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褶裙进化史:制服的优雅与叛逆

看遍各大时装周,外加各类博主明星穿搭,百褶裙绝对能在热门单品TOP 10中占据一席之地。不得不说,百褶裙在近年科技赋情与简约复古的调性中,起到了完美的平衡。既能承载Iris Van Harpen的先锋赛博感,也能打造Thom Browne的英伦学院风。

拼接,数码印染,还有各种反光闪光夜光的新型面料轮番上阵,看似让人眼花缭乱,但万变不离其宗,说到底,它只是一块长方形的三维布料。那么,是什么让百褶裙变得如此有魅力?或许你可以在百褶裙眼花缭乱的历史中找到答案。


古埃及陵墓壁画中所见的百褶裙

古埃及陵墓壁画中所见的百褶裙


神性与实用性

在古埃及时期,人们已经意识到了百褶裙的美,规整的褶裥与他们崇尚的蓝莲花、纸莎草一样,都具有延伸、流动的美感。纸莎草柱撑起的神殿直指苍穹,人们穿着白色的百褶裙在地面上生活。对比起如今将裙片推进机器就能获得褶裥的方便快捷,古埃及人为了将轻薄的白亚麻布做出规则有型的直线褶裥,可谓是花了一番功夫,需要将面料上浆,之后熨烫。尽管是数千年前的工艺,但原理与今日成衣工业并无二致,都是利用高温将布料定型。


而古埃及人选择褶裥装饰的另一点,是因为褶裥收进了更多面料,增大了布料的使用面积,经过塑型的硬挺褶裥又自然地拉开了布料与人体间的距离,构成了许多三角形的小空间,使得布料不必紧贴身体,通风透气,可以适应埃及炎热的沙漠气候,又便于行动。


毋庸置疑,对比抽褶或捆扎形成的褶皱,经过熨烫的直线条褶裥,不易缠裹双腿,又制造了足够的活动空间。在1919 年的温布尔顿(Wimbledon)网球公开赛上,网坛传奇Suzanne Lenglen 抛弃了传统女性网球选手的厚重衬裙和长裙,穿着Jean Patou 设计的短袖上衣和百褶裙,露出了手臂和小腿,运动自如,脚步轻快。这不仅让她赢得了比赛,更引起了一场轰动。


值得一提的是,Suzanne 的同行,同是网球选手的René Lacoste,在1920 到1930 年间靠一种轻便的针织上衣起家。这种我们如今称为POLO 衫的上装迅速风靡世界,而他的昵称“The Crocodile”也化作那只著名的小鳄鱼,出现在每件Lacoste POLO 衫上。如何在今天搭出一套经典的TENNIS GIRL LOOK ?答案应该是:白色百褶裙+ 白色POLO+ 白色长筒袜。


Suzanne Lenglen 身着Jean Patou设计的百褶裙网球服

Suzanne Lenglen 身着Jean Patou设计的百褶裙网球服


自然海军风与学院制服

在网球场之外,一场关于身体权利的战争,在1920 年代打响。塑身衣造就的纤腰翘臀不再流行,慵懒纤细的自然体态大行其道。黄金年代的“假小子”,特立独行的Gabrielle Chanel,是这场解放运动中的时尚先锋。Chanel 主张女性应该为自己穿衣,因此,特意抹去了衣着中的性别符号,设计了方便套头穿着的上衣,并让女性露出脚踝和小腿。低腰线上衣,宽发带或钟形软呢帽,顺延直线身形而下的百褶裙,绘就了属于20s 的经典时髦画像。Chanel 还在设计中加入了领巾、三角领等水手服的元素。这样一来,百褶裙不仅作为网球运动中的标配。Chanel 的海军风设计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9 世纪,在英国诞生海军水手制服之际,人们就发现了百褶裙与水手服可以完美结合—小王子穿着阔腿裤搭配水手服虽然可爱又威风,但易于打理的短打下装更适合儿童的日常生活。当时的许多孩子,无论男孩女孩,都留下了穿着海军服与百褶裙的照片。


在20 世纪之初,由于女子不能穿着裤装,而女性走出家门上学需要一种轻便的衣着,就有女校将水手服上装搭配百褶裙作为制服。直线条的褶裥削弱了弧线裙摆的浪漫气质,使其具有裤装的严肃感,又兼具裤装的活动功能性。日本在最初吸纳水手服作为女校校服的时候,正是作为体操服来使用。而后,水手服配百褶裙的女子制服几经波折在日本推广开来,并在大量的电影、动画、文学的宣传中,成为了日本文化的一个符号。


相比日本对于水手服制服的狂热,水手服的发源地倒是逐渐偃旗息鼓。西方的学校制服逐渐转变为西装,毛衫,领带,衬衫的“准社会人”状态,学校还会在制服的设计上加入徽章,专属色嵌条等装饰,以彰显自家独特的校园文化和历史。《哈利· 波特》中小巫师们在黑袍下方的西装衬衫加百褶裙,再搭配学院徽章,学院色领带的制服套装,就是标准的英国贵族学校款式,而去裁缝店量体定制校服这一点,也是贵族学校的做派。


无论上装如何变化,百褶裙作为制服裙的惯例依旧不变。在女校和制服制度传入中国时,百褶裙还搭配过中式的短袄,如今影视剧中民国女学生的造型范本,就来自建筑才女林徽因在培华女中的制服形象。

1920年代经典的香奈儿女郎形象

1920年代经典的香奈儿女郎形象


Vivienne Westwood 2011秋冬系列

Vivienne Westwood 2011秋冬系列


Lee Alexander McQueen生前身着苏格兰短裙与Sarah Jessica Parker出席Met Gala

Lee Alexander McQueen生前身着苏格兰短裙

与Sarah Jessica Parker出席Met Gala


格纹起义与戎装酷女孩

起初的制服裙套装多是皇室喜爱的蓝色,之后格纹开始进入制服系统,演变成我们更加熟悉的“英伦风”制服。而说起如今出现在Burberry,Vivienne Westwood 等经典老牌中的英式格纹, 则必须提到Kilt 和Tartan—苏格兰百褶裙和苏格兰格子呢。


苏格兰百褶裙原本是高地部落的军装,而苏格兰格纹可以让军人通过纹样的颜色与排布分辨敌我。网球天王费德勒在格拉斯哥慈善赛中穿过一条苏格兰百褶裙作为战袍,对手穆雷也戴上了一顶苏格兰格子呢帽,作为对天王来到苏格兰的欢迎仪式。Kilt 起初只有男士穿着,在告别了战争以后,依然作为苏格兰男人的正式礼服。而后英国皇室也开始使用苏格兰格纹,皇室男性女性均有穿着苏格兰百褶裙亮相,女王还拥有自己的专属格纹。最终,苏格兰格纹作为一种英国文化的象征流行开来。


上世纪60 年代,叛逆,不合常规从一小撮的流行到之后的燎原之势。叛逆不止要说出来,更要穿出来,在英国的反传统反潮流运动,年轻人们用最传统的格纹,做出了最离经叛道的样子。经过Vivienne Westwood的煽风点火,皮革,破洞,金属链条,怪异的发型,原本属于贵族乖乖女的格纹百褶裙一下风骚了起来,长度越来越短,国王大道上的酷女孩们将苏格兰格纹裙与叛逆联系在了一起,使其彻底成为了朋克的风格符号。之后无论是Alicia Silverstone 用亮眼的黄色格纹百褶裙套装从课后的人流中脱颖而出,还是大崎娜娜带着铠甲戒指穿着红色格纹百褶裙在舞台上万众瞩目,都是拜这群朋克先驱所赐。有意思的是老佛爷在Chanel 2005春夏系列中采用了朋克元素,并在走秀结束谢幕时穿上了一条红色苏格兰格纹的超长百褶裙。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时代的叛逆先锋向另一个时代的叛逆先锋致敬。

Princess Diana

Princess Diana


Princess Diana

(左)Princess Diana身着粉色百褶裙套装于意大利出席公开活动

(右)Princess Diana身着中装样式的“马面裙”,1981年。


复古回潮与王妃范本

百褶裙单品在进入了现代女装后就再没有离开过,哪怕是物资紧张的战争时期,也有人愿意“顶风作案”,做一条耗料数倍于其他裙型的百褶裙。它默默地跟随着每个年代的流行,1950 年代为膨胀散开的大摆裙增加线条感,1960 年代缩成超短的mob girl 样式,换上格纹的模样,70 年代又变成明媚的蜡笔色。到了1980,1990 年代,一位冉冉升起的时尚icon,彻底将这个单品“盘活”。如果想知道如何用优雅来中和百褶裙叛逆和严肃的两个极端,直接去看戴安娜王妃的穿搭就可以了。


即使时隔20 年,戴安娜王妃的衣品依然令人惊叹,许多搭配即使放在今日时装周的街头也不显得过时。正所谓了解自己,是经典icon 的开端。或许她并不十分了解皇室婚姻,但绝对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穿。天生衣架子的她,不拘泥于皇家规矩,也不流俗失礼。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既优雅得体,又在相宜的细节处给人以惊喜。戴安娜王妃百褶裙穿搭出现在各个场合。有西装套搭的造型中,选择与上装同色,竖直版型,硬挺褶裥的百褶裙,穿出正式感;宽松毛衣搭出的休闲带娃装,有水手服的设计细节;异国之旅则选择飘逸的雪纺材质百褶裙。甚至在“见家长”的晚宴上,还穿了一条鲜红带绣花的“中国百褶裙”—马面裙。在王妃的衣橱中,百褶裙的使用率也很高,同一条裙子,戴安娜王妃根据场合做出了多种不同风格的搭配。虽然如今的王妃们也有重复穿衣的“持家”表现,但是效果远没有戴安娜王妃的有趣与令人惊艳,在某种程度上,百褶裙给了她一种穿搭的自由与乐趣。


既是优雅女郎的战袍,又是叛逆女孩的武器,正如百褶裙自身的包容性,用最简单的形式,承载着每个年代中的时尚语言,而每个年代的时尚,又都被这种柔中带刚的样式收服。百褶裙的风潮在这个年代节点中复燃,想必也是因为它天生带有自由表达的属性吧。这个秋天,穿上你的百褶裙,去感受一下行走间自由的风吧。


编辑/叶超William 撰文/相相 设计/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