔风格拒绝18 世纪服装过于精美的做工和艳丽的颜色,纨绔风格追求和倡导一种简朴单纯的时尚。


纨绔风格的追随者,为了在社会上出人头地或者显得“卓越独特”,每天需要花非常长的时间在穿着打扮上,细心地剃须、擦洗直到皮肤光泽可鉴,他们还尽心打理那些亚麻布服装并务必使领结打得无可挑剔。18 和19 世纪之交,社会革命带来的混乱,旧的阶级地位不保,人们在动荡的社会中寻找自己的新位置。这种彷徨和不知所措,让男人们的眼光开始从大的现实中的政治转移到个人社交生活上。比如纨绔风格时装偶像——Beau Brummell,他其实出身非常寒酸,但凭借着自己纨绔的精致风格,和举止言谈间的幽默风趣,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地位。


Beau Brummell 曾说:“不要香水但要上好的亚麻布,而且必须要带有乡土气息的漂染方法。”海岸另一边的法国,作为纨绔风格在欧洲大陆的Icon,波德莱尔也喜欢洗净铅华的黑色简朴风格,只以领口一点点白色的领结或者一双粉红色的手套做装饰。波德莱尔就自己钟爱的纨绔风格这样说道:“真正的纨绔者,这一切只不过是他个性中的贵族优越感的象征。因此,在他们眼中,追求的是卓越独特,是个人外表的完美无缺,而这种理想只能存在于纯粹的简朴单纯——事实上简朴单纯是获得卓越独特的最好的手段。”

跨性别超模Hari Nef(中)出镜GUCCI香水广告

跨性别超模Hari Nef(中)出镜GUCCI香水广告。


Thom Browne 2019春夏系列中新郎礼服和新娘婚纱结合的一个造型

Thom Browne 2019春夏系列中新郎礼服和新娘婚纱结合的一个造型。


沉默而反复的女性时装

跟19 世纪男装的剧烈变化不一样,女装在这一时期虽然历经了大革命的动荡,但整体并没有太过于剧烈的转化。法国大革命,一场彻底而深入的资产阶级革命,改变了法国甚至整个欧洲的历史进程。而欧洲的女性时尚,在那个时候依然围绕着巴黎的流行而流行。所以法国女性的时尚,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整个欧洲的女性时尚。


18 世纪末的“三色徽之争”,是一个典型。据当时的时尚杂志描述,1790 年初的巴黎街头,很多时髦女性或以三色徽点缀自己的服饰,或用红蓝白三色作为衣饰的主色调。之后一些激进的女性革命者要求所有人都必须佩戴三色徽,但遭到了巴黎市场妇女的强烈反对。这样一件事情,原因和后果复杂难辨,但重要的是,关于时装的纷争意外地引发了两性的对峙,看似奇怪的现象背后,是启蒙思想对于性别秩序的拷问。也正是这种资产阶级式的性别秩序,在大革命之后,为了统治的便利,必须重蹈覆辙,将女性重新封锁在家庭之内。


所以,短暂的解放,却导致了之后越发强调阴柔、赢弱的女性气质。有些时装历史学家认为,导致男性时装大变,而女性时装变化较小的因素依然跟社会变革的方向有关,跟资产阶级渴望将他们的观念体现在穿着上有关。简而言之,新的统治阶级精英需要与过去的贵族划清界限,因此他们选择截然不同的外表。但同时,他们的妻女负担起利用时装来与更低阶层相区别的古老的职能。


19 世纪中期,大量的花卉成为女性时装中的一大特征,除了时装面料本身印有花卉图案之外,还有大量的头饰使用真花作为装饰。其目的也是为了突出穿着者像花朵一般柔美娇弱的特点,因此,该时期的女性服饰一再强调的是女人特性中弱势、需要男人保护的一面。而从前文我们已经知道,这时候的男人时髦而爱穿颜色较深的合体西装,他们流行提倡精致简单的纨绔主义。这一完全与“阴柔”对立的形象,立刻跟处在花丛包围中的女性拉开了差距,男女时装在这个时期才彻底拥有了一条明确而深刻的界限。


卡拉瓦乔创作于1593年的作品《年轻的酒神》

卡拉瓦乔创作于1593年的作品《年轻的酒神》(Bacchus),现藏于乌菲兹美术馆。


时尚往往发生在社会阶级出现异动的时候,阶级活动越多,就有越多的时尚风格被创造出来。19世纪末期,男装时尚,从纨绔风格那里继承了所谓质朴的风格,甚至更加固化到只以黑白为主的地位。19世纪的法国女装开始朝着强调女性柔美特质的含蓄优雅发展,同时,它与男性服饰之间的性别差异也日趋扩大。而远在21世纪的今天,T台上的男人们再一次穿起了裙子和高跟鞋,像是17世纪的贵族风尚一样。而随着女性主义多年以来的发展,女装的设计越发以简单实用为主。时装性别之间的异动再次开启,从分道扬镳到不谋而合,这又说明了什么样的社会阶级异动呢?


曾经,男人们其实也穿得很“娘”;而女人们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娇弱的样子。


撰文/卢笛 编辑/叶超William Yeh 设计/Lyn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