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PATRICIA ARQUETTE和PATTI HANSEN挚友对谈

因为对家庭和慈善事业的热爱而结缘的一对多年的好友PATRICIA ARQUETTE和PATTI HANSEN,既友善待人,又有时髦风格。

PATRICIA ARQUETTE和PATTI HANSEN挚友对谈

Arquette:

Marina Rinaldi 西装和裤子

Dolce & Gabbana 衬衫

Chanel Fine Jewelry 耳饰


Hansen:

Givenchy 外套 Neiman Marcus所售

Alexander McQueen 礼服

Chopard 耳饰、手镯和戒指


PATRICIA ARQUETTE和PATTI HANSEN挚友对谈

Arquette:

Stella McCartney 外套

Dolce & Gabbana 上衣 Neiman Marcus所售

Isabel Marant 裤子

Chopard 耳饰、Verdura 胸针


Hansen:

Simone Rocha 外套

Max Mara 高领毛衣

Stella McCartney 裤子

Gaspar Gloves by Dorothy Gaspar 手套

Chanel Fine Jewelry 戒指(右手)

Buccellati 手镯和戒指(左手)


“ 可以叫我们Patti Squared。”51 岁的女演员兼活动家Patricia Arquette 坐在沙发上面带笑容地说。她的旁边坐着63 岁的超模Patti Hansen。1999 年, 在马丁· 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惊悚片《穿梭阴阳界》的首映式上,通过共同的经纪人Molly Madden 介绍,她们认识了彼此。这部电影由Arquette 和她当时的丈夫尼古拉斯· 凯奇(Nicolas Cage)主演。如今,20 多年过去了,这对密友正在一起享用卡本内酒,举杯祝愿友谊永恒。——GLYNIS COSTIN


PATTI HANSEN: 我认为你最了不起、让我真正钦佩你的地方,就是你是个行动派。我通过金钱帮助很多人,但你却是亲力亲为。我记得当我开手提包公司Hung on U 的时候,你用这些袋子装满物资,在海地分发,照片拍得很好看……最近你又在非洲修建厕所。

PATRICIA ARQUETTE: 我参加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叫GiveLove,专注于生态卫生。我们从海地开始,帮助一所学校修建厕所,还做了一个物资输送项目。你和Molly (Madden)做了那个手袋系列,所以我们就合作了一下,在包里装上防强暴口哨和手电筒之类的东西。


PH: 你是怎么挤出时间去做这些事情,而同时又接了这么多电影的?

PA: (笑)我男朋友(艺术家Eric White)问我:“你为什么从来不睡觉?”我每晚大约睡四个小时。目前,为了让国会通过平等权利修宪案(Equal Rights Amendment),我在努力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非常令人兴奋。大多数人认为在美国ERA 已经通过,但其实很多州都没有获批。最近内华达州和伊利诺伊州这两个州批准了,但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我不断了解到很多可怕的法律,比如有7 个州要求女性与被定罪的强奸犯共同抚养孩子。只有ERA 通过,女性在法律上才能与男性平等。


PH: 你还致力于女性同工同酬。为什么这对你这么重要?

PA: 现在有非常多的单亲妈妈,很多人有两份工作,但生活依然窘迫。即使有大学学位,工资还是没有男性高。关于这件事我想说的太多了!那么你呢?你倡导人们关注自闭症吧?


PH: 我侄子患有自闭症。这曾经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但现在每59 个孩子中就有一个患有这种疾病,所以我想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我虽然关注自闭症,但我懂得不多,所以我主要提供经济支持。我侄子去了里奇菲尔德(康涅狄格州)的一个电影院,距离我们大约20 分钟的路程,叫做Prospector Theater。老板是一位杰出的女士,她雇佣了一些有特殊需要的人。如果你想看电影,他们那儿放映各种最新电影。

PA: 这简直太棒了。你做过的最了不起的事是什么?

PATRICIA ARQUETTE和PATTI HANSEN挚友对谈

Chanel 外套和裤子、Gucci 衬衫

Chopard 耳饰、Erdem 高跟鞋


无瑕美妆

为了提高蓬松度,可以在吹干头发之前在发根处使用一硬币大小的

Not Your Mother's的 Naturals Blue Sea Kale & Pure Coconut

Water Sea Minerals Weightless 摩丝


PH: (笑)我想是嫁给了Keith( 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的Keith Richards)。年轻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由的灵魂,但与Keith 的这种关系让我觉得非常棒。它让我更加高尚、慈爱、友善。

PA : 我觉得你驯服了Keith Richards 这头不羁的野兽真是太厉害了。


PH: 每个人都这么说,但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准确。我认为我们正好在恰当的时候进入了彼此的生活。每个人都觉得他是个坏小子,但是如果他没有在我23 岁的时候来到我身边,我的生活很可能已经脱轨了。谁知道呢?我在一个大家庭中长大,我们都非常尊重彼此,我从不想让他们失望。但是,要知道,那可是1970 年代和1980 年代初!可以想象……是他驯服了我!

PA:(笑)你找到了你的另一半。我也找到了我的完美伴侣。我们非常相爱。坠入爱河真的太美好了。


PH: 确实让人欣慰。很多人都害怕一辈子只和一个人在一起。Keith 对我说:“我只结一次婚。我们不是带着离婚的可能性结婚的。”他对这件事很坦率。大家都知道,这并不容易。有时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分道扬镳,但我们彼此尊重。我们结婚35 年,在一起一共40 年了。

PA: 哇。


PH: 哈哈!我甚至感觉不到40 年的岁月。我还是很爱他。我们天生一对,都非常富有同情心、善解人意、坚定负责。幽默感也很重要。Keith 喜欢逗我笑,特别喜欢。他一遍又一遍地给我讲同样的笑话。我还是觉得他很可爱。

PA: 他肯定也觉得你很可爱!你看起来很棒—像位性感的瑜伽老师!


PH: 我只是想健健康康的。不久前,我在海滩弯下腰,心想:“天哪!我的皮肤怎么变成这样了?”我的大腿、膝盖、腹部都失去了弹性。我想:“如果简· 方达(Jane Fonda)能在81 岁的时候看起来那么迷人,我一定也能行。”所以我又开始锻炼了。鉴于我不擅长约束自己,便试着让它成为一种习惯。我买了TRX 进行悬吊训练。我真的很想达成目标。

PA: 为了拍完最近的两部电影,我不得不增重,感觉真的很不健康。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戒烟。这个习惯非常糟糕。有时间的时候,我喜欢徒步旅行。最近我总是在开车、打电话、发短信、看剧本,或者用电脑。但我觉得大自然真的能够治愈人。我喜欢海边,喜欢沙滩。


PH: 我也喜欢在海滩上感受层层浪花。

PA: 你在纽约长大,对吧?你是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你母亲一定很厉害。


PH: 我母亲绝对是我最喜欢的伟大女性。她也有六个兄弟姐妹。她在布鲁克林长大,长得很像珍· 哈露(Jean Harlow)。我希望能像她一样幽默。她有着布鲁克林式的思维,情绪总能很快恢复。

PA: 我母亲在一个犹太家庭长大,16 岁时上的大学。她的父母说:“我们的钱只够给你买衣服和支付这学期的学费。你必须在年底前找到一个丈夫。”但她最终和一个非犹太人相爱,这是件大事。她真是个探索者。一直想找到自己的路,寻求自己的真实。她抚养我们长大,并与乳腺癌抗争。我知道你也曾与癌症作过斗争。(Hansen 曾两次战胜癌症。她在2005 年诊断出乳腺癌,2007 年诊断出膀胱癌。)


PH: 是啊,别人问我,“那是不是很令人绝望?”有时我不得不冷静下来做决定,但我必须继续前进,渡过难关,让家人不再担心。我想这帮助了我战胜病魔。

PA: 你从母亲那里学到了什么可以教给你女儿的事吗?(Hansen 和Richards 有两个女儿,34 岁的Theodora 和33 岁的Alexandra。)


PH: 无条件的爱绝对是最重要的。然后是不能说谎。我不能忍受别人说谎。(笑)那你和你的孩子呢?(Arquette 与演员托马斯· 简[Thomas Jane]婚后育有一个16 岁的女儿Harlow Olivia,与音乐家Paul Rossi 有一个30 岁的儿子Enzo。)

PA: 毫无疑问,无条件的爱。我母亲也从不摆架子。她乐于接受别人,和每个人交朋友,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她也教会了我行动主义。


PH: 我们来谈谈你最近的电影吧, 比如《逃离丹尼莫拉》(Escape at Dannemora)。我喜欢本· 斯蒂勒(Ben Stiller)导演的这部电影。我最近看了《与灾难调情》(Flirting with Disaster),也是你和本拍的。你们俩关系很好。我真的很欣赏你在《逃离丹尼莫拉》中扮演的角色(通奸者、监狱裁缝Tilly)。

PA: 我很激动能扮演一个对性行为毫无愧疚的女人,她不像电影里通常所塑造的样子。能够探索角色,以及每个人都想要爱、想要活下去的想法,十分令人兴奋。


PH: 那么《恶行》(The Act)呢?你扮演的是Dee Dee,一位患有孟乔森综合征的母亲,让女儿以为她病了,而实际上她并没有。你是如何进入这个角色的?

PA: Dee Dee 是另一个非常复杂的角色,不“讨人喜欢”,但作为一名演员,抛开这一点,把角色看成是完整的人是很有趣的。但是,这种病确实痛苦,很难发现。美国对精神疾病的研究非常少。她的爱带有毁灭性,违背了作为母亲的大多数本能。

PATRICIA ARQUETTE和PATTI HANSEN挚友对谈

Chanel 外套、Fendi 衬衫

Anteprima 裤子、Chopard 耳饰

Chanel Fine Jewelary 胸针、Erdem 围巾


发型:Dennis Gots(The Wall Group)

化妆:Jenna Anton(Forward Artists)

美甲:Ashlie Johnson(The Wall Group)

监制:Kelsey Stevens Productions


PH: 电影和电视节目似乎向各个年龄段的女性敞开了大门。就像《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我的意思是,我不在好莱坞,但对我来说,现在似乎有很多东西都趋向多元化。

PA: 有很多非常棒的女演员,很有能力,新的网络也让女性拥有发挥的渠道。显然,我们需要更多的有色人种女性角色,在这方面我们仍然落后,但正开始迎头赶上,电视比电影的情况要好一点。当我刚长大时,真的觉得自己会在50 岁时被迫退休。但现在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


PH: 是的,模特行业也是这样。事业在22 岁以后就结束了!但现在,很多工作开始需要年长的女性。

PA: 二月重返T 台的感觉如何?(Hansen 结束了Michael Kors 的201 9 年秋季时装秀。)


PH: 和Michael 合作真的很棒。他太讨人喜欢了。能在他的秀场上走秀是我的荣幸,当然主题是Studio 54,非常有趣。

PA: 你就是在Studio 54 认识Keith 的吧?


PH: 是的。不觉得很有趣吗?我想他当时是在躲约翰· 贝鲁西(John Belushi) 和安妮塔· 艾克伯格(Anita Ekberg)。Keith 并不爱去Studio 54,但那天晚上他去了。就像命中注定。

PA: 当然!你年轻的时候喜欢走T 台吗?


PH: 不,1970 年代和1980 年代走T 台的是一群特定的女孩。卡尔文· 克莱恩(Calvin Klein)决定所有与他合作的杂志模特都应该上T 台,所以我们和他一起做了第一个T 台秀。但我不太擅长,在镜头前也不是很舒服。

PA: 真的吗?我看到关于你的书《Patti Hansen》了,非常漂亮。很多著名的摄影师都给你拍了照。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PH: 现在我对它有了不同的看法。我能看到所有编辑和摄影师的作品。现在我可以穿上这些衣服,但在18、19 岁的时候,我只是个人体模特。

PA: 如果你有根魔杖,可以赋予你的女儿优良品质,你会给她们什么?


PH: 百分百热爱自己的身体。我的意思是,很多人仍然在拼命追求完美。每个人都在自拍。快把我逼疯了! 自我欣赏很重要。

PA: 是的,接受自己很重要。从小到大,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当妈妈和结婚。我喜欢做饭、制作复活节篮子、组织寻宝这样的活动。但我也致力于妇女赋权,很多人认为这与女性做家务相抵触。但我都喜欢,而且我认为这两者都可以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PH: 女性间的友谊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PA: 每次和关系最好的亲密旧友待在一起时,我都感觉从她们身上以及这些友谊中得到了很多。


PH: 任何事情都可以告诉那些朋友,对吗?唯一要做的就是拿起电话,联系她们。这是最棒的。

PA: 最棒的。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PH: 随时都行。


摄影/PAUL MCLEAN 造型/ALICIA LOMBARDINI