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间旅行者 MICHELLE DOCKERY

MICHELLE DOCKERY凭借《唐顿庄园》中20世纪20年代的波波头造型和时髦服装而声名鹊起,没想到私底下的她竟然痴迷于油渍摇滚!

MICHELLE DOCKERY

Prada 连衣裙和衬衫、The Elder Statesman 帽子

Falke 袜子、Louis Vuitton 厚底鞋、戒指 私物


LAURA BROWN(下称“LAURA”): 欢迎来到马萨诸塞州伯灵顿。

MICHELLE DOCKERY(下称“MICHELLE”): 十分荣幸。


LAURA: 听说你将与Chris Evans 合作Apple TV+ 新剧《捍卫雅各》(Defending Jacob),这是一部惊悚片吗?

MICHELLE: 没错,我在剧中饰演雅各的母亲,以母亲的身份捍卫雅各。这部剧是根据William Landay 的同名小说《捍卫雅各》改编而成,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LAURA: 你有波士顿口音吗?

MICHELLE: 没有,但我周围的人讲话都有波士顿口音。这种口音特别难学,真庆幸自己不用学。我最近扮演的角色似乎都是美国人。


LAURA: 的确,你只需要扮演那一位英国人,而且完全是本色出演。

MICHELLE: 说起来好笑,在拍摄《唐顿庄园》(于9 月20 日北美上映的电影)之前,我已经完全习惯了演美国人,我觉得(我饰演的)Lady Mary 一开始有点时髦过头了。


LAURA: 你跟大家打招呼的时候是不是像这样(此处为美国口音)—嘿,大家好,我是Mary(Hey, guys, it’s Mary)?

MICHELLE:( 笑,用美国口音说)大家好,我是 Mary(Hey, it’s Mary)。


LAURA: 可以谈谈你与Chris Evans(美国队长扮演者)合作的感受吗?

MICHELLE: 我非常喜欢Chris。这部剧情节精彩紧凑,我和他在剧中饰演一对夫妻,我们的儿子被指控在学校杀害了自己的同学。Chris 本人幽默风趣,而且我们笑点相同,因此和他合作真的非常棒。


LAURA: 而且他还有盾牌!

MICHELLE: 是啊,他还有盾牌呢。


LAURA: 你出演电影版的Lady Mary 时需要重新调整自己的状态吗?现在离你杀青离开《唐顿庄园》剧组有多少年了?

MICHELLE: 三年,但上一次拍戏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我逐渐意识到)有时候我恍惚间分不清在戏里还是戏外。比如当我开车前往庄园(《唐顿庄园》拍摄地)时,我仍会感觉喘不过气来。但我认为三年的离别间隙恰到好处,因为我们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三年的时间足够我们重拾对这部剧的激情。


LAURA: 你是如何恢复到当初饰演Mary 的状态的?

MICHELLE: 我都快忘了她(性格)有多么沉着冷静。脱离角色后再回归角色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自己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的事情。Mary 的人物性格偏安静,而我正在《一善之差》(Good Behavior)中饰演的Letty 一角则与之截然相反。Letty 随时随地都处于情绪高昂的状态。(笑)我第一次在《唐顿庄园》剧组试衣时,完全被那些戏服惊呆了。拍摄电影时使用的服装有些是重复使用,但考虑到这是一部电影,我们也提高了服装水平,包括稍微豪华一些的戏服。


LAURA: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MICHELLE: 《唐顿庄园》中的人物设定十分复杂,(全剧)围绕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和玛丽王后访问庄园(大约1927 年)这一主要情节展开剧情。值此重大时刻,每个角色都各司其职,而我所扮演的Lady Mary 则处在掌舵人的位置。

MICHELLE DOCKERY

Coach 1941系列大衣、Cami NYC 吊带裙

Echo 丝巾、Converse 帆布鞋、手表 造型师私物


LAURA: 那Mary 的波波头该更精干一些了。

MICHELLE: 是的,这次的波波头造型显得更加干练,连刘海也个性鲜明。她可不是闹着玩的。“国王和王后即将来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戴上刘海。”(笑)那顶波波头假发美得不得了,可以说是1927 年的经典造型。


LAURA: 你有没有戴着这顶波波头假发、穿着日常服装出现在伦敦街头?

MICHELLE: 我一旦戴上这顶假发就会被更多的人认出来。《唐顿庄园》最火的时候,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们认出来,尤其在美国。美国人随性大方,认出我们就会过来打招呼。相比之下,英国人在这方面则稍显冷淡,尤其是在伦敦这样的地方。


LAURA: 粉丝认出你时的开场白是什么?

MICHELLE: 如果认出我是《唐顿庄园》的Mary,粉丝看起来还是会有所顾虑。这算不算是Mary 效应?我通常会说:“小可爱们,我在这里!”以此来打消他们的顾虑。


LAURA: 然后你就像烟囱工人一样手舞足蹈咯。

MICHELLE: 是的!《唐顿庄园》这部电影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电视剧的情节,充分展现了剧迷们喜爱的内容。这完全是一部献给《唐顿庄园》忠实粉丝的电影。这部电影对于我的人格塑造同样意义重大。


LAURA: 你现在的状态很好。(笑)

MICHELLE: 是的,我现在状态很好。(笑)这些年来,我们都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从某种意义上讲,《唐顿庄园》相当于我们心灵栖息的港湾。每年剧组重聚都让我们感到内心踏实。


LAURA: 这部电影会是《唐顿庄园》的大结局吗?

MICHELLE: 电影上映后即可见分晓。正如饰演我母亲的Elizabeth McGovern 所说:“一切皆有可能。”


LAURA: 我们聊聊油渍摇滚风吧。我们此次拍摄主打油渍摇滚风,听说你本人对此非常着迷。

MICHELLE: 油渍摇滚风可以说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穿衣风格。我拍摄时穿的Dr. Martens 马丁靴也是我平时常穿的。我从头到脚都是这个风格。


LAURA: 油渍摇滚盛行的时候你多大了?

MICHELLE: 十三四岁左右。Alanis Morissette 是我当时心目中的缪斯女神。我睡觉前会将头发扎成两条麻花辫,早晨起床再拆开。这样一来,我的头发就会像Morissette 的头发一样卷。我还模仿她穿白衬衫和牛仔裤。那时候非常喜欢绿日乐队(Green Day)和涅槃乐队(Nirvana)。我的初恋男友本来和Kurt Cobain 长得并不像,但因为他有一头金色长发,就与Cobain 十分相像了。(笑)后来我还留了一段时间的超短发。收获就是,这些经历仿佛成为我演员之路的开端。我过去的种种行为其实就是模仿他人和角色扮演。


LAURA: 油渍摇滚成就了Lady Mary。

MICHELLE: 没错。我从小到大穿的衣服有很多是我母亲亲手做的。我迷恋油渍摇滚的时候,她也会给我做裙子。她觉得“我要把裙子做得漂漂亮亮的,而不是像你从卡姆登市场买回来的一样夸张,裙摆长得拖地”。


LAURA: 你不如就以油渍摇滚风格的造型去参加《唐顿庄园》的电影发布会吧。

MICHELLE: 要么不出门,出门必摇滚!

MICHELLE DOCKERY

Dior 毛衣

Miu Miu 连衣裙

Cami NYC 吊带裙


MICHELLE DOCKERY

Michael Kors Collection 西装外套

Re/Done T恤

Hermès 短裤

Echo 丝巾

Giuseppe Zanotti 靴子

袜子 造型师私物


MICHELLE DOCKERY

Gucci 毛衣、牛仔裤

Givenchy 高跟鞋

手表、袜子 造型师私物

MICHELLE DOCKERY

Ermanno Scervino 夹克、衬衫和吊带裙

The Elder Statesman 帽子

Dr. Martens 靴子

连裤袜 造型师私物


MICHELLE DOCKERY

Bottega Veneta 大衣

Woolrich 衬衫

Agent Provocateur 吊带裙

Stephen Russell 项链

Acne Studios 腰带


MICHELLE DOCKERY

Versace 外套

Brooks Brothers 衬衫

Cami NYC 连体衣

Re/Done 牛仔裤

Giuseppe Zanotti 靴子


供稿/LAURA BROWN 摄影/ROBBIE FIMMANO 造型/JULIA VON BOEHM

发型/Diego Da Silva for Streeters 化妆/Streeters的Rachel Goodwin

美甲/Atelier Management的Yuko Wada 布景设计/The Magnet Agency的Todd Wiggins

监制/Sister Produ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